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148章 治伤

第一四八章 治伤

她想了想,将十妹拉到墙角,小声道:“十妹,待会儿看我脸色,要是我咳嗽三声,你就找机会逃出去,在县衙门口的石狮子底下会面,知道吗?”

十妹点点头,想了会儿又摇头如拨浪鼓:“不要,我不要离开大强哥哥和宁哥哥!其他哥哥都不见了,我不肩部着大强哥哥和宁哥哥!”

“不是的,十妹,你听我说,这医馆里全是坏人,咱们留在这儿就会被坏人抓住,到时候不仅找不到你其他哥哥,还会给他们添麻烦,知道吗?所以我们一定得想办法逃走,逃出一个算一个,出去了才能想办法救被抓住的!”

十妹皱起小眉头眼泪花花儿的望着灵儿:“姐姐,大强哥哥和宁哥哥走不动,我们逃走了他们是不是就会被坏人抓走?”

“这个……”

“放心,有我在,没人敢抓你们!”刑义的声音突然从后面响起,灵儿吓了一跳,回身见刑义和庄大夫都站在自己身后。刑义依然表情严肃,庄大夫满脸无奈,他低头扫一眼,正好对上灵儿的视线,他顿了顿,故意板着脸道:“小子,你说我们都是坏人?”

灵儿抽抽嘴角,干笑两声:“没…没有啊!我说医馆里有坏人,没说您是坏人啊!庄大夫悬壶济世、救人性命,肯定不是坏人,呵呵,肯定不是!”

“悬壶济世?呵,你一个小叫花子也知道这种说法!”

灵儿愣了一下,本想解释,话到嘴边又改了口:“我…我讨钱的时候听茶楼的说书先生说的!”

刑义转头看向灵儿,眼底有些疑惑,灵儿心虚的干笑两声,幸好刑义没说什么,而是对庄大夫道:“给这小子看看,为何我的伤药不管用?”

庄大夫道:“不用看了!这小子身上的鞭伤跟贾大少爷身上的鞭伤一模一样,普通伤药根本不管用,因为那鞭子非同寻常,鞭身是用深山剧毒蛇皮所制,若只被抽个一两下,受点儿皮外伤兴许熬熬就过去了,但若伤及筋骨,那就麻烦了!”

灵儿闻言看看**的大强,她记得清楚,牛医帮他清洗伤口时,那大腿上和胳膊上的伤痕深及骨头,筋脉也被打断多处!

“庄大夫,伤及筋骨会怎样?不会落下终身残疾吧?”

“那是当然!”

“啊!”

庄大夫一甩袖子,一手抚下巴一手背于身后,颇有些得意道:“如果只是普通大夫,遇上这种情况能保住他性命就不错了,不过……你们运气好,遇上我这个妙手回春的苍平第一名医,情况自然不一样!”

灵儿愣了一下,苍平第一名医?就他?吹牛的吧!庄大夫见灵儿那表情,脸上有些挂不住,咳嗽两声道:“怎么?不信?那你找别人去,我不管了啊!”

他说着转身就要走,却被刑义的胳膊挡住,他讪笑两声道:“刑兄,不是我不帮忙,是这小子根本不信我,虽说医者父母心,可你也知道,我从来不治不信我的病人!我看…”

“我信!我信!庄大夫,久闻大名,没想到真有机会见着!我们…我们早就听说您不但医术高明、妙手回春,还是个和善的大好人,经常对贫民百姓施医赠药,请您发发善心,一定要救救大强,求您了!”

灵儿声情并茂,甚至挤出两滴泪来,看上去颇为虔诚。庄大夫怔愣片刻,脸色渐渐转喜,甚至有些心花怒放的味道!他挺挺胸膛咳嗽两声道:

“当…当然,我当然是大好人,放心好了,那些庸医束手无策,对我这个苍平第一名医来说小问题而已,只要用上我的独制生肌膏,每天涂抹,保证一月不到就能恢复如常,连疤痕都不留半点儿!”

“真的?!庄大夫真厉害!”灵儿一脸惊喜加崇拜的望着他,对方更加得意:“当然,本人从不说谎!”

“那…那庄大夫,快,快给大强试试吧!”

“不着急!等会儿,先得把那乱七八糟的伤药去了,伤口清洗干净啰,否则用那生肌膏只会起反效果!霜儿,打水来!”

“哎,好嘞!”门口那个十岁左右的小丫鬟应一声便咚咚跑开。

灵儿站在床边看庄大夫给大强拆纱布,看他动作麻利顺溜、低头一丝不苟的样子,与先前嬉皮笑脸、沾沾自喜的样子完全不一样,看得出这家伙确实有几分本事,要是能不那么自恋,兴许真是个很不错的名医。

看样子大强的伤应该问题不大,自己也暂时不用考虑被抓或逃走的问题,她轻轻松口气,回头去看十妹,环顾一周却不见人影儿!灵儿吓了一跳,不会吧,现在玩失踪?她围着屋子转了一圈,依然不见人!

“十妹?十妹?你在哪儿?快出来!十妹!”灵儿着急的喊了起来!

“吵什么吵?没看见本人在救人吗?出去!”庄大夫突然回头对灵儿凶巴巴的吼一嗓子!灵儿当真被他那气势震住了,腿不由自主的挪向门口。

她跨过门槛,回头往里看一眼,见庄大夫还在认真帮大强拆纱布,轻轻松口气:这家伙,平时看着嬉皮笑脸,凶起来还是挺吓人的啊!

“大哥哥、大哥哥!”院中传来十妹的声音,灵儿回头,见十妹正被刑义抱着,手里拿着一朵大红绸花!

“大哥哥,你看,大花花!大叔帮我摘的!”

灵儿略有些惊讶,点头道:“嗯,很好看,快谢谢大叔!”

十妹转头正对刑义,奶声奶气道:“谢谢大叔!”

刑义低头看向十妹,表情柔和了许多,等等,他嘴角好像抿了抿?是在笑吧?这家伙也会笑?灵儿揉揉眼再看,刑义又抱着十妹去摘另一颗树上挂的绸花。

两个时辰后,太阳已上正空,差不多快到午时了!灵儿回头看看**的大强,十妹正爬在床边,看庄大夫的小丫鬟给大强喂粥喝;而窗前的矮榻上,宁八已经坐起来,自己端着药碗咕咚咕咚喝药。

据庄大夫说,宁八的蛇毒已经解得差不多了,只需要调养几日就能恢复如常;大强的伤比较严重,不过只要用他独家秘制的生肌膏每日涂抹三次,在加上他开的药方内服,如此坚持一个月,大强的伤势就能好个大半。

不过,姓庄的还说了,他的生肌膏是独家秘制,制作工序复杂,原料精贵,成药困难,因此,他自己也数量不多。大强的药,看在刑义的面子上,今天用的免费,但是,如果以后还要用,那就用用银子来买了!

大强身上那么多伤口,估计一个月下来,至少要用十瓶,庄大夫的药说是对外人是卖二十两银子一瓶,不过看在刑义的面子上,给灵儿他们个优惠价,十五两银子一瓶儿!

灵儿闻言瞪着姓庄的看了良久,庄大夫被她看得有些心虚,摸摸鼻子道:“不是我故意为难你们,这膏药原料当真又贵又难寻,一般人我还不愿意卖了!我知道你们没钱才只收你们成本价的,要是别人,哎,不说别人,就说贾大少爷吧,我早上还给他上药来着,就这药,一模一样的,卖给他,五十两一瓶,不信你们可以去问啊!”

灵儿继续瞪着他,姓庄的咳嗽两声,故作抬头望天转开头去,十妹故去拉拉他袖子可怜巴巴道:“叔叔,您是好人,求您给我们两瓶药吧!”

姓庄的低头看看十妹,摸摸她脑袋道:“小丫头,我没说不给啊!只是这东西我又花钱又花精力的,你总不能让我白忙活吧?不急啊,你们去想想办法,凑到钱我就给!哎,哎呀!刑义,你干什么,还给我!刑义!”

刑义拿着个瓷瓶翻来覆去的看,又闻闻嗅嗅,姓庄的去抢,他轻轻一让就叫他扑了个空。刑义轻哼一声:“堂堂大男人,跟几个孩子斤斤计较,丢人!”

庄大夫顿时脸红,“刑义,我看在你的份儿上,不仅帮他们看病,还给他们送药送吃的,还要怎样啊!我又不是开善堂的,这几个孩子可是贾家要抓的,要被贾家人知道,你我都吃不了兜着走!”

“哼!懦夫!”刑义冷哼一声,走过来蹲在十妹面前,将那瓶生肌膏递给十妹,摸摸她脑袋道:“拿去吧!没有了来找我!”

十妹高兴的抱着药瓶爱不释手,灵儿算是看清楚了,这刑义不是丢了女儿吗?他多半把十妹当成他女儿了,如此看来,他定不会暗算我们,这样就安全了,至少不用想着怎么逃跑,怎么救人了!只是这生肌膏……

如果每次用完了,带十妹来找刑义,兴许真的每次都能免费拿到,不过这样总觉得太麻烦。一来麻烦刑义,姓庄的又满心不乐意;二来经常往县城跑,万一被贾家人认出来,多的事情都来了!自己身上确实有足够的银子买药,灵儿倒不是舍不得银子,而是担心漏了财,别人起坏心。

她犹豫良久,决定先跟庄大夫讨价还价一番,最终将价格定在十两银子一瓶,然后私下找刑义商量,请他帮忙先垫付银子向庄大夫买十瓶生肌膏,等到家后再让爹娘把银子给他。原本以为刑义不会同意,没曾想他转身就跟庄大夫强逼着赊了十瓶药,说明天给他钱,而庄大夫虽百般不乐意,最后还真给了!

宁八和大强的问题解决了,灵儿心里的石头落了地,当即就催刑义快快上路,离家已经两三天了,今天一定要赶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