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161章 不速之客

第一六一章 不速之客

灵儿回屋,衣服也不脱,直接往**一倒,入睡前她模模糊糊的想:“真累啊!这一觉一定要睡到天黑,谁也别想叫醒我,然后咱们一家回王家村去!对了,还要带宁八去拜见老村长,他念书的事情就解决了……”

可她感觉才刚闭上眼,耳边就有一阵吵人的声音嘤嘤嗡嗡,怎么赶都赶不走,身子也像地震一般晃得厉害。灵儿有些恼火的踢了一脚:“干什么啊?烦死了!”

那恼人的声音停了片刻,突然一阵狮子般的咆哮:“杨灵儿,你给我起来~~~!”

灵儿吓得一下子坐了起来,眼睛直直的望着前方。只见一张灵秀漂亮的小脸儿气得通红,双眼喷火的瞪着自己,似乎下一秒就要冲上来把自己暴打一顿?

灵儿脑子当机片刻,“……月儿姐!”

“哼!你还认得我啊?我一听说你们铺子出了事,天没亮就去找家荣叔,火急火燎的跑来镇上看你,你倒好,睡得像死猪一样,还踢我!你……哼!以后再也不理你了!”

月儿一甩头,跺着脚气冲冲的走向门口,灵儿怔愣片刻,赶紧从**跳下来,追了出去:“月儿姐!月儿姐,你别生气啊,我不是故意的,月儿姐……”灵儿追到院子,发现天才蒙蒙亮,院子里还有些灰暗,月儿径直走向院角的石桌。

“怎么了,月儿?灵儿惹你生气了?”老娘和蔼的问道。

“就是!人家担心她,早早来看她,她不但不领情,还踢人家!杨奶奶,你一定要帮月儿出气。揍她一顿!”月儿赌气道。

“好好,我一定帮你教训她,啊!月儿莫要生气,奶奶给你做好吃的好不好?”

“好啊!我要吃葱油饼!”

“月儿,不得无礼!”这低沉的颇有威严的声音不是老村长是谁?灵儿这才注意到石桌旁坐着的几个人,除了王家荣,老村长和桂奶奶也来了!灵儿赶紧上前行礼:“夫子好、桂奶奶好!”

老村长点点头。桂奶奶过来扶起灵儿。拉着她左看右看,拍着她的手高兴道:“灵儿啊,听说你都会开铺子做生意了。真能干!”

“哼!商人重利,小小年纪,就学此等精于算计之道,有什么好的?”老村长在一旁小声嘀咕。颇为不满的样子,月儿也附和道:

“就是就是。外公,你别看灵儿在你们面前老老实实的,背地里小心眼儿可多了!对了,她最喜欢钱。什么都要换成钱来算,比那些做了一辈子生意的账房先生还精了!”

灵儿抽抽嘴角,月儿这丫头。不就刚才睡梦中踢了她一脚吗?又不是故意的,她就记仇了。还马上开展报复行动,真是的!

桂奶奶见老娘在场,觉得不太好,暗地拉了月儿一下,月儿嘟起嘴道:“本来就是嘛!”

桂奶奶尴尬的看看老娘:“呵呵,月儿这孩子,被我们宠坏了,杨妹子,你可别往心里去啊!”

老娘立刻摇头道:“没有没有,怎么会!月儿跟咱们家灵儿最是要好,小姐妹赌赌气没什么!倒是村长大哥和桂大嫂,这么早就过来,真是谢谢你们了!”

“杨妹子可别这么说,咱们乡里乡亲的,你们虽不姓王,也是我们王家村人!对了,杨妹子,听说昨晚镇上来了许多官兵,把全镇的人都抓去盘问了,到底怎么回事啊?”

“这个……”老娘看看灵儿,灵儿赶紧接过话头:“没什么,桂奶奶,听说是有人举报山贼在咱们镇上出现过,官兵得到消息就来抓山贼,然后把镇上的人全都集中到集市广场上问了一圈,问完没事就放了!”

“啊?山贼!咱们镇上怎么会有山贼啊?”

“是啊,就是没有,一定是官爷们弄错了!要不肯定就抓人了!”

“哦!这样啊!唉,说来那些山贼也挺可怕的,听说上个月半林镇上的颜家就是被山贼洗劫了,钱财被抢夺一空,还死了不少人!要是能早点儿把那群贼子抓住就好了!”

“桂奶奶,其实山贼也不一定全都是坏人,而且山贼一般是求财,伤人的是少数,像咱们这种人家没什么油水的,山贼还看不上了!”

“哼!贼就是贼,哪有好坏之分?灵儿,以后不可再有此等言论!”老村长摆起夫子的架子,板着脸一本正经的训斥道,灵儿低头认错,暗地吐吐舌头。

几人闲聊一阵,老娘去厨房做早饭,灵儿把宁八和十妹叫起来收拾东西,打算待会儿吃完早饭全家跟老村长他们一起回去。

月儿生了会儿气,见灵儿不去道歉也不理她,自个儿摸到灵儿屋里,看着灵儿忙活一阵,在屋里转来转去,望着窗外小声道:“听说你那个大东家是山贼……”

灵儿停下来转头看她,见她装模作样、时不时偷眼看自己的样子,灵儿心下好笑,手上一边忙活一边道:“官兵拿来的山贼头像上确实有一个挺像大东家的!”

“啊?真的啊?那…那你们家岂不是……”月儿一下子来了兴趣,转头巴巴的望着灵儿。

“是啊,我们差点儿因此倒霉了!幸好县衙的丁捕头及时赶来为我们作保,我们才能黯然无恙,否则现在多半已被押解进城了吧!”

“丁捕头?哪个丁捕头?”

“就是城里县衙的捕头啊!”

“啊?你怎么认识他?”

“这个……说来话长!月儿姐,你这么早专程赶来看我,我却踢了你一脚,真是对不起啊,我不是故意的!”

月儿顿了一下,吸吸鼻子转开脑袋:“哼!我才不是来看你的,我是特地来看杨爷爷、杨奶奶的!嗯,杨奶奶的葱油饼真香,我要多吃几个!”月儿自顾自的出了房门,灵儿看着她的背影轻笑着摇摇头。

老娘和桂奶奶一起做好早餐,将饭桌搬到院子里,大家围在一起热热闹闹吃早饭,商量着待会儿怎么回去,大强是伤着,老爹有病,村长爷爷身体也不好,所以这几个人肯定是要坐车的,幸好家荣叔把牛车赶来了,否则待会儿还得重新找车。

他们聊得正热闹,后院门突然被拍得啪啪直响。大家互相对望一眼,老娘放了筷子:“来了来了,谁啊?”

老娘把院门开了条缝儿,立刻就有个妇人钻了进来,“哎呀,在吃早饭啊?正好正好,我还没尝过杨大娘的手艺了!杨大娘,添双碗筷不麻烦吧?”

只见那妇人如花蝴蝶般摇摇摆摆径直来到饭桌旁,直接坐了老娘的位置,拿起筷子在饭桌儿上跺跺,扫了一眼,皱起眉头:“啧啧,杨大娘,你们就吃这个啊!”

月儿瞪着那妇人,语气不善道:“喂!你谁啊你?那是杨奶奶的位置,谁让你坐的?”

妇人顿了顿,抬头看月儿一眼,香帕一扇:“哎呦,这不是月儿姑娘吗?你怎么不认识我了?咱们铺子门儿对门儿,成日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何必这么生份啊?”

月儿盯着那斧头皱眉细想,似乎没什么头绪,她拉拉灵儿袖子,灵儿小声道:“她是斜对面那成衣铺子的掌柜娘子,姓康!”

“啊?你就是那个骗杨奶奶银子的女人?我们没找算账就便宜你了,你还好意思来!”月儿大声道。老村长和桂奶奶不明所以,惊讶的看看那妇人,又询问的看向老娘,老娘尴尬的笑笑,一时不知该如何回答。

那妇人慢慢放下筷子,又是一甩香帕:“哎呦,看姑娘说的,我何时骗过杨大娘啊?不过卖了些衣服首饰、胭脂水粉给大娘,我那些东西都是省城来的上等货,一共才收你五两银子,要在省城,怕是五十两银子都不够!大娘自己也喜欢,怎么就成骗了呢?杨大娘,您说是不是?”

“这个…这个……”老娘结结巴巴不知该如何回答。

没错,这妇人就是上次把老娘拉去,把她脸化成个猴子屁股,再加几件俗不可耐根本不能穿的衣服就收了五两银子的成衣铺子老板娘康嫂,灵儿本想等粮食的事儿完了,找机会狠狠教训她一顿!没想你还没去找她,人家自己就先送上门儿来了!

灵儿站起来道:“康婶,请问你来有事吗?”

康嫂将灵儿上下打量一番,把那香帕又是一甩:“哎呦,还是灵儿姑娘懂礼些!我啊,是有点儿事儿,不过你们不是在吃饭吗?咱们还是吃了再说吧,大家动筷子啊!”

灵儿心里冷笑,表面上还算淡定:“不用了,康婶,我们吃完饭就要回家去了,你有事现在就说吧!”

“啊?回家?这儿不就是你们家吗?”

“哼,我们爱上哪儿上哪儿,要你管!”月儿没有好脸色。

康嫂斜月儿一眼,也不理她,想了想道:“呵呵,其实也没什么事儿,上次杨大娘在我那儿买了些胭脂水粉和衣服,我看杨大娘挺喜欢的!这不,前两天又进了新货,颜色样式都是省城最新的,我想杨大娘肯定喜欢,就带过来给杨大娘看看了!”

康嫂站起来,不知从何处拿出个包袱往桌上一放,手脚麻利的打开,捻起一件大红色的纱裙一抖:“杨大娘,您看,这件衣服怎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