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150章 挑事妇人

第一五零章挑事妇人

大家闻言安了心,又有人提出分粮食,还得加利息等等,而那亭长却拔高声音转身问杨老爹道:“杨大柱,我来问你,谁准你开粮铺的?你这粮铺可有去官府备案?”

刚刚站直的老爹被这么一质问,身子一僵,一口气憋在喉咙里,脸色越来越红。老娘见状,赶紧用力拍他后背几下,直到那口气一顺,老爹弯腰撑着膝盖剧烈咳嗽起来!

亭长嫌恶的皱眉后退几步,方才那挑事儿的妇人跳出来道:“喂,姓杨的,别以为倚老卖老装可怜就能蒙混过去,今天不给个说法儿,咱们就请亭长做主,大家说是不是?”

“是啊,我当初就是看他老实才放心把粮食卖给他,拿张白条就回家的,这么些天还不给钱,我当初是瞎了眼,白信了他,亭长,您要为咱们做主啊!”

“是啊是啊,亭长,为咱们做主啊”……人群中附和之人越来越多!

亭长咳嗽两声,提着他的官腔调调儿道:“杨大柱,你都听见了,你家开出那么多欠条儿,今天不算清楚,大家伙儿都不答应!你看你是出银子还是出粮食?要不……”

亭长身边另一个看似账房先生的中年男人拉拉他,凑到他耳边小声嘀咕;老爹和老娘脸都白了,全身微微发抖,他俩茫然的互看一眼,全然没有注意的样子。

老爹稍稍犹豫,哆嗦着嘴唇道:“亭长大人,能不能再…再宽限一日,兴许我家灵儿马上就回来了!她回来定能把欠条全部结清!”

“杨老头儿,你少骗人了!我没记错的话,你家那个什么灵儿不过六七岁。一个瘦瘦小小的黄毛丫头,毛儿都没长齐了,人家凭什么相信她?凭什么给她银子?我看啊,你明明是故意拖时间,想今晚就偷溜对不对?”

“啊?他想溜,那可不成!那可是我们全家的口粮,下半年家里的开销全指着这点儿钱了!”

“就是就是。不能让他跑了。咱们得守着,不拿到钱不走人!”

“对,就这样。我们住他家后院儿去!”……群众永远是盲目的,一人开个头儿,其他人纷纷附和,就像吃大锅饭。人人都要守着锅,生怕漏了自己那份儿!

“咳咳。安静!安静!”亭长开口了!众人停下来,挑事儿妇人道:“亭长大人,要不您就为咱们大家伙儿做个主,把那粮食分了吧?让大家都安安心!”

“是啊是啊。分了吧!”人群中甚至有几个汉子挽起袖子准备往铺子里冲!

“站住,谁敢乱来?”那中年师爷站出来,拦在铺子门口。板着脸训斥。妇人愣了一下,几个准备闹事的男人也面面相觑。妇人眼珠一转,“哎呀,曾大管事,这杨老头儿分明就是个坑人的骗子,您为何还帮着他说话了!”

曾管事板着脸回头瞪她一眼,淡淡道:“此事有亭长大人做主,而等不可胡来,否则就是私闯民宅、哄抢私产,谁敢闹事,立刻绑了送去县衙大牢!”

此人这话说得清楚有力,人群安静下来,方才蠢蠢欲动的汉子也都缩了回去。妇人对此万分惊讶,她转而疑惑的望向亭长。

亭长转开头当没看见,对众人道:“大家稍安勿躁,按我朝律例,未经官府允许,平民不得私开粮铺,否则就是暗藏祸心蓄意谋反的大罪,轻则财产充公,重则抄家灭族!”然后他转身对杨老爹道:“杨大柱,你这粮铺可有去官府备案?”

老爹白着脸嘴唇直哆嗦,根本说不出话来,那亭长冷哼一声:“哼,看样子是没有了?如果真的没有,那我可是封铺子的了!”

“不能啊,亭长,您把铺子封了我们怎么办?我们卖了粮食还没拿到钱啊!”

“是啊,亭长,要不您先把粮食还给咱们再封铺子吧!”

亭长看了旁边那曾管事一眼,咳嗽两声,端起架子道:“公事公办,他们私开粮铺,铺子里所有东西当然要充公!”

“那怎么行?充公了我们怎么办?不能啊,亭长!”

亭长压压手道:“安静、安静!这是朝廷律例,我说了也不算,杨老汉要是真没官府文书,封铺收粮没话说,至于你们的卖粮钱,这杨老汉不是说他女儿进城找大东家了?大家可以找他女儿要,或是大东家要!来人,把这铺子给我封了!”

亭长一声零下,那些差人应声就往里冲。众人一片哗然,纷纷请求不要封铺,但这么多差人在场,没一人敢上来阻拦。

门前顿时哄闹起来,灵儿更是着急万分,可她却被差人组成的人墙拦在了外面,几次想钻进去都被差人推回了人群,她的大喊声也被人群的哄闹声淹没!

门口的杨老爹见状,一口气没上来倒了下去,老娘着急的在一旁呼救,却完全没人理会!灵儿一着急,顺手抽了旁边那汉子手里的扁担,对着拦自己的差人嘭嘭两下,差人晕倒在地,灵儿几步跳过去,冲向自己爹娘:“爹!爹!醒醒啊!”

老娘眼泪汪汪的抬头,见到灵儿,呆愣片刻,突然抓着她一边拍打一边哭诉:“灵儿啊,你这死丫头跑哪儿去了啊……”

“娘!娘,别哭了,救爹爹要紧!”

老娘立时又转向老爹,摇晃着喊:“老头子,他爹,醒醒!醒醒啊!灵儿回来了,快看啊!灵儿回来了!……”

母女俩一阵折腾,老爹却全无反应,灵儿也有些慌了神,不知如何是好。突然,旁边斜插紧一只粗大紧实的胳膊来,还有那低沉僵硬的声音:“让我来!”

灵儿回头,来者居然是刑义!只见他扶起老爹,给老爹探了下脉,然后往老爹背后戳几下,一掌下去,老爹咳嗽几声,居然清醒了过来!

灵儿和老娘都万分惊喜,扶着老爹唤他,并给他顺气儿。看老爹脸色渐渐恢复,灵儿轻轻松口气,转头对刑义道:“谢谢您,刑大叔,您是我爹的救命恩人!”

刑义站起来,双手环胸,转头看了一眼,淡淡道:“再不去,你家就要被搬空了!”

灵儿反应过来,一下子跳起来,捡起扁担横身一栏,堵在了自家铺子门口:“放下,谁敢动我家的东西!”

扛着麻袋的差人顿了顿,皱眉道:“小丫头,别捣乱,一边儿玩儿去!”

“少来,我就是这杨家粮铺的女儿杨灵儿,东西放下!”

那差人怔愣一下,转头喊道:“亭长,曾管事,这老头子的丫头回来了!”

别看这差人扛着一百来斤的粮食袋子,这丝毫不影响他的声音,他这么一喊,大家都齐刷刷的看过来,后面搬粮食的差人也停了下来!

亭长将灵儿上下打量一番,脸上惊讶之色毫不掩饰:“你…就是那个去县城找买粮食大东家的小女娃子?”

“正是!”

亭长盯着灵儿看了好一阵,突然呵呵一笑,微微弯腰,看似和蔼可亲道:“小丫头,你找到大东家了吗?”

“当然!”

“哦?那银子了?”

“银子自然会给,亭长大人,麻烦你让差人们不要搬我家粮食了吧!”

“呵呵,那可不行,你们家私开粮铺,这可是犯法的大罪,要杀头的!小丫头,不管你拿没拿到银子,拿到…多少银子,这铺子肯定要关,粮食肯定要充公的!”

亭长眼中的暗示之意灵儿如何不知,他明明是想要自己从所谓大东家那里带回来的银子,如果让他满意了,兴许还能放自己一家人一马!灵儿却不领情,冷笑一声,从怀里掏出张契书:“亭长大人请看,这是我们家粮铺的批文!”

“批文?”

“对!上面有县太爷的大印,不信亭长大人可以派人去县衙查查看!”

亭长疑惑的接过那张纸,翻来覆去的看,又跟那曾管事嘀嘀咕咕半晌,灵儿道:“亭长大人,可以让差人叔叔们放下粮食了吧?”

亭长皱眉犹豫片刻,最后还是不甘不愿的一挥手,差人们将粮食就地扔在地上,出了灵儿家铺子,也没人把那粮食搬回去!灵儿不打算跟他们计较这些,转身去看老爹。

“慢着!”

“亭长大人请讲!”

“你们虽有批文,却有人举报你们不正经做生意,胡乱定价,扰**易,小丫头,你怎么说?”

灵儿冷笑一声:“亭长大人,朝廷定粮价向来只订卖价不订买价,何况卖价范围也是每升一文到十文之间,我们铺子收购价格最低两文,最高五文,何时胡乱定价了?”

“这个……”

“这里有不少叔伯手中都有我们铺子开出的欠条,上面数量、价格写得清清楚楚,不信的话亭长大人大可以彻查一遍啊!”

“这个……”亭长看看曾管事,又看向那挑事妇人,板着脸训斥道:“唐高氏,你告这杨家粮铺坑人钱财,如今作何解释!”

“啊?我?我…我……”妇人被突然点到名,有些反应不过来,结结巴巴半天大答不上话来!似乎亭长也没等她答话的意思,大声道:“来人,把这胡说八道的妇人给我抓回去!”然后袖子一甩,愤愤然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