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162章 恶报

第一六二章 恶报

大家直愣愣的盯着那裙子看了半晌,月儿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毫不避讳道:“灵儿,这衣服留给你当新娘子的时候穿还差不多,杨奶奶那么老了,又不是……”

“月儿,别瞎说!”桂奶奶及时制止了她,老娘一阵脸红,结结巴巴道:“这…这…不太合适吧?”

“怎么不合适了?瞧瞧、瞧瞧,多好看啊!这袖子、这衣襟,做得多好啊,连根线头儿都找不到!还有这几朵烫金大牡丹,这可是省城最好的绣房里面最好的绣娘花了几个月时间用最好的金线绣成的,人家想买还买不到了,我托了不少关系,好不容易弄到!杨大娘,你可不要像那些俗人般不识货啊!”

康嫂说最后一句话时斜月儿一眼,月儿顿时气得满脸通红,一下子跳了起来:“你…你才是俗人……”

灵儿赶紧拉住她,给她个安慰的眼色,然后对康嫂道:“多谢康婶,这裙子如此贵重,我想只有真正的富贵之人穿上它才不算折辱了它!”

“就是就是,我想来想去,咱们山口镇配得上这条裙子的就数又心善又富贵又大方的杨大娘了,杨大娘,来,咱们回屋试试去?”

康嫂不由分说的拉起老娘就往屋里拖!老娘用力挣扎挣不掉,只得蹲在地上往后蹬,急道:“别拉,别拉啊!康家侄女,我不要,裙子太贵重了,我买不起啊!”

康嫂却笑呵呵道:“怎么会?杨大娘,你家那么多银子,存着干嘛?吃了用了才是自己的,留着说不定什么时候被人偷了抢了都不一定了!试试吧、试试吧!”

灵儿看那康嫂完全不顾自家老娘年老体迈,真是用足了劲儿。她捡起颗小石头儿,往康嫂胳肢窝一弹,康嫂哎呦一声痛呼摔倒在地,老娘也一屁股坐到地上。灵儿赶紧过去扶起老娘:“娘,你没事吧?”

老娘疼得呲牙咧嘴却直摇头说没事,桂奶奶也过来扶她:“哎哟,杨妹子。咱们一把年纪的人可不能这么摔。快起来吧!”

几人把老娘扶到椅子上,那边康嫂在地上大声痛呼却没人理她,等老娘那阵疼痛渐渐过去。康嫂还在地上痛呼,声音比方才更凄惨响亮。灵儿知道自己的力度只是让康嫂稍稍痛一下就松手,她现在这模样分明就是表演。

月儿不耐烦道:“嚎什么嚎?难听死了!这里又不是苍茫山,没有野猪!”

康嫂声音戛然而止。然后她一下子跳起来,指着月儿大骂:“喂!你骂谁了?小丫头片子毛都没长齐了。就公猪母猪的,害不害臊啊?你爹娘怎么教你的?”

众人怔愣一下,月儿被气得满脸通红,老村长和桂奶奶脸色铁青。王家荣和小虎子为难的面面相觑!老娘一时呆住,不知该如何是好?宁八和十妹有些被吓倒,茫然地望着那突然变身出来的母老虎。

灵儿看形势不对。自家院子闹这么一出,作为主人当然要立场鲜明。她想把康嫂赶出去,听老爹咳嗽几声,沙哑着嗓子道:“康家侄女,这是我家院子,说话客气些!”

康嫂这才注意到单独坐在旁边椅子上病怏怏的老爹,她眼珠一转,拍拍身上的灰土,看似自言自语:“我好心一大早过来送东西,人家不领情反而甩脸子!哼,我可不是好欺负的,就算我那当亭长的姐夫也要让我几分,我要他帮忙他从来不敢说半个不字儿!惹毛了我……哼!”

这*裸的威胁谁会听不懂?真是老虎不发威你当我们一家子都是病猫了!还有那什么亭长,昨晚差点儿害得自己全家下大牢,还没找他算账了!

灵儿冷笑一声:“康婶,这是我们家院子,我们在吃早饭,是你自己来的,我们一没请你,二没碰你,是你自己拉我娘摔倒的。

我娘一把年纪,不管谁来看,也没有她老人家欺负你的道理吧?你那欺负从何说起?如果康婶对我们家不满意的话,大可以把亭长和乡邻们都叫来,让大家好好评评理!”

康婶顿了一下,脸色变了几变,最后一甩帕子,那劣质熏香的刺鼻味道扑面而来,“哎呦,瞧灵儿姑娘说的,咱们两家门对门儿,抬头不见低头见,哪有什么欺负不欺负的?方才我是摔糊涂了瞎说了几句,杨大娘、灵儿姑娘,你们可千万别往心里去啊!”

康嫂说着又摇摇摆摆走过来想挽老娘的胳膊,灵儿拉起老娘的手不着痕迹的推开她。康嫂顿了顿,嫌恶的撇撇嘴,面对灵儿母女时又挂上了笑脸:“杨大娘,您没事吧?摔着没?要不咱们找大夫看看?”

“康婶,看大夫要花钱的!”

康嫂一顿,干笑两声转移话题:“杨大娘,您看这裙子,简直就是为您量身定做的,您不穿咱们山口镇就没人穿得出来了!您不留下它真是对不起它,我给您折起来,您收着吧,啊!”

康嫂自顾自的说着,笑呵呵的把那裙子折起来,从她包袱里拿出个看似精致的木盒子,小心翼翼的将裙子放进去,然后拿过来要往老娘手里塞。月儿本想给她扔了,转念一想,她有了个主意。

灵儿看看那盒子,笑呵呵的推开:“康婶儿,我们家不办酒不过生,今天又不逢年过节,您这裙子这么贵重,我们怎么好意思收您的礼物了?您还是拿回去吧!”

康嫂愣了一下,将盒子一收:“谁说要送了?你想得美!”

灵儿故作惊讶的望着她:“啊?不是送啊?康婶不是一进门就说来送东西吗?您要送的难道不是这裙子?那是什么?哎呀,算了算了,还是不看了,咱们家最近没什么喜事儿,就不接康婶的礼了!”

康嫂卡了半天,抱着盒子进退为难,最后她扯扯嘴角冷笑一声:“哼,我这裙子可不是一般人碰得的,前两天有人来我铺子看中这裙子,出二百两银子我都没舍得卖了!”

灵儿也冷下脸来:“不好意思,康婶,我们家院子里只有一般人,我们可没碰你的裙子,更没有二百两银子,您不妨早些给你那贵重的裙子找个配得上的好买家,免得什么时候挂坏了,或是被贼人看上了,钱财两空就不合算了!”

康嫂气哼哼的瞪着灵儿,脸色一阵红一阵白,灵儿无所谓的笑笑,主动走到后院门口打开门,对康嫂道:“康婶,现在街上人不多,请您带上您的贵重东西去找合适的人吧!”

康嫂环顾一周,见大家都心底暗笑的看着她,恼怒道:“好!好啊!不识好歹的东西,咱们走着瞧!”康嫂用力一跺脚,气冲冲的甩着帕子大步冲向门口。

大家看笑话般的望着康嫂,就等她出门后拍手叫好,可惜天不遂人愿,康嫂跺着脚冲到后门口抬脚要过门槛,却听她哎呦一声,身子直愣愣的往外扑去!

灵儿惊讶的望着她花蝴蝶般的身子在自己面前像木头一般往地上倒,“嘭!”一声,灵儿闭上眼身子抖了一下。静默片刻后,康嫂惊天动地的哀嚎声直冲云霄!

院中众人都倒抽了一口凉气,不忍心看似的偏开头去,直到门外来了围观者,探头探脑的看稀奇,老娘反应过来,垫着小脚跑过去:“快,灵儿,快把她扶起来啊!”

灵儿虽不愿意,见老娘要帮忙,只得去搭把手,院子里众人也纷纷来帮忙,大家端把椅子过来放在灵儿家后院门口,然后把康嫂扶上去,一边安慰一边为她处理伤口。

康嫂这次摔得当真不轻,刚把她扶起来的时候,见她满脸满身都是血,鲜红鲜红的,何况她额头、鼻子、嘴巴都还在汩汩的流血,灵儿自以为不是胆小之人,看到康嫂这样子还是吓得手脚发软,她可不想在自家院子门口闹出人命!

等老娘和桂奶奶手忙脚乱的给她清理出来,发现她除了面部受伤严重外,其他地方都只是小擦伤。而面部的伤看着血淋淋,却不至于致命,最多毁个容罢了,不过她那相貌,毁不毁似乎也没多大区别。

灵儿大姑估计一下,鼻骨断了、两颗门牙磕掉了、额头磕出个洞,止了血、上了药,修养一两个月应该能行动自如,只是要让伤口完全恢复怕是这辈子都不太可能了!

啧啧,看样子自家陪医药费是逃不掉的了!他娘的,自个儿上门来找茬儿、自个儿走路摔得四仰八叉,结果还要咱们来出钱治,真够倒霉的!……不过换个角度,她摔成这样,应该少些机会出去骗人了吧?自己就当花钱做好事,为后面的人消灾好了!

灵儿一家忙活一阵,小虎子把大夫请来,给她洗了伤口上了药,又嘱咐要好生休息,让他们把病人弄回去放**。这下灵儿一家为难了,这个麻烦甩都甩不掉,要再把她弄回院子去,还不知要整出多少事儿来了!

可是搬回她家去的话,康嫂相公常年在外,家里只有她一人。这妇人品行不好,去她家的都是被她骗的,因此基本上没人真正进过她家,除非小偷!灵儿怕这一去,康嫂好了后又来找麻烦!

大家商量一阵,最后决定把康嫂的姐姐即文亭长的夫人找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