农女奋斗记

第108章 忘年交

第一零八章 忘年交

丁捕头吩咐属下把地道彻底清查一遍,又派人去出口周围打探消息,然后带着灵儿往前面酒楼去。路过大厨房时,听里面一阵吵闹,丁捕头停下,对里面喊道:“谁在吵闹?”

片刻后两衙役押着个少年出来,少年一边挣扎一边大喊:“放开、放开,我要见我娘!放开,我要见我娘!”

灵儿一眼便认出那少年正是先前躲在碗篮子背后的柏二弟,方才跟衙役们一混,居然把他给忘了!两衙役一脚踹向柏二弟膝盖弯儿,一把将他摁在地上:“别吵,老实点儿!”

丁捕头扫了柏二弟一眼:“怎么回事?”

“头儿,这小子躲在洗碗院子里偷偷摸摸,不知道什么时候进来的!”

“丁叔叔,这是我表哥,他一定是担心我,特地进来找我的!表哥,快起来,你什么时候进来的?怎么也不叫我一声?”灵儿上前对他直眨眼并要拉他起来。

两衙役询问的望向丁捕头,见他没什么表示,便自然的松了手。柏二弟站起来瞪着灵儿埋怨道:“叫你别乱跑别乱跑,要丢了或被坏人抓走了,我回去怎么跟你爹娘交待?”

灵儿抽抽嘴角,故作不好意思道:“知道了,表哥,以后不会了!对了,我原本在树上玩儿来着,是这位丁叔叔叫我下来了,丁叔叔还答应带我去见你娘了!对吧,丁叔叔?”

灵儿眨巴着清彻的眼睛期望的望着丁捕头,丁捕头沉吟片刻:“跟我来吧!”

柏二弟立刻面露喜色,“真的?我真的可以见我娘?”

灵儿拉拉他,示意他跟着自己,几人在丁捕头带领下一起进了前面的酒楼。他们一过门,酒楼里紧张的气氛让他们不由自主的绷紧了神经。

只见偌大的大堂内,桌凳已被清理到一旁,凡是在酒楼干活儿的,不管是掌柜账房还是跑腿打杂的,全被集中到大堂正中,蹲在地上,周围站了一圈威武的带刀衙役。灵儿奇怪,怎么全是男丁?一个女的都没有?

丁捕头进来扫了一圈,走到柜台旁对一个正在整理纸张的中年人道:“师爷,不好意思,麻烦您专程跑一趟,这些人的口供可都录完了?”

“嗯,差不多了吧!”

“那师爷怎么看?”

“丁捕头是说……他们之中是否有贼匪同伙儿?这个…在县令大人没有过堂之前,谁都有可能,但也可能谁都不是,这个说不准啊,呵呵!”

丁捕头打个哈哈:“师爷说得有理,只是这酒楼中人,加上二楼的妇人丫鬟,还有颜家老宅那边的家丁,要全带回去过堂审问,怕是不太可能,不知师爷可有两全之法?”

“这个……”师爷手抚胡须,盯着丁捕头看了会儿,眼中精光一闪而过,他呵呵一笑:“我想凭丁捕头的本事,此次定不能白走一趟,如果有贼匪线索,又能确认这些人家世清白,自然没必要都带回去过堂。

不过为防万一,最好还是跟镇上、村里打声招呼,让他们留意着点儿,此案未结之前,这些人只能待在家中,不得擅自外出,更不能出远门,否则一律当逃犯处置!丁捕头,你看…这办法如何?”

丁捕头双手环胸想了想,大气的笑道:“好,甚好!不愧是师爷,果然是个两全其美之策!来人,去把这镇子的镇长,附近的村长、里长全给我找来,另外发个通告出去,凡被扣押者,令其家人带银子来取,并签下契书,保证结案前不犯事、不出远门!”

“是!”旁边一衙役拱手领命,“头儿,让他们带多少银子来取啊?”

“这个嘛……”丁捕头看一眼师爷:“师爷,按朝廷律例,此等情况多少银钱合适?”

师爷眼珠一转,“呵呵,这个就要看实际情况了,轻的一百文即可,若嫌疑较重,十两也不算多!”

丁捕头手抚下巴想了想,招手跟旁边衙役小声嘀咕几句,那衙役拱手一礼后带了两个手下出去。

柏二弟对他们的谈话完全不敢兴趣,眼睛一直在四下搜寻,表情也有些着急。灵儿拉着他的手安抚几次,好不容易等丁捕头和那师爷商量完了,灵儿拉拉丁捕头袖子:“丁叔叔,为何没见我婶婶了?”

丁捕头低头看看二人,招来身后的大胡子:“老胡,你带他们去!”

灵儿和柏二弟跟着大胡子上了楼,果然见二楼上也有几个带刀衙役将在酒楼干活儿的妇人丫鬟全集中在一起,柏二弟一眼就找到了他娘,快跑过去:“娘!”

被围在人群中的柏三婶闻言抬头,见到柏二弟吓了一跳,赶紧站起来:“二娃子,你怎么在这儿?你…你也被官爷抓来的?”

看守的衙役准备上前拉开二人,大胡子挥挥手,衙役们退开。人群中有妇人哀求道:“官爷,我们来这里只是干活儿赚钱的,真不认识什么贼匪!求您放过我们吧!”

“是啊是啊,官爷,我们这些女流之辈,怎会跟贼匪勾结了?我们家上有老下有小,不回去家中没人照顾啊,求官爷饶了我们吧!”

“求官爷放了我们吧!”

一个开了头,其他妇人纷纷围上来哀求,甚至拉着大胡子抹泪!大胡子被她们扯得晕头转向,喊了几次:“知道了知道了,你们先放开!”

可没人听他的,妇人们个个哭哭啼啼,大胡子恼了,哗啦一下拔出腰刀大吼一声放开,厅中顿时安静下来,妇人们也被吓得摔倒在地。

大胡子退后几步,尽量离那群女人远点儿,小声嘀咕有:“女人真麻烦!”

然后他大声道:“我们头儿已经下令贴了通告出去,让你们家人带了银钱来保你们出去!不过你们听清楚了,放你们走不是就没事儿了!此案未结之前,你们必须留在家中,不得擅自离村离镇,更不得出远门,否则一律当逃犯处置!可听明白了?”

妇人们静默片刻,一妇人道:“官…官爷,您…您是说我…我们可以回家了?”

大胡子不耐烦的挥手道:“是是!只要你们亲人来交钱取人,就可以走!”

“太好了、太好了!”妇人们高兴的站了起来,满脸喜色的互相庆贺。不过也有妇人发愁,怯生生的问:“官爷,那个…要交…多少钱才能走啊?”

“不知道不知道,问师爷去!”

灵儿见柏三婶和柏二弟说得正欢,本想过去打声招呼,又怕被柏三婶认出来,便悄无声息的下了楼,默默跟在丁捕头身旁。丁捕头双手抱胸走来走去,看手下们帮师爷忙着整理口供记录,筛选所谓的‘嫌疑’人等,直到转了两圈才发现跟在后面的灵儿!

丁捕头皱眉看她:“小子,见到你婶婶了?”

“嗯,是啊!谢谢丁叔叔!”

“那你还跟着我作甚?”

灵儿讨好的笑道:“嘿嘿,丁叔叔啊,咱们…认识也有一段时间了,可不可以……交个朋友啊?”

丁捕头一愣,然后哈哈大笑,伸手扯扯灵儿脸蛋道:“臭小子,你还真会得寸进尺啊!我老丁的朋友可不是那么好做的,你这么个小娃娃,说说看,拿什么跟我交朋友?”

“我……我很聪明,会出很多主意!”

“你?”丁捕头上下打量她一番,双手抱胸摇头道:“小子,你可知道我们县太爷最爱才,手下养了十来号文人秀才,他们个个脑子灵活,主意一大堆,何须你这毛头小子?”

“丁叔叔,你这样说就不对了,我虽然人小,但知道的也不少,何况那些文人秀才虽然主意多,却是县太爷的门生,不是您的啊!我了,就只认丁叔叔这个朋友,出的主意自然全是为丁叔叔着想,而且不要丁叔叔您来养哦!怎样,丁叔叔?”

丁捕头双手环胸盯着灵儿思虑半晌,突然嘿嘿一笑:“你这小子倒是有些意思,好吧,我就认下你这小友,不过你得先告诉我,又想让我帮你做什么?”

灵儿一顿,脑袋里的小心思转了一圈,若说自己黏上丁捕头无欲无求人家肯定不信,要是多难的事情,人家也不答应。于是她故作扭扭捏捏的红着脸道:

“呵呵,丁叔叔,其实…其实小友真有一事相求,那个…那个……我婶婶家家境不好,叔叔生病要吃药,二表哥在木匠铺子当学徒还未出师,三表哥在学堂上学,所以即便要他们拿出一百文来保人,恐怕也……”

丁捕头道:“就这事儿?”

“对啊对啊,丁叔叔,您能不能……”

“呵呵,小事一桩!来人,去楼上说一声,叫他们把那姓柏的妇人放了!”

手下应诺一声上楼,灵儿故作万分感激的对丁捕头一阵拜谢,然后试探着问:“丁叔叔,您一会儿是不是还要去颜家祖宅啊?”

“对,那边还有一群家丁丫鬟要处置,怎么,你也想去?”

“是啊是啊,丁叔叔,让我跟您一起去好不好?说不定我还能帮您出些主意了!”

“你去?小子,那边可是见了血的,你不怕?”

灵儿挺挺胸脯:“男子汉,大丈夫,流血不流泪,有什么好怕的!”

“哈哈,好!好!我就喜欢这样的!走吧,跟我一起过去看看!”丁捕头用力拍拍灵儿肩膀,大笑着走向门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