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117章 效果

第一一七章 效果

朱大婶趴在地上瑟瑟发抖:“山神息怒!小…小妇人只看见那人背影儿,不…不敢确定,好…好像是…员外家的…奴才!小…小妇人势单力薄,不敢抓他啊!”

员外家的?王富贵家?莫非又是周嫂?那腌臜妇人在河边时就叫嚣要闹上门来,结果人没来,倒是变着方儿扔些死物过来,这可比直接闹上门来还要用心险恶,真是可恶!

灵儿和月儿各有心思,一时没回应朱大婶,朱大婶等了会儿,没再听到声音,便轻轻抬头偷瞄。灵儿和月儿藏在树林的土沟中,朱大婶自然看不到她们,她稍稍犹豫,又对着天坑磕几下头,声音颤抖道:

“山…山神爷爷,小妇人今天偷偷来给您报信儿……小妇人家中清贫,听说…听说只要报信儿就…就有……”

月儿扯扯灵儿袖子,小声道:“听见没,灵儿,人家跟山神要赏了!”

灵儿想了想,眼珠一转,凑到月儿耳边小声嘀咕几句,月儿偷笑,哑着嗓子道:“你且回去,半夜子时中刻到你家门口查看!”

朱大婶一顿,赶紧磕头拜谢后跌跌撞撞的跑开。月儿亲眼看着朱大婶跑远,高兴得一下子跳起来:“哈,灵儿,总算让咱们等到了!肯定是上次跟咱们吵架那妇人,我现在就去告诉外公,咱们去王富贵家拿人去!”

“等等、等等,月儿姐!”灵儿赶紧拉住她。

“怎么,灵儿,你不想抓坏人啊?她把你家折腾成这样……”

“不是!我是说咱们不能仅凭朱大婶一人之言就断定是那姓周的妇人干的,你没听朱大婶说,她只看到个背影儿,没看见那人正面吗?她在山神面前都这么说,肯定是实话。老村长去问她,她怕得罪王富贵家,肯定连实话都不会说了!”

“啊?你说我外公去问她不会承认?”

“嗯,我想多半会这样!”

“那…那怎么办?难道真要等人家把坏蛋抓来,咱们再给银子?”

“要真有人敢去把坏蛋抓来,我就当舍财免灾,给她十两银子也未尝不可,怕就怕就算大家知道是谁干的,也没人敢去拿人!”

“这个……那怎么办?”

灵儿捏着下巴想了会儿,突然眼睛一亮:“有了!月儿姐,咱们这么办!”

两个小姑娘凑到一起嘀嘀咕咕半晌,然后各自兴冲冲的下山去。灵儿回家饭也顾不得吃,就冲进自己屋子,啪一声关上房门。忙活近一个时辰后,又背着个布包急匆匆的跑出门来,老娘追着她唤了好几声她都没听到!

灵儿一路冲上自家屋后的山坡,来到约定地点,月儿早已等在那里了。灵儿一跳进土坑,月儿就急吼吼道:“准备好了没?准备好了没?”

“好了,你看!这个是刚写的小单子,像上次一样贴村里,千万别被人看见啊!”

“哎呀,放心啦!上次不就好好的?待会儿回去抓小虎子帮忙!银子了?”

“银子在这儿!正好一两,可别弄丢了!”

月儿一把抢过去,“嘻嘻,这上面还锈着山神像了!灵儿,你哪儿去弄的这东西?”

“上次去半林镇,正好碰见有人卖这东西,顺便就买了!没想到还真能排上用场!月儿姐,放银子的时候可要小心些,千万别被人看见了,到时候说不清楚!”

“哎呀,放心好了,我放我荷包里,肯定没事儿!”月儿从怀里掏出个荷包,将装着银子的小荷包塞进去,又将小单子塞袖子里,站起来道:“好了,灵儿,现在我外公外婆还在睡午觉,我早点儿回去,免得他们起疑啊!”

“行,那你小心点儿!这事儿就拜托月儿姐了!”

“咱俩谁跟谁啊!别那么客气,好,我走了啊!”月儿揣着东西兴冲冲的下山去,灵儿依然蹲在坑里守候,直到傍晚时分才回去。

一夜无话,次日早上,灵儿如往常般去院门口检查,今天没有死物,很好!然后她慢悠悠的吃了饭,也不着急出门,而是拎着柴刀沿着村子外围去河边砍竹子。

她去时,河滩上已有几个妇人在她们经常洗衣服的地方集合了!灵儿也不去打扰她们,找个最近的竹林丛蹲下,看似在寻找合适的竹子,实际偷听妇人们的闲话。

妇人们先是相互寒暄,东家长李家短说些无关痛痒的闲话,直到一刻钟后,总算有妇人道:“哎,你们听说了吗?村头儿杨家门口那些脏东西是有人故意扔的!”

“是啊,不是故意的哪来那么多?没见村里那些野猫野狗都快死绝了吗?”

“啧啧,干这事儿的人真够缺德的,那野猫野狗虽然讨厌,可也不至于赶尽杀绝啊!”

“可不是,前段时间不是还有人贴了告示,说是外村儿的什么猫猫狗狗跑咱们村儿就不见回去,人家主人心疼着了,说要找抓他猫狗的人,送去咱们村儿后边的天坑祭拜山神,给山神赔罪了!

还说什么提供消息的奖一两银子,抓到人的奖十两银子了!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啧啧,为个猫猫狗狗,居然舍得出十两银子!也不知是哪家的败家子儿!”

“呵呵,管它了,就是不知道那告示上的能不能信,要是真的话,几句话就能得银子,多好的事儿啊!”

“啊!刘大嫂,你知道那猫猫狗狗是谁抓的啊?”

“呵呵,我哪儿知道啊,不过那猫猫狗狗被抓被杀的时候总会有些动静儿吧,村子就这么大点儿,要真想打听哪有打听不出来的?”

“这个…说的也是啊!唉,刘大嫂,要不你去试试,看看给了消息是不是真能得一两银子啊?”

刘大嫂道:“算了算了,我也就随口说说,哪有心思去管这种麻烦事儿啊!咱们还是老老实实过日子的好!”

“什么老实过日子啊?刘大嫂,你儿子都那么大了,莫非还想不老实?”河边又几个妇人端着满满一大盆衣服笑呵呵的过来!

“你这小妮子,一来就贫嘴,就算我想不老实也没那资本儿了,倒是家平媳妇你啊,才进门没多久,咱们可得跟家平兄弟说道说道,让他把媳妇看牢了,免得什么时候飞了都不知道,大家伙儿说是不是啊?”

“是啊!”大家玩笑着附和,那家平媳妇也不生气,大方的笑笑:“刘大嫂,你就洗刷我吧!反正我脸皮厚,不怕!哎,对了,你们方才说什么啊?”

“也没什么,就说村里那告示上说给村头儿杨家门口扔脏东西的事儿!”

“哦,我知道,就是说知道消息的奖一两银子,抓到人的奖十两银子那个吧?”

“是啊,就是那个,我们说也不知那告示上说的是真是假,也没说抓到人怎么拿钱?”

“嗯,也是啊,十两银子了,咱们家辛苦一年也不一定能得那么多!再说干这事儿的人也缺德,要让我知道是谁,定让咱们家家平找几个兄弟把那家伙抓了给山神谢罪去!”

“也是,要是真有银子,我叫我家男人也去!就是不知银子那事儿是真是假?”

“应该是真的吧,方才我出来时见村里好像又贴了小告示,说是昨儿已经有人去后山天坑边告了密,那人已经得了一两银子了呢!”

“已经得了?哪家?谁给的?”

“这个就不清楚了,听说是用红布荷包装的,昨晚子时挂在那户人家大门上,听说还真有人见过了!”

“真的真的?到底是哪家啊?”妇人们纷纷开始交头接耳打听谁家得了银子,得了多少等等!

有这个结果,灵儿就很满意了,她如来时般悄悄离开妇人们聚集的河滩,重新找个远点儿的地方砍了些竹子拖回去。

如此相安无事的又过了三天,这天傍晚,灵儿正在院子里帮老娘穿针,突闻外面叮叮当当一阵敲锣打鼓的声音,而且那声音正往自家院子这边来。

灵儿立刻放了针线跑去观望,果然,没一会儿功夫,村口先是吵吵闹闹,然后是哦哦起哄的孩子们,接着便是好大一群人!

仔细看,人群中似乎有两个五花大绑的人,被几个汉子推得跌跌撞撞,而跟着前来的村民们多半都是看热闹的!对了,月儿和老村长似乎也在人群之中!

灵儿心中一喜,总算等到了!老爹和老娘凑到院门口来张望:“怎么了,灵儿?”

“爹、娘,你们看,村里好像发生了什么大事!”

老娘觑着眼看了会儿,皱眉道:“还真是,好像还绑了人,这又是怎么了?”

等那群人到了灵儿家院子前,灵儿总算看清楚了,被五花大绑的是两个男人,有些面熟,灵儿却叫不上名字!而押送他们的有四个汉子:王家平、王家安,还有小虎子他爹王家福和他小叔王家荣!

领头的王家福用力一推,把两个被绑之人推到灵儿家院门前跪下并厉声道:“道歉!”

两个男人先是对望一眼,然后冷哼一声撇开头:“道什么歉?我们什么都没做!”

“哼!还敢狡辩,有人亲眼看见你们抓了村里的野猫野狗,还有人亲眼见你们在镇子集市上买野物,又把那些东西扔杨大娘家门口,你缺不缺德啊你!快道歉!”

“谁说我们抓了野猫野狗?谁看见了,叫他出来对质啊!”被绑之人依然嘴硬,梗着脖子狡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