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172章 找人

第一七二章 找人

[燃^文^书库][]

灵儿抬头,见这年轻衙役眉清目秀中带着几分倔强不羁,这不是犟驴子吗?每次来都能遇上他,还真有有缘啊!方才情急,居然没认出来。`乐`文``し

犟驴子感觉到灵儿的视线,回头看她,待看清灵儿面容时也是一愣,想了想,然后指着灵儿哈哈一笑:“哈~~小女娃,原来是你啊!怎样?上次找到我们头儿了吗?”

灵儿笑呵呵道:“找到了,谢谢叔叔!”

老娘奇怪道:“灵儿,这位是……”

“哦,娘,这位叔叔是丁叔叔手下的捕快,叫犟驴子!”

犟驴子不高兴道:“小丫头,我姓牛名强,不叫犟驴子!”

牛强?强牛?强牛不就是个犟字吗?呵呵,难怪大家叫他犟驴子,这外号取得真不错!灵儿心底暗乐,老娘拍拍她道:“灵儿,快跟牛叔叔道歉!”

灵儿抬头见犟驴子脸色不好,只得笑嘻嘻的道歉。有犟驴子这个穿官服的同行,灵儿放心了许多,总算不用再提心吊胆,担心贾家人突然冒出来了。

因为天气太热,街上极少有人走动,两边的铺子只有茶馆偶尔能见几个人,其他铺子要么坐个拿着扇子歪歪扭扭靠在门板上的伙计,要么干脆挂牌休息,等傍晚再开。

一路过去,看到药铺的牌子,灵儿突然想起进城的正事,拉拉犟驴子道:“牛叔叔,城里有多少家医馆啊?”

“医馆?你找医馆干什么?”

“我们家有位邻居生病了,送到城里医馆来了,我们专程来看他们的!”

“哦!这样!他没跟你们说再哪个医馆?”

“没有!”

“那就麻烦了!”

“怎么?城里医馆很多吗?”

“多倒不算多,不过除了医馆药铺收治病人,那些小巷里还有不少自称大夫的郎中在家坐诊。去的病人多是熟人或者周围的邻居,也有不少外地人!”

“在家坐诊?牛叔叔,这些人行医不用像开铺子一样到县衙备案吗?”

“备案?行医乃是治病救人,还用备什么案?呵,你这说法倒是新鲜!”

灵儿吞吞舌头:“牛叔叔,您想想啊,那些所谓的大夫要是有真材实料倒还好说。可他们要是专门打着行医的名号骗人钱财、害人性命。这就是大事了!出了官司官府总得管吧?要是大夫都有在官府备案,查起来不是方便许多吗?”

犟驴子停下来想了会儿,一拍巴掌道:“哎。对啊!说得有道理,去年就有好几起行脚大夫骗财害命的官司,到现在还没结了!对对对,我去找头儿商量商量。说不定真能成了!嘿嘿,这次他们总不能笑话我了吧?小丫头。谢谢你啊!”

犟驴子高兴的拍拍灵儿脑袋,灵儿仰着头笑眯眯道:“牛叔叔,您是大人又是官爷,可不能说空话哦。真谢我的话帮我办件事好不好?”

老娘拉拉她:“灵儿,不得无礼,人家官爷才刚帮了我们。我们该谢他才是!”

犟驴子呵呵一笑,“没关系。大娘!让她说吧!小丫头,你想让我帮你干什么?买好吃的还是好玩儿的啊?”

灵儿干笑两声,自己有那么弱智吗?“牛叔叔,我们不知道邻居小栓子在哪个医馆,您能带我们去找他吗?”

老娘本想阻止灵儿,听灵儿说完眼睛一亮,期待的看向犟驴子!犟驴子皱起眉头,“这个……丫头,我还有事要回县衙了……”

灵儿小脸皱成一团儿,故作失望状:“叔叔说话不算数!骗人!”

老娘吓了一跳,赶紧训斥灵儿又给犟驴子道歉:“灵儿,不得无礼!呵呵,官爷,那个……灵儿小、不懂事,说话没大没小,您别往心里去!”

犟驴子停下来,手扶下巴眉头紧皱望着灵儿,很纠结的样子!灵儿夸张的叹气道:“唉!没办法,连官爷说话都不算数,世上好人太少了!娘,算了,我们还是自己找吧!”

“你这孩子!官爷,方才太谢谢您了,我们…我们先走了,谢谢您啊!”老娘牵着灵儿点头哈腰的连连道谢几次,然后开始东张西望找医馆。正好斜对面就有一家,母女俩过去,在门口喊了两声,一个小药童跑出来,目光在二人身上转一圈:“谁病了?”

老娘看那药童小,以抖孩子的语气道:“小哥儿,我们不看病,来找个人,告诉奶奶,你们医馆里可有烧得厉害的、高矮跟你差不多的小哥儿来看病啊?”

药童嫌恶的皱起眉头退后一步:“什么烧得厉害啊?我们医馆每天都有很多人来看病,谁知道你找谁啊?”

“哦!那个生病的男娃娃叫小栓子,他奶奶跟他一起来的,有没有?”

“没有没有!我们这儿只看病开药,没病来凑什么热闹,真是的,乡巴佬儿!”药童嘀咕着嘭一声关上门,灵儿母女在门口怔愣好一阵才反应过来。

死小子,这么小就狗眼看人低,以后长大了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灵儿恨得咬牙切齿,老娘尴尬的笑笑:“呵呵,这小哥儿真能干,一点儿不都不怕生人!”

灵儿垮下脸来,这个叫能干?!真不知道老娘那能干的标准是什么?

灵儿母女连问了几家,结果都差不多,人家要么爱理不理,要么就确实没有,一条街下来居然就花了近半个时辰,这样找下去何时才能找到人啊?何况还有那么多隐藏在大街小巷里的并不公开对外的私人医馆!同时还要躲避贾家的人!

母女俩站在街尾隐蔽处歇气,老娘看天色渐晚,有些着急,开始催促灵儿回家,等费奶奶下次回村儿后再跟她一起来过户。灵儿却不乐意,自己急匆匆赶来就是怕夜长梦多,跑了一天怎么空手回去?这样找下去不行,还是得去县衙找人帮忙!

灵儿正这么想,突闻身后一个熟悉的声音:“臭丫头,果然是你!”灵儿回头,见丁捕头带着几个衙役站在身后,其中一个就是犟驴子。

灵儿大喜,赶紧迎上去:“丁叔叔,您可真是及时雨啊!”

“呵呵,你个臭丫头,我听犟驴子一说,就知道多半是你!”丁捕头抬头看看老娘,老娘赶紧行礼,丁捕头微微点头,对灵儿道:“臭丫头,你进城来干什么?”

“哦,丁叔叔,我家有个邻居生病了,我和娘专程来看他,可不知道他们在哪个医馆,正想找您帮忙了!”

“邻居?大热天儿的,你们专程跑来就为看个邻居?不怕遇上…那些人了?”

灵儿干笑两声,“丁叔叔,就是怕啊,所以想找您帮忙啊!”

丁捕头手扶下巴若有所思的看着灵儿,灵儿被看得心虚,只得把丁捕头拉到一旁小声道:“丁叔叔,我也不瞒你,我们来看邻居是因为那邻居卖了些田地给我们,我们付了钱,地契已经给了,却没过户,那位邻居奶奶又在村里借了不少钱,村里人说她要是还不出来,就要分那田地抵债,我是怕……那个,呵呵,所以想早点儿过户!”

丁捕头笑道:“呵,我就知道你这丫头没那么好心!”

灵儿皱起小脸:“丁叔叔,别这么说啊!我们小户人家比不得您,我爹娘想要田地想了大半辈子,我不能让他们满心希望又落空啊!求您了,丁叔叔!”

丁捕头想了会儿:“好吧,我就帮你一回!”

“呵呵,我就知道丁叔叔是好人,您好人有好报,一定会多福多寿多子多孙的!”

“别高兴太好,我帮你找人,你也得帮我做件事!”

“啊?”灵儿愣了一下,“呵呵,丁叔叔,看您说的,就算您不帮我,我让我做的事,我也绝不含糊!”

“呵呵,好啊!说说看,你要找的人叫什么名字?什么样子?”

他们就近找了个茶馆坐下,丁捕头的手下一会儿工夫就找来个画师,按灵儿和老娘的描述画出费奶奶和小栓子的画像,然后发给衙役们分头去找。

他们从下午一直等到傍晚上都没有结果,老娘本想回去,灵儿推说没有回去的车辆,便只能在城里留宿,明天再回。丁捕头邀请他们母女去丁府做客,老娘推辞,灵儿却欣然接受。他们来到丁府才刚安顿好,丁诚便来通报,有小栓子祖孙的消息了!

灵儿和老娘急匆匆的跟着丁捕头去见小栓子祖孙,还没到地方,灵儿心里就隐隐不安,看周围的房屋建筑,他们去的方向明明是城里的棚户区,费奶奶花那么多银子,就把小栓子送来这种地方!可想而知,结果多半不会太好!

老娘紧紧抓住自己的手,手心汗湿,显然她也很紧张。

“到了,少爷,就在里面!”丁诚在一破烂低矮的茅草屋前停下,屋里还有两个衙役。

灵儿和老娘还没进门,就看到躺在地上蓬头垢面、一动不动的一大一小两个人。老娘惊呼一声差点儿晕倒过去,灵儿扶住她,请丁诚帮忙照料,自己深呼一口气慢慢走进去,犹豫几次,还是伸手拨开了那二人的头发,天啊!果然是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