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134章 县城

第一三四章 县城

“喂!喂,小姑娘,别睡了,到地方了!”灵儿被一阵粗鲁的男声吵醒,她揉揉眼四下张望,这是一片空地,周围时有马车牛车进进出出,这是什么地方?

“喂,小姑娘,还没睡醒了?到县城了,该下车了!”那汉子大声提醒道。

灵儿一个激灵,哎呀,到县城了!对了,昨晚梁大明他们来运粮食,给了自己一包虫草,说是用它抵一百两银子,让自己想办法把它卖掉,继续帮他们收粮食。于是,自己便跟爹娘说了一声,坐了最早到县城的牛车来了!

记得出发的时候才寅时中刻左右,看现在这天色,似乎还没到辰时,一个多时辰,自己居然全然不觉,完完整整的睡了一路了!

灵儿赶紧拿了包袱,从牛车上跳下来,对那车夫鞠躬道:“谢谢叔叔,麻烦问一下,回去的时候也是在这儿坐车么?最晚什么时辰啊?”

“不在这儿,在那边,看见没,那边有牌子了,山口镇那牌子后面都是回去的车,没有最晚,只要你银子够,多晚都有车!”车夫说完,鞭子一甩,牛车摇摇晃晃扬长而去。灵儿吐吐舌头,这家伙真够牛气的,难怪要当牛车车夫!

她背着包袱四下张望,正在寻找该往哪个方向去,立时就有几个人笑眯眯的围过来:“小姑娘,你一个人啊?”、“小姑娘,上哪儿啊?”、“小姑娘,要帮忙吗?”

啧啧,看这群家伙一脸奸笑的样子,他们以为自己个头小,就看不到他们身后那条不安好心的大尾巴吗?哼,人贩子!又是人贩子!

灵儿紧了紧包袱,手里捏几颗小石子儿,给那群人甩个白眼,往人缝儿里一钻,便混入通往城门大道的人群中。

灵儿跟着人流进了城门,入眼的首先是一大片广场,其后是一条两辆马车并行的青石大道,两旁是高高低低、或新或旧、或豪华或寒酸的店铺,街道上行人来来往往,不算少也不是特别多,反正没有镇上赶集日子热闹就是了!

嗯,这样看来还算有点儿气势,不愧是县城,确实比山口镇、半林镇这类小镇子强,但要说多么繁荣却是算不上的,只能算个普通的小县城吧!

灵儿顺着人流踏上大街,一边走一边左顾右盼,她想看看这县城的铺子格局与小镇有何不同?或者地摊上是否有没见过的稀奇玩意儿?

一条街逛下来,结果让她很失望,县城是要大些,街道是要宽些,房子是要好些,铺子是要多些,人们穿着打扮是要讲究些,可卖的东西也没差多少,明明一样的货物,价格却比镇上贵不少!

更可气的是,这里的人一看自己土里土气的打扮,都一副鼻孔朝天瞧不起人的样子,有的铺子伙计甚至把自己当小叫花子打发!以至于她本想进那些高档铺子看看,还没过门槛儿就被人家赶了出来!

这已经是灵儿第六次被伙计拦在门外了,她气恼的站在门口对着那伙计放眼刀子,可伙计完全不在意,反而双手环胸斜她一眼道:“小叫花子,滚远点儿,里面的东西贵重着了,碰坏一点儿卖了你也不够赔的!”

灵儿咬咬牙,气恼的一跺脚,指着他大骂:“你才是叫花子了,你全家都是叫花子,你祖宗十八代、儿孙十八代全是叫花子!”

“哟呵,你个死叫花子,还敢顶嘴了,看老子不收拾你!”那伙计气得挽起袖子就要追来。灵儿转身逃跑,眼看伙计离自己不远了,情急之下扔了颗小石子儿砸他脚背上,伙计哎呦一声抱着脚在原地一边跳一边痛呼。

灵儿趁机跑远,见有人围着伙计看热闹,也有人上前关心询问几句,那伙计却不领情,反而指着人家大骂。灵儿吐吐舌头,低骂一句“活该”!然后背着包袱继续走。

一圈下来,灵儿发现,主大街上大多是些所谓的老字号或者有点儿实力背景的大铺子,他们针对的客人当然也是有些身家的中上层客人。

而普通平民喜欢去的地方多是周围不起眼的小巷,或者西门口那一片,据说那里有个极大的平民市场,东西齐全、价格实惠,是这小县城最热闹的地方。

灵儿本想去看看,看看日头,已经辰时中刻了,衙门那边应该已经上工了,想起今天来的主要任务,灵儿决定还是先去见见丁捕头再说。

于是她找了个偏僻的废弃小院,把上次见丁捕头那身儿衣服换上,再整整头发,现在自己就是那个白白净净的小男童白小文了。灵儿整整衣裳自我欣赏的转了一圈,嘻嘻,这衣服真不错,不枉当初花我好几百文铜钱!

待一切准备就绪,她背上包袱出门,一边问路一边往县衙去。瞧瞧,换身儿衣服就是不一样,问个路都方便许多,偶尔看见不错的铺子想进去看看,伙计也不会立马把你赶出来,反而笑嘻嘻道:“哎呦,小公子,要点儿什么,小的给您带路?”

灵儿一路傲慢的过去,根本不搭理他们,那些伙计还要陪着笑脸说慢走。路过一家药铺时,灵儿脚下一顿,转头,见那药铺古色古香,好大几排门面,相当气派。门檐儿正中一个大大的匾额:“济世堂”!

啧啧,好大的口气,也不知这药铺主人是个悲天悯人的大善人还是狡猾伪善的奸商?灵儿踮起脚尖儿往里面瞧瞧,似乎看病的人很多啊,咦,这些病人好像有点儿不一样啊?好像大多是衣着寒酸的普通贫民!

灵儿好奇,莫非这铺子主人真是个大善人?看它铺面这么大,应该也有些实力,那肯定也买得起虫草啰?进去看看?

她拍拍衣裳踏着台阶进了药铺大堂,却没有献媚的伙计上来问你要买什么,倒是不时有抱着药罐子或拿着簸箕的药童急匆匆的跑来跑去,灵儿抓了一个问:“小师傅,你们这里收药材不?”

药童上下打量她一番:“收,左边那扇穿门过去就是!”然后匆匆走开。

灵儿四下看看,果然见大堂左右各一穿门,应该是通往后院的,门上各一匾额,上书“收药材”、“售药材”,一看就挺正规,呵呵,自己运气不错,走对门儿了!

她紧了紧包袱,缓缓走向左边那穿门,顺便观察观察堂中病人,从他们的只言片语判断,原来今天是这济世堂一月一次义诊施药的日子,难怪会有这么多贫民来看病。

她跨过左边的穿门,见里面一排房间,每间屋子门口都坐着几个等待之人,他们或背着背篓、或提着篮子、或拎着笼子,还有拿布袋的,背篓、篮子里的药草自不用说,有些灵儿也认识,只是那笼子和布袋……

笼子用黑布罩住,不过听里面叽叽喳喳的叫声,好像是什么鸟雀之类的东西;更吓人的是那布袋,看那上面东鼓一下西鼓一下、软乎乎的样子,灵儿首先想到的就是那最最讨厌的动物——蛇!

她一个激灵,转开视线,正好与一张笑眯眯的脸对上,“小公子,您是来卖药材的吗?”

灵儿一顿,自己身旁何时站了个十二三岁、白白净净的药童?“我…本想卖药材,可不知这里价格如何,所以想先来看看!”

“哦!这样啊,小公子放心,我保证我们铺子收售药材的价格是最公道的!请问您想卖什么种类的药材了?我可以帮你参考参考!”

灵儿扫一眼那些等待之人,微微皱眉道:“什么药材都收吗?”

“当然!只要是药材,都收!”

“那……”灵儿想了想,凑到药童耳边道:“小哥,这里人太多不便说话,能不能换个地方?”

药童略微惊讶的看看灵儿,稍稍犹豫后道:“小公子请随我来!”

药童带着她沿着旁边一条过道往里走,过一扇门后,里面是个小花园,他们沿着花园回廊走到对面一房门前停下,药童叩叩敲了两下门,里面一低沉的声音道:“进来!”

药童小声道:“里面是我师傅,他是咱们济世堂最好的配药师,小公子,您有什么话直接问我师傅吧!”

灵儿顿了顿,没想到药童会带自己来这里,她点头谢过,轻轻推门进去,一阵药香扑面而来。进门正对一张书桌,上面堆满了各种各样的瓷瓶书稿,后面是一排一排整齐的货架,上面摆放着各式各样的药草。

灵儿四下搜寻,总算在最末排的货架后发现一个人影儿,那人正端着个簸箕仔细分拣里面的药草。灵儿对那人恭敬的鞠躬行礼:“师傅好!不好意思,打扰您了!”

那人淡淡的嗯了一声,头也不抬一下,继续分拣自己的药草。灵儿耐心的等了会儿,眼看那人放了簸箕,以为他就要过来,可他却往货架深处走去。

“师傅,师傅!”灵儿赶紧喊他两声,那人头也不回,淡淡道:“什么事,说吧!”

灵儿看看门口,怕声音太大外面人听到,干脆上前几步,走到货架前,那人却突然回头喝止:“站住,不许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