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149章 兄妹想称

第一四九章兄妹想称

午时刚过,外面烈日当空,街上行人稀少,却见一辆马车顶着烈日哒哒哒往县城西门去,似乎着急赶路的样子。坐在路边茶棚乘凉的两个贾家家丁看那马车一眼,一人道:“这大中午的,怎地还有马车?哎,老三,咱们要不要过去查查?”

“那有什么好查的?咱们要找的是几个小叫花,他们怎么可能做得起这种马车?”

“那可不一定,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啊,咱们还是去看看吧?”

“哎,别去别去!那马车我认识,是丁家老太太的马车,里面肯定没小叫花。兄弟,大热天儿的,别折腾了,坐着喝茶吧!”

“丁老太太?不是早就说得了重病,快不行了吗?大中午的还往外赶?”

“管他了,说不定又是去给丁老婆子寻药引的!”

“这样啊……嗯,还真有可能!”

“嘿,你说那老婆子,老得牙都掉光了,几次说要死了要死了,折腾来折腾去就是死不了,丁家还舍得花大价钱到处寻医问药!我要有那个钱,还不如……”

“嘘!你小声点儿,别让丁家人给听见了!”

“哼!听见又如何?他丁家早就不是当年那个丁家了,咱们家主子也今非昔比,等咱们家大小姐进了宁家门,咱们贾家就是知府夫人娘家了,还怕他丁家一个小小捕头?”

“嗯,说来也是!咱们大小姐也是个有福气的……”

那二人的声音渐渐远去,灵儿掀起车帘往后看看,丁家大小姐要成知府夫人了?不会吧?如此那该死的贾大少爷岂不就是知府小舅子了?以前土财主时就肆无忌惮到处欺负人,要有了这个名头那小子以后不成小魔王才怪!

还有啊,自己和小叫花把他打成那样。他要发了狠,非报复我们不可的话就麻烦了!灵儿一想就烦,眉头皱得像个老头子。

“老大,我们…我们真的不会被抓住吗?”灵儿抬头,见宁八正怯生生的望着自己,旁边大强似乎也很紧张,十妹睁大水灵灵的眼睛茫然的望着自己。灵儿顿了顿。现在这几个孩子都把自己当成了主心骨。他们都很不安吧?灵儿整理下情绪,故作轻松的笑笑:

“当然,你看。我们大摇大摆走在大街上,那么多贾家家丁路过,也没人敢把咱们怎样!放心好了,我们肯定能顺利出城。只要出了城,咱们再改名换姓、改头换面。保准贾家人找不到咱们!”

几个孩子面面相觑,大强看看灵儿,眼底满是担忧,他犹豫的动动嘴唇。似乎想问什么,却一直问不出来的样子,十妹眨巴着眼道:“大哥哥。其他哥哥了?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再见到他们啊?”

“这个……”灵儿犹豫片刻,笑着摸摸十妹脑袋道:“十妹乖。方才我们不是打听过了,贾家一个都没抓着,说明你其他几个哥哥现在都还安全!只要不被抓住,他们肯定都能好好的,我们也要照顾好自己,以后迟早会再见到他们,知道吗?”

十妹偏头想了会儿,似懂非懂的点点头,又道:“可是其他哥哥知道我们离开这里了吗?他们万一找不到我们怎么办?大哥哥,我们过几天还回来吗?”

“……等城里那些坏蛋散了,不再找我们了,我们就回来好不好?”

十妹眨巴着眼睛想想,似乎又想起了什么,灵儿赶紧打断:“大强、宁八、十妹,我带你们去我家,让爹娘收留你们,然后就跟外面的人说你们是我爹老家兄弟的儿女,家里遭了灾,特地来投奔我爹娘的,以后你们就是我们家的人了,好不好?”

大强、宁八和十妹三人面面相觑,大强有些犹豫,宁八茫然的望着灵儿,十妹立刻兴奋起来:“家人?大哥哥,你说我要有家人了吗?”

灵儿笑笑:“是啊,十妹,到家后,我的爹娘就是你们的爹娘了!”

“真的吗?那…那我是不是可以吃饱饭、穿新衣服,不用睡草窝了?”

看这孩子如此兴奋的样子,灵儿有些心酸,她深吸一口气,拍拍胸口道:“放心好了,别人家孩子有的咱们十妹也有,我保证你们不仅能吃饱饭,还有鱼有肉;不仅能穿新衣服,还能穿上最最漂亮的新衣服;你们以后再也不用睡草窝,十妹以后就跟我睡好不好?”

十妹高兴的拍手:“哦~~好哦好哦!我们就要有吃有穿有地方住啰!”

“十妹!”大强略微严肃的叫住她,十妹回头,见大强脸色不好,虽有些茫然,还是认错的低下头,缩手缩脚坐得规规矩矩,那乖巧的样子让人心疼!

灵儿微微皱眉,“大强,莫非你不愿意去我家?”

“不是!只是……”大强沉默半晌后,深吸口气抬头道:“老大,我…我自愿卖身为奴,不要卖身银子,不过我有一事相求,还请老大……答应!”

灵儿不太明白他的意思:“大强,我上次就说过,不需要你卖身为奴,那只是……”

“老大,求您了!”大强强撑着身子想要跪起来,灵儿赶紧扶住他:“大强,你身上有伤,别乱动!”

“求老大答应!”大强侧着身子将头磕到车厢底板上,灵儿不明白他为何如此倔强,上次互不认识,不知对方底细,所谓卖身之类的纯粹只是玩笑而已,他还真记住了!看他如此郑重的样子,也不知所求为何,不如先听听看?

于是灵儿扶起他道:“大强,你起来吧,我答应了!”

大强身子一震,又往底板上磕了一下,然后自己撑着慢慢抬头:“我…我希望您能收留十妹和宁八,给他们吃穿,直到他们长大成人,然后让他们以自由身离开……可以吗?”

灵儿愣了片刻,这…这还需要求吗?自己决定带他们回家时就下定决心以后把他们当亲兄妹一般对待的。莫非大强还以为自己另有所图?这孩子,怎么这么不信人了?自己外表年龄比他还小……莫非他是担心自己爹娘有别的心思?

灵儿点头道:“当然可以,大强,放心吧,我爹娘都是老实心善之人,我保证他们绝不会有半点逼你们卖身为奴的心思,否则你们随时可以离开!”

大强目光闪了闪。低头谢过。灵儿轻轻叹口气,又道:“大强、宁八、十妹,你们放心。我是真心想把你们当兄弟姐妹才带你们回家的!在我们家,我爹娘很疼我的,我想做的事情,他们一般都不会反对。

大强。你根本不用卖身为奴,我们一样会对宁八和十妹好;宁八。你不是喜欢念书,想考状元吗?我跟爹娘说,让他们送你去念书;十妹,你以后就跟我同吃同住。我有的肯定也有你一份了,等你长大了,有了心上人。我再给你置办一份丰厚的嫁妆,如何?”

大强闻言很是惊讶。宁八满脸喜色:“老大,我…我真的可以念书吗?”

“当然!我保证!”

“那…那我也可以考秀才、靠举人吗?”

“当然,你不仅要考,而且一定要考个状元回来!”

“好,我肯定能行!”宁八信心满满、笑颜如花。

十妹似乎不太明白灵儿的话,大强反应过来,有些紧张道:“老…老大,十妹是女娃!”

“啊?我知道啊!所以我要给她准备嫁妆啊!”

“可…可是你们…同吃同…那个…是不是有些不太合适……”大强声音越来越低,灵儿愣了片刻,随即反应过来,对了,自己现在还是男孩子打扮!她想了想,神秘的笑笑:“给你们变个戏法儿,看清楚啰!”

她故弄玄虚的左抓一把,右抓一把,然后背对他们扯下发带、整整刘海儿,再回身对他们灿然一笑:“没有不合适,我也可以变成女孩子,呵呵!”

大强和宁八惊讶的张大嘴,十妹呆呆的盯着灵儿望了半晌,突然高兴的一下子扑进她怀里:“姐姐!太好了,我总算有姐姐了!”

宁八惊讶道:“老大,你…你可以变女的?还能变成男的?”

灵儿笑道:“没有啦,开个玩笑而已,其实我本来就是女孩子,不过穿了男装而已!”

“啊?!”宁八再次不可思议的张大嘴直勾勾的盯着灵儿,好半晌后凑到大强身边小声道:“大强哥,老大真是女的吗?你不是说女孩子都不会打架吗?”

大强一僵,似乎想起了什么,脸色微微发红,灵儿笑道:“确实绝大部分女孩子都不会打架,但不是全部,我要不会打架,你们不就倒霉了?”

大强咳嗽两声道:“老…姑…姑娘,您……”

灵儿眨眨眼,“呵呵,我不是老姑娘,还年轻着了!嗯~~~外人面前叫我老大确实不太合适,这样吧,你们叫我名字好了!我姓杨,名灵儿,你们叫我灵儿就可以了!不过你们心里得一直把我当成老大,别以为我换了女装就不会打架了!”

宁八立刻点头如捣蒜,大强支支吾吾半天说不出句话来,十妹高兴的围着灵儿叽叽喳喳、转来转去,这丫头跟着一堆男孩子那么久,突然有个同类当然高兴。

灵儿环顾一圈,想了想道:“你们去我家,周围那些邻居都没见过你们,他们要问起来,咱们可得有个一致的说法儿,免得对不上号儿,让别起疑,要是传到贾家人那里,我们就麻烦了!”

大强点头道:“好,怎么说请老…灵…灵儿小姐吩咐!”

“呵呵,大强,不用叫我小姐,以后我们是表兄妹,叫我灵儿就可以了!”

“灵…灵儿!”

灵儿笑着点点头:“嗯,咱们还是像开始说的那样,别人问起,就说是我爹老家兄弟的儿女,家里受灾前来投奔亲戚的,至于你们的父母亲人,就说…失散了或是…去了吧!”

说到这里,她顿了顿,看那几个孩子。他们表情果然有些落寂,灵儿提高声音道:“这样吧,你们原来的名字肯定不能用了,咱们重新取个名字吧!既然你们都是我爹爹老家兄弟的儿女,对外就姓杨吧!大强,你还是叫大强,就改下姓叫杨大强如何?”

大强点头:“好。老…灵…灵儿小姐说了算!”

“说了不要叫小姐的。宁八,你喜欢念书,就叫…叫杨宁书如何?”

“好的。我听老大的!”

灵儿点头,再看十妹,见她那乖巧可爱的样子格外讨人喜欢,便道:“十妹。你没有姓名,我就给你取个新的。叫…杨巧儿如何?取乖巧可爱的意思!”

十妹很高兴:“好啊好啊,我总算有名字了!”

灵儿拍拍手道:“这下好了,以后别人要问,我们就告诉他们新名字。记清楚了,可别说错了!”

几个孩子说得正高兴,听车厢上叩叩响了两声。灵儿伸出头去,见马车离县城西门口只有十几米距离。四五个贾家家丁坐在城门的阴处打盹儿。

她赶紧缩进去道:“我们到城门口了,大家别说话,待会儿有人掀车帘或问什么也别理他们,所有麻烦车夫大叔会帮我们解决,只要过了这关就安全了!”

几个孩子有些慌张,大强把宁八和十妹拉到自己身边,做出保护他们的动作,实际上,他自己才是最需要保护的人。灵儿道:“别紧张,方才怎样还怎样,要不就露馅儿了!”

几人深呼吸几下,好不容易做好准备,等待城门口的冲突发生,可马车一直颠颠儿的走,走了好一阵都没停,灵儿听外面没了人声,觉得奇怪,掀帘去看,发现马车早已出了城门,那高大坚硬的城墙早被甩到老远之后!

“刑大叔,出了城门怎么也不说一声!”

刑义轻哼一声没有答话,灵儿耸耸肩,干脆把帘子全掀起来,一股凉风灌进来,几人舒服的身子一抖,灵儿高兴的大声宣布:“大强、宁八、十妹,我们出城了!”

几人怔愣半晌,突然兴奋的齐声欢呼起来。马车进入树林,空气顿时凉爽了许多,林子里小鸟欢快的叫声让他们备受感染,心情也如鸟儿般雀跃而满怀希望。

刑义赶着马车走了两个时辰,总算在傍晚时分赶到了山口镇。一路上几个孩子叽叽喳喳个不停,灵儿早把山口镇和王家村的情况告诉了他们,该套好的说辞也早就对好了。

眼看着山口镇镇口的牌坊越来越近,她心里万分雀跃,这次一出去又是好几天,爹娘肯定担心坏了,也不知铺子的粮食收得怎样了?梁家村的人有没有来运粮食?

灵儿兴冲冲的站起来,指着牌坊道:“大强、宁八、十妹,那就是山口镇,我们家铺子在镇子另一头,一会儿就能到了!待会儿见了镇子里的人,一定要记住我们先前说好的,千万别说漏嘴了!”

马车进了镇子,灵儿一路热情的跟熟人们打招呼。熟人们见了她先是一愣,继而笑呵呵的回应,不过那笑总觉得有点儿奇怪。灵儿起先还没有注意,倒是宁八提醒了她:“灵儿姐,他们为什么对咱们指指点点的?他们不会认出我们了吧?”

灵儿顺着他指的方向望去,见马车刚过处那几个妇人果然凑在一起嘀嘀咕咕,时不时对着这边指指点点,她们见灵儿在看她们,尴尬的呵呵笑笑便散了!

灵儿皱眉想想,那几个妇人都是本镇的老住户,难得出一趟门,更少去省城,怎么可能认得出十妹几人?就算以前十妹他们讨饭时偶然碰见过,那时候他们破破烂烂、全身乱糟糟的,跟现在衣衫整齐、乖巧可爱的模样完全不同,不是熟人肯定认不出来。

所以,说她们认出十妹几人应该不可能,那她们在嘀咕?莫非镇子里又出了什么新鲜事?算了算了,这群妇人就爱说人闲话,真是吃饱了没事儿干!灵儿甩甩头把她们抛之脑后,依然兴冲冲的给刑义指路,并催他快快赶车,出去过才知道家的好,真想快点儿到家啊!

他们穿过镇子,很快就要到自家铺子了,不过为何人们都往这边跑了?今天又不赶集,现在是下午啊!十妹指着前面道:“灵儿姐。那边好多人!”

灵儿抬头望去,见那边围了好大一圈人,而人们赶去的方向也是那里,仔细看,那不是自家铺子附近吗?谁家出事了?大家都来看热闹!她扶着车厢站起来,举目眺望,猛然发现。大家围观的中心正是自家铺子!

只见以自家铺子门口为中心被留出一片空地。不,不是留,是被一群壮年男子做成的人墙故意拦出来的!而那群男子凶神恶煞、服侍统一。看样子像是哪家的家丁!可山口镇并没有什么大户人家,谁家能有这么多家丁?关键是他们围着自家铺子干什么?

宁八也站起来踮起脚尖张望片刻,拉拉灵儿袖子:“灵儿姐,他们在干什么?”

灵儿皱眉想了想道:“你们留在这里。我去看看!刑大叔,麻烦您把马车靠边儿停下。顺便照顾下他们,我去去就来!”她跳下马车,钻进人群,好不容易从缝隙中挤到最前面。

只见那空地正中站着三个人。两个中年男人和一个妇人,而自家老爹老娘带着月儿、小虎子和家荣叔站在自家铺子门口。

老爹道:“亭长大人,我们…我们做的都是正经生意。从来不坑人啊,您…您是不是弄错了?”

那妇人道:“肯定没错。你家收粮食,开的价格那么高,哪个做正经生意的敢给那个价儿?你明明是想给大家点儿甜头,骗得大家把粮食全卖你家,然后就开始打白条儿,粮食收了,钱也不给了!你这是做哪门子正经生意?”

“我…我不是不给钱啊,我们家灵儿找大掌柜去了,一拿到钱就给大家,真的!前几次欠的不都给了吗,请大家相信我们啊!”老爹红着脸解释,声音都有些发抖。

“相信?怎么相信啊?开始明明说好第二天给,第二天推第三天,第三天推第四天,那可是大家牙缝儿里挤出来的粮食,就想卖了它拿那银子换衣服、菜肉、柴禾了,你们缺不缺德啊,人家活命钱也骗!”

人群中立刻有人附和:“是啊!我三天前就把家里粮食全挑来卖了,现在还没拿到钱了!你们啥时候给钱啊?那可是我和我兄弟家几个月的口粮了!”

“是啊是啊,我也没拿到……”人群中议论声越来越大,甚至有人开始喊着老爹的名字大骂,老爹气得全身发抖,解释这边那边又吼,场面一时混乱非常!而先前那挑事儿的妇人双手叉腰,得意洋洋的望着老爹,还时不时跟中间那中年男人耳语。

灵儿仔细看那妇人,又拉旁边的围观者确认一下,原来那妇人是在镇子北边开杂货铺的,嘴巴特别厉害爱贪便宜,做生意也不地道,坑了人还理直气壮把别人臭骂一顿!因此,她在镇上的名声相当不好,是个出名的泼辣户!

奇怪了,自家才来镇子几天,根本不认识这妇人,两家又隔得这么远,她为何要来自己家里找麻烦了?莫非这几天爹娘得罪了她?爹娘那么和善的人,怎么可能?

眼看周围的人闹得越来越厉害,甚至有冲上去哄抢自家铺子的征兆,灵儿拨开人群欲出去解围,不就是要欠款吗,给他们就是!可她还没来得及开口,那中年男人已走上台阶,对众人道:“安静,大家安静,本人是本镇亭长,大家听我说几句!”

人群渐渐安静下来,纷纷看向他,那人咳嗽两声:“这杨记粮铺的事情,本人都听说了,大家放心,这事儿有本人做主,定会给大家个说法!”

“亭长,三天不吃饿死人,这杨家欠款已经拖了四天了,再不给就真要饿死人了,您现在就给个说法吧!”

“是啊是啊,那姓杨的表面看着老实,实际就是个骗子,不能再拖下去了,他要跑了咱们找谁去啊?……”

听下面人步步紧逼,杨老爹气得捂着胸口直咳嗽,老娘扶着他直抹泪,灵儿气急,当初收粮食的时候自己好心,给他们那么高的价钱,写欠条的也都多给了钱的,他们领钱的时候个个满脸堆笑、千恩万谢,如今不过多拖了三天就闹成这样,这人心果然难测!

亭长咳嗽几声,等大家安静下来道:“大家放心,本人已派人搜查过,这粮铺后院还有几百担粮食,他们若付不出银子,本亭长自会还你们公道!”

大家闻言安了心,又有人提出分粮食,还得加利息等等,而那亭长却拔高声音转身问杨老爹道:“杨大柱,我来问你,谁准你开粮铺的?你这粮铺可有去官府备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