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129章 新开张

第一二九章 新开张

“真的啊,灵儿?你们家真的盘下个铺子?那得要多少银子啊?”福婶惊讶不已。

灵儿尴尬的笑笑:“是的,福婶,是得花些钱,您也知道我们家的情况,我爹娘年纪大了,干不了重活儿,出去给人家做事更不可能。可我们一家子要吃饭啊,我爹又常年吃药,所以想来想去,还是盘个铺子划算,这次爹娘可是把全家人的身家都赌上了呢!”

福婶想了想,点头道:“嗯,有道理,灵儿啊,你爹娘真有福气,辛苦了大半辈子,总算得了你这么个孝顺又心思灵透的好女儿!唉,我要能有你这么个乖巧的女儿就好了!”

一旁的刘大嫂玩笑道:“虎子娘,想要就再生呗,反正你身体好,条件也不错,我看哪,你再生十个八个都没问题!”

福婶一阵脸红,嗔道:“刘大嫂,你又拿我取笑,我哪有你那福气,四十不到就孙子外孙都齐了!唉,我什么时候才能抱上孙子哦?”

灵儿看两个妇人聊得起劲,便招呼一声,跑进王家荣院子。刚刚劳作回家的王家荣听说灵儿要租牛车,也没多问,直接拉了板车套牛背上,便跟灵儿一起往村头去。

灵儿想起方才刘嫂子的话,她知道王家荣家境不错,家里定有不少存粮,便将要收谷子的事儿跟他说了说,顺便请他帮忙跟村里有意卖存粮的人家说说,如此,也免得以后村里人说自己一家没心没肺,有好事忘了他们。

他们回到镇上,爹娘见了王家荣异常热情,硬要留他吃晚饭。王家荣是个实在人,见灵儿家院子还没整理完,吃完饭就来帮忙,几人一直忙到半夜,总算把院子清理出来,最重要的是把即将作为粮仓的两间厢房给整理了出来,如今万事俱备,就等明天开张了。

爹娘本想留王家荣住铺子里的,可惜家里就两张床,实在不好安排,再加之王家荣坚持要回去,爹娘只得付了车钱送他出门。

灵儿留在院中整理明日开张要用的东西,比如鞭炮啊、红布头啊、账簿啊、算盘啊,还有装米粮的箩筐布袋等等一大堆东西!突然她想起一事,赶紧追出去,向刚回来的老娘要了一百文钱,一溜烟儿的跑向镇口。幸好王家荣走得慢,才到镇口广场中间。

“荣叔叔,等等!”灵儿追上去,将那一百文钱塞给他道:“荣叔叔,麻烦您帮个忙!我们家铺子明天开张,收售米粮需要人手搬抬,我们赶得紧,没时间去找人,麻烦荣叔叔回村儿帮我们找四个人来,这一百文算是预付的一半工钱,明儿晚上忙完后再付另一半!您看行不?”

王家荣低头看看手中那一串铜钱,似乎有些犹豫,灵儿赶紧从怀里再掏出二十文钱递过去:“荣叔叔,大半夜的,麻烦您了,这个就当跑路的茶水钱吧!”

王家荣愣了一下,赶紧推回去道:“不用不用,我是说现在太晚,去找人怕要打扰人家休息!你们明天何时开张?”

“原本定在巳时中刻的,可现在天气热,那时候开的话怕大家伙儿等不急,回家躲凉去了,所以我们打算提前一个时辰,最晚辰时中刻开,当然能更早最好!”

王家荣稍稍想了一下,将那一百文铜钱递给灵儿:“好的,我知道了,明儿早上我把几个哥哥叫上,一起来帮忙好了,工钱干完活儿再结,好了,就这样,你快回去吧!”

灵儿一顿,赶紧摆手道:“不行不行,荣叔叔平时帮我们那么多忙,这定钱您一定得拿着,要不我们怎么好意思再麻烦您啊!”

“乡里乡亲的,不说这些,拿着吧!”王家荣将铜钱往灵儿怀里一扔,空甩一下鞭子,那老牛便懒洋洋的拉着牛车走上乡道。灵儿站在原地,愣愣的看着牛车渐渐走远,心里一阵温暖,原来世间还是好人多的。

次日早上,灵儿一家早早起床,老娘做饭,老爹在院子里转来抓去,检查是否还有疏漏之处,灵儿则兴冲冲的一溜烟儿跑出门,找定做匾额的木匠铺子去。

当她啪啪啪敲开铺门,铺子掌柜还打着呵欠迷迷顿顿,灵儿自个儿进去,找到自家的匾额,付了钱扛起匾额就往外跑。掌柜站在门口愣愣的望着那扎着小辫儿的丫头扛着匾额却身轻如燕,半晌后他讷讷道:“那匾额少说得有七八十斤,是我眼花了吗?”

灵儿将匾额扛回家放铺子门口,进去搬了梯子出来,噔噔爬上去,订好几颗大钉子,再把匾额挂上去,最后将早就准备好的红布蒙匾额上。她滑下梯子,退后几米看看,满意的点头,好了,就等时辰一到,放鞭炮揭红布开张了!

做好饭的老娘出来,见老爹和灵儿站在一起,齐齐的仰头观望,她抬头一看,见匾额居然准备好了,也喜滋滋的过来与父女俩站成一排:“太好了,咱们也有自家的铺子了!”

“呵呵,杨大娘,你家灵儿真能干,那么大的匾额,我看她一只手就拎上去了,这丫头力气得有多大啊?”旁边包子铺的万婶笑呵呵的喊道,老娘也笑呵呵的点头:“是啊,我们家灵儿力气是比别人大些,唉,说来还是我们两个老东西不中用的缘故!”

“杨大娘可别这么说,灵儿这么能干,一个抵几个!以后生意一定越来越好!”

“多谢大侄女吉言了,但愿越来越好吧!大侄女啊,你看我们乡下人也不知生意人的规矩,铺子开张都有些什么讲究来着?”

“讲究?哪有什么讲究啊?生意好比什么讲究都强!对了,杨大娘,待会儿开张放鞭炮,可能会有孩子来讨喜钱,那时候你可不能说没有啊,要不就是把财神爷赶出门儿了,不吉利的!”

“真的?那…那得要多少喜钱啊?”

“呵呵,这个随你高兴了,有的直接一把一把的往外撒,有的一个一个的发,具体多少还得看你自己啊!”

“这样啊,那…那我得赶紧准备准备去!”老娘颠着小脚喜滋滋的往里跑。

现在这节气早上亮得早,灵儿一家吃完饭才卯时中刻,老爹把炮仗拖到门口摆好,老娘拿着扫帚把铺子扫了一遍又一遍,灵儿在柜台上摆了文房四宝,磨好墨随时备用。

差一刻到辰时的时候,灵儿突闻一阵熟悉的声音:“灵儿!灵儿,你在哪儿了?”

是月儿!灵儿一下子跳起来冲出门去,见不远处的牛车上,月儿正兴冲冲的对自己直挥手,同来的还有小虎子和他爹那兄弟四人,当然包括王家荣!

灵儿大喜,王家荣果然守信,说辰时,他们当真就在差一刻到辰时时赶来了,说要四个人,他果真就带来四个壮劳力!灵儿最喜欢跟诚实守信的人打交道,她决定了,以后有事就找荣叔一家子了!

牛车还没挺稳,月儿就从马车上跳下来,拉着她嘻嘻哈哈的转上两圈,然后抬头看看那被红布蒙住的匾额,欢喜道:“好啊,灵儿,你家要开铺子也不说一声,难怪家里不见人,我还以为你又像上次一样惹了谁,偷偷溜了呢!”

灵儿抽抽嘴角,小声道:“月儿姐,我们家铺子今天开张,能说点儿吉利的不?”

“吉利的?我想想啊……那个你们铺子财源广进,生意好、赚大钱行不行?”

灵儿干笑两声:“行!这几个词儿都不错,月儿姐,来了就帮帮忙吧!”

“没问题,要干什么,我来!”月儿挽起袖子,一副要大干一场的架势。灵儿跟王家荣兄弟几人和小虎子等一一打了招呼,先客套一番,然后开始给大家分工。

早上辰时一到,小虎子他爹拿着铜锣在门口敲了三下,大声喊道:“时辰已到,点炮仗,揭牌匾,开张啰!”

王家荣点燃炮仗,鞭炮噼里啪啦响成一串儿,灵儿几人捂着耳朵在一旁望着,炮仗声吸引来不少邻里路人,孩子们更是高兴,炮仗一过便一窝蜂的冲上来作揖恭贺,当然要喜钱才是重中之重。

老娘今儿也高兴,拿着钱袋一人一个铜板发得仔细,孩子们却不尽兴,得了铜钱依然围着老娘直嚷嚷要喜钱要喜钱。老娘无奈,只得再发一遍,到最后谁发了谁没发都不知道,反正那一袋子几百文的铜钱是一文不剩。

孩子们见没了好处便一哄而散,王家荣兄弟将铺子门板一一移开,灵儿将早就准备好的大红喜报贴在门口,并让小虎子在门口大声招呼:

“杨氏粮铺新开张,高价收购谷子,中等谷三十文一斗,上等谷四十文一斗,两年以上陈谷二十五文一斗,有多少收多少,要卖谷子的人家赶紧啰!”

路人听闻消息纷纷过来围观,也有询问的,不管是何问题,灵儿都笑眯眯的一一作答。如此招呼了近半个时辰,问的人虽多,却没一个真正挑粮食来卖的,倒是有不少买米粮的上门来问,看看新开张的铺子有没有便宜可占!

月儿见之有些着急,小声道:“灵儿,你们家铺子开张,怎么一笔生意都没有?是不是时辰没选好啊?要不要想点儿办法?”

灵儿却不着急,笑眯眯道:“谢谢月儿姐,不着急,大家回家挑谷子要些时候,你先歇着,待会儿有你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