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171章 虚惊

第一七一章虚惊

灵儿心下叹息,就知道老娘会这么说,“娘,我们哪有跟他们抢啊?费奶奶从他们那里拿钱时说得清楚,是为给小栓子看病借的钱,仅仅是借,根本没有提买卖田之事。

而费奶奶从咱们家拿银子前就说好了,那钱是买地钱,我没给她钱,她给我们地契,我们跟她之间的关系是买卖关系,不是债主关系。村里人想分费奶奶家田地是担心费奶奶被骗了,人财两空,无力还债,只有费奶奶还不出钱来,他们才会分田地抵债!

娘,你老说咱们要记住村里那些叔伯婶娘们的好,可费奶奶和小栓子都是王家人,小栓子生死未卜,他们就盘算着怎么分人家田地,依我看来,他们根本是落井下石!”

“住口!”老娘紧张的四下张望一番,然后将灵儿拉到一旁,小声训斥:“灵儿,不许你这么说话,做人要知恩图报,不管别人如何,咱们得了人家的恩惠就要把人家当恩人,时刻铭记在心,知道吗?”

灵儿非常无奈:“娘,我知道!对咱们好的人我都记着了,可那些对咱们不好的,老是暗地使坏的,咱们总不能也把人家当恩人吧?”

“哪有谁使坏?你这丫头,哪来这许多小心眼儿!”

灵儿知道要说服老娘这个老顽固根本不可能,只得暂时妥协:“好了好了,娘,您说的都是对的,我听你的还不成吗?不过县城一定要去,就算不为过户之事,咱们来都来了,总得去看看小栓子吧!再说我认识丁捕头,他人面广。说不定还能帮上费奶奶了!”

老娘想想,似乎觉得有些道理,便没再反对了!二人一起去到车马停放的地方,一圈下来,所有车夫都说天气太热,没客人,不愿跑。最后还是灵儿偷偷找个车夫。私下给了他五百文,人家才同意跑一趟。

母女俩坐着牛车一路晃晃悠悠走走停停,直到半下午时才到县城门口。也许是天气太热。城门口空空荡荡,一个人影儿都不见!灵儿心下高兴,如此甚好,路上一直在担心过城门时遇上贾家人了。想了一堆理由应付,这下好了。省得麻烦!

牛车得得得慢悠悠的过了城门,灵儿站起来四下打量,想找个茶棚歇歇脚,斜地里突来一个声音:“站住!赶车的。过来,过来!”

几人循声望去,见城墙下的阴凉处。坐着几个光膀子汉子,灵儿瞟一眼挂在一旁的衣服。心里惊了一下,那不是贾家家丁的衣服吗?原本以为他们不查了,居然还在!

车夫看对方势强,便乖乖的把牛车赶过去,陪着笑脸道:“呵呵,爷,午安啊!”

“安个屁安!没看老子满身大汗啊?”

“是是是,爷辛苦了辛苦了!”车夫擦擦汗水奉承道。

那人冷哼一声,扫了一眼,视线定在灵儿身上。那人将灵儿打量一番,指着灵儿问车夫:“她是你什么人?”

车夫怔愣片刻后似乎想起了什么,赶紧道:“爷,她是坐车的,她们俩是母女,给我钱让我送她们进城,我根本不认识他们!真的,不信你问她们自己!喂,你们俩,快跟这位爷说说,我可不认识你们啊!”

灵儿狠狠瞪那车夫一眼,真想说这家伙就是自己亲戚,故意那么说的,老娘却先开了口:“是的,这位…大爷,我们只是坐车的,不认识!”

车夫高兴了:“对对,不认识!不认识,你们俩,快下来,爷找你们问话了!”

灵儿和老娘被车夫赶下车,她们脚一落地,车夫就迫不及待的一挥鞭子,老牛仰头叫一声,大步往前跑去,速度堪比马车!

老娘不明所以,对着那车夫背影直喊:“喂,大兄弟,还没给钱了!大兄弟……”

灵儿拉拉老娘,低声道:“娘,早就给过了!”

“啊?给过了?什么时候?”

“喂!老太婆、小丫头,你们哪儿来的?来城里干什么?”

老娘回过神来,打量汉子一番,汉子眉毛一竖:“老太婆,问你了,看什么看?”

老娘吓得身子抖了一下,“你…你是谁?想干什么?”

汉子不耐烦的瞟老娘一眼,嘀咕一声乡巴佬,然后指着一旁挂着的衣服道:“看到了了吧!贾家的衣服!快说,哪儿来的,干什么来的?”

老娘没听明白,灵儿故作怯生生道:“叔叔,我们是从那边…半林镇来的,我隔壁一位小哥哥生病了,在城里看病,我和娘是来看小哥哥的!”

“娘?这是你娘?哈哈哈,这么老了还能生?看不出来啊!”几个汉子一阵哄笑,老娘羞得满脸通红却没解释,灵儿微眯起眼瞪着那几人,如果这不是城门口,非把这几个混蛋暴揍一顿不可!

他们笑了会儿,突然,其中一个人道:“不对,这老太婆怎么可能生出这么小个女娃来?莫非这女娃又是男娃扮的?”

几人对望一眼,再看向灵儿的眼神明显不善,灵儿皱眉,不会吧,又要来一趟?灵儿赶紧把自己耳朵漏出来:“你们看,我有耳洞,我确实是女孩子!”

几人盯着灵儿耳朵看了会儿,一人道:“看样子是个女孩,大哥,放她们走吧!”

被问的汉子没说话,灵儿趁机道:“爷,我和娘去看了小哥哥还要赶回去了,没事儿的话我们就先走了!”

灵儿拉着老娘快走,老娘奇怪道:“灵儿,贾家是什么人啊?我们没得罪他们,他们为何要拦我们了?”

“没什么,娘,咱们快走吧!”

“站住!”后面的贾家家丁突然喊道,灵儿故作不知,拉着老娘就要跑,可老娘年迈、腿脚不便,才跑几步就被对方给追上,几个汉子把他们围住,领头那个凶巴巴道:“喂!叫你们站住,你们为何不听?心里有鬼吧?”

老娘茫然道:“各位爷,我们都是老老实实的庄稼人,一年也难得进城一趟,你们为何要拦我们啊?”

“少废话,跟我们走一趟!”

“走?上哪儿啊?”老娘依然一头雾水,灵儿道:“各位爷,我真是女孩子啊,你们抓我也没用啊!”

“你今年几岁?”

“七岁!”

“那就对了,我们抓的就是五到十岁的娃娃,不论男女!”

“不是男孩子吗?”灵儿一说完就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赶紧捂住嘴,那汉子眯起眼道:“你怎么知道是男孩子?”

“我……我听隔壁的叔叔说的,说城里在抓十岁以下的男孩子,也不知道什么原因!”

几个汉子互看一眼,一人道:“大哥,算了吧,这明显是个女娃娃,抓回去也没用!”

另一人道:“不行啊,大哥!咱们守了这么多天,一个娃娃都没抓到,回去没法儿交差啊!”

“抓个女娃娃也交不了差啊!”

“那可不一定,咱们可以说这女娃娃年龄合适,长得也像少爷画像上的娃子,就算弄错了总比空手回去好,是吧,大哥?”

几人嘀嘀咕咕半晌,其中一人还从怀里掏出一打纸,一张一张对着灵儿看。灵儿越来越紧张,眼睛轱辘轱辘直打转,乞求老天爷保佑那画师水平太差,认不出自己!

“咦!你们看这张,跟这女娃子好像啊!”另外两人齐齐凑过去,看了画像又看灵儿,看了灵儿又看画像,灵儿的信都提到了嗓子眼儿上。

“大哥,越看越像,把她带回去吧!”那人说着就要上来抓灵儿,灵儿本能的一躲,缩到了老娘身后,那汉子凶巴巴道:“好啊,老太婆,你敢跟我们贾家作对,看来你是不想活了!”

老娘还没弄清状况,结结巴巴道:“我…我没有啊!你们...你们为何要抓我家灵儿?我们都是好人啊!”

“哼!管你好人坏人,谁叫你女儿长得像伤我少爷之人,让开!”

双方对峙片刻,那汉子一把掀开老娘,老娘往前扑几步摔倒在地,灵儿赶紧扑上去,汉子又来抓灵儿,却被一手拦住,汉子正要发火,抬头看到来人立刻点头哈腰道:“呵呵,爷,您…您来了!”

“哼!光天化日,尔等竟敢当街强抢民女,你们眼里还有没有王法?”

几个汉子一愣,看看地上的灵儿和老娘,干笑两声:“官爷,您误会了!我们…跟这对母女认识,想请她们回家做客而已!”

“胡说!官爷,我们根本不认识他们,他们想抢我娘的银子!”灵儿大喊,汉子回头狠狠瞪灵儿一眼,灵儿依然大喊道:“官爷,他们还想占我娘的便宜!”

几个汉子忍不住了:“臭丫头,胡说什么,谁会看上个老太婆!”

“住口,不要以为你们靠着个贾家就可以胡作非为,告诉你们,惹毛了老子,一样让你们坐大牢!滚开!”那官差一声怒喝,几个汉子虽有不甘,还是讪讪的摸摸鼻子走了!

官差过来扶起老娘,又帮忙把包袱捡回来拍拍灰尘递给老娘道:“大娘,您没事吧!”

“没事没事,多谢官爷了!”

“不用,贾家这群败类,就喜欢仗势欺人,大娘,你要上哪儿?我送你一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