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114章 姐妹情深

第一一四章 姐妹情深

灵儿微微眯起眼,众人也是一阵唏嘘,有人道:“周嫂子,没必要吧?人家杨大伯、杨大娘都快六十的人了,让他们给你下跪赔礼,你就不怕折寿啊?”

“就是,灵儿一个小丫头,你那样说人家,人家也没说你什么,我看还是算了吧!”

那妇人脖子一梗:“怎么没说?她刚才还骂我了!不行,这事儿他杨老头儿杨老太婆不给老娘个说法,老娘跟她没完!”

月儿气恼的一把甩开灵儿的手,大骂道:“你个腌臜的泼妇,骂你又怎样?明明是你自己没事儿找事儿,还要人家赔礼,你要不要脸啊你?我也骂你了,就是我骂的你,有本事你去找我外公外婆赔礼试试!”

“你个小贱人,哪家出来的野种?这里没你的事儿!”

人群中有人小声劝道:“哎呦,周嫂子,你可别去招惹她,那是老村长大女儿家的小闺女,在家里受宠着了,当心她大哥大姐找上门来跟你闹啊!”

“老村长又怎样?村长就能欺负人了?哼,要不是我们东家老太爷赏他几分面子,他能当上村长?我就不信了,今天不给我个说法,就算闹到村长家、闹到老太爷那里我也不怕!”

月儿和妇人还在你来我往的吵吵,妇人们纷纷劝解,灵儿越听越不对劲,什么东家老太爷,这妇人到底是谁?她四下看看,见虎子娘也在围观人群中,便偷偷溜过去,拉了虎子娘问:“福婶,这位婶婶是谁啊?我怎么惹她,她为何对我不依不饶了?”

正在看热闹的福婶被突来的打扰吓了一跳,低头见是灵儿,赶紧把她拉到一边,小声道:“灵儿啊,你还是快回家去吧,这里有月儿帮你顶着,那泼妇找不着你,应该不能怎样了?”

灵儿回头再看那一圈人,虽然月儿气势也不弱,但毕竟是个未及笄的小姑娘,比起那什么都骂得出来的泼妇,她的火候还是要差不少,一会儿工夫她就气得,满脸通红、浑身发抖,而那妇人却越来越得意、越来越神气,要不是旁边的村妇帮忙,月儿现在肯定已经倒霉了!

不行,月儿是为帮自己才跟那妇人吵闹的,自己怎能在这个时候丢下她偷溜,再说这妇人明显就是冲着自己来的,要是自己现在就溜了,那妇人多半又会像颜家人那样欺上门来,到时候就更说不清楚了!

灵儿拉拉虎子娘道:“福婶,你就告诉我那泼妇是谁吧?她家住何处?跟我家有何冤仇吗?”

“这个……她跟你家倒没什么冤仇,只是跟那颜家关系不薄。她是村头儿半坡上王员外家媳妇的陪嫁,也是富贵少爷的奶娘,夫家姓周,大家都叫她周嫂。不过她娘却是颜老太太的亲姐姐,又因她娘去得早,五岁以后一直在颜家长大,你想想这层关系!”

灵儿恍然大悟,原来这妇人是颜二娘的亲表姐,颜老太婆的亲侄女,还是王富贵的奶娘,王冯氏身边的得力助手!这次颜家一亡,自己立马就跑回来,她心里怎能舒服?看自己高兴她当然不高兴了,自然要找茬儿了!

哧~!现在颜家灭都灭了,还敢这么嚣张,这里是王家村,可不是那半林镇。灵儿狠狠的一咬牙,快步过去分开人群,拦到月儿前面,对那妇人恭恭敬敬再行一礼。

妇人斜着眼冷哼一声:“小贱人,你总算舍得回来了?我还以为你自知理亏,夹着尾巴跑了呢!告诉你,你怎么赔礼都没用,要赔礼叫你家老头子老太婆来!”

灵儿站直身子,双眼紧紧瞪着妇人,一字一句道:“周婶婶,我方才那一躬并非道歉,而是对你们被贼匪害死的颜家人表示哀悼!俗话说死者为大,尽管你们颜家生前对我家多番逼迫欺凌,不过那都是过去的事了,我和我爹娘大人大量,不会计较!

但是,周婶婶,那并不意味着我们杨家人就好欺负!以前颜家那么多人一起找上门来我杨灵儿都没退过半步,何况就你一个人?

你方才不是骂我是灾星吗?我劝你还是少来招惹,当心沾上甩不掉,以后怎么见的阎王都不知道!月儿姐,走,我们回家去!”

“你…你……,贱人别走,跟我找老村长评理去!”

灵儿回头:“贱人叫谁了?我现在就要去老村长家,随时恭候你来评理,如果觉得没底儿的话,不妨把你那些帮手都叫来!哦,对了,还有老员外,咱们就当着老村长和全村人的面说道说道,咱们老村长这位置是不是老员外赏他老人家的?”

那妇人愣了一下,脸上一阵红一阵白,嘴唇气得直发抖,灵儿冷哼一声,拉着月儿从容的上了堤岸,慢慢往王家村方向走去。

等快到村口时,月儿才反应过来,高兴的一拍灵儿肩膀道:“灵儿,你好厉害!把那泼妇骂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你说,她待会儿会不会真的来找我外公?”

灵儿脚下不停,非常肯定道:“不会!”

“啊?为什么?不来岂不太可惜了?”月儿一脸失望的样子!灵儿停下,看她表情恢复如常,还是那么天真烂漫,想起她方才为自己受委屈的样子,灵儿有些自责。

她拉起月儿的手,定定的望着她:“月儿姐,方才谢谢你了,以后你就是我的亲姐姐,不管发生什么事,我都会尽全力保护你的!”

月儿一愣,捏捏灵儿脸蛋儿,笑嘻嘻道:“傻丫头,胡说什么了?我比你大,当然该我保护你了!”

“月儿姐!”

“算了算了,不说这个,你别老是板着张脸,年纪轻轻像个小老太太似的!走吧走吧,去我外公那里,那泼妇不来,咱们也要跟外公告上一状,哼!什么叫我外公这村长是别人赏的?我还没找她评理都是好的!”

二人手拉手回到老村长家,此时已将近午时,王富贵已经回家了,他的两个陪读,也就是老村长的两个孙子则留在了老村长家吃午饭。

月儿一进去就大喊:“外公、外婆,月儿被人欺负了,你们要帮月儿出气啊!”

桂奶奶从厨房里伸出头来,见月儿小脸儿气鼓鼓的,身上却完好无损,以为她在玩笑,便笑呵呵道:“月儿回来了?快来帮外婆看着火,别去吵你外公,啊!”

月儿咚咚跑过去,“外婆,月儿没有玩笑,是真的,方才我们去河边,一下河滩就有个可恶的妇人骂灵儿,说话好难听了,后来我们大吵了一架,那泼妇骂我……”

月儿一阵手舞足蹈、添油加醋的描述,桂奶奶越听越生气,怒道:“什么?她当真这么说?那是谁家的媳妇?告诉外婆,外婆找她评理去!”

“嗯嗯,听说是村头儿老员外家的,还是王富贵的奶娘了!”

“富贵她奶娘?”桂奶奶皱眉细想,似乎在脑中搜索那妇人的形象,月儿抱着她胳膊摇晃撒娇:“外婆~~外婆~~那泼妇欺负了灵儿,又欺负月儿,现在连外公都一起骂,咱们一定不能就这么便宜了她!走,咱们找她评理去!”

桂奶奶被月儿拉着往院门口走,突闻后面老村长低沉的声音:“站住!”

几人回头,见老村长黑着脸站在书房门口,月儿道:“外公,你来得正好,方才……”

“不许胡闹!”老村长不等她说完就板着脸制止,月儿皱着小脸儿拉长调子撒娇:“外公~~那泼妇欺负月儿,您都不心疼月儿吗?”

老村长瞪着她,沉声道:“一个小女娃子,学什么不好,偏偏去跟个几十岁的妇人吵架,跟我回屋去,不许乱跑,我马上给你爹娘写信,让他们把你接回去!”

“啊?外公,你要赶我走啊!我又没做错什么,明明是那泼妇……”

“还说!回屋去!”

月儿小嘴翘得老高,桂奶奶看老村长面色不好,便连哄带劝的把月儿往她屋里推。灵儿看形势不好,想要告辞,却被老村长叫住,让她跟着去了书房,将今日之事道来。

灵儿想了想,将事情前前后后一五一十道来,不偏帮谁也不添油加醋。老村长听完也没说什么,挥挥手示意灵儿出去。

灵儿出来后一边向院门走一边回头看,一出门口却被王富贵那两个陪读拦住,王声达道:“喂,傻妞儿,你方才说的可是真的?”

灵儿皱眉:“我说什么了?”

“少装蒜,你说富贵少爷他奶娘欺负了你,还骂我爷爷……”

灵儿觑着眼打量二人,突然冷笑一声:“你叫王声达吧?”

那孩子一挺胸:“是我又怎样?”

然后灵儿看向另一孩子:“你叫王声泽?”

那孩子势弱些,怯生生道:“是,是啊!”

“你们……拦着我想干嘛?”

两个孩子对望一眼,王声达道:“傻妞儿,你别成天拉着月儿姐到处乱跑,富贵少爷他奶娘对我们那么好,怎么可能欺负月儿姐,更不可能骂我爷爷,一定是你胡说八道,想拉我爷爷给你当挡箭牌,是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