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154章 盯梢

第一五四章 盯梢

灵儿相当郁闷,难怪几天时间就收来这么多粮食,估计自家后院那些粮食有一半都是镇上其他粮铺卖来的吧?这些人都是些人精啊!

唉,幸好自己及时在门口立了牌子,要不这两天不知又要多多少粮食,自家后院就要变成个大粮仓了!看来以后要再收的话得把粮价调整调整才行!

“灵儿,那个大东家什么时候来运粮啊?你瞧瞧你们家后院儿,到处都是粮食袋子,要是下场雨什么的,那些粮食可就全糟蹋了,好几百两银子了!”

灵儿愣了一下,赶紧呸呸两声:“月儿姐,你别乌鸦嘴好不好?要真下雨我就找你赔!”

“啊?我?我可赔不起!你别耍赖,跟我可没关系啊!对了,灵儿,那钱记粮铺你要不要去看看?”

灵儿想了想:“不用了!”

“啊?为什么?人家打听了大半天了?去看看吧,看看吧!”拗不过月儿的死拉硬拽,灵儿匆匆拿了两个包子,就跟月儿一起出了门。

二人来到钱记粮铺附近时,见那铺子大门紧闭,上挂一木牌:“缺货,三日后开张!”

“瞧瞧,人家都卖缺货了!灵儿,他家粮食多半都进你家后院了!”

灵儿不置可否,即便如此又怎样,咱们打开门做生意,你买我买、你情我愿,人家又没逼着你收,总不能因为对方是同行,赚了你的钱,就把粮食拉回来退给人家吧?

其实自己并不在意那粮食的来处,哪儿收来的粮食不是粮食啊?只是梁家村那边……遭了,梁家村的人昨晚没来运粮食,不会就是因为自己收了其他粮铺的粮食吧?他们…他们不会不要了吧?怎么办?

灵儿四下看看,突然发现这里离她跟梁家村人最先接头的那个破院很近,于是她转身就向那小院跑去,月儿一边喊一边追了过去。

灵儿一进小院就径直冲向先前墙角的石磨,趴在地上往石磨底下一阵摸索。片刻后,她心中一喜,从底下摸出个竹筒来,月儿气喘吁吁的追上来:“灵儿,你跑这么快干什么?咦!这是什么?”

灵儿几下拆开竹筒,里面果然有张小纸条,只见上面一行小字:“你家被盯梢!”

被盯梢?!什么人?为什么?月儿凑过来好奇道:“灵儿,上面写什么?给我看看!”

月儿伸手去拿,灵儿手一收,将其揉成一团儿,往嘴里一扔,咕咚一下吞了下去。月儿眼都直了:“灵…灵儿,你干什么?你…把它吃了?”

灵儿点头:“嗯!吃了!月儿姐,铺子明天就要开门了,咱们回去准备准备吧!”

回到铺子的灵儿其实什么都没干,就在自家门口转来转去,或者这家邻居坐坐、那户邻居聊聊,眼睛却时时留意着附近之人。

半天忙活下来,她还真看出些问题。比如说斜对面大树下那摆地摊儿的货郎,看他身强力壮、满身肌肉、面无表情的样子,怎么看都不像做生意的,即便有客人去他摊子上看货,他也没有半点儿好脸色,别人多问他两句,他还凶巴巴的瞪人家,把客人全都吓跑了,反正灵儿留意他的两个时辰里,没见他卖出一件东西。

还有对面铺子那个爱坑人的康嫂,平时吧,她总是捧把瓜子儿坐在门口,看见男人便搔首弄姿、打情骂俏;看见女人便上下打量,要是漂亮的必定冷哼一声还要吐上一口;看见生人或者新来的必定笑眯眯的冲上去把人家往她铺子里拉。可今天她却相当老实,只是坐在她家铺子的橱窗后面,时不时往外张望,而她的目标似乎就是自家铺子门口?

还有还有,方才自己从后门出去打算再给梁家村的人留个暗号,一开门就见一陌生男人慌慌张张的离开,等自己把暗号弄好回来,意外的又遇见了方才那男人!灵儿一看他,他就赶紧偏开头去,怎么看怎么可疑!

虽然明知道这些人有问题,却不知他们目的如何?受何人指使?莫非自己不知不觉间得罪了什么大人物而不自知?灵儿仔细回想,还别说,来这里才一年,得罪的人当真不少,比如说王家村的王富贵家、半林镇的颜家,还有县城的贾家!

灵儿一阵汗颜,自己怎么得罪了这么多人?还个个都是有钱有势力的主儿!他们任何一家要对付自己都轻而易举!但这次来的会是谁了?他们到底想干什么?

为了不打草惊蛇,她什么都没说,依然该做什么做什么。今晚,她依然借口乘凉,在院中等到后半夜,如她所料,梁家村的人果然没来!

灵儿看看天上已经开始西斜的月亮,叹息一声,这样下去不行啊,这群人在自家附近守一天,铺子的粮食就运不出去,腾不出地方,前面铺子也不敢收粮食。

不行,一定得想个办法解围才行!她站起来,一个人在院子里走来走去,不知过了多久,突闻身后咯吱一声响,回头见十妹正站在自己身后几步处。十妹见灵儿脸色不太好,怯生生的低头认错道:“姐姐,我…我不是故意的!”

灵儿笑笑:“十妹,这么晚了怎么还不睡?”

“我…我起来尿尿!见姐姐在这边……”

灵儿摸摸十妹脑袋:“十妹乖,尿完了快回去睡,啊!”

十妹点点头,转身小跑几步又停下来,回头:“姐姐,你也睡,我们一起睡好不好?”

灵儿顿了顿,上前牵起她的手道:“好,我们一起!”

灵儿躺在**却毫无睡意,眼睛直愣愣的盯着房顶那片亮瓦,清冷的月光从那里透进来,照到床对面靠墙堆放的粮食袋子上。一看到那堆粮食袋子,灵儿就轻叹一声。

其实,灵儿并不怕自家粮食多,一来上次去县城,虫草卖了个好价钱,自己并不缺钱;二来自家本来就是开粮铺的,粮铺里粮食多很正常,一点儿一点儿卖掉就是,大不了不赚钱。

但这粮食毕竟是帮梁家村人收的,虫草也是从他们那儿来,何况丁捕头让自己再帮他寻些珍贵草药,这也得请梁家村人帮忙!更重要的,那几个盯梢自家的人到底是干什么的?他们想干什么?这事儿一定要查清楚,如果是对自家不利的,早些知道也好有个准备,以免事到临头措手不及。

灵儿翻来覆去的想,直到天亮之时想到一计,她立刻爬起来摊纸磨墨,写下小纸条一张,然后揣着跑向后门。她先轻手轻脚的将后门打开一条缝儿,四下张望半晌,确认没人才轻轻开了门,然后准备往自家屋后去。

可她才走几步,突然停了步子,轻轻捡起根棍子,蹑手蹑脚走到自家屋檐下,对那里的一团黑影用力一击。只听闷哼一声,那黑影儿嘭一声倒了下来,凑近看,是个身形瘦削的年轻男人,好像…就是白天见过的那个!

灵儿本想把他绑进院子去审问一番,突闻对面院门咔嚓一声响,她赶紧跑到屋后躲起来。对面那院门先是开了一条缝儿,半晌后缓缓打开,有个人蹑手蹑脚走出来,到灵儿家后院门口,鬼头鬼脑的四下看看,然后爬着门缝儿似乎想偷看?可他稍一用力,就听院门吱嘎一声响,把那人吓得赶紧跑回去咔嚓一声关了门。

灵儿一动不动的盯着那门,果然没一会儿,那门又开了条缝儿,过一阵那人又鬼头鬼脑的出来了,他这次没再去偷看,而是转头看向灵儿这边。灵儿吓了一跳,赶紧缩回去,听外面悉悉索索的声音,她伸头去看,见那人正把自己方才打晕的黑衣人往对面院门口拖去!一伙儿的?对面这家谁的院子?

灵儿等那人忙活完,关了院门好一阵才走出去,这是天色已微微发亮,外面大街上已经开始有人走动,她瞪着对面院门冷哼一声,先去把纸条放在约定地点,然后回院关门睡觉。

这一觉她睡得很香,直到十妹冲进来大喊:“姐姐,姐姐,快起来,干娘说大东家来运粮食了,快起来!”,还在做梦的灵儿听到大东家几个字一下子就坐了起来,她赶紧穿好衣服冲出门去,看天色似乎已经下午了!

“娘,大东家在哪儿?”

正在忙着泡茶的老娘笑呵呵道:“哎呀,灵儿,你可算醒了,大东家在前面铺子里了,快去快去!”

灵儿冲进铺子,里面的人齐刷刷的转头,灵儿扫视一圈,当看到富商打扮的梁大明和小童打扮的元宝时愣了一下,元宝咳嗽两声道:“杨灵儿,我们家老爷听说你筹到不少粮食,特地亲自来查验了,粮食和账本儿了?”

灵儿立刻反应过来,陪着笑脸对梁大明道:“大东家,您可算来了!我们收的粮食都在后院了,仓库和客房都堆满了,早就等您来了!要不先带你们去看看?”

梁大明咳嗽两声,板着脸端着架子道:“嗯,也罢,先验货再查账也一样!你们,先在外面等着,车马准备好,验了货就装车!”

“是!”站在梁大明身后的几个壮汉拱手齐声应诺,然后梁大明站起来,整整衣服袖子一甩,大步向灵儿家后院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