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124章 邻居

第一二四章 邻居

灵儿喜滋滋的谢过包子铺老板娘,约好下午酉时前和爹娘一起来签契书,这时她才知道这包子铺老板娘夫家姓万,熟悉的人都叫她万婶儿。

灵儿兴冲冲的跑回家,一进院子就喊:“爹,娘,好事好事,快换衣服,咱们去镇上!”

老娘停下看她,皱眉道:“灵儿,你不是砍竹子去了?怎么大半天一根竹子没有?”

灵儿笑嘻嘻的跑到老爹身边,挽起老爹胳膊道:“爹、娘,昨儿晚上咱们不是商量过去镇上买铺子的事情吗?我方才去镇上问过了,就镇口靠近集市那个杂货铺要卖,哦,对了,它隔壁就是包子铺来着,我找万婶子帮忙问了价钱,铺子院子一起才二十两了!”

“才二十两!”老娘惊呼,“你这丫头,口气忒大啊?昨晚不是说了不买铺子,这钱要留着买田地的吗?你怎么……”

“哎呀,娘,昨晚爹明明答应我了,你也没反对啊,那就是答应啰!我跟人家都谈好了,不去不行啊,娘,快,快换衣服去吧!”

灵儿推着老娘往屋里去,老娘着急的一跺脚:“不行,谈好了也不行,这铺子咱们不能买!买来有什么用?咱们还能天天去镇上住着?家里怎么办?这房子才盖好没几天,我…反正我不去!”

呃,没想到老娘这么固执!灵儿求救的转向老爹,老爹眯起眼吧嗒几口烟袋儿,沉默半晌后道:“他娘,给我们拿二十两银子吧!”

老娘惊呼:“老头子,灵儿是孩子,不懂事才会瞎胡闹,你别跟着起哄啊!”

“娘,人家哪有胡闹?人家是想正正经经做生意,多赚些银子赡养爹娘啊!”

“唉,灵儿啊,你瞧瞧你这身板儿,哪个做生意的就你这么点儿大?何况你还是个女儿家,说出去人家都要笑话啊!”

灵儿小嘴翘得老高:“我才不怕人家笑了,只要能赚到银子,他们爱怎么笑怎么笑,爹,来,我扶你去换衣服!”

老爹顺着灵儿的力道站起来,果真进屋换衣服去了,老娘又气又无奈,在院中嘀嘀咕咕好一阵,最后还是自个儿进了房间换衣服去了!

等老娘出来,灵儿扶着老爹笑嘻嘻道:“娘,银子带了不?别到时候契纸签了没钱哦!”

老娘瞪她一眼:“你以为你娘当真老糊涂了?”

一家人穿戴整齐、说说笑笑的往镇上去,一路遇上不少村里人,他们难得看到灵儿全家一起出游,纷纷好奇的打探消息。

老爹老娘都是实在人,人家问什么他们就说什么,灵儿怕事情还没成,村里人就传开了,传来传去还不知道传成什么样子了?于是,一有人问,她就抢在前面说今天爹爹身子骨儿好,心情也不错,正好全家一起去镇上置办点儿东西庆贺庆贺云云。

他们来到镇上,万婶早就等在镇口了,一见灵儿就笑呵呵的迎上来。当灵儿给她介绍自己爹娘时,万婶脸上的惊讶之情毫不掩饰!灵儿早就习惯了,爹娘这年纪,说是自己曾祖父曾祖母都有人信,倒是老爹老娘红着脸捏着衣角扭扭捏捏不好意思得像个孩子!

灵儿挽着爹娘,嘴甜的婶婶长婶婶短的叫,倒是把万婶叫得不好意思了,一时不知该怎么称呼老爹老娘。灵儿笑呵呵道:“万婶不必为难,我是我娘年过五十在河边洗衣服时捡来的孩子,村里的婶婶们都称我爹娘为杨大伯、杨大娘,把我当他们孩子一辈儿的!”

万婶闻言更是惊讶,灵儿小小年纪,能如此清楚淡定大方的说出自己身世实在少见,这也让她不由得多看了灵儿两眼,心中对灵儿的好感又加了几分。

其后,万婶让灵儿一家在自己铺子等候,她自个儿亲自去镇子另一头把杂货铺娘子找来签契约,同来的还有个中年男子,灵儿一看,居然是熟人!就是去年自己刚到这地方不久,被人贩子抓去,回来时载了自己的杂货铺掌柜江大伯,而这间要转手的杂货铺的老板娘正是将大伯的二妹。

江大伯见了灵儿也有些惊讶,不过既然是熟人,那契约办起来就异常简单了,双方签名画押后去镇长那里备个案就成了,前前后后只用了两刻钟不到。

待送走江大伯等人,老娘将铺子院子前前后后转了好几圈,虽然里面乱七八糟,老娘一边看一边念叨,不过脸上的喜悦之情却是满满的,盖都盖不住!

等院子看得差不多了,老娘当下就挽起袖子还是整理屋子院子,打扫房间,灵儿也过去帮忙,老爹则在一堆破烂家具中找些可用的,捡出来修修补补,不能用的直接扔到一堆当柴禾。

一家人从半下午忙到天擦黑儿,总算把院子清理出来大半,他们洗了手准备回家时,万婶带着她家小子端了一盆热腾腾的肉包子和一大盆稀粥过来,笑嘻嘻道:“杨大爷、杨大娘,忙了一下午,来吃点儿东西吧?”

老娘赶紧擦擦手迎上去,客套的推拒一番,最后经不住万婶的热情还是接下了。可惜这边院子还没清理完毕,连碗筷都找不出一副,还是万婶考虑周全,带了五副过来,几人在院中坐下,围成一桌儿,开始一边吃东西一边闲聊。

万婶是个热情大方又不失精明的妇人,她相公最近在县城找了个活儿干,只有赶集前一天傍晚才回来,他们家平时就她们母子俩。他儿子万良年纪跟灵儿相当,白日在镇上学堂里念书,傍晚才回家,因此灵儿还是第一次见这小男孩。

怎么说了,这男孩很像他娘,不仅相貌像,说话做事也像,嘴巴很甜,瞧瞧,几句话就把老爹老娘逗得合不拢嘴儿,看他那时不时直打转的眼珠子,灵儿知道这家伙跟小虎子完全不同,以后说话做事可得小心些,免得被这小子看出什么破绽!

吃饭时,万婶道:“杨大爷、杨大娘,以后咱们就是邻居了,咱们家平时就咱们母子俩,以后还请你们多多照应啊!”

老娘赶紧笑呵呵道:“哪里哪里?我们一家老的老、小的小,也帮不了什么忙,以后倒是要多多麻烦大侄女啰!”

万婶呵呵笑着客套一番,然后转眼看看灵儿,看似无意道:“杨大娘啊,其实啊,你们这铺子江二娘原本是要三十两银子的,我看灵儿这丫头乖巧,跟咱们家小良又年纪相当,你们来了定是个好邻居,所以特地找江二娘说道了一下,虽然费了点儿功夫,但二娘总算看在老邻居的份儿上少了你们十两银子!”

老娘闻言惊讶道:“啊?还有这事儿?那…那可真要多谢大侄女了!”

万婶不好意思的笑笑:“没什么、没什么,不过费点儿口舌而已!”

灵儿看万婶时不时看向自己,她心里暗笑,原来万婶看自己买了铺子,东西也打理好了,怕自己忘了或者故意不给答应她的那二两银子的辛苦费!这事先说好的自然不能食言,于是灵儿凑到老娘耳边嘀咕几句,万婶则巴巴的望着。

老娘闻言惊讶的看着灵儿,灵儿对她直眨眼,她有些心疼的皱眉,不过半晌后还是从怀里掏出个布包,犹豫着掏出二两银子推到万婶面前:“大侄女,铺子这事儿辛苦你了,这…二两银子就当是咱们的谢礼,你千万别嫌少!”

万婶喜笑颜开,嘴上客套道:“哎呀,不需要不需要,乡邻乡亲的,不过几句话的事情,要什么银子啊!”

灵儿直接将银子塞她手上:“万婶,我们初来乍到的,跟周围邻居都不熟,以后要麻烦您的事情还多着了,您就别客气了,收下吧!”

万婶看似为难的犹豫片刻,然后把银子慢慢揣进怀来:“那…那我就多谢杨大爷杨大娘了,以后你们有什么事尽管找我,只要我能帮的绝无二话!”

拿到银子的万婶更加热情,几乎是有问必答,不问也会主动介绍。比如这周围的邻居啊,各自家中的闲趣轶事啊,镇上各种小道消息啊……灵儿尖着耳朵听得静静有味儿。

比如说这铺子的邻居,右边是万婶家的包子铺,再右边是家面馆子,万婶似乎对那面馆儿老板娘极其不满,说他家的面如何如何不好,他家的调料汤汁如何如何作假云云。

而灵儿家铺子的左边是个铁匠铺子,那里住着个单身汉,三十来岁娶不着媳妇,其原因不是那铁匠家穷或者长得不好,而是这铁匠自己不愿意娶。每每有媒婆上门,他都爱答不理,惹毛了他甚至会直接拿了榔头把人家撵出去。

大家对这单身汉都非常好奇,纷纷揣测其身份背景,甚至有人传言这单身铁匠跟另一条街的一个美貌寡妇有一腿儿什么的。

灵儿家铺子对面是个书斋,那是个考了几十年都不中的老童生开的,老童生非常迂腐,见了落魄书生总要送些纸笔钱财,要不是他娘子厉害,他那个家可能早就败光了!

然后书斋的隔壁是个成衣铺子,成衣铺子隔壁住的是个卖肉的屠夫,他们每家每户都有不少趣事,在能说会道的万婶口中更是妙趣横生。

几人就这么一直闲聊,直到深夜油灯没油了才反应过来。最后灵儿一家还是从万婶那里借的凉席、盖被将就的一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