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132章 运粮

第一三二章 运粮

今儿天气实在是热,她明明穿了厚底的布鞋,却依然如踩在蒸笼盖儿上一般,烫得她直想蹦起来。不过热也有好处,就是没人出门儿,整个小镇除了知了那烦人的叫声,四周一片静寂,甚至比深更半夜还来得安静。

灵儿顶着个破草帽,踮着脚这边窜到那边,那边窜到这边,不是她心情好故意耍花样儿,是这地面实在太热,她在寻找店铺门前的阴凉处,尽量避开毒辣的日头。

她一路走走停停,花了近一刻钟才到那个接头的破旧院子。灵儿在门口停下,观望一圈,确认无人后闪身进去,直冲墙角的石磨,伸手去摸竹筒。

咦!竹筒不见了?她又仔细摸了一遍,甚至把脑袋伸进去查看,确实没有竹筒的影子!这么说梁家村的人已经收到自己的消息了,暂时还没回复而已?嗯,收到消息也好,等他们商量好了自会回信!

灵儿拍拍手站起来,转身欲走,嘭一下撞到个东西,把她逼得后退几步靠在石磨上。

“哎哟!疼死了!灵儿,你干嘛啊?”灵儿仔细一看,这不是月儿是谁?

“月儿姐,你…你怎么来了?”

月儿揉着脑袋,鼓着腮帮子道:“我看你大中午的不睡觉,鬼鬼祟祟溜出来,还以为有什么新鲜玩意儿了,就跟出来看看啰!哎,灵儿,这石磨下面有什么好东西呀?你在那儿掏了半天?来,让我看看!”

月儿说着就要往石磨底下钻,灵儿赶紧拉住她:“别,别!月儿姐,里面什么都没有!”

“哼,我才不信了,肯定有好东西,要不你干嘛偷偷摸摸跑这儿来?”

“哎呀,月儿姐,真没什么,我上次见一条野狗叼了个银镯子往这边来,还钻进这石磨底下,现在家里不是没钱了吗?我想看看那野狗有没有把银镯子落这里!要是能找到兴许能换不少银子了!”

“银镯子?真的?”月儿狐疑的盯着她,灵儿立刻点头如捣蒜:“真的真的!月儿姐,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这样啊?那……我们再找找?你看那边,我看这边!”月儿兴致满满的这里摸摸那里看看,甚至连老鼠洞也要爬地上去瞧瞧!灵儿无奈,知道这丫头不亲眼确认肯定不死心,便配合的做做样子,等她玩够了自然就没心思了!

果然,等月儿翻找几遍确实没找到什么稀奇玩意儿后,她站起来拍拍衣裳道:“脏死了脏死了,到处都是灰!灵儿,这里什么都没有啊,你是不是看错了?”

灵儿干笑两声:“可能是吧!月儿姐,天气这么热,咱们快回去吧!”

“好吧,走了走了!”月儿自个儿走到前面。

他们离开院子,才过转角,那院墙外冒出个脑袋来,那人伸头往院子里看看,掏出怀里的竹筒犹豫片刻,又将竹筒收了回去,然后转身离开。

灵儿家铺子直到下午太阳快落山了才开门,直到天黑,零零散散只有四五个来卖粮的。反正没什么生意,灵儿跟爹娘商量,干脆早点儿关门让月儿他们回家算了!月儿几人走之前,灵儿照样给了工钱,请他们明天再来帮忙,然后一家人吃过饭在后院乘凉。

屋里实在太热,反正院里没外人,灵儿便在院中清扫出一块地方来,将凉席拖出来直接铺地上,打算就在这儿凉快一晚。

半夜,她睡得真香之际,总觉得哪儿有声音在砰砰作响,似乎还有人在唤什么‘小石头’?灵儿烦躁的翻个身,咕哝道:“什么小石头大石头的?我还小泥巴了?”

半晌后,她突然睁眼,侧耳细听,院门口有叩叩的声音,“小石头?小石头,快开门,我是元宝啊!小石头……”

灵儿一个机灵跳起来:“元宝!”她几步窜到门口,拨开门闩,将门打开一条缝儿,一颗脑袋凑过来:“小石头,你睡得跟死猪一样,我都敲了一刻钟了,再不开我可要走了!”

借着月光,灵儿总算看清对方的脸,果然是元宝。她赶紧打开门道:“元宝,你怎么来了?深更半夜的,你不睡觉啊?”

元宝窜进院子,一边四下张望一边道:“不是你自己早上留了信儿,叫我们来运粮食吗?你收的粮食了?在哪儿?”

“啊,你来运粮食?就你一个人?”

“当然不是,先给我看看粮食,有多少了?”

“一百多石了,都装了袋放仓库里了,你们来了多少人?有车么?运得走么?”

“一百多石!才几天啊,你就弄到一百多石?可别是从其他铺子买来的吧?”

“哼!我就知道你要这么说,告诉你,我这些粮食可都是从附近村民粮仓里收购来的,何月何日何时,哪家哪户卖了多少粮食过来,品质如何、价格如何,我都记得清清楚楚,随时可以查账,不信你可以照着账本去问啊!”

元宝稀奇的看着她:“不错嘛,小石头,难怪爷爷说你不简单,啧啧,真看不出来,你是个丫头,要是小子就好了!”

“什么丫头小子的,不都一样要吃饭睡觉做事,有什么区别!来吧,我带你去看看粮食!”灵儿点了灯,带元宝去存放粮食的厢房,指着布袋上的编号道:

“你看,这上面的数字跟账本儿上是一一对应的,粮食的品质数量来源都记得清清楚楚,我把账本给你们,运回去可以慢慢查验!”

元宝在屋里转了一圈,一路摸着米粮袋子,有时还会停下来,撮一点儿出来看看品质,看表情还算满意。他转回来,背着手像个小大人般道:“小石头,干得不错,我们果然没信错你!走吧,我出去叫大明叔他们把马车拉过来,一会儿就装车把粮食运回去!”

“唉,等等,元宝,你们带钱来没?”

“钱?上次不是给了你五十两吗?”

“五十两能买多少?我这里一百多石粮食,足够五十两的东西了,后面的不要了?”

“要啊,当然要,我爷爷还叫我仔细看看,要是你真能行的话就催催,让你快点儿,最好十天内能凑到一千石粮食!”

“一千担!真要那么多?还那么急!元宝,你们村儿莫非出了什么事?”

元宝一顿,皱眉道:“什么事都没有,你不要瞎猜,当心我爷爷知道了生气!”

灵儿吐吐舌头:“好嘛好嘛,我不猜就是,不过银子得先给我,我没钱怎么收粮食?”

“这个……我得问问大明叔,看他带没有?反正我身上一文钱没有!”

灵儿皱眉瞪他,元宝讪讪的摸摸鼻子:“你瞪我干吗?我身上最多一两百个铜钱,你拿去也没用啊!”

灵儿撇撇嘴:“好吧,我跟你一起去见大明叔,他在哪儿了?”

“跟我来!”元宝在前带路,灵儿跟上。二人从后门出,借着月光,沿着小巷往大街背面的方向去,往前走个十来米,便是个小树林。

元宝停下,对着林子学了几声猫叫,片刻后树林里也有只野猫的回应声,元宝再喵喵几声,一阵悉悉索索的响声后,几个大汉的身影越来越近,直到面前两米处,灵儿才认出那领头之人正是梁大明。

元宝上前道:“大明叔,没想到小石头这家伙真厉害,几天时间就收了一百多石粮食,还都记了账,粮袋上还有编号了,跟账本上对应的,咱们直接搬回去对账本儿就行了!”

梁大明双手环胸多看了灵儿两眼,“元宝,粮食都查验过了?”

“嗯,查过了,没问题!”

“那好,大山,去跟大伙儿知会一声,把马车赶过来!”

“好!”他身后一汉子大步离开,往集市广场方向去。灵儿四下看看,“大明叔,你们怎么深更半夜来?事先也不知会一声,要不是今晚太热,我就在院里打地铺,还不知道你们来了呢!对了,一百多石粮食,你们带的车够不?”

“我们中午就有派人给你传信,你却带了外人去那地方,以后那院子不用了,有什么消息直接到这树林来,把竹筒塞那边屋檐底下,看见没?”

灵儿顺他指示的方向望去,那不是自家屋后的房檐儿吗?这样倒也方便,免得自己每次偷偷摸摸东跑西跑的。

梁大明道:“小石头,先带我们去看看你那粮食吧!”

“啊?哦,好啊好啊,大明叔请跟我来!”灵儿带着梁大明几人往自家院子去,进门前小声道:“大明叔,我跟我爹娘说你们是县里的大东家,特地请我帮忙收购粮食的,待会儿我爹娘要是醒了,请大明叔配合一下,也这么说可以么?”

大明呵呵一笑:“当然,不过你也要记得你的承诺,不得跟任何人提起我们村的事!”

“当然,我连我爹娘都没说,放心好了!”

灵儿带他们看了粮仓和账本,大明挑了几条稍作核对,看他表情应该很满意。接着,后院门口来了马车,几个汉子悄无声息的把粮袋扛上车,装满一辆,待其离开后,下一辆再进来,一切有条不紊、默不作声的进行,感觉倒像是有组织有目的的盗窃一般!

灵儿看他们搬了大半,扯扯元宝袖子,示意他说银钱之事,可元宝那小子却扭开头故作不知!灵儿不满的跺他一脚,笑嘻嘻道:“大明叔,你们还要粮食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