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144章 求援

第一四四章 求援

灵儿一阵疯跑,直到冲到县衙门口才停下,撑着膝盖呼哧呼哧喘气良久!看门的衙役看她行为异常,本要赶她离开,她赶紧喘着气儿说自己要找丁捕头,并塞上铜钱一把。看门的衙役掂掂铜钱,往袖子里一收,又摊手望着她。

灵儿愣了一下,还要?可现在自己身上除了从丁捕头那儿得来的一千两银票,散碎银子都给了庄学文,就剩几个铜板了!她在身上翻找一阵,把能找到的铜板全都翻了出来,陪着笑脸递过去:“呵呵,大叔,我…我只有这些了!”

衙役伸手一捞,收了铜钱,淡淡道:“丁捕头不在,明天再来吧!”

“啊?不在?大叔,你...你……”

“怎么?有意见?”

“没…没有!大叔,您知道…丁捕头上哪儿去了吗?”

“不知道!”衙役丢下一句,便转身懒懒的向县衙的门房走去!灵儿呆愣半晌,昨天来明明都很顺利的,今天怎么遇上这么个人!真是……

灵儿本想去丁捕头家里找,可县衙离丁捕头家还有段距离,这城里到处都是贾家的人,万一运气不好,路上被贾家人认出来就麻烦了!她想来想去,决定还是守在县衙门口,肯定能遇上个认识的,叫他们带自己去丁捕头家要安全得多。

等来等去,直到傍晚时分,衙役们三五成群陆陆续续从县衙大门出来,看样子是下班了?可惜她运气不好,盯了半天,眼看人都快走光了,总算看见个认识的,那个…走在最后,低头看东西的那个好像是…犟驴子?

“叔叔、犟驴子叔叔!”

犟驴子停下来,四下看看,目光落到灵儿身上时停顿片刻,复又转开,搜索一圈,没找着人,便要继续走,灵儿干脆跳到他面前拦住他:“犟驴子叔叔!”

犟驴子皱眉盯着她看了半晌,虎着脸道:“哪来的野丫头,没大没小的,一边玩儿去!”

“犟驴子叔叔,你不认识我了?”灵儿把脸凑过去,犟驴子盯着她看了会儿,摇头道:“不认识!”

“啊?不会吧?前不久我们还见过了!”

“去去去,少来套近乎,我认识的女人全是大娘,没有姑娘!”

灵儿一愣,对了,自己现在是女装打扮,当初在半林镇跟他斗嘴时是个白皙文静的小公子来着!她摸着头傻笑几声:“嘿嘿,犟驴子叔叔,您可能真不认识我,不过我大姑说您是大好人,时常给邻居帮忙,叔叔,您能不能也帮我个忙啊?”

“帮忙?”犟驴子皱眉打量灵儿片刻,皱眉道:“帮什么?”

“呵呵,其实很简单,我就是想找丁捕头,可他不在县衙,能不能麻烦犟驴子叔叔带我去丁捕头家一趟啊?”

“丁捕头家?就在城北,城里人都知道,你长嘴干什么的?问个路都不会啊?真是的!”犟驴子鄙视的斜灵儿一眼,嘀嘀咕咕的走开!

灵儿抽抽嘴角,这家伙,嘴巴就是缺德!她忍了忍,一跺脚追上去,她决定了,今天就赖定这家伙了,非要他带自己去丁捕头家不可,否则就去他家赖着不走!

犟驴子见这丫头死皮赖脸的跟着自己,赶也赶不走,吓也没用,无奈之下,只得答应带灵儿去丁捕头家!有个衙役带路,果然一路通畅,先前满大街的贾家人现在却似人家蒸发了般,完全不见踪影。

灵儿到丁捕头家已是太阳落山了,她先找个地方换了男装,再去门房找老申头儿!可惜丁捕头也不在家,据说是今儿早上有事出公差去了,要过几日才回来!

丁捕头不在事情就麻烦了,怎么办,莫非要等到他回来才能回家?老申头儿见灵儿挺着急的样子,问道:“小子,你找我们家少爷有事?”

灵儿抬头看他片刻,脑中灵光一闪,小心的四下看看,然后凑到老申头儿耳边,神秘兮兮道:“申爷爷,不瞒您说,我找丁捕头确有急事,而且跟药引有关,唉!原本以为找到丁府就能解决,可丁捕头却不在家,这可怎么办啊!”

老申头儿一听药引立刻来了兴趣,他拉拉灵儿道:“小子,什么药引?”

“就是老太太的药引啊!丁捕头让我再帮他找几味药引。我想起我云雾山的亲戚家好像就有,本想立刻赶去问问,可惜不知为何,从今早开始,城门口就多了一群凶神恶煞的人,专门抓我这样大的小孩子,害得我都出不得城门了,所以想请丁捕头帮忙!”

“啊?专门抓小孩儿?可是那守门军士在抓人?”

“不是啊,那些人穿的都是家丁服饰,听说好像是个什么姓贾的人家在找什么人吧!”

“贾家?贾家抓孩子干什么?”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方才我还差点儿被他们抓去了,要不是遇上犟驴子叔叔,我还到不了这里了!申爷爷,丁捕头什么时候回来啊,我好怕!”

老申头儿气哼哼道:“哼,那贾家就知道作恶,连小孩子都不放过,他们迟早要遭报应!小子,你莫怕,我老申头儿有办法!”

灵儿一喜:“真的?申爷爷,你有办法让我安全出城?”

“当然,你跟我来!”

天擦黑儿的时候,一辆四匹马拉的豪华大马车慢悠悠的走向县城东门,直到城门口前,贾家家丁跳出来拦住去路,喊道:“停住,检查!”

车夫停住马车,轻扫那几个家丁一眼,淡淡道:“城北丁家老太太的车,你们也敢拦!”

“丁家老太太?那老婆子不是要死了……啊~~~疼~~~疼~~~~”

灵儿掀开车帘,见那贾家家丁正抱着脑袋满地翻滚,另几个人则抄了棍子围上来!车夫却不紧不慢、双手环胸居高临下的望着贾家家丁道:“哼,想找死的尽管放马过来!”

贾家家丁互相打个眼色,大喊着一起围上来,眼看那棍子就要齐刷刷的落在车夫身上,灵儿甚至转开了头不忍看下去,咔咔咔几声后是男人们痛呼的声音。片刻后,车夫淡淡道:“哼,就凭你们,再来十个也休想动我半根毫毛!”

咦!车夫声音很淡定?灵儿睁眼一看,果然见贾家家丁全数倒在地上,抱着手脚大声痛哭,而这马车的车夫依然悠闲的坐在赶车人的位置上,似乎连位置都没挪过!咦,原来是位高手?灵儿不仅多看了那车夫两眼。

这车夫约摸四十来岁,相貌普通、身材一般,身着丁家家丁统一的青色长衫,表面看没什么特别,稍稍留意就会发现此人眼神清明、气场不是一般的强大!

啧啧,果然是高手!难怪先前老申头儿送自己上马车时信心满满道:“小子,你要去哪儿尽管跟车夫说就是,放心!只要是咱们苍平县的地界儿,没人敢把你怎样!”

灵儿坐在宽敞的马车上,大摇大摆的出了县城东门。她爬出车厢,拉拉车夫袖子道:“大叔,您好厉害!”

那车夫淡淡的嗯了一声却不接话,灵儿兴致满满道:“大叔,您这么好的功夫,为何只在丁家做车夫了?丁家其他人都这么厉害吗?”

灵儿见车夫不答话,便自顾自的遐想一番,“啊,我知道了,您年轻时一定是位行走江湖、除暴安良的大侠,几经波折后突然看破红尘,想找个地方隐居,安安静静过日子对不对?你愿意来丁家,是因为丁家主子仁厚、又能护你周全对不对?”

车夫回头看灵儿一眼,好笑的摇摇头,依然不搭话。一路上,灵儿喋喋不休的设想各种可能,可不管她说什么,那车夫始终不接话,偶尔淡淡一笑就当回应了!

马车一路摇摇晃晃的行到东坡村,那时天色已黑尽。车夫在马车四周挂上了灯笼,行到牛医院门前停下,灵儿跳下马车,兴冲冲的大喊着跑向院子:“齐六、十妹,大家在哪儿?我回来了,快出来啊!十妹,庄二、廖三……”

灵儿围着院子喊了两圈,却不见一个孩子露面,倒是正屋的门开了,牛医出来见了灵儿惊讶道:“小姑娘,你怎么回来了?”

灵儿皱眉:“大叔,我哥哥弟弟妹妹们都在您这儿,当然要回来了,他们了?在哪儿?”

牛医更加惊讶:“他们不是进城去找你了吗?”

“什么!”灵儿一下子跳了起来:“找我!他们…他们何时离开的?全都走了吗?大强了?受伤那个怎么办?”

“唉,那群孩子说担心你在城里被人欺负,非走不可,拦都拦不住!也不知他们去哪家弄来辆板车,把那受伤的孩子放板车上,几个孩子一起拉着板车走的!怎么,小姑娘,你没遇见他们?”

灵儿怔愣半晌,突然拉着牛医道:“大叔,他们走之后,村里是不是来过什么人?”

“来人?这个…...听说是有几个人在村头儿打听孩子的事儿……小姑娘,你们莫不是得罪了什么人吧?”

灵儿没空考虑那些,紧张的追问:“大叔,你可知道他们往哪个方向去了?”

“不知道,我才送他们出院门,就有人来找我给牛看病,没跟他们一起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