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136章 小叫花

第一三六章 小叫花

灵儿讪笑道:“呵呵,我哪儿敢啊!我是说…丁叔叔家那么富贵,他若真想找虫草,只需把价钱提高,放出话去,只要有这东西的人家肯定会主动找上门来的!”

“嘿,你以为天底下就你小子最聪明?这办法早就试过了!人是来了不少,虫草也送来不少,不过十之七八都是假货,即便真的也是次品,花点儿钱去药铺就能买到,甚至还有骗子找上门来!他娘的,这群混蛋连咱们头儿都敢骗,真是不把咱们放在眼里!”

“这样啊……大胡子叔叔,那个…丁叔叔家现在开的价钱几何啊?”

大胡子低头打量她一番:“哎,我说你小子,小小年纪打听大人的事儿干什么?一边玩儿去,走走,咱们该回去交班了!”

“等等,等等!大胡子叔叔,我有几个亲戚家住苍茫山上,他们上下几代都以采药为生,说不定真有丁叔叔要的东西了?叔叔您给我透个底儿,我回去告诉爹娘,让爹娘写信给那几个亲戚,说不定他们看价格合适,就帮忙找来了呢?”

“哦?这样啊!”大胡子双手环胸想了会儿,回头问旁边两人道:“哎,马六、方东,现在丁家那边放出的价格是多少来着?”

两人皱眉想了会儿,“我昨儿晚上听丁头儿说,现在已经加到二十两银子一根了!”

“二……二十两!”灵儿惊讶的张大嘴,心里飞快的盘算着自己能赚多少钱。

大胡子斜她一眼:“小子,这价钱够满意吧?回去跟你老子说一声,你们要真能找到东西,丁家定然亏待不了你们!好了,就这样,走吧!”

灵儿在原地呆愣良久,等反应过来,早已不见了大胡子几人的身影!她不可思议的望着自己两根手指头,一根二十两,十根就是二百两!昨晚梁大明给自己那包虫草,大约六钱,粗粗估计一下,至少有五六十根,那就是……一千两!

一千两啊!我的老天爷,发财了发财了!灵儿兴奋的搓着手在原地直打转!天啊!一千两啊一千两,要让自己去苍茫山上砍树,那得看多少年啊?若是让爹爹编竹篓竹篮来卖,编一辈子也卖不了一千两!啧啧,没想到天上还真有掉馅饼儿的事!

她乐得在原地转了半天,直到有好心的婆婆来问她是不是生病,她才反应过来,赶紧钻出人群,一溜烟儿的跑开。

灵儿找了个僻静之处,确认四周无人后,小心翼翼的掏出怀中那个纸包,里面就是昨晚梁大明给自己的虫草。啧啧,这么小小一包,就值上千两银子,真是不可思议了!

“喂,你是谁?”突来的声音吓得灵儿一抖,纸包掉落在地,她回头去看,见身后不知何时来了群衣衫破烂、蓬头垢面的小叫花子。

“哎呀,虫子!”一女孩大声尖叫起来。灵儿一顿,赶紧蹲下身,手忙脚乱的把洒落的虫草捡进纸包里。

“喂,问你话了?快说!否则别怪我们不客气!”那领头的小叫花气势汹汹。灵儿哪有空理他,只顾忙着捡自己的虫草,开玩笑,一条就是二十两银子,可以买个铺子了,白痴才去理那小叫花了!

小叫花看灵儿不理他,感觉自己尊严受损,抡起棍子朝着灵儿背上呼呼的打了过去。灵儿正将最后一条虫草捡进纸包里包好,正准备将其塞进怀里,一时没注意,竟生生挨了这一棍子!

“哎哟!”灵儿痛呼一声,“呀!”小叫花中一小女孩也吓得尖叫一声。灵儿恼怒,一下子跳起来,“喂!小叫花子,你干什么?”

“问你话了,谁叫你不答应?”

“凭什么你问就得答应?你是县太爷吗?”

“我不是县太爷,但这院子是我们的地盘,谁准你进来的!”

“你们的地盘儿?”灵儿四下看看,这才发现这是一个废弃的破院子,看这房子的样式规模,以前应该是户中等人家居住的地方;再看这群小叫花子,约有十来人,最大的就是领头那小子,约十二三岁的样子,最小的只有三四岁,还是个女娃娃!

“当然是我们的地盘儿,我们都住了两三年了,你是谁?干什么的?老实交代,否则别怪我不客气!”那小子又挥挥棍子。

灵儿垮下脸来,“你再看一下试试,看我不打得你爬不起来!”

“你,好啊!你别躲!”领头的小叫花当真抡起棍子带着劲风呜呜的打下来,灵儿闪身一躲,怒骂:“你个死叫花子,还真打啊,小心我让你……”

呼啦一声,棍子又来了,小叫花子一边挥舞棍子一边大骂:“不许叫我们叫花子,我们没向你讨饭,没跟你要钱,凭什么要受你的气?你个小赖皮,家里有几个钱了不起?我今天就打你了,打你了,怎样!”

灵儿一边躲一边找武器,那一群小叫花子见灵儿被打得狼狈,逼得连连后退,欢呼的拍着手哦哦叫好,唯独那最小的女娃娃如可怜的小兔子般惊恐的缩在一旁,小声道:“大强哥哥,别打了、别打了!”,可惜她声音太小,被其他孩子哦哦的欢呼声完全压过!

二人在院子里追打了大半圈,灵儿眼看就要被追上,她顺手抓起一根细细的小树枝,回身一扫。咔嚓一声,自己的小树枝断成几截儿,而小叫花手里比她树枝粗四五倍的棍子被断掉的树枝卷得呼啦呼啦旋转着往后飞,直到啪一声砸到几米高的屋顶上,哗啦哗啦,几块瓦片掉落下来!

孩子们的欢呼声顿时停下,愣愣的看着地上那几块还在摇晃的碎裂瓦片,拿棍子的小叫花也吓了一跳,呆愣半晌后回头,白着脸道:“你…你会妖法?”

灵儿一愣,妖法?她撇撇嘴:“你才会妖法了,哼,我这是剑法动不动?武林绝学,一剑封喉,嘿嘿!”灵儿煞有介事的比划几下,看孩子们被唬的一愣一愣的,她心下好笑,拿着剩下那截儿小棍子一边闲闲的拍打自己的手心一边斜眼望着那小叫花道:“还打?”

小叫花脸上一阵红一阵白,半晌后摇头:“不打了,我打不过你!”

哟呵,这小子还挺识时务的嘛!灵儿鄙视的扫他一眼:“那你方才打我那下怎么算?”

“我…我……”他白着脸回头看看屋顶那截儿断树枝,最后一咬牙道:“只要你不伤害我弟弟妹妹,我让你打!”

“大强哥,不要啊!这小子很厉害的,一棍子就能把你腿打折了!”

“是啊是啊,大强哥,大不了…大不了咱们不要这地方了,咱们让给他就是!”

别看这群孩子年纪小又落魄,似乎还挺讲义气的!灵儿心下暗暗佩服,这群小孩子,无父无母,靠讨饭为生真不容易!其实她的气已经消了,不过是想逗他们玩玩而已。

灵儿故作拍着手里的小棍子,一脸傲慢道:“想好了吗?怎么算?”

大强一挺胸膛:“一人做事一人当,我打了你,你还给我就是,不过这时了结后你必须立刻离开这里,还不许找我弟弟妹妹们麻烦!”

“哼,凭什么你让我离开我就得离开,今天我偏偏就不走了!”

“你…你不要欺人太甚!”

“谁欺负你了,是你们自己先找事儿的,何况这明明是个无主的废院,怎么就成你们的了?你们有房契吗?有地契吗?”

一群小叫花气得不行,却又有些害怕,其中一个十来岁的瘦条儿瘦条儿的孩子道:“这院子不是我们的,也不是你的,你明明有家有房子住,干嘛还要来跟我们抢?你这样做很缺德知不知道?”

“缺德?嘿嘿,我就是出了名的缺德,怎样?”

“你……”小叫花们有些群情激奋,大强拦住大家:“好,院子你要留给你就是,我们走!大家带上自己的东西,走!”

“等等!谁让你们走了?喂,大个子,你们要继续留在这儿也可以,方才打我那一下我也可以不计较,不过你们得答应我一个条件!”

“条件?什么条件?”

“大强哥,别理他,这小子肯定不安好心,多半又像那些坏蛋那样想把我们抓去卖了换银子!咱们换个地方,总有办法活下去!”

“是啊是啊,咱们走吧!”

大强想了想,一挺胸膛道:“喂,小子,不管你会不会什么剑法武功的,不许打我弟弟妹妹主意,否则…否则我们跟你拼了!”

“对,跟他拼了,拼了!”一群叫花子群情激奋,似乎就要扑上来跟自己撕咬一番似的!这倒有些出乎灵儿所料,呵呵,一群小叫花子,挺团结的嘛!

灵儿四下看看,扔了小棍子,走到一旁,捡起一根无耻长、手臂粗大木棍子,小叫花们吓得连连后退,大强白着脸道:“你…你想干什么?”

灵儿轻轻松松拎着那棍子如捻起一根羽毛般容易,她狡黠一笑:“嘿嘿,让你们看看我的本事!”然后她一手拿着棍子像孙悟空耍金箍棒一般呼啦呼啦挥舞起来,这可是她小时候最爱玩的花招,经常引得一众小伙伴对她崇拜不已。

看小叫花们的表情,显然自己的表情相当成功,最后灵儿将木棍重重往地上一大,咔嚓一声,手臂粗的木棍断成几截,地上也被砸出一个几寸深的小坑!

小叫花们惊讶的张大嘴,半晌后,大强吞吞口水:“你…你想干什么?”

“嘿嘿,很简单,你们...叫我老大,从今以后必须听从我的命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