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116章 对策

第一一六章 对策

晚上,一家人吃饭时,灵儿道:“爹,娘,这些天你们都没怎么睡好,时间长了身体受不了,我看咱们干脆别守了,他们爱扔就扔,大不了咱们早上早点儿起来挖个坑埋了就是,反正守不守都要埋,有时守一晚上他还不来,太费神了!”

老娘叹口气道:“唉,是挺累人的,可不抓住那使坏的贼人,咱们家一直不得安宁啊!何况老有脏东西扔门口也不吉利啊!要不……咱们还是去找老村长想想办法吧?”

灵儿想起那日回来前村长两个孙子说的话,确实,自家每次一有事就去麻烦人家,老村长本来身体就不好,什么事儿都找人家是不太好!何况就算老村长出面,大不了叫人敲锣打鼓在村里告诫一番,抓不住人,什么都是白搭!

老爹也道:“算了吧,上次颜家的事儿村长老哥帮了那么多忙,听说上个月夜里颜家人来后山闹腾那次,回去还病了一场,唉~~~”

老娘更是愁眉苦脸,干脆放了筷子,连连叹息:“唉!这都怎么了嘛?咱们老老实实做人、老老实实干活儿,谁也不招惹、不得罪,结果却总有麻烦找上门来!

唉,就算有人对咱们家不满,也不用弄那么多死物过来啊,那些猫啊狗啊都是有灵性的,也是一条命啊!唉,真是作孽哦!”

灵儿闻言,想起那些死相惨烈的猫猫狗狗,村里的野猫野狗都快被那贼人弄死光了,这样想来,要干坏事也不容易啊,每日抓野物都够费神的,抓了还不能吃,啧啧,真是精力旺盛嘞!

对了,不是说抓不住贼人不好处理吗?贼人要扔死猫死狗死动物来晦气咱们家,总得先把那些东西弄回来吧,咱们只要去村里打听查访一番,看看最近都有谁家在收集此类东西,一一排查下来,肯定能找到使坏的贼人!

于是,灵儿将自己的想法告诉爹娘,爹娘眼前一亮,片刻后,老娘又有些丧气道:“唉,还是算了吧,现在村里人一见咱们家的人都躲得远远的,都嫌咱们晦气了!咱们要是进村儿去,哪家有个头痛脑热的,不全都怪到咱们身上,到时候多少张嘴都说不清啊!”

老娘说得也有道理,可不进村的话怎么查了?请人帮忙吗?请谁了?这种时候村里还有几户人家愿意淌这趟浑水的?灵儿想来想去,除了月儿和小虎子,真找不到旁人!可他们俩都是自己的好朋友,自己可不忍心把他们牵连进来!

灵儿犹豫再三,思来想去,突然想到个主意,“娘,咱们家现在有多少银子了?”

老娘看看她:“上次不是跟你说过吗?怎么了?”

“那就有五十两了?娘,给我十两好不好?”

“十两!”老娘惊讶的看着她,半晌后语重心长道:“灵儿啊,虽然咱们家现在日子好过些了,也有些存银了,可咱们比不得别人家,没田没地没林子,咱们得想办法多攒些银子,等哪家要卖地的时候才拿得出钱来,要知道,没田没地的人啊就没有根儿……”

老娘嘀嘀咕咕念叨起来,灵儿知道置办田地一直是爹娘的心愿,以前没钱他们想都不敢想,现在有点儿钱了,总想攒得更多,买更多的地!

可现在咱们家在村里的情形,就算买了地最后还是会被人家挤兑出去,到时候咱们又要一无所有了,所以当务之急还是想办法把眼前这事儿搞定了才行!

灵儿算算,自己的私房银子还有十来两,以后上山伐木还能赚银子,既然老娘舍不得,就只好拿自己的私房银子来办事儿了!她一边听着老娘的念叨一边默默吃饭,心里盘算着怎么抓住那使坏之人。

次日早上,一家人早早起床,习惯性的去门口查看,果然又有两条死蛇,一头死猪仔!老娘双手合十嘀嘀咕咕念叨:“阿弥陀佛,蛇神、猪神莫怪,不是我们害你们的……”

然后,灵儿用篮子把那死物装了,搬到后山山坡上掩埋,等忙完这些,已经天色大亮,太阳从山顶上东边地平线上跳了出来。

今天,灵儿吃过早饭,背起背篓就要出门去,老娘追出来,叮嘱了又叮嘱:“灵儿啊,现在村里事儿多,你可千万别往村里去,人多的地方也别去,到时候说不清楚啊!……”

“娘,我知道,放心吧!”灵儿背着背篓从自家后山转了一圈,然后转到河边一块大石头附近,在上面做了个标记,便当真去挖她的野菜草药了!

等傍晚时分,灵儿来到自家背后那山坡上,一边蹑手蹑脚的找寻一边压低声音喊:“月儿姐、小虎子,你们在哪儿?”

等转到大石头附近,月儿突然从背后跳出来拍她一下,吓得她差点儿尖叫!月儿笑嘻嘻道:“灵儿,可算等到你了!你不知道这些天我外公外婆就不让我去你家,我去河边留了暗号,也不见你来,急死我了!外婆说明天我大哥就要来接我了呢!”

“灵儿姐,上次夫子不是说要送你回家吗?我还以为你走了呢!”

“不能!外公就是嘴上说得厉害,他才舍不得我走了!哎,灵儿,你们家门口还有人扔死猫死狗吗?”

一提这个,灵儿就愁眉苦脸:“有啊,烦死了!大热天的,一没注意就臭烘烘的!这些人真够缺德的,弄死那么多东西,也不怕遭报应!月儿姐、小虎子,我现在不方便进村儿里去,找你们就是想请你们办件事!”

月儿兴奋道:“是要抓贼吗?我来我来!”

“月儿姐,这可不是什么好差事,我不希望你们也被牵扯进来!给,这是我写的小单子,你们只要趁没人注意的时候把它贴村里就是,其他的就不用管了!”

“什么单子?给我看看!”月儿将那叠纸一把扯过去,草草扫了两眼,惊讶道:

“灵儿,你什么时候变大善人了?什么猫灵狗灵?还要祭拜!还有还有:凡提供贼人消息者奖一两银子,若能抓到贼人并将之送到天坑前给山神谢罪者奖十两银子!

十两银子啊!灵儿,要是真有人把贼人抓到天坑那边去,你哪儿去拿十两银子啊?”

“这个你不用管,月儿姐、小虎子,你们贴单子的时候小心些,千万别被人看见了!也别被家人看见了,一定要隐秘,知道吗?”

灵儿又掏出一叠小单子塞给小虎子,小虎子愣愣的看看手中的传单,结结巴巴道:“灵…灵儿,其实我…我娘不让我来……”

“哎呀,小虎子,男子汉大丈夫,别老把娘挂在嘴边,要让其他小子知道,不笑话死你才怪!灵儿,你放心,这事儿我保准给你办好,等我好消息!”月儿用力拍小虎子一下,然后大气的拍胸口保证!

灵儿最喜欢月儿这一点,性格爽朗大气,比男孩子还好说话,倒是以前常做娃娃头儿的小虎子,最近跟她们混多了,再加上他娘时不时的敲打他,反而让他变得有些娘了!

灵儿千叮呤万嘱咐的把二人送下山坡,在山上待了会儿才回家去。接下来的日子她除了每天早早起来去清理院门口,就是背着背篓跑到后山坡天坑旁蹲守。

那小单子的成效很快便显现出来,月儿他们拿走单子的第三天,自家门前就没了死物,第四天只有一只瘦不拉几的野鸡,第五天也没东西,第六天又是只小小的野物。反正家养的或时常在村里流窜的野猫野是不见了,最多就是些死蛇、死蜈蚣之类的东西。

爹娘见最近清静了些自然高兴,特地在堂屋里设了香案,供奉山神,每日早晚祭拜一番,相当虔诚!

可灵儿却宽不了心,单子都贴出去那么多天了,她天天守在天坑边,有时月儿和小虎子也跑来跟自己一起守株待兔,可就没见过一个来透露贼人消息的,更别指望有人把贼人抓到这里来谢罪了!

难道十两银子不够多?还要再加?可自己身上没那么多钱了,加不出来啊!要不…再等等看?或者另想办法?

这日,灵儿和月儿依然守在天坑边,中午时分,也正是一天中最热的时候,大家都躲在家中午睡,一般没人出来,灵儿懒洋洋的就要睡过去,突然月儿推着她一阵摇晃:“灵儿,快看快看,有人!”

灵儿一个激灵跳起来,果然见旁边小树林里一个妇人缩头缩脑、紧张的四下张望。仔细看,那好像是……对了,是老村长的邻居朱大婶,这妇人最爱占便宜,嘴也碎,上次灵儿为了帮婉儿,还装鬼吓唬过她儿子王小牛了!这大中午的,她跑这儿来干什么?

之间朱大婶东张西望了半晌,慢吞吞的摸到天坑边跪下,磕头嘀嘀咕咕道:“山神啊,小妇人知道谁在村里抓野猫野狗,小妇人也觉那猫狗可怜,可…可小妇人身单力薄,打不过人家啊!”

灵儿和月儿惊讶的面面相觑,总算有人上钩了!小妇人嘀嘀咕咕念叨半晌,就是没说到底是谁干的那事儿!月儿不耐烦了,哑着嗓子道:“大胆妇人,知道有人伤我子民,居然坐视不理,你该当何罪!”

朱大婶吓得一呆,砰砰砰直往地上磕头,“山神恕罪、山神息怒!山神恕罪!……”

“哼!要饶你也可以,不过你得说出是谁干的?还要找人把那厮抓来给本神磕头谢罪,否则……哼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