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113章 吵架

第一一三章 吵架

她正准备走向厨房,突然发现院角树下有个人影儿,不,树后还有一个,仔细看,外面那个不是王富贵吗?而那树下隐隐露出的裙角……是婉儿!

他们在那儿干什么?想起昨日婉儿和王富贵眉来眼去的情形,灵儿心中一个激灵!不会吧!她四下看看,见大家各忙各的,似乎没人注意到院角的二人。

满心好奇的灵儿本想避嫌,却怎么都挪不动脚,不如……过去听听他们在说什么?于是,灵儿捡起一旁的扫帚,胡乱比划着慢慢向院角那棵大树靠拢。隐约间王富贵似乎在说什么“丫鬟”、“你娘”之类的,却未听婉儿说话。

“灵儿,你出来了呀?快来快来,我外婆蒸了糯米糕,好吃极了,给你留了不少了!”月儿热情的声音突然从厨房那边传来,灵儿吓了一跳,赶紧拿着扫帚在地上比划。

而树下的王富贵显然也注意到了这边,他转头见灵儿离自己的距离不过一丈左右,先是面露惊讶,片刻后又板着脸道:“你怎么在这儿?”

灵儿有种做亏心事被抓现行的感觉,打个哈哈道:“我…我扫扫院子,呵呵!”

王富贵看看地上,依然极其不悦像教训丫鬟一般:“院子很干净,不用扫了!”

灵儿愣了一下,眨眨眼看看树后,站直身子道:“这是夫子的院子,我愿意扫就扫,不关你的事,倒是富贵少爷您,一个人跑这儿来干什么了?”

灵儿故意加重那‘一个人’三个字,王富贵脸色变了变,本能的转头看看身旁,这时月儿跑过来:“哎,灵儿,叫你几遍了,你怎么不应了!咦,王富贵,你怎么在这儿?”

这次轮到王富贵心虚了,他红着脸道:“要…要你管!”

“哎,你小子,怎么这么没规矩?谁管你了,随便问问而已,真是的!灵儿,走,咱们吃糯米糕去,不理他!”月儿哼一声后拖着灵儿往厨房跑去,灵儿回头,见王富贵一直站在原地没动弹,直到她们快进厨房门时,婉儿才快步从树后走出来。

灵儿在厨房才刚坐下,婉儿就红着脸跑了进来,月儿见了笑嘻嘻道:“咦,婉儿,你怎么去这么久啊,还以为你掉茅坑了呢!”

月儿尴尬的笑笑,坐到她弟弟小永儿身边:“没什么,月儿姐,还有糯米糕么?我还想吃几个!”

“还有了,喏!给你!”几人在厨房里热热闹闹吃东西,婉儿起初有些不自然,过会儿就恢复正常,仿佛先前的事从未发生过一般!

等老村长从书房出来,王富贵几个继续上课,灵儿、月儿和小虎子等出了门,按原定计划往河边去。可婉儿走出没多远就反悔了,说弟弟太小,担心出事,还要等娘亲回来云云,便辞别几人回家去。

几人站在巷口看着婉儿牵着不情不愿的小永儿走远,月儿道:“灵儿啊,我总觉得婉儿这两天有点儿怪怪的,你说是不是?”

灵儿回头看她:“啊?为什么?我没觉得啊!”

“不会吧,你没觉得……,哎呀,算了算了,可能是我想多了,走吧走吧,咱们去河边!啧啧,我都好久没去河边玩儿了,我们家附近那河太小了…”几人结伴往河边去。

现在虽是夏天,上午的河水还有点儿凉,因此村里的孩子们一般会中午过后才去河边游泳嬉戏,而上午这条河就成了妇女姑娘们洗衣说笑八卦的集中地。

灵儿几人到河边时,那河滩上蹲了一长排的婆子媳妇,一边捶打衣服,一边嘻嘻哈哈说得热闹。附近也有挽起裤腿儿玩耍的小孩子,不过年龄相对都比较小。

小虎子站在河沿上扫了一圈,立刻往回缩,小声道:“灵儿、月儿,我娘在下面了,我就不去了,你们去吧!”

“啊?小虎子,为什么啊?你娘知道你去灵儿家帮忙了啊!跟咱们在一起又不是什么丢人的事儿!”

“不是不是,月儿姐,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小虎子为难的直摆手,灵儿拉拉月儿道:“算了,月儿姐,你看下面不是妇人就是姑娘小孩儿们,小虎子去那些人怕是要笑话她,虎子娘以后一定不让他跟我一起了,还是让他回去吧!”

月儿想想,点头道:“那好吧,不过小虎子,下次找你帮忙,你可不能推三阻四的啊!”

“好好,我保证、我保证!”小虎子连连应诺,然后一溜烟儿的跑开了!月儿对着小虎子背影做给鬼脸,吐吐舌头:“真是个胆小鬼,有什么好怕的!算了,灵儿,他们走了也好,咱们自己去玩儿!”

二人手拉手下到河滩,有看见二人的妇人媳妇纷纷笑呵呵的打招呼,月儿最大气,不管认识不认识,嘻嘻哈哈的大娘婶婶的叫得欢,灵儿只用点头微笑顺带附和就好。

二人从一中年妇人身边经过时,那妇人站起来道:“哎呦,这不是村头杨家的灵儿吗?前几个月不是说走丢了吗?怎么颜家一出事就回来了?”

妇人话里话外的讥讽之意毫不掩饰,正在忙活的大家渐渐停下来看向这边。灵儿盯着那妇人看了会儿,觉得很眼熟,一时又想不起她到底是谁?

妇人见灵儿不答,以为自己占了上风,啧啧摇头道:“唉,听说啊,有些人天生富贵相,一出生家人邻里都跟着受福,不管做生意种地,事事顺遂!

可有些人就不一样了,天生一副灾星命,一出生就克父克母克家人,她周围的人啊,没一天能过安生的!更厉害的是,这种人连仇人都要克,谁要敢惹她,说不定什么时候怎么家破人亡的都不知道!啧啧,真是厉害啊!”

妇人这话一出,河滩边顿时鸦雀无声,大家齐刷刷的向灵儿。妇人什么意思大家心知肚明,不就是灵儿克死自己亲生父母,又让养父母日子也难过,现在连颜家这个仇人都被她克得家破人亡了!

灵儿皱眉盯着妇人,这人到底谁啊?自己跟她无冤无仇的,干嘛无缘无故为难自己?月儿见灵儿涨红着脸不说话,以为她被气着了,心中保护欲顿时极度膨胀,上前一步将灵儿拦在身后,指着那妇人道:“喂,你谁啊,干嘛欺负我灵儿妹妹?”

妇人上下打量月儿一番,阴阳怪气道:“这位姑娘,看你不像咱们王家村儿的人,不知道情况也不奇怪,大婶劝你啊,就算不为你自己,也要为你家人想想,千万别沾惹上那害人克人的灾星,当心自己怎么出事的都不知道!”

月儿恼怒:“你才是灾星了,你全家都是灾星!”

“哎,你这小姑娘怎么说话的?看你长得周周正正的,说话怎么这么没教养了!”

“你才没教养了,几十岁的老婆子了,欺负一个七八岁的小姑娘,你也好意思!”

“你…你这贱丫头,再敢胡说八道,老娘不客气了!”

“哧~~不客气,我还不客气了,有本事来啊,我还怕你不成!”

妇人气急,当真挽起袖子就要冲上来,旁边的媳妇赶紧拉住她,劝道:“好了好了,周嫂子,少说两句吧!”

“是啊,周嫂子,你大人大量,何必跟个小丫头计较,算了吧!”

月儿不屑的冷哼一声:“哼,本姑娘才不跟这等粗鲁妇人计较了,灵儿,咱们走!”

“站住,不许走!你个贱丫头,老娘就不信治不了你!”被绊住的妇人张牙舞爪的大叫,走了几步的月儿脚下一顿,回身双手叉腰道:“好啊,我今天不走了,看你怎么治我!”

灵儿拉拉她袖子,小声道:“算了吧,月儿姐,这种妇人粗俗无礼,咱们犯不着跟她计较,走吧,回去吧!”

“姓杨的贱人,你说谁粗俗无礼了?你跟老娘说清楚!”妇人气恼的大骂。

月儿指着妇人道:“就说你、就说你,你怎样?”

“好啊,我周桃花活了几十岁,还从没被小丫头欺负过,今儿你们不把话说清楚了,老娘跟你们没完!”

“周桃花?”月儿审视的将妇人从头扫到位,扑哧一笑:“哧~~就你这模样,也好意思叫桃花儿?我看你干脆叫老树皮得了!”

围观妇人闻言纷纷窃笑,妇人气得脸红脖子粗,更是挣扎着要上来揍人。好心的婶子喊道:“算了算了,月儿、灵儿,你们都少说几句,快回家去吧!”

灵儿想起先前老村长的提点,确实,自己才刚回家,上次跟颜家的事本就闹得沸沸扬扬,这次才刚回来,要再惹事儿,自家在这村里真没办法待了!

她衡量一番,上前一步对那妇人道:“这位婶婶,灵儿年幼,有时说话不知轻重,不过灵儿确实不认识婶婶,也不知婶婶为何会无缘无故针对灵儿?无论如何,灵儿为先前的无礼言行像婶婶道歉了,希望婶婶原谅!”

灵儿对妇人深鞠一躬,月儿拉她:“灵儿,别赔礼,明明是她先骂你的,要赔礼也该她先来!”

灵儿拉拉月儿的手,示意她少说几句,那妇人却不领情,冷哼一声:“放屁!老娘什么时候骂你了?老娘是骂那河里的畜牲,是你自己要接话,陪个礼就完了?没门儿!

要赔礼可以啊,叫你杨家老头儿老婆子带上十两银子来我家门口,当着大家伙儿的面下跪赔礼才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