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159章 请求

第一五九章 请求

丁捕头熟稔的揉揉她脑袋:“臭丫头,谢就算了,以后莫再骗我就是!”

灵儿一顿,突然想起之前自己跟丁捕头说的名字、身世、家庭住址等等一系列东西全是瞎编的,连性别都是假的,要是心胸狭窄之人肯定万分恼火,没落井下石就不错了!

灵儿尴尬道:“丁叔叔,那个…我…我不是故意的,我……”

“好了,回去再说吧!你家在哪儿?”

“啊?我们…可以回家了吗?”灵儿看百姓们被官兵分成几列,到前面几张桌子前报了姓名住址及家人亲戚关系等等,桌后先生核对一番,没有问题的就可以回家了!

丁捕头道:“我已经跟吴校尉说过了,你们可以回家了!诚子、石头,过来,帮忙扶下大爷大娘!臭丫头,带路吧!”

灵儿谢过,引着丁捕头三人回到家中。他们从后门进,刚一开门,见地上趴着个人,把灵儿吓得后退几步,丁捕头哗啦一下拔出刀来:“什么人?”

那人抬头,灵儿一下便认出是大强,“丁叔叔,快住手,这是我家大哥哥!大强哥,你怎么起来了?”灵儿几步上前扶起全身凌乱的大强。

大强看到大家顿露喜色:“爹!娘!灵儿、十妹、宁八,你们都回来了!你们没事吧?”

“大强哥放心,有丁叔叔帮我们,没事的!”

大强抬头,当看清丁捕头服饰时脸色瞬间变得有些苍白,身子也不由的瑟缩一下,丁捕头也是微微皱眉,若有所思的望着大强:“臭丫头。这小子是……”

“哦!这是我大哥大强!丁叔叔,快进来吧!”灵儿把他们引入院子,丁诚和丁实把老爹安顿好,又把大强抱回屋里,灵儿也跟了进去,跟丁诚丁实道谢道:“两位叔叔,多谢你们了。请先去院中歇息歇息吧!”

二人点点头出去。灵儿道:“大强,你怎么跑院子里去了?不是说好在家等吗?”

“我看你们去了许久都没回来,怕你们出事。就想出去看看!灵儿,怎么有捕快来家里?他们不会是来抓我们的吧?”

“当然不是,相反他们是来救我们的!带头那个大个儿你应该见过吧?他就是咱们苍平县县衙的捕头,姓丁。是城北丁府的大少爷了,上次我们能顺利出城也是托他的福!”

大强没有回答。眼中畏惧之色丝毫不减!灵儿想了想:“大强,你为何那么怕捕快?”

“我…我没有啊!”大强的话明显底气不足,灵儿脑子里转了一圈,莫非是以前大强他们讨钱时做了什么违法的事。或者是怕官府收了贾家的银子来抓他们?这个问题不大,等有空了开导开导他就是了,现在丁捕头还在外面。人家帮了忙,不能晾着人家!

于是。灵儿站起来:“大强,你好好歇息,我先去招呼丁叔叔他们,其他的有空再说!”

“等等!”大强突然坐起来。

灵儿回头:“怎么了,大强?”

“没…没有!我…我是说……”大强结巴半天也没说清楚,灵儿扶他躺,安慰道:“别担心,丁捕头是好人,帮了我几次忙了,他不会抓我们的,你先休息吧!”

灵儿从大强屋子出来,见丁捕头三人正围坐在院中石桌旁,老娘正给三人掺茶,厨房也亮起了等,宁八和十妹在灶门前看火。

灵儿过去:“娘,您怎么起来了?我来吧,您去休息吧!”

老娘精神好了许多,不过脸色还有些苍白,脚下也有些虚浮的样子!老娘叹气道:“唉,灵儿啊,今天多亏这几位官爷帮忙,否则咱们一家就完了!咱们一定得好好谢谢官爷!”

“我知道!娘,要不…你去厨房煮几个荷包蛋,我来陪陪丁叔叔?”

老娘点头:“也好!各位官爷,老身下去了!”

灵儿接过茶壶,坐到剩下那根石凳上,“丁叔叔,您核查!”

丁捕头看看老娘佝偻的背影:“臭丫头,你不是你爹娘亲生的吧?”

灵儿坦然道:“是啊,我是娘亲洗衣服时从河里捡来的!”

“难怪!你爹娘那么老实,怎会生出这么个鬼机灵的丫头!”灵儿干笑两声,想重新找个话题,突闻丁捕头又道:“另几个孩子也是你爹娘捡来的?”

灵儿怔愣一下,干笑两声道:“呵呵,是啊!不瞒丁叔叔,他们三个都是我爹爹老家亲戚的孩子,听说老家那边又闹灾荒,死了不少人,他们几个辗转来到苍平县投奔我爹,前几天才到了!我爹娘说既然他们家人都没了,以后他们就是我们家的孩子了,所以我们现在都以兄弟姐妹相称!”

“哦?是吗?”丁捕头不置可否的笑笑,灵儿总觉得他那笑容里似乎别有意味?她一时猜不出丁捕头什么意思,只得附和的笑笑。

“齐六……你认识吗?”

灵儿心里咯噔一下,呼啦一声站了起来:“丁叔叔,您…您见到齐六了?他在哪儿?”

丁捕头端着茶杯,淡笑着望着灵儿:“你认识?”

灵儿立刻点头如捣蒜:“是啊,认识认识!丁叔叔,齐六在哪儿?”

灵儿紧张的抓着丁捕头的袖子,丁捕头拍拍她道:“别担心,他现在很安全,坐下吧!”

灵儿察觉自己的失态,坐回凳子上:“丁叔叔,您…您怎么认识齐六?”

丁捕头笑笑:“办案回来的路上捡到的!臭丫头,你们惹下一堆麻烦,自己跑了,却不知城里现在已经乱成了一锅粥!”

灵儿脸色变了变:“丁叔叔,贾家还在找我们?”

“当然,你们把贾家大少爷伤成那样,他们怎么可能善罢甘休?”

灵儿委屈道:“我们也不是故意的,是那死小子欺负人,把大强往死里打,要不反抗的话,大强肯定活不成了!”

灵儿顿了顿,抬眼看着丁捕头:“丁叔叔,您不会…抓我们吧?”

丁捕头哈哈大笑:“我要抓你们,就不会帮你们了!”

“你方才不是不知道我们的事吗?”灵儿小声嘀咕。

丁捕头往灵儿脑门儿上一敲:“臭丫头,你以为我是谁?”

旁边的丁诚道:“丫头,你的身世我们大少爷早就派人查过了!还有,刑教头早把前几天的事跟我们大少爷一一禀报过了,现在你们那个小兄弟齐六就跟在刑教头身边!”

灵儿惊讶的望着他们:“刑…刑教头?你是说刑义刑大叔,他…他不是车夫吗?”

“呵,丫头,能让刑义给你们当车夫是你的福气啊!他可是咱们丁府上百护院的教头,功夫顶好的了!要不是那天值班的车夫有事不在,申老爷子也不会拉他临时顶替了!”

原来如此!灵儿汗颜,让人家丁府的教头给自己当车夫!难怪功夫那么好!对了,贾家还在到处找我们了!灵儿偷眼看看丁捕头,试探着问道:“丁叔叔,那个…贾家…有没有去官府……那个……”

丁捕头看她一眼,稍稍一想,笑道:“你这丫头心眼倒不少!确实,贾家有来县衙报案,说几个小叫花把他们家大少爷打成重伤,要我们官府严办!”

“啊?那…那……”

“哼!贾家不是自称苍平第一富吗?就让他多给咱们兄弟送点儿孝敬银子吧!”

灵儿看丁捕头冷笑一声,一脸不屑的样子,似乎那贾家跟他有什么深仇大恨似的!听他这弦外之音,不管贾家送多少银子,他们都只是做做样子啰?目的嘛,当然是等贾家送更多银子,抓不抓人对他们并不重要!这下灵儿总算放心了!

其后,灵儿问起这几日城里的状况和另外几个孩子的去向。

灵儿几人离开县城后,城里越闹越厉害,贾家不仅去县衙报了案,还加派人手往县城周围的乡镇搜寻,又到处张贴告示,一再提高奖赏力度,灵儿几人的身价已由最先的二两提高到每人二十两!好在暂时还没有孩子被抓的消息。

而丁捕头是在回城的路上捡到饿晕在路旁的齐六的,他们把人带回去,正好遇上前来禀报灵儿之事的刑义,便将齐六交给刑义,然后赶回县衙听说山口镇之事,立刻又赶往了这里,及时给灵儿一家解了围。

丁捕头道:“臭丫头,既然齐六那小子是你们一伙儿的,等我回去就派人把他送过来!”

“不要不要,千万不要!丁叔叔,您知道贾家正在找我们,我们家一下子收留了三个,本就很容易引人注意,齐六那边……请丁叔叔一定要收留他!”

“哦?这样啊!……我们丁府倒不怕多个吃饭的,不过我们丁家与那贾家向来不和,要是贾家知道我们收留了他们要找的人,怕是……”

“请丁叔叔救人救到底!”

丁捕头皱纹犹豫片刻,“好吧,那我就暂且装作不知!反正我也不怕那贾家!”

“多谢丁叔叔!”灵儿真心谢过,想了想又抬头道:“丁叔叔,还有个不情之请,望请帮忙!”

“呵,你这丫头倒是一点儿都不客气啊!”一旁的丁实颇为不满道。

丁捕头看他一眼,转头道:“说来听听!”

“其实…就是想请丁叔叔帮忙留意,看能不能找到另外几个孩子?他们都是无父无母的孤儿,小小年纪没有家人关怀,还要被群大人追捕……”灵儿黯然的低下头。

丁捕头顿了顿,拍拍灵儿肩膀道:“放心吧,我会留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