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118章 认错

第一一八章 认错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确实没人愿意站出来指认,那人得意了:“哼!看到了吧,谁都没见着,你凭什么抓我们?快放开,否则我立刻上官府告你们去!”

“我看见了!前天早上卯时二刻,就在村口,我亲眼看见你和你们家的拖了一条小黄狗回去,第二天那条小黄狗就死在灵儿家门口!我说你啊,几十岁的人了,还干这种事,你就不怕那狗的冤魂半夜来找你?”

那说话脆生生的正是月儿,狡辩之人回头警告的瞪着月儿,月儿毫不畏惧,反而双手叉腰得意道:“怎么着?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你还想封了我的口不成?”

老村长咳嗽一下,沉声道:“月儿,不的胡闹,退下!”

那人见是老村长,眼底稍微慌了一下,老村长板着脸道:“你是何人?姓甚名谁?家住何处?为何要来我们王家村捣乱?”

地上那人低头,眼珠打着转,似乎在打什么主意?年轻气盛的王家平道:“老村长,我们打听过了,这厮是老员外她媳妇的陪房,另一个是他小舅子!他们负责收外村儿的租子,鲜少来咱们村里,听说平时可恶着了,大家都叫他们周扒皮和小白脸!”

老村长低头盯着他们,沉声道:“可否如此?”

周扒皮见自己躲不了,一梗脖子道:“老子姓周又怎样?老子是少奶奶娘家的人,就算老员外也没权处置我们,识相的快点儿放了我们,否则…哼,我们定要告到官府,请县太爷给我们个公道!”

“哧~~~你以为县太爷是你小舅子啊!你自己干了缺德事还要告别人,你这种人就该让县老爷打你几百大板,让你一辈子起不了床!”月儿从老村长背后伸出头来嬉笑着骂道,村民们闻言哑然失笑。

周扒皮气得脸上一阵通红,狠狠的瞪了月儿两眼,月儿对他吐吐舌头做个鬼脸又缩回去。老村长道:“既然你是员外老哥家的人,做错了事还不承认,看来老夫该去找员外老哥好好商议商议,看他如何处理!”

比周扒皮年轻些的小白脸有些慌了,眼神怯怯的望向周扒皮,小声道:“姐夫,要不…要不咱们就认个错儿吧,老太爷知道了一定会……”

“胡说,咱们没错认什么错?”周扒皮又梗着脖子吼了一嗓子,然后道:“老村长,听说大家都敬您德高望重、处事公道,那今天我周某人也请您老人家主持下公道!

是,昨儿早上我们确实从外村捉了条小黄狗回来,可那小黄狗一直在我们自家院子养着了!凭什么这杨家门口死了条狗就是我们干的?你们无凭无据可不能血口喷人啊!”

王家平气得胸口直喘气:“老村长,别听他瞎说,那小黄狗就是他扔的!我亲眼看见的!姓周的,没想到吧,昨儿晚上,我们兄弟四人守了一晚上,你扔死狗时,我们就在那边草堆里,看得清清楚楚,别以为跑得快就能赖掉!”

“哼,口说无凭,没抓住就不算!”

“你……你存心抵赖是不是?”

“谁抵赖了?我根本就没干,是你们血口喷人!”那周扒皮一副打死不认账的模样,大家面面相觑,互相交头接耳的讨论到底谁是真的、谁是假的?

灵儿扶着老爹和老娘出来,老爹上前跟老村长打招呼,老村长道:“杨老弟啊,来得正好,现在正说你们家的事儿了!你看看,这二人可是在你们家门口扔在脏东西之人?”

方才的情形老爹老娘都看见了,因果也听得清楚,不过灵儿一家蹲守过多次,一次都没逮住使坏之人,自然不敢随口确认,老爹正要说话,灵儿道:“对,就是他们!村长爷爷,求您一定要为灵儿和爹娘主持公道!”

周扒皮狠狠道:“胡说,你何时见我来过?见了我为何不叫嚷,不找人抓我?分明是血口喷人!”

灵儿振振有词道:“我们家门口出现在脏东西前一天,我和月儿姐在村口河滩上跟王富贵她奶娘周氏大吵过一架,这事儿村里人都知道。当时她就扬言要我们好看,要报复我们,要把我们全家赶出王家村儿,然后第二天一大早我们家门口就有脏东西了!

试问世上哪有这么巧的事儿?这位叔叔,难道富贵她奶娘周嫂子不是你娘子吗?这事儿谁干的还用说吗?你若再不承认,我们就直接找上门去,请老员外给咱们评评理!”

“你……评理就评理,我还怕你们不成?”周扒皮当真是死猪不怕开水烫,打算顽抗到底了!这事儿怎么解决?大家齐刷刷的看向老村长!

老村长思虑片刻,“好吧,家福、家平,你们几个带这二人跟我一起去员外老哥家走一趟吧!杨老弟、灵儿,你们也来!”

一行人跟着老村长热热闹闹的准备往村子另一边的王富贵家去,大家才刚起步,那周扒皮的妻弟小白脸突然跪在地上大声求饶:“老村长、乡亲们,我知道错了,求你们饶了我吧,我错了、我错了……”

这突来的转变让大家愣了半晌,周扒皮气得脸色发白,大声喝道:“老弟,你这是干什么?明明没咱们的事儿,你干嘛要承认?”

“大哥,算了,咱们就认个错儿吧!要是老员外知道,一定会把咱们送回半林镇的,你回去倒没什么,可我一回去,肯定又要被送到二公子院子去,我…我打死也不回去!”

“二公子有什么不好?他给你吃好的穿好的,教你读书识字,上哪儿都带着你,你不要生在福中不知福!”

“不,我不要,我不要当小倌儿,我明明是男人……”

众人闻言惊讶不已,半林镇上家大业大的冯家二公子居然是个断袖!!!这种八卦可不是一般人能说得出来的,仔细看,这周扒皮的妻弟生得面皮白皙、五官精致,还真有几分姿色,跟那“小白脸”的绰号相当搭调了!

周扒皮见众人望着他俩指指点点的样子,脸皮再厚的他也有些扛不住了,他恼怒的一脚踹倒小白脸,大骂:“狗娘养的,老子让你胡说!二公子光明正大,什么时候成了断袖,让你胡说、让你胡说!”

周扒皮的脚连连往小白脸身上踹,小白脸疼得直往旁边滚,王家平看不过去,一脚踢在周扒皮的膝盖弯儿里,周扒皮痛得哇哇大叫。

王家平过去扶起小白脸道:“兄弟,这种人不值得你跟,你有手有脚,干点什么不能过日子?干嘛非要跟着他?今天,只要你把扔脏东西这事儿说清楚,给杨大伯一家认个错,再去天坑边给山神烧个香、赔个罪,我保证,以后绝不再有人追究你半句!”

人群中的家平媳妇拉拉王家平袖子,声音不大不小道:“相公,别乱夸海口,这事儿得老村长说了算!”

老村长还没开口,月儿拍胸口保证道:“放心,我外公答应了,只要你把事情说清楚,我外公保证以后不追究你,对吧,外公!”

老村长瞪她一眼,还是点了点头。疼痛稍微缓解点儿的周扒皮着急的大吼:“老弟,不要瞎说,说错话姑奶奶照样要把你送回半林镇,听见没有?哎呦~~~”

周扒皮抱着腿又是一阵痛呼,灵儿怕他坏事,故意用小石子儿砸的!众人又是一阵劝解加利诱,小白脸总算说出了真相。

如灵儿所料,那日在河边,王富贵她奶娘即小白脸的姐姐周嫂子,跟灵儿和月儿吵架落了下风,本就因颜家的事对灵儿深恶痛绝的周嫂子满心愤然,回到家中吵闹了半天。

周扒皮回来,听说自家娘子居然被两个小丫头欺负,自然不满。月儿是老村长的亲外孙女,非常受宠爱,她爹娘哥姐都不是省油的灯,周嫂夫妻自然不敢把她怎样,于是他们的矛头便转向了灵儿。

再者上次颜家兄弟去灵儿家闹腾却吃了大亏,现在即便颜家兄弟人不在了,可那口恶气还没出。所以,他们一定要想办法把灵儿一家赶出王家村,让他们无家可归。

他们商量来商量去,想起有人传言灵儿是灾星,走到哪儿、哪儿就出事,便想利用这点逼得灵儿一家待不下去。至于逼迫的方法,夫妻商议一番后决定去找些死物扔杨家门口,再放点儿歪风出去,相信杨家人很快就支持不住了!

一切按计划进行着,眼看灵儿一家已经被逼得不敢进村、不敢出门,甚至见人就躲,他们正在高兴之际,村里却出了些小告示,说什么那死猫死狗的主人不乐意,要找弄死猫狗之人算账,还把山神扯进来!

当时小白脸就被吓到了,想就此收手,还劝了周嫂夫妻,可那二人根本听不进去,依然到处弄死物来扔灵儿家门口,小白脸向来胆小,做事要么负责望风,要么负责起哄,周扒皮夫妻坚持,他也只能跟着附和。

末了,小白脸对着灵儿一家磕头道:“杨大爷、杨大娘,晚辈知道错了,晚辈…晚辈本也不想做这些,求你们原谅晚辈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