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139章 药引

第一三九章药引

*请假:小云肚子里的宝宝已经39周,马上就要出来见面了,因此四月请假一月,五月再继续哦,给大家带来不便万分抱歉哦!*

灵儿跟老申头儿在丁家大宅门口坐了近两个时辰,突闻外面得得得一阵急促的马蹄声,老申头儿赶紧站起来跑门外觑起眼往马蹄声方向张望。灵儿顺势看去,一眼便看到高头大马上英姿飒飒的丁捕头一马当先,急匆匆的往这边跑来。

“申老爷子,我回来了!”丁捕头人还未到就冲着这边大喊。

老申头儿立时高兴了,拍着手道:“哎呀,小全子少爷,您可算回来了,太好了!”

丁捕头到了近前一提缰绳,骏马扬起前蹄一声长嘶后在原地得得得转几圈停下来,“申老爷子,你说有虫草的消息了,送消息的人了?”

灵儿从申老头子背后冒出来,乐呵呵的喊一声:“丁叔叔好!”

丁捕头一愣,盯着灵儿看了会儿,恍然大悟:“哎呀,你不是那个…那个半林镇的……”

“白小文!”

“哦,对对,还说要跟我做忘年交那小子!呵呵,小子,你怎么来了?”

“丁叔叔,你上次走之前不是托我办事吗?”

丁捕头想了想,顿时大喜,一下子从马背上跳下来,一把举起灵儿,“小子,叫人来传话的是你?你找到虫草了?”

灵儿点头:“是啊,丁叔叔,不过我也不认识,不知道是不是您要的那种!”

“没关系。没关系,院里有好几位老大夫,找他们看看就是!东西带来了吗?”

“嗯,带了!”

“好,好啊!走,咱们找老大夫去!”

“哎,少爷。你…你认识这小子?”

丁捕头呵呵笑道:“是啊。申老爷子,这小子就是上次我去半林镇公干时遇见的那怪小子,不是跟您提过?”

“啊?……哦~~原来就是这小子啊?”

“对啊。申老爷子,我先带这小子去验验虫草,有空了再跟你说,进去了啊!”

老申头儿在门前站了会儿。似乎想起了什么:“哎,少爷。少爷!”,可此时早已不见了那二人的影子。丁捕头抱着灵儿大步流星往里走,大门往里过一个小院儿,里面豁然开朗。好大一座园子!这才有大家大户的样子嘛!

“丁叔叔,你家真大!”

“呵呵,不算大。城外别庄占了大半个山头,有空带你去看看!”

“真的?谢谢丁叔叔!”

“别谢得太早。等你的东西验过了,只要是真的,你要什么都行!”

灵儿大喜,“真的?丁叔叔?”

丁捕头转头看她:“怎么,已经想好要什么了?”

灵儿干笑两声:“丁叔叔,不瞒您说,我来之前就听路人说你们家急需虫草,而且是最好的那种极品虫草,只要你们家用得上,价钱好商量!丁叔叔,要是我的虫草正好合适,您打算给我个什么价钱啊?”

丁捕头一顿,哈哈大笑:“没想到你小子还是个小财迷!价钱这事儿好说,我们给人家出价多少,给你也一样!”

“那…那丁叔叔,你们给人家出价多少啊?”

“呵呵,你这小子,不问出底儿来不死心啊?今儿早上的价格是二十五两一根,不过东西一定得货真价实,要是想蒙混过关骗钱财,就先去大牢里蹲几天!

怎样,小子,准备好了没?”

“当然,丁叔叔,您先准备好银子再说!”

“呵呵,这么有信心?”

“当然,丁叔叔难道不想快些找到药引?”

“我不着急怎会四处奔波?唉,但愿这次奶奶的病能有所起色!”

二人沉默片刻,灵儿想起一事:“对了,丁叔叔,如果我的虫草真管用了,能不能再麻烦您帮忙办件事?”

“什么事?”

“那个……我表妹家在山口镇,她父母年迈,家中又无田地,只靠他爹编竹篓竹篮换钱过日子,最近他们凑了些钱,在山口镇上盘下一个铺子,见那边买卖米粮的人挺多,所以想把那铺子开成个米粮铺子!

不过听说米粮铺子不是随便能开的,得有官府的公文,丁叔叔,能不能麻烦你……”

“就这事儿?好说!就凭你这小子把我的话记在心上,专程跑来给我送药引的份儿上,不管这药引能不能用,这事儿我都给你办了!你那表妹叫什么名字?原籍何处?”

“表妹姓杨,名灵儿,原籍山口镇王家村,铺子就在山口镇镇口丙五号,铺名叫‘杨记粮铺’!”

丁捕头点点头,停下回身道:“丁诚,你去县衙跑一趟,给这小子办份儿文书回来!”

“是!”一随从应一声,转身往外走去,灵儿大喜,忍不住抱住丁捕头脑袋啪啪亲上两口!丁捕头愣了一下,哈哈大笑:“你这小子,就爱作怪,不过我喜欢,哈哈哈!”

他们一路过去,园中的丫鬟仆从纷纷退到路旁避让,听他如此笑声,有丫鬟小声议论:“咦!咱们少爷抱的那小子是谁?怎地这么高兴?好久没见少爷笑得这么开心了!”

“是啊,不会是……外面生的……”

灵儿抽抽嘴角,这丁捕头看年纪应该二十七八的样子,有自己这么大的孩子很正常,嘿嘿,被人家当私生子这个……只是丁捕头全然不觉,似乎心情很好,一直抱着灵儿到了一座装饰门楣都相当古朴稳重的院子前。

一个面色苍白、身形瘦削的中年人笑呵呵的过来:“全儿,你回来了!”

丁捕头立刻收了笑容,放下灵儿,对那人微微点头,淡淡的唤了一声:“爹!”

中年人尴尬的笑笑。看看地上的灵儿,惊讶道:“全儿,这是……”

“他是我上次办差时认识的一位小友,给奶奶送虫草来的!”

“啊?他有虫草?!全儿啊,这小孩子的话怎么相信,我看他多半是……”

丁捕头淡淡的看那中年人一眼,牵着灵儿的手走向院门口另外两个中年人。照样行礼问候:“二叔好、三叔好!”

那二叔冷哼一声偏开头去。三叔看看灵儿,笑呵呵道:“全儿啊,找了药引了吗?”

丁捕头点头:“嗯。找到了,不过还要请老大夫看看能不能用!”

三叔脸色变了变,继而高兴的一击掌道:“好!好啊!咱们娘总算有救了!快,快把几位大夫请来!”

看门的丫鬟行礼应诺一声。快步进了院子。没一会儿功夫,三个五六十岁的老头子一起出来。见了丁捕头纷纷拱手行礼:“丁大少爷!”

丁捕头微微点头,蹲下身子对灵儿道:“小子,你的虫草了?拿出来给他们验验!”

灵儿环顾一周,见所有人都巴巴的望着自己。有的是看笑话,有的极其不爽,有的满眼期待。灵儿想了想。从袖子里掏出个小纸包,缓缓打开。里面是五条金黄金黄的拇指粗的虫草,这是她来之前故意挑出来做样本儿的。

几位老大夫一见那东西,顿时两眼放光,纷纷伸手来取,灵儿赶紧往后一缩,瞪着几人道:“这东西贵重着了,你们拿的时候要小心些!”

老大夫们连连点头:“知道知道,小友放心,我们定会小心再小心!”

然后几人一人拿一根,时而对着光照来照去,时而嗅嗅,时而小心翼翼的抚摸,那满心欢喜的表情毫不掩饰!

旁边的二叔见之微微皱眉,没好气道:“哼!前面那些骗子送来的比这大多了粗多了,色泽也好看得多,这个…多半又是假货!”

其中一老大夫摇头道:“非也非也,二爷,这才是货真价实的虫草啊,绝对的极品!呵呵,老太太的病有救了!”

丁捕头闻言大喜:“真的?秋大夫,这当真就是咱们要找的极品虫草?”

秋大夫看看另两位老者,二人都笑呵呵的点头,丁捕头长长松口气,“呵呵,太好了,太好了!那快去熬药啊!”

秋大夫点头,将那三根虫草递给旁边一药童,小声嘱咐一番,药童点头离开。丁捕头喜道:“秋大夫,我奶奶吃了这药就能好吗?”

“大少爷莫急,这虫草药效极好,老夫保证,这副药后老太太至少半个月内不会再咳血。至于病好,还得好生调养啊!”

“如何调养?”丁捕头追问。

“这个…”秋大夫回头看看另两位老大夫,稍稍犹豫道:“要是能再有这种极品虫草,每日做药引熬药服用,连服半年,再加之安心静养,相信老太太病愈不成问题!”

三叔看似着急道:“啊?半年!那得要多少虫草啊?这小子就带来五根,怎地够用?全儿啊,看来这事儿还得你多多上心啊!”

丁捕头皱眉看向灵儿,灵儿凑到他耳边嘀咕几句,丁捕头顿时大喜,三叔立刻问:“怎么,全儿,有好消息?”

丁捕头笑笑:“二叔放心,我一定想办法再找些虫草来,秋大夫,二位大夫,我奶奶的病就拜托你们了!我还有事,先回院子去!”

丁捕头拜别几人,带着灵儿回了他自己院子。他们进了屋,关好房门,丁捕头急道:“喂,小子,你说你还有不少,在哪儿了?”

灵儿笑嘻嘻道:“丁叔叔莫急,你先前答应我的事儿还没办了!”

“答应你的?哦,你说银子?这个好说!丁实,你去账房支去两千两银票过来,就说我要用来给奶奶买药引!快去!”

“是!”另一随从快步离开,

丁捕头急道:“财迷小子,怎样,现在可以拿出来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