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115章 死物

第一一五章 死物

灵儿愣了一下,嘴角微翘:“我拉夫子当了什么挡箭牌,我怎么听不明白?”

“哼,你少装蒜!你得罪了颜家人,要不是我爷爷帮忙,你那对老爹娘早就被颜家人吃得骨头都不剩了,这不是拿我爷爷当挡箭牌是什么?”

灵儿瞪着王声达,看得他有些心虚,结结巴巴道:“你…你凶什么凶?本…本来就是!”

灵儿抿嘴转开头:“你们要这么认为我也没办法,夫子对我家确实有恩,我们一家一辈子做牛做马都报答不完,不过我从来没有拿夫子当过挡箭牌!你们要是对我不满意,可以去找夫子说,让他不要帮我们就是!两位哥哥要是没事的话,我要回家了!”

灵儿本想错开他们,王声达却侧跨一步拦住她:“等等,话还没说清楚,不许走!”

灵儿停下看他:“你想说什么就一次说完吧!”

“你还没答应我们了,以后不许来我爷爷,不许找月儿姐,我奶奶也不行!反正…以后不许你来我爷爷家!”

灵儿嗤笑一声:“好啊,只要夫子、月儿姐和桂奶奶亲口跟我说再不让我来,我以后一定不来!”

“你…你怎么听不懂人话了?”

“因为现在没人跟我说话!”

“你…你什么意思?”

“我是说某些人啊,给别人当跟班当久了,连自己怎么走路都不知道了,还算人么?”

“你…你骂我!”

“没有啊,我谁都没骂,你要接话我就没办法了!”

“你……”王声达气得脸红脖子粗,拳头捏得紧紧的似乎想揍人!灵儿其实一直看不惯这两人,小小年纪学什么不好,偏偏要学他们娘那趋炎附势、攀龙附凤的坏毛病,一点儿不配做老村长的子孙。

“两位哥哥没事的话,我要回家了,有空来我家玩啊!”灵儿绕开二人,咚咚跑开。

现在已过午时,村里人都陆陆续续回家吃饭,灵儿一路遇见不少,依然像往常一般见人就笑嘻嘻的打招呼。几个月不回来,村子还是原来那个村子,可村里人变化却不小,灵儿总觉得大家看自己的眼神都有些怪怪的,似乎有些……有些害怕,刻意避开一般?

兴许是上午河边那个周嫂说的话起了作用,大家现在都把自己当成了灾星吧!呵,灾星,这个帽子倒是不小,谁家有个小病小灾的都可以算到自己头上,到时候惧怕咒骂自己的人越来越多,胆大的跑自己家里来闹腾一阵也不是不可能,唉!麻烦还在后面了!

灵儿垂头丧气的回到家中,正在院中缝缝补补的老娘笑呵呵的站起来:“灵儿,回来了啊?老村长怎样?身体还好吧?”

“好着了,娘,您又在做衣服啊?我看看!”灵儿笑眯眯的过去坐到老娘身旁,见老娘正在给自己缝制一条夏裙,料子似乎不错,还是精细的棉布了!

“娘,我经常到处跑,费衣裳,不用穿这么好的,您还是给爹和您自个儿做身儿好衣服吧!”

“不用,我们老胳膊老腿儿的,还有今年好活?好衣裳做出来也穿不了几天,到时候人一走,衣裳就浪费了!还是你啊,长这么大也没穿过几件好衣裳,是爹娘没本事啊!”

老娘这么一说,灵儿更觉惭愧,老爹老娘为了自己付出得太多,可自己总是给他们惹麻烦,想起方才村里的情形,灵儿本不想告诉他们,免得他们担心。可这事儿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遇上,她稍稍犹豫,还是把自己上午在河边遇上周嫂的事,以及村人对自己避让之事说了出来!

老爹和老娘听完都停下手上的活儿面面相觑,老娘皱着脸望着老爹:“他爹啊,你看这……”

老爹掏出烟杆子吧嗒两口,半晌后长叹一声:“唉,算了吧,嘴长在别人身上,他们爱怎么说就怎么说,灵儿以后少进村里去,老村长那里……也少去些吧!”

灵儿微微垂眉,虽然自己心里很不舒服,可事已至此,为了避嫌,这也是逼不得已啊!她点头应诺道:“好,爹娘放心,以后灵儿就每日上山挖草药、找木材,好好挣钱过日子,不去村里了!”

因为周嫂的事儿,家里的气氛有些沉闷。灵儿一直守在院中,生怕那周嫂当真找人打上门来,不过一直到天擦黑儿,也没见一个人上门,灵儿算是松了口气,关门睡觉。

次日早上,一家人如往常般起床洗漱吃饭,然后各做各的活儿,老爹继续编他的背篓,老娘继续缝衣服,灵儿看老爹的竹篾要用完了,想去河边再砍些回来,于是她跟爹娘招呼一声便带着工具往门口去。

本来心情好好的她,哼着小曲儿出门才走几步,突觉脚下一软,她低头随意扫一眼,顿时吓得差点儿尖叫出来。她一下子蹦开,抓了一把小石子儿,紧张的瞪着那位置!

等了好一会儿,那东西似乎没有动静儿,还有苍蝇在附近嗡嗡的飞!灵儿皱眉,死的?她找根棍子去戳戳,确实没动!全身都硬了,看来死了有些时间了!

“灵儿,你在干嘛了?竹子砍回来了吗?”老娘一边喊一边往门口来,灵儿吓了一跳,赶紧道:“还没了,娘,我柴刀忘带了,你去厨房看有没有?”

“啊?柴刀啊?你方才不是拿了吗?”

“没有啊,你帮我看看吧!”

“刀都不带怎么砍竹子啊,这孩子真是的……”老娘嘀嘀咕咕念叨着往厨房去,灵儿赶紧找根长棍子,捂住口鼻,把门口那脏东西挑了往院子后面山坡跑!

要问这脏东西是什么,就是灵儿最最讨厌的动物…之一,蛇,不过是条死蛇!别以为这时候死的比活的好,现在正值夏季,任何动物尸体都容易招苍蝇。

这里有种说法,如果在死蛇身上爬过的苍蝇跑到人身上叮一下,此人身上就会长一种就“飞蛇蛋”的东西。这是一种很吓人的传染病,起先是以肚脐为起点长红斑点,然后绕着腰慢慢长上一圈、两圈、三圈,据说等三圈一接头儿,此人就必死无疑!

更恐怖的是这东西传染性极强,这里的人几乎是人人闻之色变,所以夏天谁要是在路上遇见死蛇,那绝对是相当晦气的事情,而且人们一般会主动挖个坑把这死蛇埋掉!

这一大清早的,死蛇居然出现在自家门口,灵儿相信这绝不是偶然,多半与昨日河边之事有关!不知是哪个缺德的,搞这种事,不是巴不得自己一家早死吗?到时候那些别有用心的家伙又有话说了!他娘的,哪个缺德的,别让本小姐抓住,否则有你好看!

灵儿找个隐蔽之地扔了死蛇,又回家拿锄头挖个坑把死蛇埋了才去砍竹子,对此事在爹娘那里当然是绝口不提!

有了这闹心事,灵儿自然不放心离家出远门儿,便老老实实在家呆着,帮爹娘干活打打下手什么的,眼睛却一直留意着院子周围。

一天下来相安无事,附近似乎少有人来,连路过的都没有!月儿、婉儿和小虎子他们似乎也像消失了般不见踪影!算了,现在是非常时期,还是少去找他们的好。

次日早上,灵儿一起床,第一件事就是跑去院门口查看,这一看让她倒抽一口凉气。今天门口有两条死蛇、一条死狗,那狗儿是常年在村里游走的野狗,灵儿每每看见它,总会喂它点儿东西,所以它跟灵儿相当亲近,现在却硬邦邦的躺在自家门口!

这明显是冲自己来的,灵儿心中恼怒不已,恨不得把那使坏之人抓来狠揍一顿!她气呼呼的瞪着这些尸体,犀利的眼神四下扫一圈,一声怒吼:“他娘的,想找茬儿直接给我出来,躲躲藏藏算什么本事?”

天色还没全亮,四周静静的,村里此起彼伏的鸡叫声不断,风吹得树叶儿哗啦哗啦直响,却没一个人回答她!

“灵儿,大清早的……哎呀,这是什么?哪个缺德的把些死物扔咱们家门口啊!”老娘大声惊呼,拍着腿着急得转来转去。

住得近的邻居有听到声音过来看的,见到那死物也是吓了一跳,纷纷大骂干这事儿的人缺德,最后不忘劝道:“杨大娘啊,这种事没逮着人也没办法,快快把那脏东西埋了吧,要传到人身上可不得了!”

灵儿看村人虽有不少看热闹的,也有幸灾乐祸的,不过对使坏之人还是一致的谴责。看来昨天就不该悄悄把死物埋了,就该把大家都招来看看,不是自家怎样了,而是有些人见不得自家安生,专门要来使坏!

灵儿当着大家伙儿的面把那死物埋了,老娘苦着脸不停的念造孽哦造孽哦!一直闹到半上午村人才陆陆续续散去。

自上午过后,来自家院子附近的人更少了,连住得近的时常从自家门口过路的邻居也转了方向。而那扔死物的仍然是三天两头过来光顾,灵儿一家被搅得鸡犬不宁,想了不少办法,甚至轮番守夜都没能抓住那使坏之人!

如此弄了五六天,灵儿受不了了,这样下去全家人都会被拖垮,一定得另想办法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