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153章 投机倒把

第一五三章 投机倒把

铺子的事情让灵儿忙活了整整两天才算基本结束,之前开出的欠条已全部结清,铺子门口又开始有人来卖粮了!这次灵儿没收,反而在门边立了个牌子:“本店整顿三天,只结账,不买卖粮食,敬请父老乡亲互相转告!”

月儿望着那木牌道:“灵儿,你不是拿到官府的契书了吗?粮铺不收粮食做什么?”

“我没说不收,只是这三天暂停而已!”

“哦!这样!你之前不是还挺着急,说收得越多越好吗?……哦,我知道了,肯定是你那大东家嫌你收的粮食太贵,不想要了吧?”

“这倒不是!一来前几天你们收得太多,原本以为只有三四百石,清算下来竟有将近六百石,太多了,都快没地方放了,得先把这些处理了再说;二来你们的账目也有点儿问题,得好好查查。

哎,对了,月儿姐,四天前的晚上有一笔账,一个姓钱的人家一下子就卖了五十石粮食,那笔账是你记的吧?”

月儿偏头想了会儿:“四天前?……好像是有这么回事儿!灵儿,不会那笔帐有问题吧?你可不要怪我啊,这几天来卖粮的人太多了,门口天天都围满了人,我们几个忙都忙不过来!”

“怎么会了,月儿姐,我是觉得五十石粮食太多了,你想想这附近一年能收五十石粮食的人家能有几家?今年的粮食还没有,现在卖的都是去年或以前的存粮,即便是大户人家,要一下子拿出五十石粮食来也不容易!”

“这个……咦!还真是,我外公家田地不少,听外婆说到现在也只剩三石谷子了!不过灵儿啊,人家多卖些给咱们不是更好?一家五十石,十来家就收够了,做账也好做,结账也好结,多省事儿啊!”

“要想省事儿,我还不如直接去大粮铺买,何必再开这米粮铺子?”

“哎,对啊!反正咱们收粮的价格高,去其他铺子买也差不多了,还不如去买了,还省事儿!灵儿,咱们干脆不收了,直接去大粮食铺买来转给你那大东家算了?”

“那怎么行?人家早就说了,他们只要农户家收来的谷子,价钱高点儿都没关系,唯独不要粮铺买来的!要是我耍心眼儿让他们知道了,这么多谷子他们不要了,还不给钱,我找谁去?”

“啊?不会吧!可那东家也太奇怪了,农户家的谷子是谷子,粮铺的谷子就不是谷子了?给农户的是钱,去粮铺买莫非能用草纸?”

灵儿好笑的摇头,月儿又道:“哎,灵儿,你那大东家到底干什么的?怎么神神秘秘的?我怎么想都觉得奇怪,他们……莫不是干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吧?”

灵儿怔愣一下,抽抽嘴角干笑两声:“月儿姐,说什么了!管他们做什么的,咱们只管收钱办事,有钱赚就好!”

月儿扁扁嘴:“还好意思说我财迷,你自己更财迷,不管,这几天把我们累坏了,一定要加工钱啊!”

“好啊,没问题,不过今天的活儿得干完!”

“今天什么活儿,你说吧!”

灵儿环顾一周,铺子已经打理整齐,账目已经对好,就差把一些零散粮袋堆叠起来了,还有后院儿的一堆衣服没洗,这两件事月儿都做不来,让她干什么了?

这时,宁八牵着十妹跑出去,拉着灵儿袖子道:“灵儿姐,你不是说今天带我们去镇上逛逛,还要去学堂看看吗?”

“啊?那个……宁八、十妹,我现在有事,明天、明天一定带你们去!”

二人脸上顿显失望之色,灵儿有些尴尬,月儿道:“灵儿,要不我带他们去吧?”

灵儿回头看她,见月儿一副大姐大的样子道:“放心好了,我带他们逛个遍,保证怎么去的怎么回来!”灵儿想想,正好月儿没事,让她带这两个孩子出去逛逛也好,另外……

灵儿将她拉到一旁,塞给她一袋铜钱,“月儿姐,给你,待会儿给宁八和十妹买点儿吃的,其他的就当你的辛苦钱!另外还有一事请月儿姐帮忙,你去镇上打听打听,看咱们镇或附近有没有姓钱的大户人家?”

“姓钱的?打听这个做什么?”

“灵儿姐,你忘了?方才我们说的那个,一下子卖给咱们五十石谷子的那个不就姓钱吗?我想看看那家人是干什么的?”

“还能干什么?多半跟王富贵家差不多的吧?”

“要那样就好了!不过还是确认一下好!”

“啊?王富贵家那样很好?”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哎呀,你别问了,帮我打听就是了!”灵儿怕越解释越麻烦,直接把月儿推到街上,又嘱咐宁八和十妹一定要跟紧月儿,不要乱跑!

送走那三人,灵儿回到铺子,翻出账本再次查看起来。她研了墨摊开纸,将账本上凡是一次卖粮超过十石的人家全都摘录下来。

半个时辰后,她一边揉肩膀一边看那张摘录出来的纸,突然她停下动作皱起眉头。自己不在的三天,每次卖粮超过十石的人家一共有六家,他们有两个共同之处:

一是他们来卖粮的时间都是晚上酉时过后即天黑以后,那个钱家是亥时过后才来的;二则这些人都只留了个名字,没留地址,而他们的欠条却是自己回来那天晚上最先清帐的,好像他们随时都守在门口一样!

灵儿觉得有些蹊跷,这几家都是大户人家?真正的大户人家何须卖粮这点儿钱?就算那个卖五十石粮食的,一石按四百文算,一共也才二十两银子;何况种粮大户要卖粮一般是丰收过后就卖,存到现在还有这么多的不多。如果不是大户,又是做什么的了?

灵儿满腹疑问,一时又找不到答案,便将疑问放进肚子里,跟家荣叔和小虎子他们一起忙活,就等今晚半夜梁家村的人来运粮了!

晚上,灵儿送走王家荣和月儿几个,安顿好大强几个,又去看了爹娘,便以乘凉为理由在院中靠近后院院门的位置摆了竹椅,躺在上面懒懒的摇着扇子纳凉。

她等啊等,巴巴的望着天上的月亮一点儿一点儿爬上半空,又开始一点儿一点儿往下沉,每每有半点儿响动她都会立刻跳起来冲向院门,可打开一看,外面空空如也,根本没人!

灵儿心下疑惑,怎么回事?莫非外出几天,梁家村的人以为自己不帮他们收粮食了?或者他们没收到自己的暗号?或者有什么事耽搁了?她想着想着不知不觉睡了过去,再醒来时发现自己居然在**!

灵儿一下子跳起来,再看窗外,太阳已爬上半空了!她赶紧穿好衣服跑出去,正在院中洗衣服的老娘回头看她一眼,笑眯眯道:“灵儿,醒了啊?饭菜都在锅里温着了,自个儿端出来吃,啊!”

“娘,我…我昨晚不是睡在院子里吗?怎么到房里去了?”

“哦!是小虎子把你搬进去的!你这孩子,说你多少次了,别在外面睡着了,要睡觉回屋去睡,可你就是不听,好在你身上搭了件厚衣服,要不肯定着凉,真是的……”

老娘嘀嘀咕咕的念叨起来,灵儿大步走向仓库,里面的粮食好好的,一点儿没少,另外几个房间的粮食也都还在,显然梁家村儿的人昨晚根本就没来,自己白等了一晚上。

“灵儿,你可算醒了!”月儿和小虎子从后院院门进来,一人手里拎个篮子。老娘赶紧过去接下:“月儿、小虎子,菜都买回来了?辛苦你们了!”

“辛苦什么啊?我们中午还要吃了,辛苦杨奶奶才是!”

“呵呵,月儿这孩子真会说话!”老娘拎着篮子进厨房去,灵儿道:“月儿姐、小虎子,不是说了今天休息吗?你们怎么来了?”

“怎么,灵儿,不见我们干活你心里不舒服是不是?好啊,你个小妮子,真把我们当伙计使了?”

“哪敢啊!我给月儿姐当伙计好了!”

二人说笑一番,月儿道:“对了,灵儿,你昨天叫我办的事儿办得差不多了!”

“啊?什么事儿?”

“就是那个啊,你叫我帮你找姓钱的大户人家啊!”

灵儿恍然大悟:“找着了?”

“没有,我都问遍了,咱们山口镇没有姓钱的大户人家,连家境稍好些的富户都没有,附近镇子也没有,不过……”月儿一脸得意的样子,就等着灵儿去问了!

灵儿心下好笑,不过还是做做样子行个礼:“请月儿姐赐教!”

“嘿嘿,这还差不多!告诉你啊,灵儿,我带两个小家伙逛街的时候,看见镇子南面有个粮铺,叫‘钱记粮铺’。

我想起你叫我打听姓钱的人家,就稍稍留了心,去附近人家一打听,据说五天前的晚上这钱记粮铺从后门运了好多粮食出去,好像就是往我们这边来的!

哎,灵儿啊!你说那个卖粮食给我们的姓钱的会不会就是那钱记粮铺的啊?”

灵儿一愣,把前后串起来想一遍,还真是极有可能啊!一般粮铺收购粮食的时候是两文一升,卖出是三文一升,每天卖出的量并不多,最多几十石,而自家收购的价格跟粮铺卖出的价格一样,其他粮铺要是把粮食卖到自家铺子,就倒一下手,一会儿就能赚不少钱!

这就可以解释为什么他们只留名不写地址,一到清帐时却来得最快,还有前几天在自家门前挑事儿的那几个人说不定也与此有关!原来自己一片好意却成了同行们投机倒把的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