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125章 米粮铺子

第一二五章 米粮铺子

次日,灵儿一家继续忙活,又花了一上午时间总算把铺子院子大概清理出来。其实这铺子里真没什么东西,原有的几个货架和掌柜的桌子全被砸得稀烂,后院稍微好点儿的家具桌椅也被搬得差不多了,剩下的都是缺胳膊少腿儿的或陈旧不堪的。

老爹将能用的捡出来东敲敲西捶捶,忙活大半天,只整出几条不怎么结实的方凳!老娘皱眉望着地上一堆废料道:“唉,可惜了,好好的东西干嘛要砸了呢?真是的……”

“娘,这里的东西还没咱们家多了,要不咱们去请个木匠回来重新做些?顺带给家里也添置些新的,好不好啊?”

老娘立刻反对道:“不行不行,买这铺子才刚花了二十多两银子,再这样花下去,咱们一文钱没赚到,那点儿家底儿全都得赔光!”

“娘,这里什么都没有,也没法儿住人啊,总得置办些东西吧?比如床啊、桌子啊、椅子啊、锅碗瓢盆啊……”

“行了行了,这些东西家里都有,差什么从家里搬来就是!”

“都搬来了家里怎么办?娘,要不咱们干脆全搬镇上来,把王家村那院子卖了得了!”

“胡说,你这丫头说话忒不靠谱儿,不管这里如何,王家村才是咱们的根儿,照人家的话说就是祖宅,就算你以后赚钱了日子好过了,也得把王家村那院子好好修缮修缮,给子孙们留个念想才是,听见没,灵儿?”

灵儿暗地吐吐舌头,心想就那破房子,要不是去年想方设法重建了一次,现在不知塌成什么样儿了?娘亲真是的,怎么那么老古董啊!不过未免被老太太念叨,她还是干笑着敷衍了两句。

等后院打点妥当,灵儿一家打开铺门,开始整理铺面。路人见这铺子闭门日久,今日突然开门,不免好奇的在门口驻足观望观望,也有好事者会喊上一嗓子:“哎,大叔、大娘,这铺子换东家了吗?”

老爹老娘回头看一眼,见不是认识的人就不怎么搭理,灵儿笑呵呵的对对方鞠躬一下:“对啊,叔叔,这是我们家才刚买下的铺面,以后还请多多关照啊!”

路人见灵儿乖巧讨喜,一般都会驻足多聊几句,诸如你多大啊?叫什么名字啊?这铺子以后打算做什么生意啊?

每每这时,灵儿会毫不犹豫的回答:“做米粮生意!叔叔,如果你们家或亲朋邻里家中有剩粮的话,可以卖给我们哦,我们按市价收购,中等谷子三文钱一升,只要东西够好,价钱还可以再加!”

路人每每听到这消息都很惊讶,狐疑道:“姑娘,三文钱一升?当真是谷子?不是脱壳儿的大米?”

灵儿肯定的点头:“对对,就是谷子,我们就收谷子,暂时不收脱壳儿的大米哦!”

“当真!你做得了主不?”

“当真!叔叔不信的话,不妨明日辰时过后送些粮食来,我们当场过称给钱,一分钱一分货,绝不少你半文!”

路人大喜,一拍巴掌道:“好,就这么说定了!我明儿一早肯定来!”

灵儿看那人搓着手兴冲冲离开的样子,脑中灵光一闪,对啊,这倒不失个好主意。于是她干脆拿着张抹布在铺子门口晃荡,见人过来就把方才的话说一遍,听者大多先是惊讶,而后疑惑,而后兴冲冲的离开!

老爹老娘一直在清点铺子里面的东西,好一阵后才发现灵儿的说辞有问题,老娘赶紧把她拉到后院,略带责备道:“灵儿,咱们铺子还没开张,你怎么胡乱许诺了?”

“娘,我没有胡乱许诺啊!我想买这铺子就是为了收购粮食啊!”

“收粮食?你收粮食来干什么?镇上有米铺子,没了去买不就是了?

还有啊,就算你想买粮食,也不用给那么高的价钱啊,那白米不才三四文一升?要是赶集的时候,买人家最后剩下那点儿说不定三文都要不了了,谷子怎要得了三文一升?你这丫头,别乱夸海口,咱们就这么点儿银子,别真赔得一文不剩!”

灵儿捂嘴偷笑道:“娘,原来你这么会算账啊?那您说说,咱们收谷子的话怎么个价格合适?”

“这个……”老娘想了会儿:“哦,对了,听虎子娘说,去年秋收一过,就有人进村儿收谷子,那时候中等的谷子才二文一斤了,有些差的、空壳儿多、米粒不饱满的一文一斤都在卖!

现在嘛……眼看马上就要秋收了,有些人家青黄不接,米粮可能要贵些,不过中等谷子的话,我看最多给二文五顶天了!”

灵儿笑嘻嘻道:“娘,如果二文五的话,那不跟集市上一样了?人家何不就在集市上卖,干嘛要卖到咱们铺子来啊?”

“那不一样,集市上买卖的人那么多,哪能个个都卖光,再说那赶集的日子十天才一回,有些人急着用钱的等不了那么久,不就得卖到铺子里?那些做生意的米粮铺子最会落井下石,自己送货上门的说不定二文一升都值不了!”

灵儿看老娘说得头头是道,心里很高兴。原本以为老娘迂腐守旧,现在看来也有她精明的一面嘛,如此以后让她看看铺子应该问题不大!

老娘见灵儿沉默,拉拉她道:“灵儿啊,你当真想用这铺子做米粮生意?”

灵儿点头:“是啊,话都放出去了,肯定不能食言啰!娘,反正院子清得差不多了,我去找人做个牌匾,给咱们铺子取个名儿,您说叫什么好啊?”

“叫…就叫……唉,我不会取名儿,问你爹去吧!”

“好啊,娘,我去了啊!”灵儿兴冲冲的跑向前面铺子,老娘站在原地,皱眉想了好一会儿,突然想起什么似的,立刻拔腿往外追:“灵儿,灵儿!”

当她追到前面铺子,只见老爹一人在忙活却不见灵儿影子,老娘道:“他爹,灵儿了?”

“她找人做牌匾去了!”

“啊?已经去了?他爹,灵儿有没有说她要用这铺子买卖米粮?”

老爹头也不抬道:“说了,还说这铺子就叫杨氏粮铺!”

“啊?真要买卖粮食!他爹啊,你怎么不拉住她?唉,这丫头,竟会惹麻烦!”老娘着急的要往外追,老爹道:“他娘,别管她,由着她去吧!”

“那怎么行啊?他爹,你又不是不知道,米粮铺子不是想开就能开的,得有官府的批文,否则就是买卖黑粮,查出来要坐牢的!”

老爹顿了顿,站直身子,皱眉想了会儿:“没那么严重吧?咱们镇上五六个米粮铺子,听说只有一个是有官府批文的,其他的不都开得好好的?”

“唉,那怎么一样?那几个米粮铺子的东家都大有来头,咱们怎敢跟人家比啊?不行,我得赶紧去把那咋呼丫头给找回来!”老娘说着便风风火火的出了门。

她才出铺子没多远,便被一妇人叫住:“哎,大娘,大娘啊,您慢点儿!”

老娘四下看看,见唤自己的是自家铺子斜对面门口的一个三十来岁的妇人,那妇人相貌不怎样,身材倒不错,那身上的衣裳裁剪新颖稀奇、大方得有些大胆,让人不由得眼前一亮,当然,为了不倒胃口,最好你的眼睛一直黏在那衣服上。

老娘并不认识那妇人,又要继续走,妇人笑呵呵的过来:“大娘,别走啊!”

老娘停下指指自己,询问的看向妇人,妇人几步过来,熟稔的挽起她胳膊道:“呵呵,大娘,就是叫您了!”

“你是……”

“哦,这家成衣铺子是我家的!大娘,这杂货铺是你们家的吧?”

老娘点头,妇人一挥帕子嬉笑道:“哎呀,我就说嘛,大娘一看就是个富贵之人,如今又要搬来给我们做邻居,这是我们的福气啊!大娘,您看,咱们门对门的,就该多多走动,以后也好互相照应不是?”

老娘赶紧点头道:“是啊是啊,我们刚刚搬来,认识的人少,以后还请大侄女多多照应啊!”

妇人捏着手帕做作的嘻嘻一笑:“瞧大娘说的,咱们该互相照应才是!对了,大娘,我相公姓康,大家伙儿都叫我康嫂,您是长辈,随便怎么叫都行!”

老娘笑呵呵的点头:“那…那我叫你康大侄女…可好?”

“好,再好不过了,如此我不是多了一位姨不是?姨啊,您贵姓啊?”

“啊?……不贵不贵,我…我家老头子姓杨!”

“呵呵,杨姨!我看你们家昨天就在忙活,怎么不见你儿女来帮忙了?”

“这个……”老娘有些尴尬,结结巴巴道:“我…我们就一个女儿,才…才七岁,方才……,哦,对了,我还有事,大侄女,有空再聊啊!”老娘这才想起自己出来的任务是找灵儿,跟妇人一说话,灵儿往哪边去了都不知道!

妇人道:“杨姨,什么事儿啊,这么着急?不如跟我说说?”

“唉,我们家那傻丫头说要把铺子开成个米粮铺子,从明天开始就要以三文的价格收谷子!唉,这死丫头,跑哪儿去了?”

“三文!”妇人惊呼一声,停顿片刻又道:“哎呀,姨啊,米粮铺子可不是那么好开的,你们去官府备案了吗?”

“就是没有才着急啊,这丫头,真是不让人省心,唉!”

妇人眼珠一转,把老娘拉到一旁,小声道:“大娘啊,其实开米粮铺子挺好的,要备案也容易!”

“容易?”

“对啊,找对了人自然容易,我这里就有条门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