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169章 定金

第一六九章 定金

“好吧,费大姐,你这些田地是全卖还是留一些啊?你想卖个什么价钱啊?”

“杨老弟、弟妹,我知道你们都是实诚人,我们家就这点儿家底儿了,小栓子那边还不知道要多少银子,所以……”

“费奶奶,你这地要多少银子一亩,你尽管说,我们觉得合适就买,不适合的话你找别家就是,没关系的!”灵儿说得真诚,一来她还是有些同情这老太太的,二来那田地的位置品质都很好,这年代的田地本就有价无市,只要价钱不是高得离谱儿,她都会要。

费老太太低头捏着袖子犹豫良久,低声道:“全卖的话,我希望能…能得…二百两!”

“二百两!”灵儿惊了一下,按市价上等良田八两一亩,旱地五两一亩,费老太太这些地最多只值一百两左右,她的要价一下子就翻了倍!

“我…我也是没办法,弟妹,你们……”

爹娘也有些惊讶,他们互看一眼,又看向灵儿,灵儿道:“费奶奶,您这个价钱挺高的……要不…我们家再商量一下,您着急不?什么时候要银子?”

费老太太站起来:“越早越好,大夫说那药引一天都不能断,要是断了前面的钱就白花了!小栓子也可能就…之前付的钱只够坚持到明天,后天再不送钱去医馆就要断药了!

杨老弟、弟妹,我也是逼得没办法才卖田地的,你们……就当我老婆子求你们了!”

费老太太噗通一声跪倒在地,老娘赶紧过来扶她:“老姐姐,你这是做什么?起来,快起来啊!”

“弟妹。以前都是我不对,动不动就冤枉你们,给你们找茬儿,我对不起你们,你们大人有大量,就原谅我吧!我现在就小栓子一个根儿了,他要是没了。我一个孤老婆子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啊!求求你们了!”

“好了好了。老姐姐,别说了,我答应还不成吗?起来。快起来吧!”老娘一急顺口便应下了,看这老太太如此可怜,灵儿心里虽觉太贵,却不好说什么!

老娘扶着费老太太坐下。柔声安抚她一阵,随口问了下小栓子的病情。一提小栓子。费老太太就两眼泪汪汪,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诉自己如何命苦,小栓子如何命苦,幸好现在遇上位妙手回春的好大夫。要不他们婆孙俩就完了!

灵儿却不以为然,要真是好大夫,哪会要这许多银子?说不定是个大骗子都不一定。到时候这对婆孙才是真完了!灵儿想了想,觉得还是该提醒她一下:“费奶奶。小栓子在县城哪个医馆啊?那大夫叫什么名字啊?您可别去那坑人的地方,当心别被骗了!”

“不会不会,那医馆是县城最大最好的医馆,庄大夫也是顶好顶好的大夫,很多人去求他看病他都不看,我们小栓子能遇上他是小栓子的造化,庄大夫说只要再给小栓子用半个月的药就能全好了!”

“庄大夫?”灵儿觉得有点儿耳熟却一时又想不起来在哪儿听过,看费老太太满眼期待深信不疑的样子,灵儿道:“费奶奶,你们在那医馆看病一天要花多少银子啊?”

提到银子,老太太又是愁眉苦脸:“一天大概要…十两银子左右吧!”沉默片刻,她又强打精神道:“只要能治好我孙子,别说十两银子,就算一天一百两,我也要想办法!”

“可是费奶奶,您把田地全卖了,就算以后小栓子好了,没了田地,日子怎么过啊?”

费老太太一顿,脸色渐渐暗淡下去,老娘对灵儿打个眼色,扶着老太太安慰道:“老姐姐,没事儿,你别担心,现在救小栓子要紧,以后的事儿以后再说,总会有办法的!当年我们给灵儿看病时能卖的都卖了、差点儿连这院子都没保住,现在灵儿好了,我们家日子也慢慢好起来了!小栓子是个孝顺的好孩子,等他好了一定会好好孝顺你的!”

老太太闻言立刻高兴了:“是啊是啊,小栓子一定会好的,以后的日子一定会慢慢好起来的!”

待费老太太情绪好些了,老娘邀她吃晚饭,老太太却推辞了,委婉的提出现在就把地契给灵儿家换银子,她想早点儿去城里看小栓子。

老娘没有异议,就要起身去拿钱,灵儿道:“费奶奶,您看,这地契虽然放在这儿,但名字却是您的,万一地契丢了,您再去补办一个,我们那二百两银子就打水漂了!那也是我们家全部的家底儿啊!”

“不会不会,我不会补办的,卖给你们就是卖给你们,我…”

“费奶奶,我没其他的意思,就是防个万一!要不这样吧,您把地契给我们,我们先给你一百两银票,剩下的一百两等地契过了户再补给您!这样我们两家都不亏,也安心些,您看如何!”

费老太太愣了一下,捏着地契犹豫半晌,苦着脸道:“可小栓子那里……”

“费奶奶,您不是说小栓子的医药费每天十两左右吗?您先拿一百两银子去,至少可以坚持十天,要是那时候小栓子就好了,这剩下的一百两不是正好够你们以后的生活吗?即便不够,只要在这十天内办好过户手续,我们也会把那一百两补给您的!”

老太太想了想,点头道:“那…好吧!”她万分不舍的摸索地契片刻,颤抖着手将其递了过来:“弟妹,这地契……就给你了,你…你可要好好保管啊!”

老娘小心的接了,当着费老太太的面又一层一层的包起来,然后取了一张百两的银票给她,老太太吃力的鞠躬谢了,便佝偻着背缓缓的出了院子,老娘要送她,她坚决推辞,说要立刻找车进城去。

灵儿和老娘站着院门口看着费老太太的背影渐渐消失在夜色中,老娘道:“灵儿啊,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小栓子现在生死未卜,费大姐把她最后的家当都拿出来了,你为何不把银子全给人家?”

“娘,方才不是说了吗?地契没过户,万一她补办一张再去卖,我们就钱财两空了!”

“怎么可能?费大姐虽然脾气不太好,却是个实诚人,绝不会做这种事,灵儿啊!怎么说她都是长辈,你不该如此怀疑她啊!”

灵儿看老娘又在大发善心,似乎还有些责备自己太小心眼儿,灵儿心里轻叹一声,解释道:“娘,其实我不全给她是为她好!”

“为她好?这是为何?”

“小栓子哑了十几年,怎么可能发烧生病治好后还能说话?我觉得那大夫多半是在唬人!每天十两银子的药费,就算城里首富的贾家也未必舍得,他却用这个来套费奶奶一位老人家的钱,那家伙如果不是惊世神医就绝对是个骗子!

费奶奶家那些田地,其实按市价最多只值一百两银子,咱们拿了地契已经给了她一百两她也不算亏;再有万一那大夫真是骗子,最后费奶奶人财两空,咱们留着这一百两还能让费奶奶安度余生不是?”

老娘停下来想了想,点头道:“嗯,也有道理,那这一百两咱们不给了?那万一过两天费姐姐又回来要我们去过户怎么办?”

“那就去过呗,咱们顺便去看看小栓子,还有桂奶奶说的那位神医,顺便打听一下那大夫的名声。要是小栓子真能治好,咱们过了户就把钱给她,要是有问题,咱们就再劝劝桂奶奶,她要是不听,咱们就说钱没带够,下次再给送去,反正有的是办法!”

老娘觉得这办法挺好,就没再多说,二人一起回堂屋去吃饭,一家人商量着什么时候再加盖几间屋子,到时候屋子怎么分配,还有地收回来种什么等等。

次日,灵儿一家早早起床,做饭、熬药、打扫院子。老爹一回家精神就好了许多,吃过饭就让灵儿去河边砍些竹子回来给他编东西,灵儿本不想去,让老爹好好休息,老爹却非常坚持,说自己多动动什么病都没了,灵儿只好答应,带着宁八和十妹往河边去。

他们几个兴冲冲的出了院子,灵儿决定还是从侧面小路走,不从村子里过,免得麻烦!可没走几步,就听月儿叫她的声音。灵儿回头,见月儿带着小虎子还有好久不见的婉儿和婉儿弟弟小永儿过来。

小永儿见了灵儿非常高兴,奶声奶气的叫着灵儿姐姐扑过来,嘻嘻哈哈玩闹一阵后,月儿听说她要去河边砍竹子,立刻兴冲冲的在前带路。一群孩子走成一串,颇为热闹。

婉儿道:“灵儿,你好些日子没回来了,我还以为你以后都不回来了呢!村里人都说你们家遇上个贵人发大财了,没几天就挣了几千两银子,是不是真的?”

灵儿干笑两声,昨天是上千两,今天就成了几千两,再过几天是不是要变成几十万两了?人们夸张和爱八卦的习惯在哪个年代都改不了啊!当然传言的人多半还有几分嫉妒的味道!

“婉儿,别听他们瞎说,这次是挣了点儿钱,不过一百两左右而已,哪有几千两啊!”

“是吗?那也不少啊!我爹以前常年在外跑货,回来一趟也只有几十两银子而已!对了,灵儿,你们那钱不会借给费奶奶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