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127章 窝边草

第一二七章 窝边草

老娘站在原地愣愣的盯着灵儿看了半晌,才吐出几个字:“不能退!”

“不能退?为什么?娘,难道…难道您真喜欢这身儿衣服不成?”

“不,不是,灵儿啊,我跟你说!”老娘皱巴着脸过来拉着她道:“你不是想把这铺面开成个米粮铺子吗?咱们朝廷有规定,凡是米粮盐铁这类东西,老百姓想做这类买卖,必须要有官府的批文,否则被查到是要坐大牢的啊!”

“啊?”灵儿还是第一次听说这等事儿,虽然米粮盐铁跟百姓生活息息相关,跟人心稳定、朝廷繁荣也大有关联,朝廷要加以控制理所当然,但还不至于开个铺子都要官府下公文吧?以前各个镇子上都有见米粮盐铁铺,莫非他们都有官府批文?

“娘,什么批文啊?我怎么没听过?”

“唉,你才多大点儿啊,能知道多少事?十年前咱们周围方圆百里大旱过一次,当时缺粮缺水,饿死了不少人,可那些米粮铺子的黑心掌柜还结伙儿涨价,最贵的时候涨到四五百文一升糙米,官府下了几次告示要他们降价,却没一个人听。

结果朝廷一气之下,派了军队把那些米粮铺子全抄了,还下了严令,以后凡是做米粮盐铁之类生意的商家,必须先经官府检验,官府同意了发了批文才能开!”

灵儿闻言微微点头,原来还有这等说法。难怪那天自己主动提出帮梁大明收购米粮的时候他表情那么惊讶,兴许他当时就知道这码子事了,不知他是故意不说破还是以为自己真有这能耐?无论如何,生意已经接下了,铺子也已经买了,现在说不做不可能。

“娘,镇上其他米粮铺子都有官府的批文么?”

“这个……这个我不清楚,不过…应该不是全都有吧?”

灵儿眼前一亮,“那不就是了,别人没有都没事,咱们才开张,就算要倒霉也轮不到咱们头上啊!娘,不用担心,咱们就做一个月,赚一笔就不做了,以后再做其他的好了!”

“那哪儿行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万一咱们一开张官府就来查或是有人去告密,到时候不仅咱们铺子要被查封没收,人也要进大牢啊!灵儿啊,我和你爹一把老骨头倒没什么,你才小小年纪,进了大牢没关系,多半是要被卖做官奴的啊!”

“官奴!”灵儿惊呼一声,“娘,没…没那么严重吧?”

“唉,你这孩子,这跟官府打交道的事儿,不出事倒好,一出就是大事儿啊!”

看老娘愁眉苦脸的样子,灵儿有些自责,都怪自己太莽撞,做什么都想当然,早知道事先打听清楚就好了!看着老娘脸上那层白灰一会儿从沟壑变成小山,一会儿又从小山变成沟壑,哎,不对啊,米粮铺子要不要公文跟这身儿衣服有什么关系啊?

“娘,别担心,要公文咱们想办法去办就是了,你还是先把这身儿衣服换下来,咱们拿去退了吧?”

“不能退不能退,退了岂不得罪人家了吗?”

“得罪就得罪,几块破布卖一百文都算多的,她一下子收你五两,明明就是坑人嘛!大不了咱们跟她闹一场,以后不往来就是了!”

“不是这样的,灵儿啊,大侄女说她有门路,可以帮咱们弄到米粮铺子的公文!”

“她?就是方才那个穿得花里古哨、长得其丑无比的女人?”

“嘘~嘘~~~你这孩子,怎么说话这么难听了?人家怎样是人家的事,出去可别那么说,要被人家听到不得了!”

灵儿撇撇嘴,小声嘀咕:“本来就是嘛!”,长得丑不是她的错,出来吓人、还要把老娘弄得这么吓人、而且还要敲诈老娘这么个老太太的银子,这绝对绝对是她的错!那妇人人品肯定不咋地!

“你还说!”老娘故作嗔怒的瞪着她,灵儿无奈的撇撇嘴耸耸肩,想了想道:“娘,她说她能弄到米粮铺子的公文你就信啊?万一她弄不到了?还有啊,她随口一句话你就就花那么多冤枉钱?当初买铺子的时候你不是一百个不愿意吗?”

一提衣服,老娘有点儿脸红:“我…我…我也是听…听她说,我和老头子一把年纪,你却这么小,说出去人家不仅笑话我们,还会笑话你;说你是捡来的吧,镇上的孩子肯定欺负你,大侄女说只要我们穿扮年轻些就…就……”

看老娘双手交握扭扭捏捏,一副犯错孩子般的模样,灵儿实在不知该说什么好。她想来想去,自己一家初来乍到,对面那姓康的一定是看自家爹娘老实,故意来这么一出;儿还有方才听隔壁万婶的意思,那姓康的妇人干这个不是一次两次的事儿。

老娘东西拿回来了,钱也给了,要她吐出来肯定不容易,撕破脸对自家也没好处,以后老娘就成全镇人的笑柄了!如此衡量一番,灵儿叹口气,算了,钱没了可以再挣,这钱就当给老娘买个教训吧!

“娘,那女人有说怎么帮咱们拿批文么?”

“啊?”老娘愣愣的望着灵儿,看她那样子,灵儿知道老娘又被人家忽悠了,唉~~罢了罢了,五两银子,丢到水里,泡都没冒一个!

灵儿垂头丧气的拎着包袱往屋里去,老娘道:“灵儿灵儿,我想起来了,大侄女说咱们县衙办经商文书的官爷是她娘家嫂子的表哥,只要找他帮忙,这事儿一准儿能成!”

灵儿回头看老娘:“她要多少银子?”

“啊?银子?这个……没说啊!不会吧,我…我买她这么多东西,还要银子啊!”

灵儿叹息一声,过去扶着老娘在院中坐下,慢慢劝解道:“娘,我觉得这事儿一点都不靠谱儿,您想想,米粮铺子真那么好开的话,她为何不自己开个米粮铺子?

她说她能弄到文书,她在镇上待了这么多年,跟其他米粮铺子的掌柜东家肯定比跟你熟,你说她要帮人的话为何不帮熟人却来帮你这个生人?”

“可…可她明明说得有鼻子有眼儿的!”

“她是不是一边给你化妆穿衣服一边说?”

“这个…是啊!我都不知道什么时候换上这套衣服的,她就夸这个好看来着,我……”

“所以啊,她说她能拿到文书不过随口一说,主要是为让你买下她这套值不了几个钱的衣服!”

“啊!”老娘怔愣片刻,哗啦一下站起来:“那不行,我得找她退去,灵儿,把包袱给我!”

灵儿拉着老娘:“娘,别急啊!你方才不是担心得罪她吗?现在去找不怕得罪了?”

“那…那怎么一样?她…她明明是骗人啊!”

“娘,衣服在您身上,钱是你自个儿掏出去的,人家一没逼你二没说半句重话,就算你找去,她不承认也没办法啊!到时候周围邻居见了都来看笑话,没必要啊!”

“可…可是五两银子啊!哎哟,我的老天爷哦,我可真是老糊涂了,怎么糊里糊涂就花出去五两银子哦!老天爷哦~~~”果然不出灵儿所料,老娘一明白过来就心疼得推胸顿足,就差坐在地上拍大腿哭诉了!

灵儿赶紧扶住老娘,轻声安慰道:“娘,别急别急!所谓舍财消灾,咱们铺子刚开肯定会遇不少小人,这五两银子就当咱们拿去买了香烛拜了神佛,以后少灾少难好了!”

“那怎么一样啊?那五两银子明明是被那…那丑女人骗去的啊,她要不说帮我们铺子弄文书,我怎么会给她五两银子啊!哎哟,我这个老糊涂啊!”

灵儿一边帮她捶胸口一边道:“好了好了,娘,她做亏心事,不会有好下场的,咱们就在这儿看着,总有她倒霉的时候!好了好了,不想了、不想了啊!”

灵儿安慰了老娘近两刻钟,直到老娘哭得都没力气了才算安静些!一旁的老爹吧嗒两口烟袋儿,时不时看看这边也不说话。

半下午时,老娘被灵儿劝去睡觉,自个儿在前面铺子收拾东西,万婶敲门进来,笑呵呵道:“灵儿,就你一个人啊?你爹娘了?”

“万婶婶好,娘亲累了在睡觉,爹爹在后院忙!”

“哦!灵儿丫头真勤快,比我们家小良好多了,那臭小子,叫他做点儿事情,不叫个十遍八遍肯定不动!”

灵儿笑笑:“万婶婶过奖了!”二人有一句每一句的扯着闲话,半晌后,万婶凑过来神秘兮兮道:“哎,灵儿,你娘被那骚狐狸骗了多少银子?”

灵儿一顿,看她满脸八卦的样子,立刻明白过来,原来她是来看老娘的笑话的!灵儿有些不舒服,低头整理东西道:“没什么,娘亲喜欢,让她买就是了!”

万婶一顿,然后笑呵呵道:“你这丫头,还不好意思说了?其实也没什么!咱们周围几个铺子,不管男女老少,出了你们隔壁那铁匠,谁没被她骗过银子啊!”

“啊?”灵儿停下来惊讶的望着万婶,万婶点头道:“对,就是这样!你说她是骗子吧,那钱又是你自己心甘情愿掏出去的,东西你也拿了人家的,她死不认账你把她没办法!唉!人家都说兔子不吃窝边草,那骚狐狸,专门就爱吃窝边草!”

灵儿更觉得不可思议:“万婶,她这么明目张胆,就不怕别人找她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