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107章 找到

第一零七章 找到

丁捕头停下来,盯着灵儿一本正经道:“小子,真正的男子汉从不道听途说,耳听为虚、眼见为实,不能人云亦云,明白?”

灵儿愣了一下,嘻嘻一笑:“明白明白,我爹也经常这么跟我说!”

“嗯,明白就好!”

“叔叔,这酒楼里的人都没事,是么?”

丁捕头看他一眼没有回答,依然大步往前走,来到孙大厨私人厨房门口站定,一衙役出来禀报:“头儿,里面都搜过了,没什么痕迹,也没找着地道!”

丁捕头板着脸道:“那批瓷器价值不菲,怎可能凭空消失?搜继续搜!”

“是!”衙役拱手后离开,丁捕头双手环胸在门口站了会儿,然后几步跨进厨房,直往储藏间方向去,灵儿自然也跟了过去。

此时,储藏间里空空如也,几个衙役正在屋子的墙上地上敲敲打打仔细搜寻,灵儿注意看了门上的锁链儿,两个大锁头依然挂在上面,不过锁扣已经被撬了,不知是贼人干的还是这些衙役们干的?

他们在屋中站了会儿,大胡子过来:“头儿,这屋子没问题啊,进来时锁扣儿早就被撬了,门槛还有箱子摩擦的痕迹,贼人定是从这里把箱子抬出去,另找出路运出去的!”

丁捕头沉声道:“那你说,他们怎么把东西神不知鬼不觉的运出去的?那么多东西,不止金银瓷器,连鸡鸭兔鹅野味牲畜,全都一个不剩的运走了,而这院中之人却全然不知,难道它们还能从天上飞走不成?”

“这个……头儿,我看那群帮工里面肯定有帮凶或者内应,咱们带回去一个一个的审,不说就用刑,我就不信查不清楚!”

“胡说!屈打成招这类事情,一旦翻案谁来负责?”

“这个…这个……”

灵儿一边听他们谈话,一边踱着步子在储藏室里搜寻。她记得很清楚,上次从通道逃出去前走的第二个出口,就是偷听到孙大厨和刘管事谈话的地方,她可以肯定绝对是这间屋里,储藏室的木箱自然是从地道运走的!

至于地道的入口……回想当日的方位,她依着墙角一点儿一点儿找过去,突然,地面上一块规则的长方形大青石板引起她的注意。她蹲下,这里敲敲,那里摸摸,又在上面蹦跳两下,下面似乎有点儿空响的回音?

“臭小子,别在这儿瞎蹦跶,走开走开!”旁边那略带赌气的嫌恶声音不用说,又是最先跟自己结怨的犟驴子,尽管他对灵儿极为不满,可有丁捕头护着,他也不敢怎样,就连轰赶灵儿的声音也是刻意压低的!

灵儿嘻嘻一笑:“咦!犟驴子哥哥,你怎么也在这儿?”

犟驴子气得满脸通红直瞪眼,低声道:“不许乱叫,我是有名字的!”

“你的名字不就是犟驴子吗?嘻嘻,这名字真好玩儿!你爹是不是也姓犟?”

“你…放肆,再胡说当心我揍你,信不信?”

灵儿乐得又蹦又跳:“瞧瞧、瞧瞧,被我说中了吧!嘻嘻,脸都红了!”

犟驴子当真火了,捏起拳头好像真要揍人,灵儿跳到那块长方形青石板上,嘻嘻哈哈的逗他:“犟驴子,输不起,说不赢人家就想动手,羞羞羞~~~”

犟驴子一怒之下一拳头砸向灵儿身旁的地面,那青石板震动一下,立时下陷几寸!灵儿吓得尖叫一声跳出去,几步蹿到丁捕头身后躲着,犟驴子两眼喷火,瞪着灵儿方向。丁捕头厉声喝斥:“犟驴子,干什么?”

“头儿,快看!”大胡子惊呼,众人齐齐望去,看到下陷的石板都是一顿,然后大喜:“头儿,快看快看,这里有地道!”

丁捕头见之几步过去,一把扯开站在青石板上的犟驴子,蹲下看了会儿,一挥手道:“挖开!”众人齐力而上,很快便弄开了那块青石板,露出下面黑洞洞的地道入口。

大家围在入口处观望片刻,丁捕头道:“老胡,点火把来!”

“是!”大胡子应一声,快跑出去,没一会儿便拿来几支桐油浸透的火把,然后由大胡子领头,带了两个衙役举着火把进去探路。

几息功夫后,下面传来大胡子欣喜的声音:“头儿,有了有了,下面是条地道,还有重物运过的痕迹,您快下来看看!”

丁捕头应一声,留了两个衙役在上面,其余的衙役全部跟着他下了地道,灵儿也被留在了上面。

下面的情形灵儿并不担心,相信他们很快就能找到他们想要的答案,只是颜家的具体情况她还不是很清楚。她看看趴在地道口的两个衙役,眼珠一转,挤到其中一人身边,扯扯他袖子道:“大哥,可不可以带我去看看我婶婶啊?”

“啊?什么?”

“我说我想去看我婶婶!”

“哦,你自己去!”

灵儿眨眨眼:“当真可以么?叔叔,我婶婶她们在哪儿?”

“你婶婶干什么的?”

“就是大厨房后面洗碗的,她是好人,从不做坏事的!”

“大厨房的女帮工?在前面酒楼第二层右边的屋子,你自己找去吧!”

“哦!可是叔叔,万一前面的叔叔不让我进去怎么办?”

“这个……那你等丁捕头回来再说!”

“哦,这样啊!哎,叔叔,这里干活儿的人都在前面酒楼里吗?”

“差不多吧!”那人眼睛盯着地道入口,随口答道。

“不是说有好几个人都被贼匪砍了吗?”

“胡说,这酒楼根本没见过血,只是颜家祖宅那边……你这小子,问东问西干啥?一边儿去!”

灵儿吐吐舌头,在一旁蹲了会儿,又摸到另一衙役身边,用胳膊撞撞他,小声道:“哎,叔叔,听说颜老太太刚过六十大寿就被气死了,是不是真的啊?”

衙役闻言看看灵儿,轻哼一声:“那守财老太太,能活过六十就是老天爷开恩了!”

“可不是!她女婿做了个县丞,就神气得像自己做了县太爷似的,成日里指手画脚,上次指使老子给她挑一两百斤的东西从城西走到城东,把老子累得要死要活,一文赏钱没有,还把老子臭骂一顿!死老太婆,活该被气死!”

“对对,要我说那老太太和那几个小舅子如此讨人嫌,被灭了活该,咱们头儿根本就该睁只眼闭只眼,随便糊弄糊弄算了,还查什么啊?”

灵儿也添油加醋道:“就是就是,听我婶婶说颜家人最可恶了,经常欺负乡邻,强占人家田地房产什么的!好多人盼着他们倒霉了!对了,叔叔,颜老太太有三个儿子两个女儿,那几人怎样了?”

“他们?儿子死两个瘸一个,女儿一个受伤一个没来!唉,可惜县丞娘子……”

“东子!”对面那衙役给他打个颜色,他赶紧住嘴,斜灵儿一眼:“小子,你小小年轻,打听这些作甚?”

灵儿一脸无辜道:“没什么啊,就是听外面传得沸沸扬扬,觉得好奇嘛!呵呵,叔叔,其实没什么啦,这事儿大家只是暂时不知道而已,过不了几天,不管有没有抓到贼匪,大家都会知道的啦!”

两个衙役对望一眼,似乎觉得灵儿说得有道理,微微点头,不过灵儿再问其他,他们就什么都不肯说了!

几人等了两刻钟左右,丁捕头总算从地道出来了,不过进去七八个人,回来的却只有他和大胡子,留下看守的两个衙役赶紧站起来:“头儿!”

“嗯,你们俩继续守在这儿,莫让生人进出!”然后二人在屋中踱着步子检查一番,出了储藏室的门,又在厨房了转了两圈回到院中,灵儿则轻手轻脚跟在二人身后。

丁捕头道:“老胡,你怎么看?”

“这个……头儿,我觉得贼匪们应该早有预谋,从地道中泥土新旧来看,下面多半的地道至少在一两个月前就已挖通,只有出镇子那段儿是最近几日才新挖的!而且地道中的脚印车轮印都是两日前的,说明贼匪们两日前已经下手!”

“一下子丢失那么多东西,酒楼里的帮工却一无所知,这又作何解释?”

“这个……这个……嘿嘿,头儿,您知道我是个大老粗,哪能什么都知道!”

丁捕头踱着步子走来走去,突然脚下一顿:“你说……会不会是贼匪们给帮工们下了蒙汗药之类的东西?否则如此大动静,这么多人不可能一个都不知道!”

大胡子想想,一拍手道:“哎,对啊!肯定是这样!头儿,还是你厉害!那咱们就不用抓那些帮工了?那么多人要押回去也麻烦,不如现在就放了吧?”

丁捕头瞪他一眼,大胡子不好意思的呵呵傻笑:“头儿,我这不是为大家省事儿吗?”

“省事儿?你把人都放了,县太爷和县丞大人那里如何交代?”

“这个……头儿,其实县丞就是被他娘子逼的,可咱们是县衙的官差,又不是他家的家丁。事实查出来就是如此,这颜家早就被贼匪盯上了,人家早有预谋要洗劫这一家子,咱们有什么办法?

要抓人就得剿匪,剿匪这种大事县太爷说了都不算,还得上报、考核、审批、拨款、调兵,那岂是一两天能办完的事儿?”

丁捕头沉吟片刻,突然呵呵一笑,用力拍拍大胡子肩膀道:“呵呵,你小子,总算开窍了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