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163章 露一手

第一六三章 露一手

大家商量一阵,最后决定把康嫂的姐姐即文亭长的夫人找来。

灵儿请人帮忙给文夫人送信,文夫人来得很快,半刻钟不到,就听那尖锐的大嗓门由远及近:“妹妹!我妹妹在哪儿?哪个不识相的敢欺负我妹妹?”

围观人群一听这声音便立刻主动让出一条通道来,没一会儿,一个身材高挑、相貌颇好的中年妇人火急火燎的冲进来,见到椅子上的康嫂先是一顿,然后一下子扑上来:“妹妹,妹妹,你醒醒!快告诉姐姐,哪个挨千刀的把你害成这样?姐姐为你做主!妹妹……”

兴许康嫂是被文夫人弄疼了,她闷哼一声,有气无力道:“姐姐,你轻点儿!”

“妹妹!你醒了?怎么回事?快告诉姐姐,姐姐给你做主!”

康嫂缓缓睁眼望着文夫人,突然那眼泪啪嗒啪嗒就往下掉,若不是大家熟知她平日为人,还以为她受了多大委屈了!文夫人着急了,拉起康嫂的手道:“妹妹,别哭,姐姐在这儿了,发生了什么事?快告诉姐姐!”

康嫂闻言哭得更加厉害,一边抽噎一边沙哑着嗓子道:“姐姐,姐姐啊!他们…他们欺负我!”

“谁!谁欺负你了,我今天非拔了她的皮不可!”文夫人挽起袖子,一副气急败坏想找人干架的样子!后面追上来的两个丫鬟拉住她低声劝道:“夫人!夫人别这样,老爷知道了又要不高兴了!”

“哼,别跟我提那死鬼!他不高兴?让他成天钻那些狐狸精的裙底他就高兴了!你们俩,回去叫文长生给我带几十个人来!”

两个丫鬟都看这对方,谁也没动。文夫人气得大吼:“去啊!死愣着干什么?”

两个丫鬟吓了一跳,赶紧转身往人群外跑去。灵儿皱眉望着那两个丫鬟的背影,这文夫人想用武力解决问题?虽然咱们占理,却不可不防!她四下看看,悄悄走到月儿身边,跟她低声耳语几句,月儿抬头看她。她微微点头。月儿想了想,点头走开了!

这边康嫂见文夫人的丫鬟回去找人了,虽表面上虚弱不堪。那眼睛却瞟向灵儿一家人,眼底的愤恨报复之意毫不掩饰!

她颤巍巍的拉着文夫人的手道:“姐姐,就…就是他们!我…我好心给他们送东西,他们…不但不领情。反而羞辱我,又把我赶出来。还…还故意在门口使绊子,把我折磨成这样,姐姐!呜呜~~~姐姐啊,你要为我做主啊!”

康嫂哭得可怜。文夫人更加气愤,回头狠狠的将灵儿一家人一一瞪过去,呼啦一声站起来。指着灵儿一家道:“好啊!你们敢欺负我妹妹,今天我跟你们没完!”

老娘和桂奶奶离康嫂的位置最近。灵儿跟宁八和十妹低语几句,让他们进了院子。老娘着急的解释道:“不是的,文夫人,您误会了,我们没有……”

“我妹妹都成这样了,你还不承认!哼,别以为你年纪大了,我就拿你没办法!告诉你,在我眼里,不管老弱病残,凡是欺负我家人的,我一个都不会放过!”

老娘急得手忙脚乱:“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

灵儿上前扶着老娘,对文夫人道:“文夫人,请你先弄清楚事情因果再下结论可好?”

“哼!还有什么不清楚的?我妹妹现在全身是血,她好好一个人在别处没事,为何一到你们家就弄成这样?分明是你们把我妹妹害成这样的!”

“文夫人!您作为亭长夫人,是不是该讲点儿理?你口口声声说我们害了你妹妹,你问问康婶,到底是我们家谁害了她?怎么害的?”

文夫人狠狠瞪灵儿一眼,低头道:“妹妹,你说,是谁害得你受伤的?”

康嫂的目光扫了一圈,现在门口除了看热闹的,就只有灵儿、老娘、桂奶奶和王家荣,老村长一直没出来,月儿和小虎子另有安排,宁八和十妹回院照顾老爹和大强。

该指证谁了?康嫂似乎有些犹豫!文夫人道:“妹妹,别怕,姐姐在这儿,是谁欺负的你,指出来,姐姐为你做主!”

灵儿冷笑一声:“文夫人真会说笑,你问问大家,在咱们山口镇,康婶婶怕过谁?我们家的人,不是老就是小,你觉得我们几个谁欺负得了康婶婶?”

文夫人顿了一下,目光在四个人之间扫来扫去,最后停在王家荣身上,王家荣往后退了退:“文夫人,你不要胡乱栽赃啊!我只是帮忙的,从始至终一句话都没说过!”

文夫人冷哼一声,低头道:“妹妹,是不是这莽夫?”

康婶犹豫片刻,最后还是摇了摇头,她的目光落到灵儿脸上,想了想,吃力的抬起手指向灵儿:“就是她,我出门的时候,她故意推的我!”

文夫人愤怒的目光转向灵儿,老娘赶紧把灵儿拉到身后,小心的赔礼道:“康大侄女,没有啊,你刚才出去的时候是自己踢到门槛儿的,灵儿离你还有好几步远,她真的没有推你啊!”

文夫人道:“好啊!你个丫头片子,小小年纪,心思却如此歹毒!今天我不给你点儿教训,以后长大了还得了!冬菊、冬梅,给我拿下!”

文夫人气势汹汹的喊完半晌,却不见有人出来,她环顾一周,才发现两个丫鬟都不见了,气得大骂:“两个死丫头,跑哪儿去了?看我回去不打断你们的腿!”

灵儿暗暗掏出袖袋中预备的小石子儿捏在手中,从老娘背后走出来:“康婶,你说我欺负了你?哈~~真是天大的笑话!你说你一大早来我家是来送东西的,是也不是?”

康婶虽然躺着,见灵儿问得如此理直气壮,心中气恼,奋力坐直身子道:“是!”

“你送的是一条俗不可耐的大红色裙子,还说是给我娘的,是也不是?”

“我好心……”

“你说是送,我说今天不是逢年过节,我家也没什么喜事,不办酒,不好意思接你的礼,是也不是?”

“我…我是送东西,不是送礼,你分文不出,休想要我的东西!”

“你说你那裙子是省城来的最新款式,只有大富大贵人家的夫人才配得上它,人家出一百两银子都没卖!我说我们家没那么多银子,老娘也只是普通人,康嫂不如重新去找个配得上你那裙子的人,是也不是?”

“我……”

“你觉得我这句话羞辱了你,就抱着东西气冲冲的走向后门,出门的时候一脚踢在门槛上摔了出去!我们一家立刻把你扶起来,给你擦洗,又请来大夫验伤上药!

大夫的出诊费医药费是我家出的;你现在坐的椅子也是我家的,给你清洗伤口的木盆、棉巾都是我家的,你的伤口也是我娘和桂奶奶亲手清洗的。文夫人,你觉得我们做的这些都是在害你妹妹吗?”

文夫人稍稍犹豫,低头看向康婶,康婶微微摇头,文夫人立刻又板着脸道:“哼!你少来假惺惺,要不是你推我妹妹,我妹妹怎会伤得这么重?你们做那些分明是心虚!”

灵儿早就知道这对姐妹没那么容易认输,她冷静下来,眯起眼瞪着康嫂,直到她有些心虚的转开眼。灵儿冷笑一声:“康婶婶,我做过没做过,你自己最清楚!你大清早跑我家来,不就是想讹钱吗?说吧,要多少?”

“嘿,你这死丫头,谁稀罕你那点儿臭钱?”

灵儿鄙视的看康嫂一眼:“是吗?那文夫人想怎样?”

“怎样?你把我妹妹害成这样,她伤了哪儿我就双倍还给你哪儿!”

“哦?意思是文夫人想要痛下杀手啰?”

“哼!”文夫人撇开头,去看丫鬟离去的方向,似乎就等他的帮手来给灵儿一家好看!灵儿懒得再跟她理论,小声把老娘、桂奶奶和家荣叔劝回院子去,然后四下看看,拨开人群走向几米外墙角处一块二百来斤的大石头。

灵儿往自己手上吐两泡口水,双手抱住石头,猛一发力,那石头便被她从地上生生拔起,她稍稍停顿,在网上一举,那石头便被她举过头顶!众人惊讶的看看那块比灵儿身子还大的石头,再看灵儿,居然脸不红气不喘!

“让开!”灵儿大吼一声,人群呼啦一声散开。灵儿用力往前一推,那石头夹着劲风飞出去,轰隆一声,将文夫人和康婶脚下半米处位置砸出一个大坑!

众人倒抽一口凉气,文夫人和康婶也吓得脸色发白!灵儿拍拍手慢慢走过去,文夫人白着脸道:“你…你你要干什么?我…我可是亭长夫人!”

灵儿冷冷道:“文夫人,老天爷赐给我这一身力气,就是要我保护家人的,谁要敢动我家人半根毫毛……哼!”

文夫人瑟缩一下,继而又不甘心道:“你…你有点儿力气又如何,我家家丁数十人!”

“文夫人!县衙丁捕头跟我家关系不浅,我送给他的虫草救了他奶奶的命!丁捕头说过,谁要跟我杨灵儿家过不去,就是跟他苍平丁家过不去!文夫人要是想跟丁家叫板儿,尽管来就是!我们随时恭候!”然后灵儿转身回了院子,啪一声关上院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