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158章 解围

第一五八章 解围

面对亭长不坏好意的质问,灵儿知道形势对自己相当不利,不过她不得不努力解释:

“官爷,我也不知道那位大东家为何找我们家做,他们最初半夜来运粮,是因为我们铺子一般半夜才打烊,腾空了地方第二天才有地方放粮食;至于他们的去向,我们更是完全不知啊。本小说手机移动端首发地址:反倒是亭长大人,似乎事事都了如指掌……请官爷明查!”

吴校尉一手抚着下巴,若有所思的看看灵儿一家,又看看他身旁的亭长。亭长气得满脸通红,生怕他信了灵儿的话,指着灵儿呵斥道:“大胆!你这野丫头,小小年纪,胡说八道眼睛都不眨一下,可见心思之歹毒!

吴校尉,您千万别信她的话,不管她如何狡辩,前几日这野丫头独自一人去县城,一回来就带回几百两银票!我派人去城里查过,这丫头根本没进过任何一家粮铺!一般人家谁要得了那许多粮食?谁又能一下拿出那许多银两?这丫头定是去跟山贼接头了!”

吴校尉微微眯起眼:“哦?几百两银子?”

灵儿心里咯噔一下,遭了,莫非这校尉是个贪财的?!要不…要不自己给他送些银子?不行不行,万一人家好的不是这口,自己这一送,没罪也成定罪了!即便他收了银子,万一他胃口太大,想起来就找自己要,自己岂不是一辈子都翻不了身了?

灵儿衡量一番,决定实话实说:“回官爷,灵儿确实从省城带回来几百两银子,那银子也确实不是从粮铺换来的!其实……其实灵儿去县城,并不是真的去见大东家!”

“呵。被我说中了吧!吴校尉,这丫头定是见山贼去了!”

“不是,官爷,灵儿没有去见山贼,灵儿是去找县衙的丁捕头了,那钱也是丁捕头给我的,不信您可以找丁捕头来与我对质!”

众人闻言静了片刻。文亭长呵斥道:“大胆!你区区一个小丫头。丁捕头怎会给你那许多银子?哼!不要以为把丁捕头拉进来,你一家就能脱罪!

吴校尉,我看这丫头是不见棺材不掉泪。要不……”

吴校尉举起一手,文亭长的声音戛然而止,吴校尉觑着眼望着灵儿:“小丫头,丁捕头为何给你银子?”

灵儿有些犹豫。自己在丁捕头面前一直是小男孩打扮,他们若真把丁捕头找来对质的话。本小说手机移动端首发地址:丁捕头会不会不认自己?要是那样,自家一家就真的完了!不过……要是不说,那自己一家现在就完了!

她轻轻吸口气:“官爷,我上次赶集的时候听说。城里有个大户人家在四处寻找一种叫虫草的药材,价格已经出到二两银子一颗,我当时觉得一棵草那么值钱就记住了!

上次大东家来运粮食时要付银子。之前我听小哥哥说他们家有很多药材,不管多珍贵的都有。我就试着问大东家有没有虫草?要是有的话我就要虫草不要银子!

没想到大东家真的同意了,第二天晚上就让来运粮的人带了一包虫草给我,里面有好几十颗了!因为铺子里急需银子周转,我赶着天没亮就赶紧进城去找丁捕头,丁捕头让大夫验了虫草,觉得成色不错,就给了我那些银子!

官爷,我说的句句是真,我还认得丁府守门的申爷爷,还见过丁家几位主子,不信您可以请他们来对质!”

吴校尉望着灵儿沉默班然,突然抿嘴一笑:“好!来人,去把丁捕头请来!”

“是!”军士领命离开,往镇子里跑去。灵儿吓了一跳,真要对质?深更半夜的…

她心思还没转过来,就听一阵熟悉的声音:“吴校尉!”

灵儿抬头,惊讶的望着来人,这不是丁捕头是谁?只见他拿着马鞭快步奔来对吴校尉拱手告罪,而后面不远处两个捕快正牵着马往这边来!

“吴校尉,抱歉,在下来迟了!前日收到线报,有两个身背数条人命的江洋大盗在本县境内出现,在下带属下前去捉拿,昨日半夜才回!一到县衙,就听说你们来了山口镇,特地快马加鞭赶来!”

然后丁捕头环顾一周,“吴校尉,你们这是……”

吴校尉双手环胸,淡淡道:“我等奉命前来捉拿山贼!”

“山贼?!”丁捕头再次惊讶的四下看看,广场站的明明都是普通老百姓,“吴校尉,这……”

“他们是此镇居民!有线报,山贼最近时常在此出没,且从此镇搜刮数车粮食运进苍茫山,本校尉只是让他们集中起来,方便询问罢了!”

“哦!原来如此!”丁捕头松口气。

“丁捕头,听说贵府前些日子在高价收购虫草,可有此事?”

丁捕头愣了一下:“哦,确实如此!怎么,校尉大人手上有?”

吴校尉看灵儿一眼:“丁捕头不是已经找到了?”

“这个……呵呵,确实,几日前一位小友特地给我送来,正好解了我的燃眉之急!吴大人为何突然提及此事?”

吴校尉下巴指向灵儿方向:“丁捕头可否认识这个小丫头?”

丁捕头回头来看,见到灵儿先是一愣,片刻后反应过来,“你是…白小文?!”

灵儿欣喜:“是啊是啊,丁叔叔,是我啊!几日前我给您送虫草,您给我银子,他们不信,非说我那银子是山贼给的!丁叔叔,您一定要为我作证啊!”

“哦?这样!”丁捕头转向吴校尉道:“吴大人,我那虫草就是这小子……丫头送来的,那虫草成色好,差不多救了我奶奶一命,作为报答,我给了这丫头一千两银子!”

“一千两……”人群一片哗然!吴校尉身旁的文亭长更是直了眼,灵儿能明显感觉到周围那灼热的视线。她心里暗暗叫苦,丁捕头这句话可把自己害惨了!这边事儿还没完,那边又来麻烦,这一千两以后不知要给自己带来多少麻烦!

吴校尉嘴角一翘:“丁捕头好生大方啊!”

丁捕头微微一顿,拱手笑道:“只要能救奶奶性命,丁某倾家荡产在所不惜,如若是吴大人,兴许给的更多不是?”

“呵呵,没想到丁捕头还是孝子典范!”……

二人打着官腔互相恭维一番,看这清醒,自家的危机应该已经过了。灵儿松口气,过去拉拉拎着老娘的兵士道:“官爷,能放开我娘吗?我们不是山贼的奸细!”

兵士看向吴校尉,吴校尉呵呵笑道:“既然有丁捕头作保,自然没问题,放人!”

兵士一松手,老娘就像地面软倒下去,灵儿赶紧扶住:“娘,娘!你怎样了?”

老娘面色发白,全身都在颤抖,哆嗦着嘴唇:“没…没事!”

灵儿将老娘扶到老爹身旁坐下,一边给她扶胸口顺气一边柔声道:“爹、娘,你们别担心,没事了!丁捕头已经帮我们洗清嫌疑了!爹、娘……”

兵士们又开始问其他人山贼下落,人们也开始各自议论,广场上顿时又闹哄哄起来,似乎没人再注意灵儿一家了!灵儿让宁八和十妹一起将爹娘扶到一个不起眼的角落休息,他们才刚坐下:“哎哟,杨大爷、杨大娘,幸好你们没事,我就说你们怎么可能是山贼嘛!”

灵儿回头,见一敦实的中年妇人笑眯眯的过来,自来熟的坐到老娘身边,挽起老娘胳膊道:“杨大娘,您是不知道,方才那些人竟说你们家坏话,还说什么你们是山贼派来摸底儿的,看哪家有钱就做个记号,到时候山贼一来就直冲那家去!

我说怎么可能嘛!杨大爷和杨老娘都是老实人,做什么都不可能做山贼,亭长他老人家多半是误会了!看吧,果然是误会,这下好了,总算没事儿了!杨大娘,你怎样了?方才那小伙子没伤着您吧?来,我给您看看!”

这妇人热情的拉着老娘查看,灵儿赶紧插进去把她们隔开:“多谢宋大婶,我娘就是受了点儿惊吓,休息一下就好了!”

“唉,谢什么谢!咱们好歹也是邻居,天天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哦,对了,灵儿啊,你家搬来这么久,怎么也不来照顾照顾我家生意啊?那包子有什么好吃的?吃多了也腻味,不如换换口味,来我家吃面如何?”

“哼,包子是没什么好吃,总比某些人拿狗肉当羊肉卖的好!”中间又插进来一个人,这声音自然是自家隔壁的包子铺老板娘万婶了!而先来的妇人正是万婶隔壁面馆的老板娘宋娘子,二人你一句我一句说着说着竟然吵了起来!

他们吵不吵倒不要紧,关键是他们把灵儿和老娘拉到中间推推搡搡,要二人给他们评理!灵儿被他们推得头晕,老娘更是受不住!

“好了!好了!”灵儿奋力甩开二人,大声一吼,二人总算停了下来。灵儿尴尬的笑笑:“呵呵,那个万婶、吴大娘,对不住,我爹娘都不舒服,能不能麻烦你们……”

“小子!你怎么跑这儿来了?让我好找!”丁捕头大步走过来,看看在场几人,狐疑道:“你们这是……”

万婶赶紧陪着笑脸道:“呵呵,没…没什么!咦,我家小子上哪儿去了?灵儿,我找我家小子去,你们慢慢聊啊!慢慢聊!”万婶首先开溜,宋娘子也找个理由跑开了!

灵儿松口气道:“谢谢丁叔叔,您又帮了我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