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167章 避嫌

第一六七章 避嫌

灵儿一家及月儿几人等吃完午饭,灵儿家就闭门谢客,不管谁来敲门都装作不知。直到太阳落山,他们才从后门上车,绕着屋后的小树林转了一大圈,避开街坊邻居出了镇子,踩着夕阳慢悠悠的往王家村去。

算起来这次离开王家村还不到一个月,可感觉就像过了几年似的,灵儿心情相当雀跃。宁八、大强和十妹几个是第一次去王家村,灵儿之前跟他们说过不少村里的事情,他们似乎也相当期待,一路叽叽喳喳的问东问西!

就连老爹老娘也是如此,老娘一路都在问桂奶奶村里的某某怎样怎样,又叹息走得急,没给人家带点儿东西回去云云!

月儿好笑道:“杨奶奶,王家村离镇上不过几里路,你想买东西就坐家荣叔的牛车,天气好不走弯路的话一刻钟就能到,多方便的事儿啊,干嘛老惦记这个?”

老娘被说得有些不好意思,连连点头称是!桂奶奶见之自然免不了责备月儿说话没大没小,月儿一撒娇桂奶奶就没辙!

一行人一路热热闹闹的行到王家村附近,灵儿请王家荣停车,她站起来往王家村方向极目远眺片刻,想了想道:“爹、娘,咱们走侧面直接回家,不从村里过好不好?”

老爹老娘对望一眼,老爹想了想:“也好,这边还要近些!家荣啊,麻烦你了!”

月儿不解道:“啊?为什么?那边到你家门口那截是小路,牛车过不去啊!”

“没关系,我们自己走上去,反正也没几步路!”

“那怎么行?杨爷爷身子不好,大强的伤也没好。都走不动路,怎么回去啊?”

“这个……我来背好了!”

“你背?就算你力气够,你这么矮……”

桂奶奶也劝道:“是啊,灵儿,你身子这么小,就算力气大点儿,背着你爹也不方便啊。万一路上不小心磕着碰着。多的事都来了,还是走正面吧,我们大家都顺路!家荣。你就辛苦点儿,把灵儿他们送到家门口,再帮着卸卸东西吧!”

王家荣点头道:“哎,我知道。大娘不说我也会做的!”

“就是就是,灵儿、杨爷爷、杨奶奶。还是走前面吧!正好带十妹她们认认路,顺便还能让他们认认人了,免得以后村里人见了他们不认识,对吧。外婆?”

大家纷纷劝解,灵儿想了想道:“谢谢桂奶奶、家荣叔,你们也知道。上次颜家那事儿,还有门口扔死物那事儿。村里不少人都不待见我们家;我们好些天没回来,家里肯定都积灰了,得好好整理整理。

大强、宁八和十妹才来,对周围不熟悉;还有我爹身体不好,大强的伤也没好,需要静养,还是暂时少见些人,免得节外生枝的好!等过几天我们整顿好了,再带十妹他们进村儿去挨个儿拜访叔伯婶娘们还有桂奶奶您!”

“唉,什么拜访不拜访的!颜家那事儿你们没做错,死物那事儿也跟你们无关,何必怕那些乱嚼舌根的?我看还是……”

“老婆子!”老村长叫住桂奶奶,“杨老弟有他们自己的考虑,他们不想节外生枝,你就莫勉强他们了!这样吧,家荣,你赶牛车先把杨老弟他们一家送到小路口,顺便帮忙把东西卸了,把杨老弟和大强小子背回他家院子,再赶车从村子正面进村儿吧!”

老娘赶紧推辞:“不用不用!我们自己走就行!家荣啊,你直接把村长大哥、桂大嫂和月儿小虎子他们送回家吧!辛苦你了,啊!”

桂奶奶道:“那怎么行?你们这么多东西,杨老弟行动又不方便,家荣,就按你大伯说的,把灵儿他们一家送回去,我们你就不用管了!”

“不行不行…你们那么多东西……”双方推来推去,最后决定王家荣先把牛车赶到灵儿家附近的小路路口,然后大家把东西卸了,帮忙把老爹和大强弄回家去,王家荣再赶着牛车带着老村长他们从村子正面进入,把他们送到家门口。

等他们到了小路路口,灵儿跟着王家荣跳下牛车,先把老爹和大强扶下来,再把东西卸下来,然后灵儿提起东西在前带路,王家荣背起老爹正准备走,斜地里突然插入个声音:

“哎呦,这不是杨大爷、杨大娘吗?哎呀,傻妞儿也回来了!你们不是去镇上开铺子发财了吗?听说你们半个月就赚了上千两银子,是不是真的啊?啧啧,上千两银子了!我一辈子都没见过那么多钱!杨大娘,那么多银子能装满满一大箱子吧?”

妇人一边说一边伸长脖子搜寻灵儿家的行礼,应该是在找那装银子的大箱子吧!众人闻声停下,灵儿见那妇人长相普通,嘴角一颗大痣格外显眼,这妇人灵儿见过,就是王家村的媳妇,好像姓刘吧?

老娘尴尬的笑道:“哪有啊!四娘说笑了!”

妇人却一脸的不相信,“杨大娘,别啊,干嘛遮遮掩掩的,咱们乡里乡亲的,你还怕我抢你银子不成?拿出来看看吧,就当让咱们乡下人开开眼!”

老娘更加尴尬,一时不知该如何回答,一旁的月儿嘻笑道:“大婶,你真会说笑!先不说杨大娘家没那么多银子,就算有,谁会傻兮兮的装箱子里到处搬啊?一千两银子有百来斤重了,搬着多沉啊!还不如直接换成银票,就几张纸,随便往哪儿一藏,谁都不知道,多方便啊!是吧,外公!”

月儿回头看向老村长,那妇人这才注意到月儿一家,看到老村长更是惊了一下,她讪讪的摸摸鼻子,跟老村长和桂奶奶问了好,打了声招呼便挎着篮子匆匆离开了!

灵儿几人站在原地怔愣片刻,月儿道:“灵儿,你瞧瞧,不从村里过还不是一样要遇上村里人,你躲都躲不掉的,还不如大大方方从村口进了!”

灵儿干笑两声,原本以为这时辰大家都回家了,这边人少不会遇上村里人,结果就是这么巧,早知这样就不折腾了!真是的!看样子想清清静静过几天已经是奢望了!

灵儿回头道:“算了,东西都卸下来了,反正也没几步路,走吧,咱们先把东西搬回去,家荣叔,我爹就麻烦您了!”

一行人一起把东西搬回院子,王家荣跑了两趟把老爹和大强背回来,然后他们才回到牛车上,转了个圈儿,从村子正面回家。

十妹几人是第一次到灵儿家,见灵儿家这个样子很是惊讶,之后又松了口气,似乎还有些欣喜的样子,主动跟着老娘和灵儿跑前跑后收拾屋子!

灵儿家的新屋子只有三间,一间堂屋,两间厢房,一间是爹娘住的,一间是灵儿的,现在多了大强、宁八和十妹三人,屋子就有些紧张了!大家商量一番,决定在爹娘房间加张小床给灵儿和十妹睡,灵儿那屋子就留给宁八和大强,等有空了再加盖两间屋子。

几人简单收拾一下,天色就已全黑了,老娘决定先做饭,吃了饭休息一晚明天再说。灵儿跟着老娘去厨房,走到院中时见院门口有个人影儿晃来晃去。

“谁!”灵儿大喊一声,那人影儿一缩便消失了,灵儿盯着那边看了会儿,老娘过来道:“怎么了,灵儿?哪里有人啊?”

“没什么!可能是我看错了!娘,咱们去做饭吧!”

二人进了厨房,没一会儿,十妹跑进来道:“姐姐、干娘,门外来了个婶婶!”

老娘哦了一声,擦擦手出去,灵儿站起来往外看,果然见院中站着个妇人,那人跟老娘寒暄几句,便跟着老娘进了堂屋,借着堂屋的灯光,灵儿认出那是离自家最近的邻居费老太太。

其实说是最近,自家跟他家却很少来往,反而是这位费奶奶时常对着自家方向指桑骂槐,一会儿丢了鸡一会儿少了几根蒜苗,反正不管什么事都要赖在自家头上!开始灵儿还跟她理论几句,多几次习惯了,就把她那些骂词儿当唱戏!

奇怪了,费老太太那么不待见自己家,今天一回来她就登门了,干什么来的?

灵儿塞两把柴火,便往堂屋跑去,进屋见老娘把费老太太请到了上座,正给她倒水,费老太太歪着身子坐着,嘴上说不麻烦了,眼睛却滴溜溜的直打转,恨不得把灵儿家墙缝儿都看穿似的!

“费奶奶,您怎么来了?您家又丢鸡了?”灵儿蹦进去,笑嘻嘻道。

费老太太一愣,尴尬的扯扯嘴角,“没有没有!我就是看你们家院子亮灯了,怕你们家遭贼,就过来看看!哦,我是说你们家搬去镇上住,平时院儿里没人的,呵呵!”

老娘递上水碗:“费大姐,劳烦您了!”

“呵呵,没有没有,邻居嘛,应该的应该的!”老太太端起碗喝两口,然后便正襟危坐,老娘问一句她答一句,你不说话她就抱着碗喝水,如此磨磨蹭蹭好一阵,人家没说走你也不好赶人!

灵儿眼珠一转:“娘,锅里还煮着饭了,你快去看看吧!”

“啊!还煮着?可别糊了!”老娘跑几步又停下来,费老太太赶紧站起来:“哦,你忙你忙,不用管我,我没事,我…我喝点儿水就行!”

老娘担心锅里,抱歉两声便匆匆跑了,而费老太太又坐了回去,依然没有要走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