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140章 恶棍

第一四零章恶棍

亲爱的大家,小云的宝宝已经出生二十多天了,不过是剖腹产,老妈说至少要坐四十天月子,现在正在月子中,据说月子中不能用眼太多,不过想起自己说了五月要更新的,只能尽量努力了,争取尽量不断更!

丁捕头急道:“财迷小子,怎样,现在可以拿出来了吧?”

灵儿从怀里掏出个大纸包,嘻嘻笑道:“丁叔叔,你以为我还能骗你不成,看,这么多,够用了吧?”

丁捕头赶紧接过,小心翼翼的将纸包一层一层打开,待看清里面一条一条金黄虫子时,兴奋的直拍桌子:“好!好啊!臭小子,你果然没让老子失望,太好了!”

灵儿吐吐舌头:“丁叔叔,这东西可是我帮人家卖的,咱俩这么好的交情,收你二十两五一根太不近情意了,我看这样,你给我二十两一根就行了!”

丁捕头一愣,哈哈大笑:“你这臭小子,嘴皮子怎地如此厉害?二十两和二十五两对我来说有什么区别?不过也好,我丁孝全今天就领你这个情,二十两一根!”

丁捕头爱不释手的拿着虫草翻来覆去的研究,时不时嘀咕一句:“这玩意儿怎地像真的虫子一般,难怪是极品,比起药铺买回来那些又黑又扁的草根儿,不知好看了多少倍!啧啧,难怪药效那么强,奶奶的病总算有希望了,唉~~~”

灵儿跟着丁捕头闲坐了一刻钟左右,丁实回来,交上厚厚一叠银票。灵儿激动得两眼直冒光。丁捕头看他那样,好笑的揉揉她脑袋道:“臭小子,我看你就是个见钱眼开的主儿,给,拿去吧!”

丁捕头数也不数,直接将那叠银票往灵儿面前一推,灵儿愣住。不知所措的望向丁捕头。一旁的丁实有些着急。几次欲言又止,最后还是忍不住小声道:“大少爷,这…这是两千两银票啊!”

灵儿赶紧道:“是啊是啊。丁叔叔,要不了这么多,我那虫草一共才五十根左右,说好二十两一根的。您给多了!”

“没关系,你这虫草品相好、药效好。送得及时,正好解我燃眉之急,值这个价儿。

今天若换做别人,看我们家这状况。多半会狮子大开口,跟我要一百两一条我都不会含糊!你这臭小子虽然财迷,却没失了本分。就冲这点儿。我多给你几两银子也是心甘情愿的,拿着吧!”

灵儿犹豫的接了银子。皱眉看向丁捕头,虽然…虽然银子多是好事,可总觉得这多出来的一千两很烫手!她思虑片刻,开始一张一张的数,这全是面额一百两一张全国通兑盖了大印货真价实的银票,一共二十张,灵儿数出十张,推到丁捕头面前:

“丁叔叔,做人不能言而无信,银子谁也不会嫌多,但我们事先说好了的,怎能临时变卦?无论如何,这多出的一千两我是不能收的!如果丁叔叔实在要给,就当这一千两是买我表妹那米粮铺子文书的钱吧!”

丁捕头愣了一下,哈哈大笑:“一张文书一千两,你不觉得亏?”

“当然不,丁叔叔是朋友,越是朋友越该账目清楚,为了不丢掉丁叔叔这个朋友,这多的银子我怎么都不能要的!”

丁捕头赞赏的点头,伸手过来用力拍她两下,差点儿把她拍到桌子底下去,“好小子,这话我爱听,好,这一千两我就收回来了,丁实,把这一千两送回账房去!”

“是!”丁实不禁也多看了灵儿两眼,接了银票出门。

灵儿与丁捕头闲聊良久,直到傍晚时分,丁诚拿着米粮铺子的文书回来,灵儿看了,上面户主居然是自己的名字,她非常高兴,当即向丁捕头好一番道谢后便要告辞。

丁捕头留她住下,灵儿不肯,坚持要回家,丁捕头便派了自家马车送灵儿一程,出发前他低声道:“小子,虫草这事儿算叔叔我欠你的人情,以后有什么事儿尽管找我。

不过你也帮我留意一下,看看你那些亲戚或苍茫山附近是否有更好的药材,这类极品虫草若还能找到,尽管给我拿来,价钱你怎么说怎么算,要是能找到千年人参什么的就更好了!只要对我奶奶身体好的都拿来,价格不论!”

灵儿笑眯眯的应了,坐着丁府的马车离开,虽然马车坐起来舒服,但毕竟太招摇,她指使车夫转来转去,最后在那群小叫花院子附近停下,自个儿下车打发走马车,又等了好一阵才欢欢喜喜的往小叫花院子去。

她还没到那巷口,就发现那里围了好多人。大家踮起脚尖儿往里张望,时不时对着里面指指点点,继而交头接耳、议论纷纷,仔细听,似乎还有大强他们尖叫哭喊的声音!

灵儿一惊,赶紧冲过去拨开人群,只见那废院门口立着几个彪形大汉,院子里有男人粗俗的咒骂声,还伴随着啪啪啪的皮鞭抽打声,每抽一下,大强便痛得大喊!

该死,这群混蛋!灵儿急得就要冲过去,却被人拉住,回头,见是个四十来岁拿着扁担的男人,那人道:“孩子,别去,那里面是城东贾家的少爷,势力大着了,一般人惹不起!”

灵儿初到县城,自然不知什么城东贾家城西甄家,她只知道那些可怜的孩子们正在院子里挨打受罪。她一把抢过男人的扁担:“多谢大伯,我知道了!把你扁担借我用下!”

然后她扛着扁担一鼓作气冲向废院,看门的彪形大汉吼道:“哪来的野小子,没见我们贾大少爷在此办事?滚……哎呦!”

汉子还没呼喝完就被灵儿砍了一扁担,噗通一声摔倒在地!旁边几个汉子大赫,一时没反应过来,灵儿挥舞扁担咔咔几下砍向他们小腿,几人立时痛呼倒地,摔成一片!然后灵儿拎着扁担继续往里冲,一过院门,里面的状况让她先是一愣,然后愤怒之极。

只见杂乱的院中,大强全身血淋淋的爬在地上缩成一团儿,衣服已被皮鞭撕成破布,汩汩而出的鲜血依然没个停,浸透了衣衫、染红了地面!

其他孩子则被麻绳绑成一串儿,一端牢牢固定在那危房的梁柱上。只要他们稍稍用力一拉,梁柱倾倒,整个屋顶就会垮下来,九个孩子至少有五个会被生生埋在废墟底下!

孩子们眼睁睁的看着大强挨打,哭喊着哀求着,想冲上去却又不敢用力,有的跪在地上用力磕头,有的愤怒得两眼发红,而最小那可怜的女娃娃却被绑在离梁柱最近的地方,看她倒在地上一动不动的样子,似乎已经晕死了过去!

拿皮鞭的是个十四五岁的少年,打得正高兴的他被突然冲进来的灵儿打断,非常不爽,双手叉腰指着灵儿道:“喂!你是谁?跟他们一伙儿的?”

灵儿紧握扁担,双眼喷火的瞪着他:“你是谁?”

那少年一顿,眯起眼打量灵儿一番,捏着鞭子看似悠闲的轻拍自己手掌:“哟呵,没想到这群小叫花还有同伙儿,来得正好!旺财,给我拿下!”

“是!”旁边另一十五六岁、体型如相扑的少爷应了,虎视眈眈的瞪着灵儿一步一步靠近,他张开双手,如老鹰捉小鸡般的姿势就要扑上来。被绑成串的乞丐孩子们认出灵儿,押着嗓子大喊:“老大,快跑,出去报官,别让他抓住!老大!”

拿皮鞭的少年扑哧一笑,指着灵儿道:“就这么个又干又瘦、白白嫩嫩的臭小子,你们叫他老大?哈哈哈,你们这老大也忒弱了些吧,把他拆了煮了还不够我们家来福塞牙缝儿的了!哈哈哈!”

旺财回头看皮鞭少年,粗声粗气道:“少爷,他们说要去报官?”

少年的笑声戛然而止,冷哼一声:“报官?哼,报老天爷都没用,别忘了,我这里有你们十人的卖身契,瞧瞧,这上面还有你们自己摁的手印儿了!”

“胡说,明明是你叫人拉着我们硬摁上去的,我们都不愿意!”

“哼!管你们愿不愿意,白字黑字儿写得清楚,你们!现在全是我的奴隶,要打要杀我说了算!瞧瞧这个……”少年啪一声往大强身上抽一鞭子,大强啊一声痛呼后又蜷成一团儿一动不动:“就是不听话的下场!”

“你…你个混蛋、杂种、恶棍,你不得好死,老天爷迟早要收了你!”

“啪!”少年一鞭子劈在方才骂他的小叫花身上,连带邻近的几个孩子都遭了秧,孩子们痛得眼泪直流,却努力忍住不想出声儿!

“呦呵,还挺硬实嘛!那我再抽几鞭试试,看看你们骨头硬还是我这鞭子硬!”少爷甩着鞭子呼啦呼啦往孩子们身上抽,一下去连带的几个孩子都皮开肉绽。

灵儿大吼:“住手!”

少年停下,回头看灵儿一眼,皱眉道:“旺财,愣着干什么?把他也给我抓来,串成一串儿,让爷好生乐乐!”

“是,少爷!”相扑少年抖着横肉扑上来,灵儿往旁一闪,那少年扑了个空。

兴许是他用力过猛,或者是他身上横肉太多,他一个没刹住,往前踉跄几步,嘭一声撞在前面的院墙上!本就不结实的院墙晃动几下,最后终于不堪重负,哗啦一声倒了下来,把那相扑少年埋在下面!

皮鞭少年皱眉瞪着那露在外面还在晃动的肥大屁股,低骂一声废物,抡起鞭子就向灵儿抽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