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130章 收粮食

第一三零章 收粮食

灵儿却不着急,笑眯眯道:“谢谢月儿姐,不着急,大家回家挑谷子要些时候,你先歇着,待会儿有你忙的!”

“是不是啊?灵儿,你怎么知道他们会来?万一不来怎么办?”

“不会,我出的价钱高又方便简单,只要来了第一个,知道咱们不是说着玩儿的,后面来的自然就多了!”

月儿偏头想了会儿:“嗯,这个倒是!不过灵儿啊,你这粮铺出这么高的价钱收谷子,那得卖多高的价钱啊?卖贵了不就没人要了?银子只出不进怎么赚钱啊?”

灵儿神秘一笑:“月儿姐放心好了,我自有办法,保证只赚不赔!”

一行人又等了两刻钟左右,镇口总算出现个挑担子的年轻人,灵儿大喜,立刻笑嘻嘻的迎上去:“大哥哥,你是来卖谷子的么?”

年轻人停下,擦擦汗水道:“你是谁?”

“哦,我是那家粮铺东家的女儿,今天咱们铺子新开张,大量收购谷子,价格从优!”

“你就是新东家?”年轻人狐疑的打量灵儿一番,然后揭开担子上的麻布道:“你看看,我这谷子如何?能给多少钱一斗?”

灵儿伸手捞一小撮看看,此谷颗粒饱满、色泽金黄,就是肉粒儿小了点儿,上等稍差,中等有余,她捏一颗搓搓,又放嘴里咬咬,嗯,品质还不错!

灵儿站起来道:“叔叔,你这谷子比中等好些,要算上等却不容易,这样吧,我给你个公道价,三十五文一斗,你看如何?”

年轻人愣了一下,似是求证般道:“三十五文?平斗还是满斗?”

“平斗稍满,不洒即可!”

“保证不洒?”

“保证不洒!”

“好,成!在哪儿量?”

“叔叔请跟我来!”灵儿带着汉子进了铺子,由虎子爹负责用斗计量,月儿在一旁报数儿,灵儿负责记录,王家荣负责装袋,最后再由小虎子的大伯和三叔将布袋抬进粮仓。

一群人各有分工,卖粮的年轻人只需在一旁看着计量即可,不需自己出力。老娘见店里总算来了客人,虽然还要送钱出去,但也算有了生意,便端了茶水出来,热情的招呼那年轻人。年轻人受宠若惊,连连推辞:“谢谢东家,我不渴、不渴!”

可老娘实在热情,硬是把茶碗送人家手上,年轻人接了,看看茶水又看看老娘,犹豫道:“东家,这…这茶水不要钱吧?”

老娘愣了一下,呵呵笑道:“不要不要,放心喝吧!”

小伙子顶不过老娘殷切的视线,硬着头皮喝了一口,兴许是挑谷子出了汗,确实渴了,一口过后小伙子便抱着碗咕咚咕咚喝个底儿朝天。

他擦擦嘴将碗还给老娘道:“谢谢大娘!”

老娘笑呵呵道:“不谢不谢,小伙子,还要不?”

“不用不用,大娘,您忙您的吧,我…我等着量谷子!”

“哎,不忙,呵呵,小伙子啊,你家在哪儿去?村里还有人卖谷子吧?”

小伙子尴尬的笑笑:“就在镇口对面小山坡脚下,村里有存粮的人家不多,不知道他们卖不卖?”

“哦?是吗?那你回去帮咱们说说,要是有卖谷子的都尽管挑来,我们绝不会亏待大家的!”

“呵呵,好,知道了,大娘!”

灵儿一边看他们量谷子,一边听老娘跟年轻人闲聊。还别说,老娘的热情劲当真让人无法拒绝,东扯扯西聊聊似乎还真能打听出不少消息,这种亲和力对开门做生意的人来说相当必要,只要老娘别犯糊涂,别遇上康嫂那样的人,还真是个不错的营业员。

小伙子的谷子量完,一共十一斗半,灵儿刷刷刷在账册上记下,将数字报给年轻人道:“大哥哥,一共四百零三文,您看对不对?对的话麻烦您报个姓名住址,再签个名儿,摁个手印也行,我们就付钱给您,把谷子收仓了!”

小伙子似乎有些不相信:“东家,你说…一共多少来着?”

“您挑来的谷子量出来是十一斗五升,每斗三十五文,一共四百零三文,对吗?”

小伙子怔愣片刻,点头如捣蒜:“对对,就是这个数儿,东家,什么时候给钱啊?”

“大哥哥,麻烦您报个名字住址,再摁个手印儿,我们就付钱给您!”

“啊?卖东西还要摁手印儿啊?别家没听说过啊?”

“大哥哥别担心,我们只是为了方便查账,不会找你麻烦的!大哥哥,您住哪儿啊?”

灵儿登记好后,当初数了四百零三文铜钱给年轻人,年轻人拿着铜钱看了又看,时而还呵呵傻笑。一旁的月儿笑道:“大哥哥,高兴吧?嘿嘿,你这担谷子若挑集市上卖,怕是三百五十文都卖不了吧?咱们这儿划算吧?”

年轻人尴尬的挠挠脑袋笑呵呵道:“妹子说得对,前几天我挑一担到集市上守了大半天,刚好卖了三百五十文!东家,你们这儿收几天谷子啊?价格不会变吧?”

灵儿笑眯眯道:“最近十日之内都要收,十日过后就不一定了,价格要看东西好坏,保证公道!”

“那好,我…我家还有两三担,我马上去挑!”

“好的,大哥哥,别忘了跟乡邻们说一声!只有十天时间哦,想卖好价钱的尽快哦!”

“好、好!我一定跟大伙儿说!”小伙子收好银钱,喜滋滋的出了门。

灵儿走到门口,看着那小伙子扛着扁担渐行渐远,虎子爹过来道:“灵儿啊,叔叔我说句不中听的,别的店家收粮食,用的斗可不同于一般的斗子啊,就算平平的量,他那十斗也要装家用斗子十一斗还多,你出价钱这么高,斗子又是家用的,怕是要亏不少啊!”

灵儿笑笑:“谢谢大叔,我知道,不过我们本就是乡下人,知道种粮食辛苦,自然不能干那昧良心之事!”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你价格不用给那么高,斗子给足就是了!”

“嗯,我也觉得给高了些,可昨儿别人来问的时候,我一时嘴快,想也没想就给人家报了价儿。人家一传十十传百,都知道咱们出的是这个价儿,要是今天一开张就变卦,别人怕要认为我们不守信,都不来我们家,那我们这铺子就开不起来了!

现在刚刚开张,收个百十来担谷子也亏不了多少,没关系的!”

虎子爹还想劝,可灵儿都这么说了,他也不知说什么好,只好叹息一声回去了。

自第一个卖粮的小伙子来了过后,陆陆续续又来了十来个卖粮食的,灵儿给的价格都很公道,斗子依然没换,一上午下来,收了十余石谷子,花了近四两银子。得了现钱的卖粮人对灵儿家铺子的做法看在眼里喜在心里,个个收了钱都急匆匆的往家赶,多半是回去继续找粮食了!

果然不出所料,中午天气炎热,灵儿等人还在后院吃饭,便有人在前面扯开嗓子喊:“掌柜的,收粮食啰!”

灵儿出去,见铺子门口站着个满头大汗的年轻人,正是早上第一个挑粮食来卖那个,他身上的衣服被汗水湿透,像刚从河里捞出来一般!

灵儿赶紧拿了扇子递过去:“大哥哥,这么热的天儿,您干吗不晚点儿来?我们铺子要戌时过后才会打烊了!”

年轻人哗啦哗啦挥舞扇子,“没关系,过几天打谷子比这还热,我看你们铺子价钱好,早点儿挑来,免得你们收满了不要了!”

“不会,十日之内都要收,有多少要多少,大哥哥慢慢来,不用着急!”

灵儿几人帮小伙子称量了粮食,付了钱,准备回去吃饭,后面又有人挑谷子来,如此陆陆续续一直没个间断,人多的时候灵儿家铺子门口甚至排起了长队!

一群人一直忙到天黑,月亮爬上梢头,准备好的三十两银子也差不多都付完了,小虎子在门口敲锣提醒了几遍要打烊了,后面来的人才渐渐少了!

等他们关了铺子,分成两组,一组清点粮食,一组核对账目,最后再对总数儿。结果让灵儿很兴奋,这才开张第一天,自家这小铺子就收了一百零五石谷子,后院厢房都快放满了,其中还有十来石因为柜上没现钱只是记的账了!

如果照今天这态势下去,十天时间说不定上千石粮食都能收到了!如果按先前说好的一石谷子给自家五十文辛苦费,一百石就是五两银子,除去人工费、茶水钱等,一天就能净赚四两了,真是笔不错的买卖啊!

可爹娘却高兴不起来,老娘愁眉苦脸道:“灵儿啊,咱们家一共就五十来两银子,二十多两买了铺子,今天收粮食把剩下那三十两都花光了,还欠了人家几两银子!要是明天还有人来卖谷子,咱们拿什么付钱啊?还有这么多谷子,价钱又高,咱们卖给谁去啊?”

老娘这么一说,倒是给灵儿提了个醒,自己没头没脑花这么多钱收谷子,万一梁家村的人不要或者变卦或者嫌价钱高就完了,可得好好跟他们商量商量,尽快把收来的谷子运走,一来给后院腾地方,二来银子揣进兜里才安心。

说干就干,她立刻找来笔墨,写了张小纸条放竹筒里,打算明儿一早就去那约好的废弃院子送消息。至于铺子这边,先把欠的账付了,然后找个借口停一天,等梁家村有了消息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