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146章 怪大叔

第一四六章 怪大叔

灵儿请车夫将大强和十妹搬到马车上,算算时辰,现在应该已经过了亥时了!举目四望,月色下的田园平静如湖一望无际,萤火虫在田间悠悠漫舞,却不见一个人影!

唉,景色是很美,可这黑灯瞎火的,就靠这点儿月光,要找人谈何容易?何况八个孩子走了不同的方向,他们在何处分开?走的哪条路完全不知,怎么找啊?

灵儿望着远处的淡影发呆,车夫灭了火堆,收拾一番,回到马车上,见灵儿发呆也不说话,倒是从旁边的布袋里掏出个东西扔向灵儿,把她砸得一个激灵!

“干什么?干什么?”灵儿清醒过来,转头见车夫一手拿酒袋一手拿鸡腿儿啃得正香,自己的肚子配合的咕噜咕噜一阵叫唤。她尴尬的抱着肚子,差点儿忘了自己从中午到现在一直都没吃东西了!

“咕噜咕噜~~~”灵儿回头,见十妹也抱着肚子红着脸可怜巴巴的望着自己。灵儿顿了顿,笑着摸摸她脑袋道:“十妹,饿了吗?姐姐给你找东西吃好不好?”

十妹眨眨眼,“姐姐?”

灵儿怔愣一下,尴尬道:“呵呵,那个……十妹啊,你…你想吃什么?”

十妹望着车夫手中的鸡腿儿吞吞口水,灵儿看看车夫,这个……还真不好意思开口。车夫似乎感应到她们的视线,回头斜灵儿一眼,淡淡道:“袋子里有!”

“啊?什么?”

车夫看向灵儿的手,她这才发现方才车夫扔给自己的东西是个布袋,她赶紧拆开,里面是用油纸包裹的几个小包,有鸡腿儿、馒头,还有牛肉,一看就是男人们的干粮和下酒菜。灵儿将东西分了分,给十妹鸡腿儿,大强牛肉,自己只啃了个大馒头。

吃饱喝足之后,灵儿谢过车夫,试探着问:“大叔,您说……我怎么才能找到其他表兄弟们?”

车夫不答,只顾喝他的酒,灵儿有些为难,车夫是丁家的家丁,跟自己毫无交情,陪自己找人找到半夜已经很给面子了,若再让人家帮自己像没头苍蝇一般转个通宵,就算车夫没意见,她自己都觉得过意不去,可不找的话她又担心,怎么办?

灵儿正在犹豫之时,突闻车厢里有嗡嗡的哭声,回头看去,见十妹正坐在大强身边,双手抱膝哭得厉害!灵儿吓了一跳,赶紧爬进车厢:“十妹,怎么了?大强不好吗?”

她来到大强身边,见大强闭着眼,心里咯噔一下,不会吧,方才还吃了几片牛肉了,这么快就……

“让我看看!”车夫拨开灵儿,拉起大强的手摸脉,又探探大强的鼻息,翻看下眼皮。

“怎么样?大叔,大强他…他是不是……”

“他睡着了!”

“啊?睡着了!”

车夫退出车厢,见十妹依然哭得伤心,突然伸手一捞,把十妹抓了出去!再一看,十妹已经被他高高举起!灵儿吓了一跳,大喊道:“大叔,你干什么?她…她还小,哭一会儿就不哭了,您…您快放她下来!”

车夫却没反应,板着脸仰头望着被举到半空的十妹。兴许十妹是被吓坏了,惊恐的睁大眼低头望着车夫,连哭都忘了,脸颊上的泪珠还在月光下微微发光了!

灵儿异常紧张,生怕车夫一生气把十妹给扔出去。这车夫一路上不言不语,自己怎么说话他都不搭理,一看就是个性格怪异之人。原本还以为他是个好人了,怎么一转眼就变成这样?莫非他有天生讨厌小孩儿的怪癖?或者一听小孩哭就精神失常?

灵儿越想越怕,举起一手慢慢靠近:“大叔!您…您别激动,十妹…十妹她是个乖小孩,平时很少哭的,今天她突然跟表哥们分开,心里难过,所以…所以有些控制不住!大叔, 您…您先放她下来,我保证她以后再也不哭了!

十妹,快跟大叔说,你以后再也不哭了!快说啊!”

车夫皱起眉头,转头看灵儿一眼,又抬头望着十妹干巴巴道:“笑!”

灵儿愕然,十妹更加不知所措,“大叔,您说什么?”

车夫眉头皱得更紧,本就不怎么‘慈祥’的脸更加严肃,乍一看,似乎还有几分凶神恶煞的味道!他等了半晌,见十妹没反应,瞪大眼、拔高声音凶巴巴的命令:“笑!”

十妹身子一抖,小嘴一张,哇一声大哭起来!车夫板着脸眼睛一眨不眨的瞪着十妹那张得大大的嘴,眼中似乎还有几分不解?灵儿怕他发火扔了十妹,在一旁焦急的说着好话却又不敢靠近。

突然,车夫用力往上一抛,十妹小小的身子飞向半空,正在说情的灵儿一噎,愣愣的望着十妹的小身子在月光和星光的照耀下渐渐飞远,遭了!十妹被扔出去了!要被摔坏了……她还没反应过来,突见灵儿的小身子又掉了下来,直直的落向车夫头顶!

“啊~~~回来了!”灵儿大声尖叫,车夫仰头望着,看着十妹的小身子越来越近,眼看她就要掉在地上摔成肉饼,车夫伸手一接,十妹便稳稳落在他手上!

这是什么状况?这变态想把十妹生生吓死了再扔掉?不行,太残忍了!这么可怜漂亮无辜的小妹妹,他怎么下得了手!绝不能让他得逞,一定要阻止他!

灵儿头脑一热,大叫一声扑上去一把抱住车夫的胳膊:“放开,你这个混蛋、变态!放开十妹,她才四岁,哭一声你就要摔死她,你变态、你杀人狂!”

灵儿吊在车夫胳膊上又踢又骂,好一会儿才发现这胳膊的主人一动不动,自己像枝头要掉不掉的枯叶儿般挂在上面,不管怎么挣扎,根本动不了对方丝毫!不行,对方是高手,硬来不行,得找点儿工具借力!

她松手退开四处乱抓,突闻车夫低沉的声音:“你找什么?”

灵儿一怔,顺手抓了个东西就向车夫砸去,车夫微微侧头,那白乎乎的东西夹着劲风从他耳边呼啸而过,直直往前方飞去,消失在黑暗之中,久久不闻掉落之声!

车夫一脸惊讶,他伸手摸摸自己鬓角,摊开手,上面多了一戳儿头发!车夫微微眯起眼,抬头再看灵儿时,眼中多了几丝危险的异光,“你是什么人?”

灵儿被他身上突然迸发出的肃杀之气吓得后退两步,直到抓住车厢门稳住,“我…我就是我,你…你放了十妹!有本事单…单挑!”

车夫不答,危险的眯起眼望着她,灵儿假装镇定与之对视,二人对峙良久,天知道灵儿后背衣衫已全被汗湿,全身僵硬得抖都抖不起来!

“大…叔!”旁边一道如猫般的轻唤响起,车夫目光闪了闪,缓缓收了杀气,微微转头看向十妹。

十妹白着脸可怜巴巴道:“大叔,哥哥是好人!”

车夫回头看灵儿一眼,将十妹轻轻放到车厢里,双手环胸道:“丫头,练的什么功夫?”

灵儿怔愣一下,转头看看十妹,再看看车夫,他明明是在对自己说话!灵儿低头看看自己装束,是在对自己说话吗?

“别东张西望了,说的就是你!”

灵儿惊讶的抬头,指指自己鼻子:“我吗?”

“不是你是谁?”

“我…我什么功夫都没练过啊!”

车夫再次眯起眼,灵儿赶紧道:“真的真的,大叔,我真的什么功夫都不会,不过力气大些而已!”

车夫盯着灵儿看了半晌,突然,灵儿感觉眼前几道白光闪过,待她回过神来时,自己头发全部散落开来,还有几缕轻飘飘往下掉落!灵儿怔愣片刻,伸手去摸,这才发现自己的头发何时被齐肩剪断!她惊讶的抬头,见车夫姿势如初,似乎根本没有动过一般!

“你…你…为什么剪我头发!”

车夫不解的望着灵儿,“你……当真不会功夫?”

“当然,我要会功夫,还用找你帮忙啊?”

车夫捏起自己鬓角掉落的几丝头发看了看,奇怪的看看灵儿,沉默片刻,跳上马车道:“照顾好小丫头,出发了!”他马鞭一甩,马车开始沿着田间乡道继续前行。

灵儿在车厢中愣了半晌才反应过来,她回头去看十妹,那丫头居然睡着了!灵儿长长吐口气,帮她缕缕头发,小声道:“小丫头,你差点儿就没命了,知道不?”

“哼!”车夫冷哼一声,灵儿看看那车夫背影,想了想爬过去坐到车厢门前,试探着问:“大叔,您是不是……很讨厌小孩儿哭啊?”

车夫身子一僵,回头瞪灵儿一眼:“不是!”

“啊?”灵儿有些意外,不只因为他的回答,之前一路上自己说那么多,这人都不搭话,怎么突然有兴致了?

灵儿眼睛一转,这样更好,问清楚了免得误会:“那…大叔方才为什么要把十妹扔出去了?”

“没有!”

“啊?……你明明……”

“逗她!”

“什么?”灵儿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试探着问:“大叔说方才把十妹抛出去只是想逗十妹笑吗?”

“是!”

灵儿惊讶的张大嘴,她心思转了几圈,难道我错怪这位大叔了?莫非他确实是好人,只是不会笑、不善言辞而已?他见十妹哭,便抱她出来抛着玩儿?

一般人家的小孩子哭闹,确实有些大人会这样逗孩子开心!可不是所有孩子都喜欢被抛啊,何况十妹是个那么胆小怯弱的小女娃娃,被抛得那么高,要是我,肯定被吓晕!灵儿抽抽嘴角,真想提醒这位大叔,以后逗小孩千万别用这种方式,特别是女孩!

误会解除,灵儿对这位车夫大叔的认识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她回头看看十妹和大强,见他们睡得正香,车厢里空位也不多了,她干脆爬出车厢坐到车夫身旁,兴冲冲道:“呵呵,大叔,方才你吓死我了,还以为你讨厌十妹哭闹,要把她扔出去了!”

车夫回头看她一眼,淡淡道:“不会!喜欢!”

“喜欢?……你说你喜欢十妹?”灵儿惊讶的眨眨眼,车夫不答,意思就是肯定啰?她偏头想了会儿:“啊,我知道了,大叔的女儿跟十妹一般儿大,对不对?”

车夫突然一提缰绳,马车嘶叫几声停下来,灵儿没注意,往前一扑,差点儿掉下车去!幸好她抓牢了车门,在上面晃了几下退回来!

“大叔,你干什么啊?要停车怎么不先说一声!”灵儿说完,突然发现车夫表情有异,只见他脸色铁青、目光阴沉的瞪着前方,似乎面前站着他的死敌一般!

灵儿看看前面,道路上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啊!莫非…莫非这大叔又疯魔了?她不由得往后缩了缩!

不知过了多久,车夫突然沉声道:“我女儿四岁!”

灵儿低头看看十妹,十妹也是四岁,乖巧可爱之际,难怪……她正要开口,突闻车夫又道:“她刚满月,就被那贱人带走了!”

灵儿一噎,话到嘴边赶紧吞回去!看车夫苦大仇深的样子,不知他口中的贱人是谁?不不,现在不是八卦的时候,这人不同常人,要是不小心踩到人家痛处就死定了!

马车在田间乡道上停了许久,灵儿几乎睡了过去,感觉周围摇摇晃晃,睁眼见马车又开始行进了!她揉揉眼仔细辨认,四周依然满是稻田,蛙声、虫鸣声时高时低。

“大叔,我们在哪儿啊?”

“路上!”

“呃!大叔,要不咱们找个地方休息一下,等天亮了再找人问问?”

车夫淡淡道:“不用了,半个时辰后进城!”

“进城?不行啊,大叔,我的表兄弟们……”

“他们与你非亲非故,你为何一定要找他们?”

灵儿一愣,结结巴巴道:“没…没有啊,他们都是我的表……”

“你们昨天在城里大闹一场,伤了贾家公子,贾家不会放过你们!”

灵儿一下子跳起来:“你…你……呵呵,大叔,您别瞎说,我…我没有……”

“不用隐瞒,城里那些人要找的就是你们!”

听车夫如此笃定的语气,原本想辩解的灵儿沉下心来,她瞪着车夫的背影一动不动,心思却千回百转。灵儿思忖良久后缓缓道:“既然大叔已知我们身份,为何还帮我寻人?”

“呵,你与贾家之事,与我何干?我受东家所托送你回家,你找到人了我才能回去复命,帮你就是帮我自己!”灵儿默然,这正是先前求他帮忙时自己给的理由。

“那……我们还有八个同伴儿……”

“不行!”

“为什么?你不帮我找人,我是不会回去的!”

“随便,我把你带回丁府交给老申头儿,让他派别人送你就是!”

“你怎么这样了?男子汉要一诺千金,你都答应了!”

“我什么都没答应!”

“你……”

二人沉默半晌,马车得得得借着月光和灯光出了土路,上了官道,然后转向县城方向!他当真就要回城了?灵儿有些着急,放柔声音道:“大叔,那些孩子都是无父无母的孤儿,最大的不过十一岁,他们都是好孩子,您就帮帮忙吧!”

“你找到他们又如何?”

灵儿一顿,“我……我可以带他们回家啊!”

“你不怕贾家人找上门来?”

“这个……”灵儿低头,确实,自己还没有想到安置孩子们的办法,如果全都带回去,这么多人,迟早会被贾家人发现,到时候孩子们和自己全家都要遭殃!

“办不到的事情不要瞎揽!”

“可不管他们的话,他们还会被欺负,要是被贾家人抓到更惨!”

“人各有命,你确定找到他们会更好?”

“这个……”灵儿沉默了!人各有命这句话她深有感触,这个世界没有谁是谁的救世主,人活着肯定会遇到困难,这次自己帮了他们,下次了?或许他们离开后会有更多机遇,更容易达成自己的梦想也不一定!

灵儿轻叹一声没有说话,呆呆的望着官道两旁,看着景物一点儿一点儿往后移动。

突然,灵儿坐直身子,望着路边的草丛,“等等!大叔,停车!”

马车停下,灵儿瞪大眼盯着方才那草丛,车夫顺势看去,稍稍犹豫,跳下马车,走向那草丛!灵儿坐在车上,见车夫站在草丛旁,双手环胸盯着地上看。

“大叔,那里是什么?看清了吗?”

“人!”

“啊!”灵儿赶紧跳下车,几步冲过去。仔细看,地上一个人影儿缩成一团儿躺在那里一动不动,看个头似乎是个年纪幼小的孩子!

“大叔,快,快救他啊!”灵儿蹲下身子想去扶那孩子,却觉后领一紧,自己身子腾空而起。

“干什么?放我下来、放我下来!”灵儿四肢乱舞一阵挣扎,车夫将她扔到一旁,低声道:“站着别动!”

“为什么?那孩子都快不行了!快救人啊!”

“想救他就别动!”车夫从腰间一抽,一把长剑不知从何处拔出来。他盯着那孩子一动不动好一阵,突然提剑刺向孩子!

“啊!”灵儿尖叫一声捂住眼睛,一阵悉悉索索后,听闻车夫的声音:“别傻愣着,快拿酒来!还有药箱!”

灵儿睁眼,见车夫正抱着孩子绕过自己,快步向马车走去。灵儿怔愣片刻,赶紧追上去,“大叔,这孩子怎么了?”

车夫将孩子平放在地上,捞开裤腿儿,只见孩子的腿乌青乌青的,肿得老高,明显是中毒!车夫一阵忙活,用酒和药草消毒包扎一番,又给孩子喂下几颗药丸儿,拍拍手站起来。

没能帮上忙的灵儿赶紧递上汗巾:“大叔,这孩子全身又肿又青,他是不是中毒了?”

“对,蛇毒,两个时辰内不能动!”

“啊?两个时辰!”灵儿看看天色,这下好了,再等两个时辰,正好天色大亮,今晚要在这儿过夜了!唉,看来那几个孩子真找不到了,也许是自己与他们无缘吧!

灵儿识趣的将能用上的东西搬下马车,在旁边点起篝火,吃点儿干粮,烧了开水,盛了一些打算端去喂那孩子。

她举着灯笼来到孩子身边,灯光照在孩子脸上,那青紫色已经褪去大半,肿胀也消了一些,总算能看清孩子五官了!灵儿盯着孩子看了会儿,怎么觉得有些眼熟了?

“九哥哥!九哥哥!”十妹突然大叫两声就要从车上跳下来,灵儿赶紧接住。十妹挣扎几下,扑向地上的孩子:“宁哥哥,宁哥哥!你怎么了?宁哥哥,醒醒啊!”

灵儿在十妹身边蹲下,宁哥哥?她仔细辨认半晌,对了,这不是宁八吗?天啊!这是宁八,遍寻不着,居然在这儿遇上!他怎么一个人?跟他一起那孩子了?可惜现在宁八昏迷不醒,什么都问不出来,只能等他醒了再说。

灵儿安慰十妹一番,让她守在宁八身边,自己回到火堆旁烧水。看着依然抱着酒袋喝个没完没了的车夫,灵儿叹息一声。

“年纪轻轻,叹什么气!”车夫依然语气清淡。

灵儿看他一眼,笑道:“车夫大叔,你别看我外表年幼,我其实已经三十岁了信不信?”

车夫顿了顿,转头看灵儿一眼,哈哈一笑,仰头大喝几口。

“大叔,你不相信?我说真的!”

车夫好笑的摇头:“你这丫头忒有意思!”

“嘿嘿,大叔过奖!大叔啊,您看咱们都相处整整一天了,我还不知道您贵姓了!哦,对了,我叫白小文,你叫我小文就好了!”

“呵呵!”车夫哼笑两声,也不知他什么意思,过了好一阵,他才道:“刑义!”

“刑义?好名字,行侠仗义,刑大叔一看就是为大侠!刑大叔,听您口音不像是咱们苍平县人啊,您一身本事,为何要去丁府做车夫了?”

刑义没有回答,等了好一阵还是没答。灵儿干笑两声,又转个话题,可这刑义嘴紧,不管问丁家的事还是他自己,或者说到其他人,他一律不答,只是说到跟孩子们相关的事情时,他偶尔才会接上几个字。

不过从这些只言片语中,灵儿猜测加推断,大概能知道这刑义的女儿刚出生没几天就被个女人带走,他是追踪那女人下落追到苍平县来的,这几年也一直在找寻那女人和他女儿的下落。

唉,没想到,刑义这种武功高强之人也有此等烦心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