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168章 买地

第一六八章 买地

眼看那一大碗水又见了底儿,灵儿拎起水壶上前道:“费奶奶,我再给您倒点儿吧?”

费老太太赶紧把碗让出来:“好啊好啊,傻妞儿真乖!”她伸出干巴巴如鸟爪子的枯瘦来摸灵儿脑袋,灵儿侧身避开,一边倒水一边道:“费奶奶,我叫灵儿,不叫傻妞儿!”

老太太一顿,干笑两声道:“哦,是啊是啊,灵儿,呵呵,以前叫惯了!”

灵儿笑笑:“费奶奶,这么晚了,您不在家的话,万一您家的鸡什么的丢了咋办啊?”

“不会不会,小栓子在家了!”

小栓子是费奶奶的孙子,大概十来岁的样子,是个小哑巴!以前灵儿还没开窍的时候,村里人就时常说笑,说灵儿家和费老太太家离得近,双方的儿孙一个是傻子一个是哑巴,正好登对,反正双方家条件差不多,还不如合成一家算了,兴许日子还好过些!

费老太太听到这传言非常恼火,对着村里叫骂了几天,原因无他,只因她觉得自己孙子除了不会说话,其他什么都是顶呱呱的,灵儿一个除了吃饭只会添乱的傻丫头怎么配得上自己的宝贝孙子?可能也是因为这个,费老太太对灵儿家相当不满,经常有事没事来找茬儿,动不动就在门口指桑骂槐的叫骂几句,两家因此也没什么来往!

想起以前老太太那些难听的话,灵儿心底突生一股报复的念头:“费奶奶,小栓子不会说话,就算有贼来,也喊不出声儿!万一你家丢了什么。s173言情小说吧我们家又要不得安宁了!我看您还是快回去吧,哦,天黑了路不好走,万一摔了我们赔不起,要不我给您拿个灯笼?”

说了她孙子的坏话,原本以为老太太会大发雷霆,然后愤愤然离开。可老太太却依然坐着。手足无措的捏着满是补丁的袖子,尴尬得老脸发红,她结结巴巴道:“不…不用…”

“灵儿。不得无礼!费大姐,灵儿不懂事,您别往心里去!灵儿,去厨房看火去!”老娘从外面进来。一边给老太太道歉一边指使灵儿,灵儿却嘟起嘴不愿挪步。

老娘皱起眉头瞪她。灵儿把屋里的宁八叫来,叫他去厨房看会儿火,老娘又要说她,她赶紧道:“娘。费奶奶有事要忙着回去了,要不咱们送送她吧?”

老娘转向费老太太:“大姐,不着急吧?要不吃了晚饭再走?”

老太太笑得牵强。本小说手机移动端首发地址:却顺势点头道:“好啊,那就麻烦杨妹子了!”

“呵呵。不麻烦!不麻烦!咱们做了十几年邻居,成天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早就该请大姐来吃饭了!哦,对了,小栓子在家吧?”

费老太太不好意思道:“在是在……不用管他,我出来前给他烙了饼子!”

“那怎么行?那孩子本就胆小,把他一个人丢家里肯定害怕,反正也没几步路,灵儿,你弄个火把,去把小栓子接过来!”

灵儿嘟起嘴,一脸的不乐意,费老太太赶紧推辞:“不用了,真的不用!”

老娘却很坚持,硬是赶着灵儿去接人,老太太想拦却被老娘拉住,带进了厨房!灵儿满脸不高兴的举着火把出了院子,向费老太太家去。

费老太太家离灵儿家有一两百米的距离,与村里成排的屋子相连,算是真正的王家村外缘。老太太虽然姓费,却是真正的王家人,因为她相公儿子孙子都姓王啊!

其实说来这老太太祖孙俩也怪可怜的,早年他们家条件还不错,老太太相公去当兵,还做了个小官儿,后来战死了;他唯一的儿子又去当兵,后来也死了,媳妇守了两年寡就卷了家里值钱的东西跑了,留下年迈的费老太太和哑巴孙子相依为命。

好在老太太家祖上留下了十来亩田地,祖孙俩无力耕种就租给村里人,每年收些租子粮食,也勉强够他们过活!因此,相对而言,费老太太家条件还是要比灵儿家好些的!

灵儿举着火把到了老太太家,见院里黑黢黢的,院门是虚掩着的,灵儿站在院门口一边拍门一边喊:“小栓子!小栓子,出来!我来接你去吃饭的!小栓子!”

灵儿叫了好一阵,几间屋子都没动静,灵儿奇怪,莫非小哑巴听不见?还是睡着了?她正犹豫要不要进去一间一间屋子的看看,旁边的院门开了,一个妇人伸出头来看看,见到灵儿愣了一下,然后满脸堆笑道:“哎呀,这不是杨家的傻妞儿吗?你们不是搬去镇上了?怎么回来了?”

灵儿对那妇人礼貌的点点头:“婶婶好!我来找小栓子的,可怎么叫都没人应!”

“小栓子?你找那小哑巴干什么?费大娘不在吗?”

灵儿笑笑不答,免得说多了这些人传闲话,于是又继续一边拍门一边喊,那妇人道:“别喊了!费大娘不在,小栓子就更不在了!”

灵儿一顿,总觉得这妇人话里有话:“婶婶,您知道小栓子上哪儿去了吗?”

“唉!还能上哪儿去,多半还在县城医馆里吧!”

“啊?县城医馆!”

“是啊!费大娘也真是命苦,好不容易把孩子拉扯大,半个月前那孩子突然发高烧,请了多少大夫拿了多少药都没治好,没办法只能往城里送了!”

“那…那费奶奶不用去县城照顾吗?她怎么在家了?”

“费大娘在家?”

灵儿顿了顿,干笑两声:“没有没有,现在院子里没人,我是听月儿姐说昨天还在村里见过她了!”

“那就对了!小栓子现在在县城医馆里住着,每天医药费都要不少,费大娘这几天一直在村里借钱了!怎么,傻妞儿,费大娘去你家借钱了?”

灵儿愣了一下,原来如此,就说那老太太今天脾气怎么这么好了,怎么说她都没反应,原来是有求于咱们!灵儿想了想道:“婶婶,费大娘在村里没借到钱吗?”

“她一借就是三五两,还借了好几次,谁有那么多钱啊!”

“啊?什么病要那么多银子啊?”

“谁知道了!听说城里那大夫说小栓子这病来得蹊跷,不过也可能是他的福气,只要治好了说不定小栓子以后就能说话了!哼!我才不信了,世上哪有那么好的事儿?哑了十几年,发个烧不坏反而好了?多半是那大夫唬人想讹钱了!”

灵儿也觉得蹊跷,不过既然事情清楚了也不必多说,待会儿回去问费老太太本人应该更清楚,于是她告别这婶子咚咚往回跑。等她回到院子,见厨房的灯已经熄了,堂屋倒是亮堂。

“娘,我回来了!”灵儿喊一声走进堂屋,见爹娘和费老太太都还坐在茶桌旁,宁八、十妹和大强倒是坐到了饭桌上,却还没动筷,屋子里静悄悄的,谁都没说话!

灵儿环顾一周,看费老太太和爹娘的表情,稍稍一想,就明白其中缘由,多半是费老太太提了借钱的事儿!灵儿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大声道:“娘,费奶奶家好像没人啊,我喊了半天都没人应,就回来了!”

老娘点点头道:“知道了,灵儿,坐下吧!”

“哦!娘,怎么还不吃饭了,我肚子都饿了!”

“灵儿,再等会儿,有件事咱们商量一下!大强、宁八、十妹啊,你们要是饿了就先吃吧,啊!”

三人齐齐摇头,都等着大家一起吃。老娘想了想道:“也好,灵儿,那个……小栓子病了,费大姐想跟我们家借一百两银子……”

灵儿立刻皱起眉头,“娘,咱们一共就那点儿银子了,你不是说要留着买田买地吗?”

老娘犹豫的看向老爹,费老太太立刻道:“杨老弟、弟妹,我正想卖地,你们要的话……这里,我把地契都带来了!”

费老太太着急的从怀里掏出个布包,抖着手一层一层翻开,直到最后露出几张厚厚的黄纸,果然是地契!老太太依依不舍的摩挲着那几张纸,眼里似乎有泪花儿在闪动,看着着实不忍!

老娘道:“费大姐,您这地还是别卖了吧,要不以后你和小栓子怎么过日子啊?”

费老太太摸摸眼角,一咬牙,将地契递了过来:“不!要卖,一定要卖,否则没钱之给小栓子治病,要是小栓子都没了,我一个孤老婆子,留着这东西还有什么用!杨老弟、弟妹,我家一共八亩田、五亩地,你们看看能给多少钱!”

“这个……”老娘犹豫着不知道该不该接,灵儿上前接过,翻开看看,果然如老太太所言,八亩田都在河边,五亩地就在自家院子下方,这田地质量都挺好,只要不遇上奸商,应该能卖个好价钱。

灵儿把地契递给爹娘看,老娘摆摆手道:“我不识字儿,看不懂!灵儿,快把地契还给费大姐,这地咱们不能要!”

“娘!费奶奶急需银子救小栓子,我们不买别人家也会买,我们价钱出高些就是了!”

“这个……”老娘犹豫的看向老爹,老爹不置可否的吧嗒一口烟袋儿,老娘叹口气道:“好吧,费大姐,你这些田地是全卖还是留一些啊?你想卖个什么价钱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