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128章 酸味儿

第一二八章 酸味儿

灵儿更觉得不可思议:“万婶,她这么明目张胆,就不怕别人找她闹吗?”

“闹,当然要找她闹了!我也去找过,可人家有人撑腰,闹了也没用!”

“啊?有人撑腰?谁啊?”

“这个嘛……”万婶看看外面,确认无人后才凑到她耳边小声道:“她姐夫可是咱们山口镇的镇长,你说谁去招惹她?”

“啊?镇长?大伙儿不是说咱们镇的镇长做事公道、正直无私吗?她那样岂不坏了镇长名声?镇长知道了也不管?”

“嘘~~~小声点儿!镇长是否正直无私我不知道,不过要真吵闹起来,请他做主的话,他还能不帮自己小姨子,反而来帮咱们这些外人?反正她开铺子那么久,骗了那么多人,至今为止还没人敢把她怎样!灵儿丫头,我跟你说这些可是为你好,你可别出去乱说啊!”

灵儿点头:“知道知道,万婶婶是好人,帮了我们这么多忙,谢您还来不及了!”

“呵呵,什么谢不谢的,都是邻居,以后互相帮衬就是了!唉!你娘这事儿也怪我,早知道昨晚就该给你们提个醒儿,谁知今儿上午太忙,本打算下午得空了再来跟你们说说的,可你娘中午就被那骚狐狸拉了过去,唉~~~

灵儿啊,你娘穿那么一套,再拎那么一大包,给了不少银子吧?有没有五两?”

灵儿抽抽嘴角,心想她猜得还真准,不过只要不是傻子都不会承认,“呵呵,万婶婶,我们刚买了铺子,家里的积蓄差不多都花光了,哪还有那么多银子!

不过…唉,我娘留的周转银子也所剩无几了,我们原本想开个米粮铺子的,收谷子一担就要几百文,一两银子也收不了几担,唉,还得想办法找熟人借点儿去,要不这铺子开不起来,那二十多两银子就白花了!”

万婶眼珠一转:“你们要开米粮铺子?那可需要不少银子啊!唉,可惜我这个小本生意一个月下来也赚不了几文钱,要不我一定想办法给你们凑凑!”

灵儿笑笑,看她那样子,似乎生怕自己开口借钱一般,先把话说在前头!万婶又闲聊了会儿,直到有人来买包子,才匆匆道别一声跑了过去。

灵儿和老爹一起把铺面收拾完毕已是太阳落山时分,睡了一觉的老娘起来换了衣服,将中午从康嫂那里买来的东西打成一个包袱,拎着要往外面去。

灵儿赶紧拦住她:“娘,你干什么去啊?”

“唉,灵儿啊,娘就是想不通啊,这么两件破衣服就要五两银子,我…我……唉!”

“娘,咱们方才不是说好了,这银子就当舍财免灾了,以后不提了吗?您要再想不通,就当这铺子买成二十五两而不是二十两不就成了?这事儿就让它过去吧,咱们好好准备,等着明日铺子开张,咱们来个满堂红,以后生意好的话,多少银子都能赚回来!”

“哪那么容易啊?五两银子可不是小数目,以前我们一家子忙活一年也未必攒得下五两银子!灵儿,你别拦我,放心吧,我不会找她吵的,我只说这衣服不合身儿,退给她,就算五两银子不能全退回来,她总得退点儿吧?好了,就这样,我去去就回来,啊!”

“娘,娘!你听我说啊!”灵儿拉住她,把下午从万婶那儿听来的消息告诉老娘,老娘呆愣半晌,讷讷道:“怎么会这样!她…她老干这种缺德事,就不怕遭报应?”

“肯定会的,不是不报时候未到!娘,咱们铺子明天就开张了,那事儿过去就过去了,不提了!

哦,对了,我中午已经把铺子匾额定好了,还买了几件旧家具,匾额明儿上午巳时前能拿到,到时候咱们直接挂门沿儿上就开张,家具待会儿就要送来,正好今晚用上!现在就差衣服被褥、锅碗瓢盆什么的!等这些齐了就可以开火做饭了!”

“啊?你买家具了?不是说了从家里搬吗?”

“家里本来就没几样儿家具,搬了咱们回去住啥用啥,反正这些都是旧家具,都挺便宜的,两张床、两张桌子,还有衣柜、椅子、凳子,这么多东西加起来一共才五百文了,再加上匾额,一共一两银子!”

“一两银子?唉,我要不犯糊涂,那五两银子得买多少东西啊!”一提银子,老娘又想起那被骗去的五两银子!灵儿非常无奈,不过没办法,除了安慰她也只能听着了!

傍晚时分,灵儿让爹娘看着铺子,自己一个人回了王家村一趟。除了衣服被褥、锅碗瓢盆,还要把老爹的药草、药炉子带去。

平时看着没多少东西,这么一收,居然打出四五个包袱来!自己拎的话,重量不成问题,只是一个小女娃娃拎这么多,会不会把人家吓到?还有天色已暗,走路的话可能还没到镇上就黑了,所以她决定去村里找辆牛车。

傍晚是村民们收工回家的时候,家家户户院门大开,迎接辛劳了一天陆陆续续回来的家人,同时乡邻之间有事没事都喜欢这时候上门,因为这时候人最齐,村里最热闹。

灵儿进了村子,径直向小虎子他四叔王家荣家里去。原本想尽量低调的她走路很快,见了村人匆匆招呼一声便快速离开,心想快点儿找到牛车去镇上,少跟别人搭话,免得又被某某人拉着问东问西。

可惜天不遂人愿,越怕什么越来什么,她进村里没走多远,就有好几个人叫住她问她爹娘上哪儿去了,灵儿随口敷衍几句,快速走开,却在王家荣家门口遇上小虎子他娘福婶。福婶拉住她道:“哎呀,灵儿,你回来了,你爹娘了?”

“福婶好,爹娘有事在镇上了!”

“镇上?你们一家子昨天一整天都没回来,难道都在镇上?”

“是啊,福婶,您找荣叔啊?”

“不是,虎子他爹昨晚抓了两只野兔子,我给小虎子她爷爷奶奶送点儿过来!灵儿啊,你们一家子全去了镇上,家里不留个人看着啊?听说最近隔壁村儿闹贼,你们家在村头儿,平时去的人本来就少,可得小心些!”

灵儿笑笑:“知道了,谢谢福婶,反正我们家也没什么值钱的东西,贼人看不上的!”

“那不一样,告诉你啊,现在这些贼人,胆子大得很!他们能偷着点儿东西还好,要是白忙活一场,他们一怒之下,放火烧了你房子都不一样!”

“啊?不会吧?那不成了土匪强盗吗?”

“唉,可不是!那些土匪强盗哪个没干过偷鸡摸狗的事情!”

灵儿点头附和,看看天色:“福婶,我找荣叔有点儿事,先去了啊!”

福婶还没答话,旁边巷子过来一妇人:“哟!这不是灵儿吗?怎么舍得回来了?不是说你们一家都搬镇上住去了?”

灵儿一愣,转头去看,是王家荣隔壁的刘大嫂,灵儿礼貌的招呼一声便想走开,那妇人去一把拉住她:“哎,灵儿,听说你们家在镇上买了个铺子是不是?”

“铺子?什么铺子?” 福婶惊讶道。

刘大嫂看看福婶,也有些意外:“啊?虎子娘,你不知道啊?听说灵儿家把镇口那个杂货铺盘下来了,还打算做米粮生意了!是不是真的啊,灵儿?你给我们个准信儿呗!”

灵儿尴尬的笑笑,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福婶看她犹豫的样子,皱眉道:“刘大嫂,你别是听岔了吧?上次灵儿家被颜家逼成那样,灵儿也才回家没几天,哪有功夫去开什么铺子啊?对吧,灵儿?”

“不会错吧?我娘家院子就在镇子边上,听院里一小伙子说,镇口那包子铺隔壁的杂货铺要改成米粮铺子,明儿开张要收谷子,普通谷子三文一升,三百文一担,现款现货,有多少收多少,娘家院子各家各户都在清仓准备刨谷子去卖了!”

“普通谷子三文一升?这价格算高的了,咱们自个儿拿集市上卖,运气好才能得这个价儿,卖到后面一文多都在卖,平均下来也不过两文多一点儿,还要花不少功夫!不过刘嫂子,你怎么知道那米粮铺子是灵儿家开的?”

“呵呵,传消息那小子跟包子铺老板娘熟,人家说得清楚,那铺子新东家就住咱们王家村村头儿,姓杨,一共就三口人,两老的五十来岁,小的是个七八岁的女娃,这不是我们村的灵儿家是谁?对吧,灵儿?”

灵儿不置可否的干笑两声,刘大嫂又道:“唉,灵儿啊,你爹娘也真是的,咱们乡里乡亲的,有钱了能开铺子是好事,跟咱们说一声,咱们也去捧捧场照顾照顾生意不是?干嘛藏着掖着的?生怕我们来借钱是不是?”

灵儿尴尬的笑笑,早就料到村里人会是这种反应!要知道自家向来是王家村垫底儿的最穷最穷的贫困户,时常需要大家接济才能勉强糊口活下去。

可现在,自家突然日子好过了,不仅不需要人家同情施舍,反而攒钱买了铺子,这是多大的逆差啊?心里不平衡的人多了去了,那难听的话还不知道有多少了,这还只是个开始!

灵儿轻叹一声,既然迟早都要来,干脆大方承认算了,她笑眯眯道:“福婶,刘大娘,不是我们故意藏着掖着,实在是因为来得突然,我爹娘年迈体弱,不能下田劳作,正好前两天赶集听说那杂货铺要卖,我磨破嘴皮才说服爹娘买下那铺子的!

那铺子我们确实想转成个米粮铺子来着,福婶、刘大娘,你们家里若有存粮,不妨明天运来,爹娘一定会给你们个好价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