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160章 麻烦

第一六零章麻烦

灵儿跟丁捕头几人聊了近半个时辰,丁捕头免不了问起梁大明等人的来历。灵儿一口咬定她只认识梁大明身旁的小童大宝,由此牵线,爹娘才认得梁大明,但爹娘都是老实人,不会对人家问东问西,只是觉得拿了人家的钱就要把事情办好,其他的一律不知!

好在丁捕头没有追问,不过依灵儿对他的了解,他多没有全信!兴许过后还会派人调查,不过自己去梁家村的事除了梁家村的人外没人知道,相信他也查不出什么。

直到丑时过后,广场那边才排查完毕,吴校尉派人来请丁捕头,灵儿把丁捕头几人送到门口,见吴校尉居然就站在自家铺子门口。灵儿跟丁捕头道别一声就想回去,却被吴校尉叫住:“小丫头!”

灵儿身子抖了一下,心怀不安的回身低头行礼:“官爷!”

吴校尉将灵儿上下打量一番,“听说…你以前是个痴傻丫头,成日浑浑噩噩,不辨是非,开窍后不但心思灵透,还有一身超人神力,可有此事?”

丁捕头闻言惊讶的回头看灵儿,灵儿也是呆愣好一阵过后才反应过来:“官爷,灵儿以前年幼不记事,也不知道什么是开窍,至于神力,更是夸大了!

我家情况特殊,爹娘年迈,秉性淳朴。灵儿身为人女,要保护供养爹娘,就必须早懂事、多干活儿,吃亏次数多了长了些教训;干活儿干得多了,力气自然也大了!”

“哦!”吴校尉颇有兴味道:“看来我该回去对我那些兵卒们多加训练,兴许练得多了,也能培养出几个大将军来!”

灵儿脑袋垂得更低不敢接话,门前冷场了片刻。丁捕头道:“校尉大人,此镇之人都排查完了?可有找到线索?”

“有倒是有,不过……”吴校尉看灵儿一眼:“我们晚来了一步,山贼在我们到之前两刻钟把大批粮食运进了苍茫山!”

“哦?可以派人进山追查?”

“没用!那群贼人藏匿于苍茫山中多年,对山间地形熟悉无比,深更半夜贸然进山只能是有去无回!”

“这样……那校尉大人岂不是白跑一趟?”

“呵,那倒未必!”吴校尉意味深长的看灵儿一眼。低垂着脑袋的灵儿虽然没看到。却感觉头顶被针扎一般难受。

“哦?校尉大人有何发现?可否需要在下帮忙?”

“帮忙?”吴校尉看丁捕头一眼,想了想,突然呵呵一笑:“好啊。丁老弟,我还真有件事情要请你帮忙了!走,咱们找个酒馆喝几杯,慢慢说!”吴校尉大气的拍拍丁捕头肩膀。就要把他拉向对面不远处的酒馆儿!

“等等!等一下,吴兄!你看这时辰。深更半夜的,酒馆早就打烊了!咱们不如先回城去,路上慢慢聊,等到了城里。我请你喝酒,如何?”

“这样啊……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二人哥俩好的说笑着大步走向各自的马匹,然后骑马得得得的向镇子另一头走去。而吴校尉带来的兵士也自动排成两列,踏着整齐的步子大步离开山口镇。

灵儿目送那一行人越行越远。直到那整齐的铁甲声、脚步声完全淡去才长长松口气。

“唉!总算走了!”

灵儿转头,见隔壁包子铺的万婶正靠在她家铺子门板上拍胸口吐气!万婶转过头来笑呵呵道:“灵儿啊,还没睡啊?”

“是啊,万婶,时辰不早了,我回去睡了,您也早些休息!”

“哎,等等!等等啊,灵儿!”万婶冲过来撑住灵儿要关的门,灵儿无奈,只得松手,万婶顺势从门缝儿钻了进来,打量一圈铺子:

“哟,灵儿,你们家铺子还这样啊?瞧瞧,这桌子,桌面都被虫蛀成这样了,坑坑洼洼的,怎么写字啊?还有这椅子,腿儿都断了还在用,还有这些……

啧啧,太不像样了!灵儿啊,我看你们该请人把这铺子好生改装改装了!存那么多钱干啥?挣钱不就是为了吃好穿好住好过得好吗?看看你这身儿衣服,唉,你爹娘真是省惯了,那么多钱都舍不得给你做两身儿好衣服!

哎,灵儿,你爹娘了?我去看看他们吧!”万婶说着就要往后院去,灵儿赶紧拦住她:“万婶!万婶,我爹娘方才受了惊吓,现在已经睡下了,您看……”

“哦!这样啊!”万婶颇为失望的样子,她想了想道:“时辰是挺晚的了,我也不好打扰你们了,算了,我还是明天再来吧!”

灵儿很高兴,客客气气的把她送到门口,正要出门时,万婶顿了顿,又收了步子,回身笑笑:“呵呵,灵儿啊,你们铺子才开张没多久,听说前些日子你们在买家具牌匾什么的,我看你们买的都是旧货,应该过不了几天就要换新的了吧?

正好我弟弟开了个木匠铺子,就是镇北那个‘钟木匠’,里面什么样的家具都有,现成的、定做的都可以,你们要买的话我跟弟弟说一声,保准给你弄得妥妥的,怎样?”

灵儿尴尬的笑笑:“这个…我么家暂时还没有买家具的打算!”

“哎呀,灵儿,你看看你们家这些东西,比我家那些还破,那么多银子藏着掖着做什么?赚钱不就是花的?反正迟早都要换的,还不如早些换,看着舒坦,用着也方便啊!哦,还有啊,你们家要买宅子吧?我知道镇口……”

“知道了知道了,谢谢万婶,要换家具的话我一定找您,万婶,您再不休息,明天就没法儿做生意了,您看,天边都开始发亮了!”

万婶回头看了一眼,果真如此,她嘀咕道:“唉,怎么这么快就要天亮了,今晚都还没怎么睡了!真是的,抓什么山贼啊?咱们好好的镇子,哪有什么山贼?灵儿啊,那我先回去了,家具的事儿记得跟你爹娘说啊!”

“好的,知道了,放心吧,万婶!”

万婶出门走了几步,又回头道:“哎,灵儿,还有宅子的事儿……”可灵儿家的门已经关上。万婶怔愣片刻,皱眉嘀咕着往回走,趴在门板上的灵儿隐隐听见什么“臭钱”啊、“了不起”什么的!

灵儿叹口气,早就知道会来一堆麻烦,没想到这么快!她打量下自家铺子,里面的器具要么是旧的、要么是缺胳膊少腿儿被老爹修好的!似乎真的该整修整修了,如果自家真要在此久居的话!

灵儿甩甩头,算了,是在太累了,什么事都以后再说吧,她摇摇晃晃的进到后院,径直往自己房间走去。

“灵儿!”灵儿回头,见老娘居然还坐在院中石桌旁。

“娘,您怎么还不睡?”

“唉,睡不着啊!灵儿,官爷他们都走了?”

“嗯,走了!”

“我好像听见方才前面铺子有人说话?谁来了?”

“没谁,是隔壁铺子的万婶,跟她说了几句话而已!娘,快回去睡吧!”

“等等,灵儿,来,你坐下!”老娘让灵儿坐到自己身边,警惕的四下看看,然后小声道:“灵儿啊,你跟娘说实话,你怎么会认识那些山贼?”

“没有啊,我不认识山贼啊!娘,您别瞎想了,快回去睡吧!”

“不行,灵儿,你一定要跟娘说实话,否则我怎么都睡不着啊!白天来咱们家那个大东家分明就是官爷要抓的山贼,灵儿,告诉娘,你怎么认识他的?是不是他们逼你的?”

看老娘执着的表情,灵儿知道简单的敷衍是掩饰不过去的,她犹豫半晌,便三分真七分假的编了一通。要说服老娘梁大明他们不是山贼太费劲,她只说以前在山上伐木时偶然碰见梁大明几人,多见几次就熟悉了,之后又在镇上遇见,但她确实不知梁大明等人是山贼!

“真的?”老娘不确定的望着灵儿,灵儿挽起老娘胳膊:“哎呀,娘,人家说实话您不信,那我瞎编一个说给您听好了!”

“你这丫头!唉!倒不是说山贼怎样,其实啊,不管山贼还是官爷,都是普通人不是?山贼以前说不定还是官爷,官爷也可能是山贼!大东家对咱们家有恩,咱们可不能出卖他们!灵儿啊,以后要是有人问起,你可千万不要说漏嘴了,知道吗?”

灵儿惊讶的望着老娘,没想到她思想觉悟这么高,居然还为山贼说话,看来自己以前是误解这位老太太了!

“好的,知道了,以后咱们再也不提大东家的事儿,娘,回去睡觉吧!”灵儿扶起老娘送她回屋。

老娘拍拍她的手又叮嘱几句,进屋时老娘问了句:“灵儿,方才万家妹子来有事吗?”

“啊?”灵儿想起方才万婶说的家具和宅子的事儿,她算是在这山口镇跟自家走得最近的邻居了,她都尚且如此,别人还不知道怎样了!唉,真是头痛!

突然,灵儿脑中灵光一闪:“娘,咱们好些日子没回王家村了,要不咱们明天回去吧?全家一起,带上大强、宁八和十妹,正好让他们去认认门儿,怎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