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138章 丁家

第一三八章 丁家

灵儿从那废院巷子出来,想起方才那一群年纪与自己这身子相仿的孩子,心下感慨万千。记得自己刚穿越而来的时候,看到家里的状况,当时没少埋怨过!为何别人一去就当小姐啊公主啊,要不就是家底殷实,怎么到自己这里就成了个一无所有的孤女了呢?

虽然这身子也有爹娘,可惜不是亲生的,还那么年迈!比自己爷爷奶奶年纪还大,刚开始的时候要叫他们爹娘还真有些叫不出口了!现在想来,当时的自己真是生在福中不知福啊!瞧瞧这些孩子,多辛苦多可怜啊!唉!

对了,一定要把这笔生意给做成了,到时候有了钱就能帮他们一把了!还有,爹娘本就年迈孤寂,要是有这群孩子陪着,他们一定高兴,自己也能得些得力助手不是?灵儿摸摸怀里的那包虫草,一路打听着向县衙方向去。

灵儿到达县衙时,已经是午时过后了,那时正是日头最高、天气最热的时候,路上行人极少,县衙门口站岗的衙役也都躲到了一旁的树荫处,一边有气无力的摇扇子一边打瞌睡。灵儿走到那两个衙役面前,他们还丝毫不觉!

他扯扯其中一人袖子,“叔叔、叔叔,醒醒!”

那人微微睁眼,见是灵儿这么个小孩子,不耐烦道:“别吵别吵,大中午的,小孩子别到处乱跑,赶紧回家睡觉去!真是的,我们想睡还睡不成了!”

灵儿尴尬的笑笑:“那个……叔叔啊,请问,丁捕头在吗?”

“不在不在,一边玩儿去!”灵儿又找另一个衙役试了试,依然是这个结果。

这么毒的日头,在这儿等也不是办法,谁知道丁捕头有没有外出办案?今天回不回来了?自己还得赶在天黑前回山口镇去,还有那群小叫花们,他们正等着自己的答复了!

灵儿看看那两个衙役,要从他们口中套话肯定不容易,多半还得花钱办事,自己今天来一共才带二百文,还不够人家塞牙缝儿的了!她犹豫再三,决定直接找丁家去得了!

于是,她离开县衙,找个凉快的路边小摊吃了午饭,然后又一路问着向丁家府上去。

先前听大胡子说丁捕头家家底丰厚、相当富庶,灵儿一直以为那丁府肯定是高门大户、白玉石阶,门前还有两头大石狮子那种!等她真正到达丁府,亲眼所见时相当意外。

当然丁府的大门确实挺高,只是没有想象中豪华大气,门前也没石狮子,相反那只是个两扇比普通人家高些大些宽些的木门,而且还有些陈旧,看上去至少有百年历史!

还有,这丁府的位置相当偏僻,位于县城西北角上,周围全是密密麻麻的普通平民房屋组成的小巷。

灵儿非常犹豫,这就是丁捕头家吗?会不会只是另一个普通的丁姓人家?她在门口徘徊良久,突闻一沙哑声音道:“喂,小子,大中午的不回家睡觉来这儿晃悠什么?”

灵儿回头,见那大木门内侧的竹椅上坐着个五六十岁的老头子,他正摇着扇子半眯着眼望着自己。灵儿立刻笑眯眯的迎上去:“爷爷好,请问这是丁捕头家吗?”

“丁捕头?哦,你说小全子少爷啊?是啊,就是这里,小子,你要找小全子少爷?”

小全子?莫非那是丁捕头的小名儿?灵儿点头道:“是啊,爷爷,丁捕头在家吗?”

“不在,他出公差办案,昨儿晚上就走了,也不知道啥时候能回来!唉,照我说啊,他那差事老是没日没夜的忙,也没几个饷银,还不如辞了那差事去做生意了!不行,这事儿有空了我还得找老爷念叨念叨去!”

老头子说着说着就自言自语起来,灵儿不太明白状况,也不清楚此人身份,不过听他口气,似乎跟丁捕头一家关系不错,可他又是个看门儿的,兴许是丁家几十年的老忠仆了吧?

灵儿眼珠一转,凑过去拿起老头子的扇子卖力的扇扇几下,笑嘻嘻道:“爷爷啊,不知您怎么称呼?”

“呵呵,老头子姓申,大家都叫我老申头儿!”

“申爷爷好!申爷爷啊,听说丁捕头家可是咱们苍平县数一数二的富庶之家了,那丁府怎么……”

那老头子不满的上下扫视灵儿一番,“怎么,小子,嫌我们丁府大门不够气派?”

“不是不是!申爷爷别误会,我是说丁捕头堂堂一县捕头,除了县太爷没几个比他大的,居然如此清廉,纵有家财万贯却不贪图享乐,这是我们苍平县老百姓的福气啊!”

申老头儿哈哈一笑:“你这小子有些意思,小小年纪,拍马屁的功夫倒是一流!小子,你找少爷干什么?有急事?”

“这个…说急也不急,我想可能丁捕头比我还着急吧?”

“啊?比你急?什么意思?”

灵儿四下看看,大中午的,天气炎热,四周一片寂静。她凑到老申头儿耳边小声道:“申爷爷,听说丁捕头最近一直在忙着找一种药材,叫…叫什么虫来着?”

“极品虫草,长得像虫子!”

“啊,对对,就是这个!”

“怎么,你有?”申老头儿一直从竹椅上坐了起来,表情相当激动兴奋。

灵儿讪笑着推开,不说有也不说没有,只是为难道:“这个……对不起啊,申爷爷,我大伯说一定要见到丁捕头本人才能说!”

“本人,他本人出差公干去了,小子,你真有?拿出来看看!”

“呵呵,申爷爷,其实我只是听说我家有个亲戚有这东西,还听说那东西贵重得很,何况我也不知道那东西真货到底长啥样儿,所以还想先见了丁捕头再说!”

老申头儿站起来,着急道:“哎呀,有消息也是好事儿啊,你那亲戚住哪儿?我马上找人跟你一起去看看!”

“这个…这个……”灵儿犹犹豫豫,推三阻四,不论对方怎么问、怎么催,她都一再坚持先见丁捕头再说。现在他对丁家情况一无所知,这么贵重的东西,傻子才会莫名其妙交给陌生人了!

申老头儿无奈,只得让灵儿在门口等着,自己急匆匆的进去,没一会儿跟出来两个小厮,一人牵一匹高头大马,申老头儿一再嘱咐:“你们先去县衙,问问少爷的去向,然后快些把他接回来,就说…就说这边又有消息了!”

“是!”两小厮跨上马背,顶着烈日匆匆而去。看他们如此着急,灵儿有些意外,莫非还有其他事?灵儿站到申老头儿旁边,看着两小厮的背影渐渐远去,半晌后,申老头儿长叹一声,灵儿道:“申爷爷,你为何叹气啊!”

申老头儿回头看她,又是一声长叹:“唉,小子,你那东西一定要是真的啊,若再来假货,老爷夫人少爷怕是要大发雷霆了!”

“啊?为什么?我…我也不知道那东西是真是假啊,只是听说丁府出高价钱四处搜寻,所以过来碰碰运气!我爹娘都不知道哩!”

“什么?你爹娘不知道,那东西怎么拿得出来,臭小子,莫非你是耍我们玩的?”

“不是不是,申爷爷莫气,那东西又不是我们家的,是我亲戚家的,亲戚家缺钱,就是要卖了,所以我才敢来问的!”

“那还差不多!来,进来,陪我坐着慢慢等!”申老头儿把她招进去,让她自己去旁边的门房端把竹椅出来。

灵儿自然乐意,正好趁这功夫打探些消息,一番闲聊下来,她也算知道个大概。这丁家虽然富庶,却有个极好的传统,历代主子都相当勤俭,这丁家大宅就是最好的证明。

可到了丁捕头他爹这代却出了些意外,丁老太太有三个儿子,丁捕头他亲爹排行老大,按惯例应该由他来继承丁家,可这家伙年轻时就是个花花公子,经常流连花街、眠花宿柳,在外面搞出一堆事,欠下一屁股债。

十年前因为丁捕头他爹,丁家出过一次大事,几乎赔出去大半的家产,要不现在丁家绝对是苍平县首富。那次,丁老太爷也气出了重病,临终前留下遗言:丁捕头他爹不得插手丁家事务,丁家由丁捕头继承。

此事当时就那么过了,丁捕头两位叔叔也没说什么。可几年过后,那两位叔叔不满意了,同样是丁老太太的亲生儿子,他们勤勤恳恳为丁家做事赚钱,从不大手大脚,到头来自己只分得九牛之一毛,而他们那位败掉丁家的大哥却安享其成,继续逍遥!

如果他儿子即丁捕头继承了丁家,这丁家产业迟早要被败光!所以无论如何,这丁家产业绝对不能交到丁捕头手上。两位叔叔为此大闹过几次,但好在丁老太太心疼孙子,又知自己长孙脾性,所以一直压着两位叔叔,坚持要丁捕头继承家业。

如今丁老太太身体一天不如一天,丁捕头从小跟奶奶长大,非常心疼奶奶,为帮她找药引四处奔波了几个月,可他两位叔叔却天天守在丁老太太院门前,假装哭哭啼啼,心里巴不得老太太快些去了,他们好分家产!

而丁捕头他爹深知此次事关重大,也不出去逍遥了,每日守在丁老太太院门外唉声叹气。本就心有芥蒂的几兄弟老在一起,自然免不了大吵大闹,更是把老太太气得内伤!据说昨儿下午老太太又吐了两次血,再找不到药引子,怕是坚持不了几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