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121章 谈生意

第一二一章 谈生意

“药材?你们在卖药材?虫草卖不?”

元宝回头上下打量灵儿一番,皱眉道:“你要虫草做什么?”

“你别管,你们不是要用药草换银子吗?有虫草的话,我可以帮你找个可靠的买家,价钱绝对满意,怎样?”

元宝再次打量灵儿,看他衣着寒酸,不像有钱人家的孩子,他想了想道:“虫草爷爷说倒是说过如果银钱不够的话可以卖上一二十钱,不过一定要找可靠的买家,我们那虫草年个头儿大,色泽好、干度高又均匀,最大的一条差不多都快半钱重了!

一钱少说也要一二十两银子,你那买家出得起吗?”

“一钱一二十两?三四根就是一钱重,那平均下来一根虫草就是五两银子了!”灵儿皱眉想了会儿,这价格确实高了些,上次丁捕头走时跟自己说,他想给他祖奶奶找二两年生长的虫草,只要货真价实药效好,价钱不论。

人家说是这么说,官差这群家伙,向来是拿人东西不给钱的,他那个“价钱不论”,到底是送给他他不给钱只记情以后帮忙办事?还是他家家底确实丰厚了?丁捕头看上去确实不像家境不好的,可自己毕竟只跟他打过一次交道,他家到底如何还真没底儿!

元宝看她犹豫不敢答话的样子,撇撇嘴道:“小石头,你没钱可别来蒙我啊!我可是冒着被爷爷罚的危险跟你说的,好了,就这样了,大明树他们肯定在找我了!”

“哎,等等、等等!”

“还要干什么?我真没时间了,小石头,下次有空再慢慢聊,好不好?”

“哎呀,你别着急,听我说完啊!你们不是要买粮食吗?我可以帮忙!”

元宝停下来:“你?你们家有?”

“我们家没有,不过我可以帮你收购啊,我可以把附近村子有余粮人家的粮食全收起来,一家一两担,十家一二十担,一百家就是一两百担,光我们村就有百来户人家,肯定能收个一两百担的,到时候咱们约个地方,你们直接来交钱取粮不就是了?”

元宝眼前一亮:“咦!这倒是个好主意!”

“是吧?不过元宝哥,我帮你们忙,你也得帮我的忙哦!”

元宝顿了顿,立刻警惕的退开:“想要我送你虫草可没门儿啊,我们的虫草跟乡野那些可不一样,一条能值一二百两银子了,你就算收一两百担粮食,也未必值得了那个价!”

灵儿吐吐舌头:“元宝哥,你看我像那种人吗?我是说我帮你们收粮食,让你们少了不少麻烦,所以了,我是要收辛苦费的哦!”

“辛苦费?什么辛苦费?”

“哎呀,就是银钱了,就当你们雇我给你们做事的工钱,明白?”

元宝皱眉想了会儿:“嗯,这个倒是,爷爷说我们从不欠人人情,你帮我们办事,自然该给你工钱,你想要多少?”

“呵呵,这样吧,现在集市上买谷子中等的一般三文一升,一担三百文,那我卖给你们就算三百五十文一担,中间差的那五十文就当我的工钱,如此多劳多得、少劳少得,不得正好?你觉得怎样?”

“没担五十文?十担五百文,一百担就是一两银子,你小子挺会算计的啊!”

“哪里哪里?元宝哥,你们自己也在集市上买过米粮的,除了米粮铺子,要凑够上百担哪有那么容易?你们不是不想见外人、不想跟外人打交道吗?我把这一档子事全包了,你们省了那么多麻烦,一百担给个五两银子辛苦费不算多啊,你们一条虫草就能卖一二百两银子,那几两银子算什么?你说是不是?”

“这个……这事儿我做不了主,得回去跟大明叔商量商量,最后还得爷爷说了算!”

“好啊,没问题,有结果了早点儿告诉我,我好早做准备!”

“好,那就这样吧,我回去啰!”

“唉,元宝哥,我跟你一起去见大明叔吧,反正他又不是不认识我!”

“这个……大明叔方才就看见你了,他叫我不要跟你搭话了!”

“啊?不会吧!大明叔真不够意思!想当初还是他带我进村子的了,怎么翻脸比翻书还快,还是大男人了,真是的!还是元宝哥意气些……”

灵儿不满的嘀嘀咕咕数落大明一番,又把元宝好一阵夸,元宝自然高兴,末了他犹豫片刻道:“要不你跟我出去,你在镇口牌坊下等着,我先过去问问大明叔,看他怎么说,如果他愿意见你,我再过来叫你怎么样?”

“好啊好啊,就这么办,走吧走吧!”灵儿兴冲冲的拉着元宝往外走。开玩笑,天上掉下来的大馅饼,怎能白白放过?就算拿不到虫草,稳赚不赔的生意白痴才不愿做?

灵儿在镇口牌坊下等了好一阵,果然见梁大明和元宝大步走过来,灵儿立刻兴冲冲的迎上去:“大明叔,几个月不见,您越来越壮实了!”

梁大明打量灵儿一番,呵呵笑道:“你小子也不赖,嘴巴越来越厉害,居然几句话就把元宝这小子骗得团团转!”

“我哪儿有,我是真心想帮忙啊,你们不想……”

“行了,跟我来!”梁大明打断她的话,大步向镇子里走去,灵儿询问的看向元宝,元宝红着脸动动嘴唇道:“别问,跟我们来!”

几人前前后后的进了镇子,在大街上走上一段儿,便拐进个小胡同,然后又是好几道弯弯拐拐,最后在镇子边缘的一座破院子门口停下!

大明推门进去,里面一股霉味儿铺面而来,灵儿捂着鼻子直扇扇。大明走到院中石桌前,不擦不理,直接坐在脏兮兮的凳子上,对灵儿道:“元宝,小石头,你们也来坐!”

二人过去,像大明一样不擦不理直接坐石凳上,大明审视的打量灵儿一番,想了想道:“小石头,说说你的想法!”

“啊?什么?”

元宝在桌下踢她一下, 灵儿立刻反应过来:“哦!大明叔,你说帮你们收粮食那事儿啊?我是这么想的,你们不是不想见外人,又不想去米粮铺子吗?我可以帮你们啊!

哎,对了,大明叔,你们为何不去米粮铺子啊?这么大的量,那些掌柜肯定高兴,一两天就能给你调齐啰!”

大明皱眉道:“小石头,不该问的别问,免得以后惹祸上身!”

灵儿愣了一下,惹祸上身?这是为何?她转头看向元宝,元宝对她直眨眼,示意她不要多问,继续说收购粮食的事儿!

灵儿看势头不对,现在不是问东问西的时候,还是先把生意接下来,只要关系建起来了,要打听其他的,以后有的是机会,于是她一本正经道:

“大明叔,你放心,生意归生意,我发誓绝不跟任何人提起你们梁家村的事,就算我爹娘朋友也不例外,我只管帮你们收粮食赚辛苦费,其他的一概不管!”

大明直直的盯着她看了半晌,把她弄得浑身不自在,灵儿呵呵干笑两声,大明突然道:“小石头,你家住何处?家中几口人?可有田地房产?”

“啊?这个……”大明这是在查户口啊!该怎么答了?继续说谎?他们要是知道了生意就没得谈了,以后更没机会来往了;说真的?这个……

大明皱眉道:“你去过我们村儿,对我们村的情况知道不少,我们却对你一无所知,如此我们如何放心让你个小丫头帮忙收粮食?”

丫头?灵儿心中大惊,脸上一阵红一阵白,她摸摸自己的脸,虽然自己这幅身子还小,一般看不出男女,但有心之人稍稍留意就能察觉!莫非他们已经调查过自己的身世?

灵儿越想越惊,有些想逃跑的感觉,大明却突然呵呵一笑:“你不用怕,我们梁家村的人从不过问世间事,只是为了确保村人安全,会对来过村子的人查查根底而已!”

灵儿怔愣半晌,脸色极其难看,最后她一咬牙:“对不起,大明叔、元宝哥,我原名杨灵儿,确实是女儿身,家住离这镇子几里外的王家村,家中只有年近六十的老父老母,没有田地,只有座小院子!之所以化名小石头,改做男儿装扮,却是有难言之隐,这事儿一两句话说不清楚,如果大明叔想听的话,以后有机会一定详述!”

灵儿噼里啪啦一口气说完,然后长长吐口气。说就说了,反正不说人家多半也查出来了,这群人不怎么见外人,自己一个小丫头,相信他们不会把自己怎样!

院子里静默片刻,元宝惊讶道:“小石头,你真是个女娃娃啊?上次爷爷说我还不相信了!啊,对了,方才我在集市上买背篓,遇见个女娃娃跟你一模一样,那……”

“那就是我,我怕女儿装扮元宝哥认不出我,故意找了套衣服换上!”

元宝愣愣的盯着她看了半晌,连连摇头:“真厉害,我一点儿都没看出来!”

灵儿耸耸肩,转向梁大明道:“大明叔,怎样?该说的我都说了,你们要是相信我,就把这活儿交给我来办,若实在信不过我也不强求!”

大明突然哈哈哈大笑起来,他用力一拍灵儿肩膀道:“丫头,好样儿的!说话比小子还利落!我大明就喜欢这样的!这样吧,这事儿我也做不得主,我们先回去问问村长,只要他老人家点头,这事儿就这么定了!”

灵儿大喜:“好啊好啊,大明叔,那…那咱们怎么互通消息啊?”

大明看看四周,指指院角一个废弃的石磨道:“你看那里,你明日午时到这院子来,如果发现那石磨下有个竹筒,那就是同意了,我们会把要求条件写成纸条装竹筒里,你按那个办就是!你有什么条件要求也可以写好了装竹筒里,我们会有人来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