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151章 结账

第一五一章 结账

人们主动让出一条通道,目送亭长带着差人拖着那妇人快步穿过人群离去,直到他们过了转角消失不见,大家才开始低声议论。兴许大家都没注意,人群中方才那几个与唐高氏一唱一和、叫嚣得厉害甚至想冲进灵儿家铺子抢米粮的汉子都悄悄的退了出去。

灵儿亲眼看着那群人走远,心下稍安,回身去看自己爹娘,见老爹靠在老娘身上,一边急促喘气一边缓缓抬头,示意灵儿过去。灵儿赶紧上前扶住他,老爹嘴唇微动,似乎想说什么,灵儿道:“爹,灵儿不孝,回来晚了!您别说话,好好休息!”

她四下看看,想找个人帮忙,突闻一清脆声音蹿出来:“灵儿,你可算回来了!”

灵儿抬头,见是月儿,还有小虎子和荣叔。虽然多日未见,此时的她却高兴不起来,方才老爹老娘被逼成那样,他们居然都不出来说句话!莫非他们也跟那群落井下石的乡民一样?或者单纯只是不想惹麻烦,如果是前者,她定不能原谅,如果是后者……

月儿苦着脸道:“灵儿,你是不是怪我们方才没出来帮忙?其实我也想帮忙来着,可家荣叔就是不让,非得让我和小虎子护着账本儿!”

“护账本儿?”

“是啊!方才有人趁外面闹腾,偷偷从后门溜进来,把后院的屋子都快翻遍了!那毛贼当真猖狂,家荣叔都发现他了还不跑,还拿棍子打家荣叔了!”

“啊?家荣叔可有受伤?”灵儿关切的转向月儿身后的王家荣。王家荣摆摆手道:“不过挨了几下棍子,没什么关系!”

“不行,一定得找大夫看看!家荣叔,您先去后院休息会儿吧!小虎子,你去找个大夫来!刑大叔,麻烦您帮忙把我爹扶到后院儿去一下!月儿,前面铺子的事儿就交给你了!”

小虎子应了一声跑出去,刑义扶起老爹,把老爹全身重量压他自己身上,几乎是提起老爹王后院去的,老爹赶紧跟了上去,家荣却找了根凳子坐下道:“我没事,就在前面看铺子吧!”

现在铺子基本空了,外面围着那么多人,万一再有人捣乱,月儿一个人肯定应付不过来,让家荣叔留在这里也好,灵儿歉疚道:“辛苦家荣叔了,我一会儿请刑大叔出来帮忙!”

月儿道:“灵儿,还要开铺子啊?都这么晚了,又乱糟糟的,咱们不如早点儿打烊吧?”

灵儿摇头:“月儿姐,就算我们想打烊,外面那些人也不同意!你先帮我顶着,要是有人要钱,让他把欠条准备好,在门口排队,我到后面去安顿好我爹就来!”

“啊?现在就要付钱啊?”

“就这样,月儿姐,你先做做准备啊!”灵儿说完追到往后院追去,等刑义把老爹安置好便请他去铺子帮帮忙,自己坐下来给老爹探探脉检查一番,老娘则被灵儿劝去厨房烧热水、熬药做饭。

如此一直忙到小虎子把大夫请来,大夫给老爹诊断并开了药,灵儿才算松口气。她转转脑袋,脖子咔咔直响,一转头,发现外面天色黑尽,遭了,这里一忙,把前面铺子的事儿都忘了,外面别出什么岔子吧?

灵儿赶紧往前面铺子跑去,当她冲进铺子时,意外的发现里面平静如常,墙上挂了几盏油灯,把铺子照得亮如白昼,家荣叔正将先前被差人们扔在地上的粮食袋子一个一个搬向墙角,月儿坐在柜台后一手指着账本儿一手打算盘,除此之外,再无旁人!

咦!难道自己估计错误,卖粮的乡民还是相信咱们铺子的,并非那么着急要钱?灵儿正在自责先前把别人想得太坏,月儿喊道:“哎呀,灵儿,你总算出来了!快来快来,看看这账对不对?”

月儿把灵儿拉过去,将账本推到她面前,皱眉道:“你看这账,我算了三次,每次结果都不一样,你再算算,快点儿哦,外面好多人等着领钱了!”

“领钱?外面有人等着领钱?”

“是啊,不是你叫我让领钱的人在外面排队吗?外面排了好长一绺,都快到镇口了呢!”月儿看灵儿皱起眉头脸色难看的样子,她想了想,突然拔高声音惊讶道:“灵儿,你…你不会没钱吧?”

灵儿一怔,还没反应过来,月儿着急道:“遭了遭了,这可怎么办!我们三天收了四五百石粮食,打了近两百两的欠条出去,这么多的钱,上哪儿凑去啊!”

看月儿着急的走来走去的样子,灵儿正想解释,突闻外面有人喊:“掌柜的,到底有钱没钱啊?咱们等了这么久,你可不能骗咱们啊!”

“是啊是啊,掌柜的,出来给个话儿吧!”原本安静的夜晚突然嘈杂起来,奇怪的是居然没人冲进铺子来!

灵儿疑惑的望向月儿,月儿急道:“灵儿,快想办法啊!要不…要不你快带上你爹娘逃走吧,我去让门口那大叔再帮忙顶会儿!走,快走!”

月儿不由分说的将灵儿推向后院,灵儿走到门口拉着门框才停下来:“月儿姐,你别急,我真带钱回来了!足够把欠条付清的,放心好了!”

月儿停下:“真的?”

“真的!”灵儿从怀来抽出两张银票道:“你看,一张一百两,正好二百两!不过咱们得先想办法把这银票换成散碎银子才行!”

月儿抽了银票细看,顿时高兴了:“哎呀,真的!灵儿,你哪弄来这么多银子?哎呀,不管了不管了,先把外面那群要债的打发了再说!真是的,他们卖粮的时候明明求咱们收来着,现在一个个都成了恶鬼了一般,以后可不能对他们客气……”

灵儿出得铺子,见刑义面色冷淡、两脚分开、双手环胸、目视前方,如门神般一动不动的站在铺子门前的台阶上,而那些等着兑换欠条的汉子们则规规矩矩的在他前面十步开外处列成长队,队伍一直往外延伸,队尾果然要到镇口了!

原来刑义就是这群人老实的原因,灵儿庆幸这次送自己回来的是他。人群见铺门打开,灵儿走了出来,刚刚安静一点儿的队伍又躁动起来,附近坐看热闹的人们也纷纷围了上来,最着急的当然还是排队等着领钱的汉子们。

“小掌柜,我们一家就等着这钱过冬了,您什么时候给咱们清帐啊!再拿不到钱我都不敢回家了!”

“小掌柜的,我是为给老娘看病才卖粮的,您不结账大夫不给开药啊,我娘的病拖不起啊,求你发发善心,先把我的结了吧!”

“我家卖粮也是救命的,小掌柜,您好人有好报,把我的也结了吧!”众人争先恐后,人人都是救命钱,有的哀求、有的发狠、有的耍赖,目的只有一个,就是结账!

灵儿暗暗吐口气,走到刑义身边,举起那两张银票道:“我这里有二百两银票,是从大东家那里预支来的,正好够结清你们手中的欠条儿,所以你们大可不必担心!”

人群渐渐安静下来,忽闻有人喊道:“小掌柜,你别是想用两张白纸糊弄咱们吧?要真有钱的话现在就结账啊,为何还要特地找个练家子阻在门口?”

“是啊,结账吧,结账吧!”有人带头,其他人立刻跟着起哄。灵儿无奈,今天要不是有刑义,自家铺子早就抢个精光,这明显是有人故意捣乱的,也不知是同行对手还是看着自家铺子眼红的,等这事儿结了,一定要查清楚。

眼看人群的喊声越来越大且统一一致,灵儿道:“大家听我说,我也想立刻结账,但我手里只有银票,须得换零了才能结,所以请大家再等些时候,一旦换好银子,立刻跟大家清帐!如果你们不相信这是真银票的话,大可以派几个人上来查验查验!”

人们嘀嘀咕咕商量半晌,果然有几个汉子上来,灵儿将银票交给刑义,让他拿着给几个汉子看。几个汉子举着火把翻来覆去的看,最后跟大家确认确是真银票,气氛立刻缓解下来,不少人开始说灵儿家好话。

灵儿对这些所谓的恭维之词完全不感冒,找了两个汉子和刑义一起跟自己去镇上唯一的钱庄换银票,那钱庄本已打烊,百般推脱不想兑换,刑义一巴掌拍碎的桌子吓得他全身发抖,赶紧开了箱子拿银子。

结账工作一直持续到半夜子时过后才结束,灵儿晃晃僵硬的脖子,将毛笔一放:“唉,总算完了,月儿姐,家荣叔、小虎子,辛苦了,去后院歇息歇息吧,明天休息一天!”

大家各自揉着酸软的胳膊往后院去,灵儿站起来准备关店门,忽见一人影跳进来:“灵儿姐!”

灵儿抬头一看,见宁八带着十妹站在门口,后面是抱着大强的刑义!她一拍脑袋:“哎呀,差点儿把你们给忘了,快进来、快进来!”

她关好门,领着几人去到后院,先安顿好刑义和大强,便带着宁八和十妹去看爹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