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135章 行情

第一三五章 行情

灵儿赶紧停下,再看那人,脸色非常不善,她讪笑道:“呵呵,不好意思,师傅,我…我没想进去,只是…只是想问你个事儿而已!”

“说吧!”那人依然非常不爽的样子!

“那个……”灵儿回头看看窗外,小声道:“请问师傅认识…虫草不?”

“虫草?!”那人语气依然平淡,声调却稍稍拔高了些,看样子似乎对虫草很感兴趣。灵儿心下暗喜:“是啊是啊,师傅,我大伯家有几钱极品虫草,因家中急需银两,所以想找个能出得起价儿的买家问问!”

那人微微眯起眼打量灵儿一番,眼中精光一闪而过,他放下药草簸箕,慢慢走过来:“可有带样品?”

“样品?”灵儿盯着那人,心中有些犹豫,万一自己的虫草见了光,对方起了贪婪之心……

灵儿眨巴眨巴眼睛,故作天真道:“没带,大伯说他那虫草是伯母娘家留下的,有些年份了,根根都是极品,不到万不得已不能拿出来。我之前也见过,根根都有手指那么粗,金黄金黄的,像真的虫子一样,可好看了!”

“手指那么粗!”那人眼睛一亮,又微微眯起:“小子,你莫跟老夫说笑,虫草虽比不得人参,却也算精贵之物。上等虫草确实有手指粗细,却极其少见,你说你大伯家的根根如此,是你自己吹嘘了吧?小孩子家家,说谎可不好!”

“我才没说谎了,本来就是嘛!”

“口说无凭!除非你把那东西带来!”

灵儿一顿,抬眼,见这中年人一副志在必得的样子,她心下唏嘘,这老狐狸,自己差点儿上了他的当!她心下冷笑,面上故作为难道:“师傅,那虫草是我大伯家的,又不是我的,就算我爹想看,我大伯都舍不得了,怎么可能给我?”

“你不是说他想卖?让他自个儿带了东西来,只要东西够好,我偌大的药铺,还能赖你们银子不成?”

灵儿摇头:“不好,我大伯病了,大伯母要照顾他,他两个儿子都出远门了,大伯母说没钱买药想卖虫草,我方才从你们家铺子门口过,看你们对穷人义诊施药,以为你们是公道有良心的好商家,才进来问问的!”

“哼,什么叫像?我们药铺做生意向来公道、童叟无欺!”

灵儿干笑两声:“呵呵,是是,一看这名字就知道是好商家,那……师傅,我方才说的那种虫草如果卖给你们,大概什么价钱啊?”

中年人沉吟片刻:“如果当真如你所言,根根极品的话,二两银子一条,如果按重量算,那就是十两银子一钱了!”

灵儿皱眉,比梁大明说的价格少了一半。中年人见灵儿这表情,立刻补充道:“不过具体还要看你东西如何,如果品质确实极好的话,价格还可以商量!”

灵儿故作一脸沮丧道:“唉,真可惜!这个价钱的话我大伯肯定不愿意,他说上次人家出五两银子一条想买,他都没舍得了!”

中年人顿了顿,“五两银子一条?!呵呵,小子,你跟老夫说笑吧,除非你那是千年人参之根须,怎么都卖不了五两银子!……

这样吧,如果你大伯真想卖的话,叫他带点儿样品来,或者你给我们留个地址名号,我们亲自上门去验货也行,价钱嘛,到时候好商量!怎样?”

灵儿笑笑,礼貌的鞠躬致谢:“好的,谢谢师傅,我回家问问我大伯,如果他愿意,我一定还会再来的!”

“好,那我们等你消息!”中年人站起来,居然亲自将灵儿送到门口。灵儿谢过,自己一个人按原路出去,回到大厅准备出门时,她稍稍犹豫,走向右边“卖药材”的穿门。

这边布局与另一边基本相同,只是这边不是封闭的屋子,而是一长溜拉通的柜台,拿了药方付了钱的病人则在这里排队抓药。灵儿找了一列人少的队伍排上,等轮到自己,矮小的她只有个脑袋露出柜台,伙计见他愣了一下,“小公子,你也抓药?”

“是啊,大哥哥,你们这儿有虫草么?我想给我奶奶买一点儿回去!”

“虫草?有啊,稍等!”伙计麻利的从身后药柜里抓出一根一一摆在灵儿面前:“这几种都是,你要哪个?”

灵儿大致扫了一眼,这东西虽是虫草,品质却不咋地,要么干瘪、要么暗淡、要么太细、要么根本就是才挖出来没多久的!灵儿选了半天,指着相对最好的那根道:“这个怎么卖?”

“呵呵,小公子真有眼光,这是上品虫草,比其他的都是,十两银子一钱!”

“十两?那…那这个了?”灵儿指指最差的那种,伙计看了看道:“这个啊…虽然品相一般,不过药效没多大区别,价格也实惠,才一两银子一钱!”

一两!灵儿抽抽嘴角,意思是只要是虫草价格都挺高的啰?要是自己能开片园子专门种这玩意儿,肯定大赚!

“小公子,您要哪种?小的给你开个条子,你去前面付了钱,那条子过来取就是!”

不得不说,这伙计的服务态度当真不错,灵儿想了想道:“我每种要三根,拿回去试试药效可以吗?”

伙计立刻笑呵呵道:“可以,当然可以,这东西虽好,每次却不能用太多,小公子稍等,小的给您开张单子!”

伙计一边笑呵呵的跟灵儿攀谈一边手脚麻利的写单子,然后递给她道:“小公子请到前面大堂交钱,小的先帮您把药材包好,一会儿您直接来取就是!”

灵儿谢过,接了单子推开,草草扫了一眼上面的价格列表,方才那伙计一共拿出五种等级的虫草,每种三根的话,全部加一起最多一钱重,这总价却是十两银子!啧啧,真够贵的!

灵儿拿着单子从穿门出去,立时便有伙计上前热情道:“小公子,您要买药材吗?请这边付账!”

灵儿愣了一下,方才进来时不是理都没人理吗?现在怎么突然冒出个人来?自己来只打算问你问价格,并没真打算买,现在开了单子却被人家笑呵呵的拦住,有点尴尬啊!

灵儿呵呵干笑两声,点头道:“好啊,麻烦小哥带路!”

伙计果然侧着身子一边在前带路一边讨好的陪着笑攀谈,灵儿笑眯眯的跟着走几步,到大堂正中时往外望了一眼,突见门口有几个衙役路过。灵儿大喜,停下脚步道:“小哥,不好意思,那是我远方大表哥,我去跟他说几句话,待会儿再来啊!”

然后她一溜烟儿的跑出门去,伙计着急的追出来,见灵儿正跟几个衙役说话,吓得赶紧退了回去。

灵儿跟那几个捕快攀谈几句,回头瞄一眼,见伙计怯生生的缩回去,心下得意。领头捕快道:“嘿,你小子,怎么跑这儿来了?”

灵儿抬头看了好一会儿,才认出领头这人正是上次在半林镇上就见过的大胡子,可能是他最近把胡子刮了刮,没以前那么茂密的胡子,都有点儿认不出来了!

灵儿嘻嘻一笑:“大胡子叔叔,你干嘛刮胡子啊?我都快认不出您了!”

大胡子摸摸下巴,无奈的一挥手道:“别提了,我家那个母老虎嫌老子胡子碍事儿,非要刮,不刮下巴就得刮头发,他娘的……”

他身后两个衙役抿嘴偷笑,灵儿乐道:“大胡子叔叔,胡子太多本来就不方便,吃饭喝汤什么的一下嘴就流汤滴水的,太难看了,婶子是为你好!”

大胡子轻哼一声,嘀咕几句,看看灵儿道:“哎,你这小子,在这儿干什么了?”

“哦,上次丁叔叔让我帮他找虫草,我看这药铺挺大的,就来问问啰!”

“这里买虫草?嘿,你小子办事忒不靠谱儿,这里要能买到如意的,丁头儿还需四处托人啊?”

“啊?丁叔叔很着急吗?为何非要极品虫草不可了?我看这铺子里好一些的也还凑合啊?”

“那东西不管用!丁头儿是个极孝顺的,从小跟他奶奶长大,他奶奶去年得了急病,看了不少大夫都不见好,后来有大夫说用极品虫草做药引,再配合其他药草好生调理,兴许还有痊愈可能。

丁头儿这才病急乱投医,四处找极品虫草!没想到他连你都问了!啧啧,看来丁头儿当真是有些着急了!”

旁边两个衙役也点头道:“是啊,丁头儿确实是个孝顺的,他这孝心咱们不得不服啊!”

灵儿眼珠一转:“大胡子叔叔,听说极品虫草挺贵的,好的一根有拇指那么粗了,几根就有一钱重,丁叔叔家……”

“嘿,你这小子忒瞧不起人啊,你以为当捕快都像咱们这么穷?告诉你,丁头儿家虽算不得咱们苍平县首富,却也是家底殷实,几辈子不用为衣食发愁的!只要能找到东西,就算上千两银子,人家拿出来眼睛都不眨一下!”

“啊?真的?那…那……”

“那什么那?你小子,可别想用这药铺买来的次品充数儿,人家丁老太太身边好几位名医,任何药材用之前都要查验,要是有问题,小心你屁股开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