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122章 买铺子

第一二二章 买铺子

灵儿送走梁大明和元宝后,心里喜滋滋的,看方才梁大明的态度,这生意多半是成了!还有一点,自己以后见他们不用再躲躲藏藏,一会儿换装一会儿改名字的,反正大家都有秘密,扯平了!这样多好啊,又轻松又自在,关键是能挣钱!

他们要上千担米粮,一担赚个五十文,十担五百文,百担五两银子,一千担就是五十两银子,啧啧,这银子赚得可比上山砍柴来得容易!灵儿越想越高兴,甚至兴奋得在大街上手舞足蹈起来,引得路人一阵侧目,见了她都避让着走。

灵儿在大街上转了会儿,看看天色,已近午时,出来都大半个时辰了,也不知娘和月儿他们把竹货卖完了没有?今天运了一大车竹篮竹筐背篓来,算起来也能值个几百文,那可是老爹一两个月的心血,可不能白白浪费了!

于是她快步往镇口集市方向去,路过那家常去的包子铺时,正好见掌柜夫妻抬了一大笼热腾腾的包子出来。灵儿停下脚步,吞吞口水,决定过去买上几个。

她来到包子铺前喊道:“掌柜的,我要…二十个肉包子!”

老板娘擦擦手抬头见是灵儿,笑道:“灵儿,又来买包子了?你买那么多吃的完不?”

“嘿嘿,大娘,人家卖东西的巴不得别人多买了,怎么我跟你买,你还舍不得不成?”

“哪有?你这丫头最爱贫嘴,我说你买多了回去吃不完多可惜啊!要不先包十个?”

“不,我就要二十个,除了给娘,还有月儿姐、小虎子哥哥,还有家荣叔、家福叔,他们时常帮咱们家忙,我有了好东怎能抠抠搜搜一个人藏着吃?”

老板娘呵呵笑道:“你这丫头还真会知恩图报,好,我给你捡二十个,就算…八文钱吧,给你便宜两文!”

“谢谢大娘!”灵儿嘴甜的道谢,趁着老板娘捡包子的功夫,她四下看了看,突然发现这包子铺隔壁的铺子关了门,门板上一块“铺面租售”的牌子,记得以前那是个杂货铺来着,生意还凑合,特别是赶集的时候,好多人在这里买卖东西,怎么就不开了呢?

灵儿问老板娘,老板娘转头看了一眼,叹息一声道:“唉,还不是那天杀的男人好赌又好色,欠下一屁股债,躲在外面不敢回来。

可怜他娘子孩子在家,时不时被要债的找上门来,拿不出银子就搬东西,今天搬点儿明天搬点儿,铺子里的东西都被搬光了,附近村子有些卖杂货给他们的人家也没拿到钱,那娘子没办法,只好关了铺子回娘家,托我们帮她看着,有需要的就把这铺子卖了!”

灵儿微微点头,接了包子付了钱缓缓离开,她一边走一边盘算,待走出一段距离复又跑回去:“大娘大娘,这铺子娘子托你帮她卖铺子是不是?她要多少银子才肯卖啊?”

老板娘低头看她:“怎么?你想买啊?”

“不是啦,问问而已,我看村里有没有人想买?大娘,您给我报个实价儿吧,我回去问问!”

包子铺娘子想了想道:“她走的时候跟我说要是有人出价五十两,她就立刻拿房契地契过来!不过咱们这儿只是个小镇,主大街上比这大许多的铺子才卖五十两,这价钱谁敢要啊?唉,都怪那不争气的男人,那娘子也没办法,卖少了不够还债啊!”

五十两确实太贵,这位置的铺子带后院的能卖上一半的价钱就算不错了,这娘子还挺敢要价儿的嘛!

灵儿想了想道:“大娘,不管她有没有难处,这价钱都太高,这样肯定没人愿意买的,要是拖得太久,要债的找上门来,要了铺子抵债,到时候说不定十两银子都抵不上呢!”

老板娘叹息一声:“是啊,确实是这个理儿,可这毕竟不是我的,她那么说,我也只能这么转告买家了!”

灵儿心里盘算一番:“大娘,要不这样,我家隔壁有个邻居想买铺子,他说三十两以内的位置好的可以考虑,要不你帮忙问问这铺子东家,问她三十两愿意卖不?愿意的话留个话儿,我们立刻过来签契约,不愿意的话我们也好另找别家!”

老板娘想了想:“嗯,三十两这价钱也还不错,你那邻居着急要不?”

“是有点儿急,他们这两天就想买,最好能在两日内答复,可以吗,大娘?”

“好吧,我帮你问问!”

灵儿拜谢了包子铺娘子,抱着一大包包子兴冲冲的往集市上去。现在集市上的人已经少了许多,卖完了东西的就在各摊位前瞎逛看能不能捡点儿便宜,没卖完的心里着急,便吆喝着想把剩下那点儿东西打包售卖,价格自然也要便宜不少。

灵儿到自家摊位前时,东西已经卖完了,可就剩老娘一个人坐在那里,却不见月儿的影子,附近小虎子父子也不见踪影。

灵儿上前:“娘,给你包子,月儿姐了?”

老娘一见她,立刻把她拉过去看似恼怒的拍了几下:“你这孩子,怎么招呼都没一声又跑了呢?我还以为你被哪个人贩子抓了去,才刚托了小虎子他爹和荣哥儿帮忙找人,哎!你这孩子,怎么这么不让人省心了!”

灵儿吐吐舌头:“娘,人家又不是小孩子了,出去几个月都没事儿,哪能那么容易就丢了?来,这包子给您,您先吃着,我去把小虎子他们找回来!”

灵儿将包袱塞给老娘,然后一溜烟儿的跑开,幸好现在集市上不算太挤,灵儿没花多少功夫就把小虎子和月儿几个找了回来。月儿一见她就抱怨:“灵儿,你太不够意思了,自己跑出去玩儿,把我丢那里帮你娘卖背篓!真是的,人家以后再也不跟你来赶集了!”

灵儿讨好道:“月儿姐别生气,我可不是玩儿,我有正事了!”

“正事?你能有什么正事?真是的!”

“哎呀,反正不是玩儿就是了!月儿姐,我给你买了好大一堆肉包子了,在我娘那里,咱们快回去,要不分完了!”

“肉包子,是镇口那家的?”

“当然,保准你吃个够!”

“好啊,你说的啊,不够你得继续请我吃啊!”

“没问题,走吧走吧!”

二人回到老娘那里,见她正望着一大堆发愁,月儿见了高兴的一把全抱了过去:“哇!这么多,灵儿,你果然够意思,这些全归我了!”

“哎,等等、等等!月儿姐,你一个人吃不了,给我娘和小虎子留两个啊!”

月儿将包袱往后一藏:“谁说我吃不了,我存着慢慢吃,今儿吃不完明天再吃不行啊?这些都是我的了,其他的你自己想办法!”

灵儿还要去追,老娘拉住她:“算了,灵儿,月儿喜欢吃就给她吧,她帮咱们卖了一上午的竹货,咱们还没谢人家了!”

无奈,灵儿只好再去包子铺买了二十个大肉包子回来分给小虎子几人,结果又被月儿抢走一半!这丫头是个贪心又护食的主儿,她抱着包子一路吃回家,到村子时已经撑得走不动道儿了,最后还是灵儿托王家荣把牛车赶到老村长家门口,再把她扶下去的了!

回家后,灵儿跟老娘一起清点今天卖竹货的收获,今天一共卖了二十挑竹箩、三十个背篓、三十个菜篮以及筲箕簸箕等小件若干,共得铜钱八百五十六文。

老娘一边乐呵呵的用红线将铜钱一个一个串起来,一边跟老爹商量道:“他爹啊,我看最近要打谷子了,买竹箩的人不少,这几天你多编些竹箩,下次赶集咱们再去!”

灵儿道:“娘,这次好卖不一定下次还好卖啊!人家该买的都买齐了,下去卖给谁啊?”

“你这丫头,别说晦气话,下次赶集一定好卖!”

灵儿干笑两声,忘了这里人们的习惯,什么都要说好的,说坏的就是不吉利,要是不吉利的事情应验得太多,那说话之人就成扫把星了!

待老娘把铜钱串好,找出她那个存放银钱的木匣子,把铜钱小心翼翼的放进去,灵儿道:“娘,跟您商量个事儿好不好?”

老娘喜滋滋的翻看钱匣子,随口道:“说吧!”

“那个…...娘啊,咱们……去镇上买个铺子好不好?”

“买铺子!”老奶给你抬头:“你买铺子来干什么?”

“娘,您看啊,咱们说是农户,却没一分田一分地,在王家村是外来户,虽然老村长帮着咱们,可总有人看咱们不顺眼,时不时的总想欺负咱们一下。

现在咱们家就靠爹爹编竹货卖了过日子,那竹货每每赶集日子,一大早就要弄去集市上卖,夏天还好,要是冬天或下雨的日子就麻烦了!卖不掉搬回来也麻烦!

今天我去买包子,见包子铺隔壁那个杂货铺子要售卖,大概三十两银子左右就够了。那铺面挺大的,后面还带个小院儿,离王家村又近,咱们要是能把那地方买下来,不仅可以住家,以后做点儿生意什么的,爹和娘看着铺子,我去镇上找点儿活儿干,做什么都方便不是?爹,娘,你们觉得怎样?”

老娘闻言直皱眉:“买铺子啊?咱们当了一辈子的农户,哪会做什么生意?灵儿啊,你别看家里有点儿银子就觉得咱们家宽裕了,这点儿钱是要留着买田地的。

你看你今年都七岁了,一眨眼就长大了!娘心里想着,咱们要是能多置办些田地,兴许以后还可以招个上门女婿,如此咱们杨家也算有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