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145章 寻人

第一四五章 寻人

灵儿在东坡村打听了一圈,所得结果却不尽人意,村民们对那群孩子的去向说法不一:有的说他们进城去了;有的说他们上了去省城的官道;还有的说那群孩子一出村儿就散伙儿了,分成好几拨儿走了不同的方向;甚至还有人说看见孩子们被抓走了!

灵儿站在村头的十字路口看看这边望望那边,月色下这每条岔路的尽头都黢黑模糊,仿佛一头头张着大嘴的怪兽,就等你送上门去给它们当晚餐!

“小丫头,再不走我就要走了!”一直沉默的车夫发话了,语气低沉沙哑。

灵儿回头,见车夫正双手环胸懒散的斜靠在车厢上,那双黝黑锐利的眼睛在月色下异常明亮!灵儿一个激灵身子抖了一下,她脑袋空白片刻后又飞快旋转起来,这家伙深藏不露,不会是坏人吧?这深更半夜、荒郊野岭的,他要使坏自己就死定了!

不不不,这车夫是丁家的家丁,我一个穷酸小丫头,现在还是小子打扮,无财无色的,他对付自己也得不了什么好处!反之记得出来时,老申头儿跟这车夫嘱咐过几遍,让他一定要把自己送到家门口,自己的要求也当尽量满足,主子那里老申头儿负责禀报。

如此说来,这位深藏不露的车夫不仅不会对自己不利,反而是一大助力!想明白的灵儿心下稍安,她思忖片刻,整整衣衫,走到车夫身旁,恭恭敬敬的对车夫行大礼。

车夫眼睛微眯,倒是睁眼看向了灵儿,却没什么表示。灵儿行完礼站起来,低头恭顺道:“车夫大叔,我也想早点儿回去的,可进城之前我让表哥表弟们在这儿等我,现在他们全都不见了,也不知是不是出了事?

车夫大叔,我知道您有本事,求您帮忙找找,好吗?只要能找到他们,我…我一定会重谢您的!”

灵儿抬眼偷看,见那车夫表情动作不变,只是眼里似乎多了丝什么?莫非他不信自己有能力重谢他?灵儿稍稍犹豫,又道:“车夫大叔,只要您帮我找到表兄弟们、送我们回家,我让我爹娘给您十两酬谢银子!真的!”

车夫依然不接话,依然淡淡的望着灵儿,嘴角却微微翘起!这是什么意思?是嫌银子太少还是不信我的话?灵儿眨眨眼,伸出两根手指头:“二十两?”

……“三十两?”……灵儿几次加价,最后一咬牙一跺脚,“一百两!大叔,我们家最多只出得起这么多了,求您帮帮忙吧!

您不是答应过申爷爷一定会把我送到家门口吗?我找不到我的表兄弟们是不会回家的,您也完不成任务,没办法回去交差!大叔,您帮我找人,我给您报酬,您还能早些回去交差,这对我们双方都好,您说是不是?”

“呵呵!”车夫发出两声低笑,灵儿抬头,像小狗般可怜巴巴的望着他!车夫与灵儿对视半晌,突然嘴角一翘,拿起马鞭,提起缰绳,低声道:“上车!”

灵儿一愣,片刻后复又兴奋起来:“大叔,您...您答应了?”

车夫不说话,却举着马鞭做好启程准备,灵儿大喜,赶紧手脚并用爬上马车,她还没坐好,啪一声响后,马匹甩甩尾巴,得得得开始出发。

这岔路口一共有六条路,官道一头通往县城,一头通往省城,另外有三条较宽的土路应该是通往村落,还有一条很窄的土路,不知通往何处。

灵儿觉得如果贾家人找到村子来的话,小叫花们多半会走那条小土路,只是那小土路两边全是茂密的树丛。如果是白天,她肯定自己就去找了,可这深更半夜的,外面月亮虽好,树丛里却伸手不见五指,她胆子再大,也不敢一个人蹿到林子里去。

求助于车夫,其实是希望他跟自己一起进林子去,可现在车夫却晃悠悠的赶着马车往回走。灵儿不解道:“大叔,这是去东坡村的路,咱们才从那边回来,又回去做什么?”

车夫没有回答,反而从一旁摸出个水袋咕咚咕咚喝上两口,不,是酒袋!灵儿还要再问,车夫道:“哪来那许多废话,仔细找你的人!”

灵儿一愣,什么意思?她转头四顾,这才发现马车何时上了村头儿的田间大道?四周全是半人高的庄稼苗子,蛐蛐、青蛙的声音此起彼伏,好一副丰收夏夜的景象,可大半夜的跑这地里田间来干什么?车夫不会是要来这里找小叫花们吧?

灵儿眼前一亮,对啊,这庄稼地里的苗子这么高,藏他百十个小孩儿都不成问题,说不定小叫花他们真在这里了!想到这里,她立刻爬出车厢,坐到车夫身旁,挑高灯笼努力张望,并双手做喇叭状大喊:“大强、庄二、齐六、十妹,你们在哪儿?”

马车在田间缓缓而行,灵儿忙得上蹿下跳,那车夫却悠闲的靠着车厢,有一搭没一搭的喝着酒,似乎相当享受!如此行了一刻钟左后,灵儿嗓子都喊哑了,正准备跟车夫要水喝,马车却突然停下来。

“大叔,怎么停了?”

车夫不答,眼睛却盯着路边一动不动,灵儿循着他的视线望去,那是一大堆柴禾,下面是一捆一捆的树枝树干,上面是压得结实的茅草,这应该是农户们故意堆放在此的,乡下田间时常能见这种柴堆,并没什么特别的啊!

“大叔,您想生火么?”

车夫沉闷半晌,突然道:“那里有人!”

“啊?什么?”灵儿有些反应不过来。

车夫跳下马车,拿了挑在车厢边的灯笼,缓步向柴堆走去,灵儿愣了片刻,赶紧追上去。他们一步一步靠近柴堆,又围着柴堆绕了半圈,灵儿没发现任何异状,车夫却停下来,伸手一拨,茅草散开,露出一个空洞。

车夫将火把举到洞前,里面突然窜出个东西,灵儿吓得后退几步一屁股坐到地上,车夫却顺手一捞,抓住了那东西!

“走开,坏蛋!滚开!”洞里突然传来一阵愤怒却虚弱又熟悉的低吼!灵儿回头,见车夫正抓着从洞里伸出的一根木棍,只见他轻轻一扯,一个黑影随着棍子从洞里蹿出来,啪一声摔在地上。

那人趴在地上痛苦呻吟,车夫拿着棍子站在一旁,灵儿还没反应过来,洞里突然又蹿出一道影子,一下子扑到地上那人身上呜呜的哭泣!

车夫提起灯笼走近两步,上面那幼小的人影抬起头来,哭兮兮道:“大爷,呜呜~~求…求您,别,别打我哥哥!”

灵儿身子一震,连滚带爬的扑上去:“十妹?十妹!真的是你!真的是你,太好了!”

她高兴得一把抱住那孩子,孩子兴许是被吓坏了,半天没有反应,待看清灵儿的脸,她又愣了半晌,突然小嘴一咧,哇哇大哭起来!

灵儿吓了一跳,赶紧又拍又哄的安慰,十妹却哭得厉害,地上的人沙哑着嗓子道:“老大……你…你回来了!”

灵儿低头,待看清那人时吓了一跳,赶紧放开十妹去扶那人:“大强!怎么是你!你怎么在这儿?你的伤怎样了?其他人了?”

“老…老大,他...他们……他们……”大强身体相当虚弱,半天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灵儿看他脸色苍白、全身直冒汗的样子,赶紧掏了手帕给他擦汗,“大强,不急,先休息一下,慢慢说,啊!”

灵儿一边安慰十妹,一边照顾大强,车夫立在一旁看了会儿,把灯笼挂在一旁的树枝上,回身走向车厢,没一会儿拎了个木箱过来蹲在大强身边,木箱打开,里面一堆瓷瓶草药,还有纱布银针等一应俱全!

灵儿赶紧退到一旁,看车夫手脚麻利的给大强重新清理伤口、上药、包扎。两刻钟后,大强的情况稳定下来,灵儿给他喂下一碗开水,问起孩子们的情况。

原来灵儿走后,庄学文就给孩子们安排了任务,有人在院子照顾大强,有人去村口放哨,有人去村里打听情况。

到今日中午时分,贾家来寻人时,放哨的孩子急匆匆跑回来报信,孩子们才能提前离开。不过十个孩子个个受伤,最大的受伤最严重,最小的也需要人照顾,为防万一,孩子们进到这田园附近,庄学文跟大家商量一番,决定找个隐秘之地把大强和十妹先藏起来,他们八个再分成四拨儿往不同的方向走。

贾家人要是追上来,大家逃脱的机会更大,要是没追来,他们再回来找大强和十妹。所以灵儿才能在这儿找到大强和十妹。

“那庄学文和齐六他们在哪儿分开的,有没有约定什么回来?在哪儿碰头,贾家人有没有追到这边来啊?”

大强虚弱道:“不清楚,他们把我和十妹藏在这儿时,我不同意,一着急就晕了过去!”

灵儿闻言更加着急,如此说来,另外八个孩子分开走了,要找到他们更不容易!这深更半夜的,他们会去哪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