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126章 老来俏

第一二六章老来俏

“对啊,找对了人自然容易,我这里就有条门路!”

“真的!”老娘立刻来了兴趣。

“嘘!”康嫂警惕的四下看看,然后小声道:“姨啊,您小声点儿,这等事可不能让太多人知道,要不人人都去找门路,人人都来开米粮铺子,到时候您还有什么赚头啊?”

老娘稍稍一想,连连点头:“是啊是啊,大侄女说得有道理!那……”

“姨啊,我一见你就觉得与你投缘,不如去我那铺子坐坐,咱们慢慢聊?”

老娘犹豫的看看镇里的方向,妇人拉拉她道:“姨啊,做生意最忌言而无信、出尔反尔,既然你家姑娘已经应承了人家明儿开始三文收谷子,你要不收或者价格不合适,以后就没人敢来你铺子了!

我看啊,价格还是次要的,你明天大可以以三文的价格收几担谷子,然后找个借口关门,调了价格后再收就是了,当务之急还是把那官府文书弄到最要紧,要不无论你赚钱亏钱,心里都不踏实啊!您说是不是?”

老娘想了想,连连点头称是,便跟着康嫂进了对面的成衣铺子。而这边灵儿已经把小镇转了半圈,找到个木匠铺子讨价还价一番,定做了一个简单的牌匾,顺便还买了几件旧家具,双方约好明日巳时前交货。

办好这些,灵儿蹦蹦跳跳的往自家的铺子去,路过包子铺时,万婶叫住她:“灵儿,哎,灵儿,过来过来!”

灵儿过去笑眯眯的打招呼:“万婶婶好。昨晚借了您的凉席被褥,一会儿就还给您!”

“不急不急,灵儿啊,过来坐坐吧!”

“不了,万婶婶,我爹娘还在家收拾东西了,我得回去帮忙!”

“哪有啊?我方才去你家铺子看过了。就你爹一个人在后院修补货架。你娘啊……”万婶对她眨眨眼,小声道:“灵儿你过来,我跟你说!”

灵儿看她一副神秘兮兮的样子。不禁心下好奇,便凑了过去:“万婶婶,我娘怎么了?”

万婶盯着对面的成衣铺子,眨眨眼道:“你娘被对面那铺子的康嫂拉去了!”

灵儿看看对面。见那成衣铺子开了门,门口挂着布帘子。看不清楚里面的情况。她想了想道:“可能……是我娘收拾累了,过去串串门儿吧?”

“傻丫头,告诉你,那康嫂跟我们不一样。她可不是做老实生意的料儿!”

灵儿吓了一跳,不做老实生意?那是干什么的?她询问的望着万婶,万婶四下看看。此时已经过了饭点儿,午后炎热。路上的行人极少,自然没什么生意。于是她把灵儿拉进自家铺子,坐下倒了两碗茶水,推一碗到灵儿面前:“来,喝吧!”

灵儿担心老娘,哪有心思喝茶?“万婶,到底怎么回事?我娘…我娘她不会有事吧?”

万婶怔愣一下,扑哧一笑:“傻丫头,你以为那康嫂是打家劫舍的土匪啊?放心好了,你娘人不会有事,不过…….”

“不过什么?”

万婶看看对面,摇头惋惜道:“现在说已经晚了,瞧,你娘出来了!”

灵儿顺势望去,果然见对面铺子门口站着两个妇人,那老者背影明显就是自家老娘,两妇人手拉手说话的亲热劲儿,就像一对母女般,看得灵儿直皱眉!

要知道老娘一直是个老实守旧还有些腼腆客气的人,不熟识的人她一般知道笑呵呵的望着,极少说话,对面铺子这妇人难道是她亲戚不成?

“噗嗤~~灵儿,你瞧瞧你娘!”万婶突然笑了出来,灵儿仔细一看,顿时愣住,这……这都什么呀!瞧瞧老娘那张皱巴巴的老脸,像抹了几层石灰一般,刷白刷白的,更夸张的是那黑黢黢的眉眼儿和她那张血红大口!

灵儿忍不住打个寒战,而一旁的万婶更是笑得直不起腰,灵儿大囧,赶紧站起来道:“万婶婶,我…我先回去了,有空来我们家喝茶!”

万婶笑得上气不接下气,哪有应答的功夫。灵儿一出包子铺,就掏了帕子直向老娘冲去!老娘见了灵儿,非常高兴,颠着小脚乐呵呵的过来道:“灵儿,你回来了啊,瞧瞧,我这身儿衣服怎么样?”

灵儿一顿,低头看她衣服,这是件白底红花儿的新裙衫,袖子和裙角上还贴了几块看不出什么形状的蓝布花儿,裙子本身的品味本就不敢恭维,穿在身形干瘪瘦削的老娘身上更是……惨不忍睹!

灵儿痛苦的一拍脑袋,转开头实在不忍再看下去,这真是自家老娘吗?莫非被方才那妇人掉了包?!

老娘翘起兰花指捻捻鬓角的耳发道:“灵儿,瞧瞧,大侄女说我这样穿至少年轻二十岁,那我现在就只有三十来岁了!呵呵,灵儿啊,以后要是别人再问你爹娘多大年纪,你就说…就说三十岁,这样就没人笑话你了!”

灵儿一怔,抬头看老娘,见她刷白刷白的脸上白灰沫儿直往下掉,脸上的皱纹像一道道深沟一般永远抹不平,而笑过之后那沟底又突然变成连绵起伏的山峰,削也削不掉!

灵儿又是心酸又是难受,挽起老娘胳膊就往自家铺子拉,老娘着急道:“哎呀,灵儿,慢点儿、慢点儿,别把裙子弄破了,还有东西,东西别掉了!”

灵儿一口气将老娘拉到铺子后院才松手,正在修理货架的老爹闻声回头,见到老娘立时顿时,惊讶的张着嘴呆呆的望着老娘!老娘被看得有些不好意思,捏起兰花指摸摸鬓角,红着脸不好意思道:“她…她爹,我…我这身儿衣裳好看不!”

“嘭”一声,老爹手上的工具和木条儿掉落在地,反弹了一下砸在老爹脚上,可老爹似是完全没感觉般,依然呆呆的望着老娘。

老娘有些担心,过去看看:“老头子,你没事吧?”

老爹沉默半晌,讷讷道:“你…你是谁?”

老娘顿了一下,脸上一红,嗔道:“死老头子,咱们老夫老妻几十年了,连我都认不出来了?”

“老……老婆子?”

“不是我是谁?你这老头子,老了老了莫非还想找个年轻姑娘?”

老爹闭上眼,长长吐口气,再睁眼时,黑着脸道:“老婆子,你怎么把自己搞成这幅模样?人不认鬼不鬼的,你也不怕丢人?快,快去把脸洗了,衣服换了,真是的,一把年纪了,还搞这些,像什么话?”

老爹背着手嘀嘀咕咕念叨着转身进了屋,老娘在院中呆愣一会儿,对着屋子大喊:“老头子,你说什么了?我…我这衣服哪里不好了?这…这可是大侄女专门为我裁剪的,二两银子了!还有这脂粉……”

“嘭!”屋里有什么东西掉落在地,片刻后老爹出现在门口,那脸色比先前更黑,他瞪着老娘道:“你说什么?就那几块花里古哨的破布,要二两银子?你老糊涂了吧?”

老娘一顿,低头看看自己身上的衣服,皱眉想了会儿,小声嘀咕:“对啊,几块花布而已,怎要得了二两银子?咝~~~我为何会买这身儿衣服了?……”

老娘一脸迷糊的走向厢房,灵儿看她手上拎个包袱,便问:“娘,你那包袱哪儿来的?”

“包袱?”老娘低头看看,想了会儿,有高兴起来,对灵儿招手道:“灵儿,来来,看娘给你买的新衣服,还有脂粉首饰,快来试试看,合身儿不合身儿?”

“衣服!”灵儿汗颜,不会又是从对面成衣铺子买的吧?看老娘身上那套,就可以想象包袱里那套会是什么效果!对了,银子!灵儿急忙问道:“娘,这包袱里的东西又花了多少银子?”

“啊?这个……好像…好像是三两吧!”

“三两!”灵儿惊讶的张大嘴,天啊,这还是以前那个抠抠搜搜,花一文钱都要犹豫半天的老娘吗?对面那康嫂到底对老娘做了什么,让她如此疯狂的花钱!

想起方才包子铺万婶的话,灵儿总算有些明白了,难怪她说那康嫂不是做正经生意的!老娘这么个老实巴交、节俭了一辈子的老妇人,居然没一会儿功夫就被她忽悠去五两银子,那康嫂不会给老娘下药了吧?!

灵儿上前接过老娘的包袱,打开看了看,里面确实有套衣服,还好,没有太标新立异,只是老娘身上这套衣裙的缩小版,然后还有些胭脂水粉什么的,一闻那刺鼻的气味儿就知道不是什么好货!

“灵…灵儿,你…你说娘是不是…是不是花了五两银子啊?”

灵儿抬头,见老娘脸色难看至极,本就刷白的脸变得惨白!糟糕,老娘清醒过来了,她要想明白自己一下子花了以往一年的银子却只买了几件破烂货,肯定要气出病来!

她赶紧安慰道:“没有没有,娘,我想肯定是康婶子跟您开玩笑的,我这就去找她,咱们把这东西全退了,啊!”

灵儿拎着包袱往门口跑,突闻老娘喊道:“等等!”

灵儿回头,看看老娘:“哦,娘,您要不要把身上这身儿也换下来,咱们一起拿去退!”

老娘站在原地愣愣的盯着灵儿看了半晌,才吐出几个字:“不能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