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131章 记账

第一三一章 记账

次日早上,灵儿起床,先跟爹娘招呼一声,今天暂时不要开铺子,等把收来的粮食处理了再说,然后她从院子后门出去,准备去那废弃院子。

当她转到铺子正面的大街上时,赫然发现门口已经排了几十个人的长队,每人一担谷子,一边休息闲聊一边往张家铺子门口张望!

灵儿吓了一跳,又来这么多,可家里已经没有现银了,自己身上倒是有张五十两的银票,是梁大明上次给的定金。但昨天收的粮食还没脱手,不把那粮食换成钱的话,自己就不是稳赚而是稳赔了,何况后院腾出的厢房也被占了大半,收太多也没地方放啊!

灵儿皱眉发愁,突听万婶笑呵呵道:“哎呀,这不是灵儿吗?瞧瞧,大家伙儿都等着你们家铺子开门了!”

等候的汉子们闻言齐刷刷的看过来,有认识灵儿的高声喊道:“小东家,我们都来了大半个时辰了,怎么还不开门啊?”

“是啊是啊,待会儿天气就热了,快开门啊!”

灵儿尴尬的抽抽嘴角,真不知该怎么跟这群人说好?万婶笑呵呵道:“灵儿啊,你果然是个福星,瞧瞧,你昨天铺子一开张,生意就那么好,连带着我们铺子也跟着沾光儿!昨儿我卖的包子可比赶集的时候还多了!呵呵,要是天天都能这么好就好了!”

灵儿干笑两声:“万婶,就算没有我们铺子,你家生意也会越来越好的!”

“呵呵,瞧瞧,这张小嘴儿就是讨人喜欢!灵儿啊,快开门吧,大家伙儿都等着了!”

汉子们也纷纷附和,灵儿掩面扶额,都怪自己昨天把话说得太满,人家谷子都条挑来了,再让人家回去,自己一家怕是要落个骂名。

她犹豫再三,对大家道:“各位叔叔伯伯、大哥哥们,谢谢大家如此信赖小店儿,这么早就来排队等候,只是我们铺子小,昨天收的粮食太多,把仓库都占满了,再加之准备的现钱不够,昨晚最后收的那十几担粮食都只是记账,还没付钱了!所以……”

“不会吧?小东家,我可是打着火把挑着担子走了十几里路赶来的,你们不会不收了吧?”一汉子不等她说完就紧张的询问。

“是啊是啊,小东家,你昨天可是说得好好的,开张前十天都要收的,我们看昨天人多才没来,今儿好赶个大早,你要不收了,这么远的路,莫非要我们生生挑回去不成?这样做生意可就太不厚道啰!”

“就是,不收了早说啊,现在正是农忙的时候,这得耽误我们多少工夫啊!”

一时间门前排队的汉子们议论纷纷,灵儿尴尬的站了会儿,大声道:“叔叔伯伯们安静一下,请听我说完!我们不是不收了,只是……”

“小东家啊,要收就快开门啊,我们还要赶回家去干活儿了!”显然大家的耐性不够,根本等不及她把话说完。

灵儿叹息一声,从包子铺借了把椅子出来,自个儿拿了铜锣爬上去,敲几下喊两句:“大家请听我说,我们铺子并非言而无信,前十天确实都要收谷子!只是目前仓库太小又差现钱,所以今日收的谷子只能记账,粮款需得仓中粮食转给大东家后才能结清!

如果大家不介意的话,我们马上开门称量;如果觉得不合算,我们愿给今日前来等候而不卖粮的叔伯们每人发五文钱,就当今日的早饭钱和挑担子的辛苦钱!”

灵儿喊完,大家立刻嗡嗡嗡议论开来,有离得近的汉子喊:“喂,小东家,要是我们把谷子卖给你,什么时候才能拿到钱啊?你得给个准信儿啊!”

灵儿想了想,这具体的时间还真不能乱说,必须等梁大明他们结了帐把粮食运走才行。现在离现钱约好的时间还差五天,待会儿自己去那废弃小院儿给他们留个信儿,催一催,也不知管用不管用?还有啊,万一五天后他们不来了自己不就死定了!

想到各种可能性,灵儿心里还是悬吊吊的,可这么多人看着,她肯定不能怯场,要不现在就死定了!

于是她硬着头皮道:“我们今日就抽人去趟县城,请大东家找车来运,一旦粮食运走结了帐,我们自然会给大家伙儿结账。

只是这具体时间我们不敢妄自夸口,得由大东家说了算。如果大家不放心的话,还请多多考虑,等仓库里的粮食结了帐有了现钱再挑来卖也一样!”

众人又是一阵乱哄哄的议论,灵儿等了会儿,待他们大多有了决定,便敲两下铜锣喊道:“想继续卖粮的请在我家铺子门口排队,不想卖粮的请到旁边另排一队,待会儿等我们的伙计到了,一开门就给大家或称量,或发早饭钱!

还有一事,请叔伯们帮个忙,若你们路上再有遇见挑谷子来我们铺子卖的人,麻烦转告一下,最近几天收的谷子都只记账无现钱,得等大东家结账后才能发钱,多谢了!”

人群开始慢慢挪动分流,总的来说,想继续卖的和不想卖的各占一半,而那些坚持继续卖粮的除了昨天的熟面孔就是听闻消息远道而来的乡民。

灵儿心下有了计较,决定不论这些人卖粮与否,都给他们发五文的早饭钱,最多一二百文的成本能买得一堆忠诚的老顾客,何乐而不为了?

待外面的人排好队,灵儿从后门回院,跟爹娘大致说了外面的情况,老爹没有异议,老娘却忧心忡忡道:“灵儿啊,你说的那个大东家是不是真的啊?可别胡诌一个,耽误了大家伙儿啊!实在不行,咱们就跟大家实话实话,铺子暂时关了好了!”

“娘,我没有瞎说,之所以把铺子开成米粮铺子,就是因为有位大叔托我帮他收谷子,还许诺每担谷子给我们五十文的工钱,你看,这是那位大叔给我定钱了,所以我才一门心思想把这铺子盘下来!”

老娘接过银票细看,又揉揉眼睛看了几遍,待确认这银票无假且面额有五十两之多,惊讶道:“灵儿,这…这当真是人家给的定钱?他们…他们有说要多少谷子么?”

“是啊!娘,莫非你以为我会去偷去抢不成?那位大叔说他们急需一大批谷子,即便上千担他们也吃得下,唯有一点,必须从乡民中收购,不得去米粮铺子调货!所以我才敢跟卖粮的叔伯们夸下海口啊!”

“哦!原来如此!……哎,灵儿,那人是做什么的?他为何不去米粮铺子买?非要花高价钱四处收购?这样得多花多少钱啊!”

“哎呀,娘,人家这么做自然有人家的道理,咱们只管帮忙收粮食便是。如此一来可以帮乡亲们做点儿事,让乡亲们省点儿时间又能得点儿好处,二来咱们自己也能得些好处不是?

娘,您想想啊,一担五十文,一千担就是五十两银子了!除去请人的工钱等各种花费,一个月不到就能净赚四十两,这么好的买卖,人家想做还没机会了!”

老娘想了会儿,似乎觉得确实划算,不过还不忘嘱咐道:“灵儿啊,你可得跟人家说好了,叫他们早点儿来运粮食,咱们也能早点儿给乡亲们结账,这样才不枉人家那么相信咱们啊!”

“知道了知道了,娘,您就放心吧!哦,对了,最近天气热,您有空的话,多备些茶水给帮忙和等候的叔伯们,大家都不容易,挣的都是辛苦钱,咱们能帮的就尽量帮吧!”

“哎,好嘞!”娘亲应得响亮,对她来说,能找到事情做也是一大快事!

灵儿看天色还早,便快跑去了镇子边上那废弃院子,把早就准备好的竹筒放到约定位置,然后再急匆匆的跑回来。

月儿等人辰时过后才到,昨晚灵儿就给他们发了工钱,也说了今天只要两个人就够了,所以今天来的只有王家荣和小虎子,再加上月儿一个凑热闹的。

他们见了门口那长长的等待队伍,都有些惊讶,赶紧停好牛车过来,月儿道:“灵儿,你不是说今天没钱,少收些吗?这么多人,要少收都不容易啊!”

“别说了,月儿姐,来,帮忙给旁边那列人发钱,每人五文,哦,对了,挑了谷子的才给,可别弄混了!”

“啊?你谷子没收还要送钱啊!”

“待会儿再跟你解释,快去快去!荣叔,待会儿铺子开了,麻烦您负责计量,小虎子,你负责装袋报数儿,我负责记录算账,好,开工!”

一行人从辰时初开始忙活,花了一个多时辰才把排队等待的人的谷子收了,不愿意卖的人得了钱或挑着谷子回家去,或干脆找个树荫,一边乘凉一边卖散货。

兴许是早上灵儿那番话起了作用,后面来卖谷子的人渐渐少了,午时一过,基本没人再来,正好大家也好休整休整,顺便对对帐、商量下明天的事。

午饭过后,灵儿看外面实在太热,基本没了行人,干脆关了铺门,让大家午休,她自个儿则找机会溜出去,打算去那废弃小院看看有没有回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