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123章 议价

第一二三章 议价

灵儿抽抽嘴角,招女婿!老娘想得真够远的,以前不是一直都说能找个脚踏实地对自己好的就行了吗?啧啧,老娘的胃口变大了啊!

灵儿转着眼珠想办法,只要收粮食那买卖能成,铺子她是无论如何都要买的!老娘节约一辈子习惯了,保守的思想也是根深蒂固了一辈子,要说服她不容易,还不如……灵儿看看一旁吧嗒着烟袋儿的老爹,笑嘻嘻的摸过去:“爹,这烟好抽不?”

老爹抬头看她一眼,吧嗒几口吐个烟圈儿,微微点头后嗯了一声。

“呵呵,爹啊,咱们要是买了铺子,您就不需再日夜辛苦编竹篮竹篓了,只需每日坐在铺子门口吧嗒几口烟,跟熟人们吹吹牛,有人来了招呼一声,那样的日子岂不自在?”

老爹微微眯起眼看她,那眼神似乎看到了灵儿心底一般,灵儿尴尬的笑笑:“爹啊,我觉得反正现在咱们家也不急需用钱,那银子放着也是放着,还不如拿去买个铺子:

一来你们可以轻松一些,买卖点儿东西也方便;二来咱们可以用铺子做点儿小生意,要是经营得好,说不定几个月就能把买铺子的钱赚回来了!”

“哪有那么容易?做买卖要真那么赚钱,人家干吗还把铺子转出来?大家也别种地了,都去做买卖好了!”放好钱匣子出来的老娘接话道。

“娘,那可不一定,只要有好买卖,肯定能赚钱的,你看咱们对面山头儿的王员外家不就是靠做生意发家的?”

“胡说!人家哪里是靠做生意发家的?人家做生意前家里已有上百亩田地做根底,听说中间还赔了几次,差点儿把田地房产都卖光了!咱们家就这么几个银子,要是做差了,可没有那么多田地房产去赔!”

“哎呀,娘,不会赔的啦,我有好办法,一定稳赚不赔!”

老娘还是摇头:“不行,人家做生意的门道多着了,你一个黄毛丫头,怎么可能成得了事?不行,其它事情都可以商量,唯独此事不行!”

“娘~~~”灵儿拉长调子撒娇,老娘却始终不松口,最后还是老爹吐口烟圈儿道:“他娘,孩子想做就让她去做吧,那银钱也是她辛苦几个月赚回来的,她觉得可行就让她试试,大不了咱们就当从没见过那几十两银子!”

灵儿闻言高兴得一蹦三尺高,一把抱住老爹胳膊:“爹爹真好!”

老娘皱巴着脸道:“你这老头子……唉,你就惯着她吧,非得吃了亏才信话!”老娘虽连连叹息,却没再极力反对,这样就很好了!

次日上午,灵儿在家帮爹娘干活,中午吃过饭,借口去河边砍竹子,拎着柴刀去了镇上。她循着记忆来到昨日梁大明带她去过的小院儿,在门口观望一会儿,只见里面依然满地残叶,破破烂烂的样子,不像有人来过!

她进了院子,在院角石磨下摸索半晌,脸上一喜,有了!她赶紧把那竹筒掏出来拆开,里面一张纸条一张银票,银票是五十两的,太好了!今儿还在想昨天忘了提押金一事,自己没钱怎么帮他们收粮食啊?这下好了,什么都齐了!

然后她打开纸条,上面就几句话:五十两银子下定,十日内务必收齐二百担粮食,否则双倍返还订金,另:绝不允许与官府、米粮铺子交易!

灵儿撇撇嘴,小声嘀咕:“还以为他们多仗义了,粮食没拿到先付银子,原来是有条件的,要是十日内收不到粮食,或者不够二百担,自己岂不要赔他们一百两!啧啧,真够奸猾的,还说自己与世隔绝、不问世事了!真是的……”

灵儿收好纸条和银票,想了想,找根碳棒和草纸,歪歪扭扭写上几句话,塞进竹筒里,将竹筒放回原位后若无其事的离开。她没注意到的是,她一出院门,那院墙后就冒出个蓬头垢面的脑袋,四下看看,确认无人后便摸进院子,拿了竹筒。

灵儿来到镇口那家包子铺,今天不赶集,午饭时间也过了,门口摆着两个笼屉,已经没了热气儿,老板娘正拿个扇子半眯着眼坐在门口有一搭没一搭大扇着。

“大娘?大娘……”灵儿小心翼翼的唤了几声,老板娘似乎没反应,灵儿眼珠一转,大声道:“老板娘,买包子!”

老板娘噌一下站起来:“哎,好嘞,客官要几个?什么馅儿的?”

灵儿嘻嘻笑道:“大娘,叫你那么久都不应,一提包子你就醒了!”

老板娘见是灵儿愣了一下,复又笑眯眯道:“是你这丫头啊,要买包子?”

“买,给我两个肉的吧!大娘,昨天请您帮忙的事儿您问了么?”

“昨天?”老板娘想了会儿,一拍脑袋:“哎呀,差点儿忘了这茬儿!正好正好,今儿早上隔壁那娘子回来过一趟,我帮你问了,她说三十两倒是可以卖,不过铺子被要债的砸得稀烂,家具什么的没几件好的了,得找匠人重新修补。

她说她没时间找人修,也没钱修了,要是买家愿意的话,三十两成交,她马上过来办契约!”

灵儿点头应了,心里正在盘算,老板娘道:“小丫头啊,这个……我看你经常来我这里买包子,也算熟人了,说句不该说的,你要是不太着急的话,还是别买这铺子了!”

“啊?为什么啊?大娘,这位置不是挺好的吗?”

“哪里好啊?你是看着赶集那两天好,可一个月一共三十天,赶集的日子才三天,剩下那二十多天除了过年过节差不多都是冷冷清清的,三天的收入怎够二十多天全家老小的生活啊?你瞧瞧,我家那口子除了赶集日子在铺子里帮忙,平时都要四处打散工的!

还有啊,咱们这地方是小镇,这位置又是出镇口了,人家有钱的根本不从这边走,咱们也只能做做平民老百姓的生意,一年算下来也赚不了几个钱,说实话,要有人能出三十两啊,我这铺子连同后面的院子还有这些桌椅家当一起卖都愿意!”

“是不是啊,大娘?这里好歹也是镇上啊!没那么差吧?”

“唉,信不信由你,我也就这么随口一说,你不信当我没说就是!丫头啊,你那邻居要这铺子不?要的话我给那娘子传个话儿去!”

灵儿想了会儿,眼珠一转,转过笼屉,拉着老板娘进了铺子,在她耳边小声嘀咕一番,老板娘皱眉道:“这…不太好吧?我跟那妹子也是十几年的邻居了,她现在正有难处,我若再帮着你给她压价,这……”

“大娘,您也说了,这地方是小镇,价值几何大家都心知肚明,再说那些要债的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打上门来,到时候要是一着急放把火把铺子烧了,她岂不是一无所有还有拖一屁股债?而你们这些邻居也要受牵连不是?

咱们谈生意就谈生意,该怎样就怎样,大娘,您要是能帮我把价格降到二十两,我给你二两银子做报酬,怎样?”

“二两?!”老板娘犹豫片刻,一咬牙道:“好,就这么定了!她这破烂铺子能卖二十两也差不多了,早点儿卖也好,上次那要债的砸她家东西,连带我家墙板、笼屉、桌椅都被砸坏了不少,我还不好意思跟她要,唉!”

“那大娘,您打算什么时候去找那娘子?什么时候能有回话儿啊?”

老板娘回头上下打量她片刻:“丫头,你跟我说实话,这铺子到底是你要还是你邻居要啊?”

灵儿不好意思的笑笑:“嘿嘿,大娘,不瞒您说,我看爹娘每次赶集辛苦,二十来两的话家里余钱刚够,这儿又有大娘这么好的邻居,只要二十两能谈下来,我就打算不告诉邻居,我们自己买了!”

老板娘呵呵一笑:“那感情好啊,咱们以后做邻居,你买包子也不用跑上跑下了!”

“是啊是啊,我以后天天来大娘家买包子!”

二人一边说笑一边说那铺子的事儿,这老板娘看似和气,转来转去却不停的打听灵儿家打算用铺子做什么生意?听说只是买卖竹货或者开个木匠铺子什么的,老板娘顿时高兴了!灵儿心下暗笑,原来这老板娘是怕自己抢她生意了!

有那二两银子做报酬,包子铺老板娘异常积极热情,当下就让灵儿跟她一起去找杂货铺娘子谈价格。如此正如灵儿所愿,这消息从头到尾都是听包子铺老板娘在说,能见见真人,确认一下最好不过。

其实,那杂货铺娘子的娘家就在镇子另一头儿,家里也有几个铺面,也是开杂货铺的,看面相不是个好相处的主儿,难怪追债的都逼成这样了还敢漫天要价。

灵儿跟在包子铺老板娘身边一句话不说,就听她们先是东家长李家短的说动说西,然后是一番抱怨叹气,最后谈到价格。

杂货铺娘子坚持要三十两,包子铺娘子也不直接压价,只说自己那铺子生意如何,每日能赚多少银子,花销多少,结余多少。然后又拿了要债的说事儿,还有家具什么的,一一算下来,那铺子光修缮做家具就要七八两,再加上各种风险,最后算下来能卖个十五两就算不错!

杂货铺娘子闻言连连皱眉,最后经不住包子铺老板娘劝说,当真就应了以二十两银子卖掉那铺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