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173章 命案

第一七三章命案

天啊!果然是他们!灵儿吓得手一缩、身子往后一倒摔倒在地,外面老娘见之,沙哑着嗓子问:“灵儿,怎样,是……是谁啊?”

灵儿身子抖了一下,抚着胸口顺顺气,然后深呼吸几下,鼓起勇气颤抖着手去探那二人的鼻息。先是躺在外面那个大人……呼吸全无,身子都凉了!她又探探脉搏,没有!

灵儿的心也跟着凉下来,昨晚见到费奶奶还好好的,才过一天就成了这样子,其中定有蹊跷,绝对是他杀!至于里面的小栓子,灵儿已经没有勇气去探,即便她心里再冷静,身子还是控制不住的颤抖,自己活了几十年,还是第一次碰死人,谁能不害怕?

丁捕头大步走进来,看灵儿脸色苍白,并没说什么,也是蹲下身去探那二人的脉搏。他摸了费奶奶的脉搏,又探了鼻息,停顿片刻,便开始在她身上翻查并吩咐道:“石子,快去,把姜仵作叫来,说这里发生了命案!”

“是!”丁实领命离开,丁捕头站起来,转一圈,走到里面的小栓子身边,照样探鼻息摸脉搏,突然他咦了一声,又摸向小栓子脖子。

片刻后,丁捕头将小栓子一把抱起,走到门口顺手塞给立在那里的犟驴子:“这孩子还活着,快,送到济众堂去,告诉掌柜,就说我说的,一定要救活这孩子!”

犟驴子怔愣片刻,应诺一声,抱着孩子就往外跑。

“丫头,你和你娘也去济众堂吧!”

丁捕头刚说完,一捕快急慌慌的跑来:“头儿。那边也死了两个!”

灵儿回头,见那捕快指向与这破屋一墙之隔的小院儿,那院子看着还算不错,至少不是成日为衣食犯愁的人家,怎地也会死人?莫非有人谋财害命?

正好费奶奶身上有从自家借去的一百两银子,这在一般人看来绝对不是个小数,可小栓子为何也在这里?费奶奶不是说小栓子在医馆看病吗?这附近哪有医馆的招牌?那隔壁院子又是什么人家?为何也会被害?

灵儿满心疑惑。脚下不知不觉想往那院子方向去。胳膊却被人拉住,回头看,老娘正白着脸看着自己。灵儿清醒过来,扶着老娘:“娘,没事儿,这么多捕快叔叔在这儿!”

老娘声音颤抖:“灵儿。我们…我们快走吧!”

丁诚过来道:“小文,大少爷让我送你们去济众堂!”

灵儿看看那院子方向。点头谢过,扶着老娘跟着丁诚离开了这地方。二人一到济众堂,便有小二迎上来,将她们领到后院客房。并送上茶水点心。

灵儿问:“小哥,先前官差送来的那个孩子在哪儿?他怎样了?”

小二看看她,“小姑娘。那孩子是你什么人?”

“他是我们家邻居,我和娘专程来找他们的!哦。这事儿丁捕头知道!”

“哦,这样啊!那孩子就在隔壁院子,大夫正在施救!小姑娘放心,有消息了我们会来通知您的!你们先休息会儿吧!”

灵儿谢过,送走小二,回头见老娘脸色极其难看,明显是受惊过度。方才那场景是挺可怕的,灵儿安慰道:“娘,别担心,这案子有官差接手,他们一定会还费奶奶公道的!”

老娘身子抖了一下,白着脸抬头望着灵儿半晌,哆嗦着嘴唇道:“灵儿,你…你说费大姐是被……是被人害死的?”

“这个……我也不知道,娘,您别担心,官差会查清楚的!”灵儿四下看看,见墙角有水壶布巾,便倒了水给老娘洗漱,又把她扶到**,柔声安慰她好一阵直到她睡着,然后困得不行的她也迷迷糊糊的爬上床睡着了!

再次醒来,窗外红光刺眼,灵儿揉揉眼睛坐起来,发现窗外太阳已经快落山了!居然睡了一整天了,难怪肚子会饿!对了,娘也饿了吧?

灵儿回头,见老娘依然躺在**一动不动,灵儿喊了两声,老娘全无反应,灵儿上去摇她,可一碰她身体,顿时吓了一跳。她赶紧摸摸老娘脑门,又摸摸她脉搏,天啊!烧得烫人!她急急惶惶的跑出去,撞到个人就问大夫在哪里?然后冲到前堂拉了个大夫就开跑。

两刻钟后,大夫站起来松口气道:“好了,小丫头,你娘不过是太过劳累又受了些惊吓,喝几副药就好了,并无大碍!”

灵儿也拍着胸口吐口气,谢过大夫,将其送出门,再回去坐到老娘床边。老娘睡得很安稳,烧也褪得差不多了,灵儿才有空整理思绪。

前天自己一家人高高兴兴的回王家村,才回家没多久,费奶奶就来了,在自己家里坐了许久,直到自己去她家找小栓子,她才跟爹娘开口借钱,一借就是上百两!灵儿听说她在村里借了许多钱,就多了个心眼儿,提出买他家田地。

而灵儿一提这个这个要求,费奶奶就把地契拿了出来,显然她早有准备,也许如果爹娘没答应她,她也会主动把地契拿出来。然后老娘用一百两银子换了费奶奶的地契,费奶奶便连夜赶进城来了!

短短一天时间,再见费奶奶已经变成一具尸体!好在她孙子小栓子还有气,也不知小栓子被救过来没有?还有丁捕头那边不知道有没有消息?

灵儿看老娘睡得沉稳,决定先出去打探打探消息。她轻轻关上房门,一路问着向小栓子屋子去,还没到便远远看见身着衙役服饰的丁诚和丁实站在门口,正跟另一个背对这边的男人说话。

“诚子叔叔,石子叔叔!”灵儿唤一声走过去,二人抬头,招呼道:“丫头,你来得正好,庄大夫要问你些事情!”

那背对的男人回头,见到灵儿愣了一下。灵儿也是一顿,然后笑眯眯的上前:“庄大夫好啊,几日不见,您……财气越来越好了啊!”

丁诚和丁实狐疑的对望一眼,“丫头,你认识庄大夫?”

“认识啊,上次我表哥大强受伤就是请庄大夫看的!庄大夫果然是妙手回春的神医。别人都看不好的伤。他几瓶膏药就抹好了!只是那膏药的价钱太……”

“呵呵,小丫头,原来是你啊!快来快来。我正有问题问你了!”庄大夫打断她的话,几步冲过来小声道:“臭丫头,我已经给你便宜那么多了,你别坏我名声啊!”

灵儿眼前一亮。这家伙不敢让丁诚他们知道价格?……对了,这药铺是丁家的产业。丁诚丁实都是丁家大少爷丁捕头的长随,他们知道了就是丁捕头知道了,那…是不是意味着丁捕头不允许自家铺子的大夫捞外快?……太好了,总算抓住他把柄了!

灵儿贼贼的一笑。伸出巴掌道:“再送我十瓶!”

庄大夫一愣,气得鼻子眼睛皱到了一起,低声道:“臭丫头。你不要得寸进尺啊,当心我给你下毒药!”

“你敢。不给我就告诉丁捕头你私自卖药败坏药铺名声!”

“你…你敢!”

“你看我敢不敢?”

丁诚看这二人嘀嘀咕咕,喊道:“喂!你们俩说什么了?”

庄大夫回头道:“呵呵,没什么没什么,我就问问那孩子生病前的状况!”

“哦,那过来说啊,待会儿我们还要回去向少爷复命了!”

“好好,马上过来,等一下啊!”庄大夫应付完,低头瞪着灵儿举出两根手指,灵儿扁扁嘴,小声嘀咕‘小气!’,亮出八的手势!

庄大夫摇头,亮出三根手指,灵儿摇头,还价七,二人斗来斗去,丁诚催促几次,最后总算以五瓶成交!灵儿大喜,五瓶就是五十两银子,这趟没白来!

庄大夫气鼓鼓的带着灵儿来到房门前,丁诚道:“庄大夫,怎么了?那孩子以前就不能说话?”

他这么一提,庄大夫总算反应过来,低头问:“臭丫头,这小子一直都是哑巴对不对?”

灵儿点点头:“是啊!小栓子一直都不会说话,庄大夫,你不是妙手回春吗?这个都看不出来?”

庄大夫瞪她一眼,“谁说我看不出来,是他们俩不信,要找你确认!”

丁诚点头道:“对,是我们要问的!唉,原本以为这孩子能给提供点儿线索,这下可怎么办?”

庄大夫道:“就算他会说话也没用!”

“为什么?”

“这孩子来之前就高烧好几天了,没烧死是他命大!他自己都烧得糊里糊涂的,能知道什么?”

丁诚和丁实对望一眼,又看向灵儿,灵儿点头道:“对!费奶奶进城就是为给小栓子看病的!她说在城里遇上位神医,那神医说小栓子的病不仅能治好,治好后还能说话,费奶奶跟小栓子相依为命,听到这消息高兴得很,马上回村借钱看病。

我们村的人家她大多都借过,我们一回去她也来借钱,因为数量太大,所以说用田地换银子,就是前天晚上的事情。我娘给了她一百两银子,她把她家的地契给了我娘,我们约好这几日就来县衙过户。”

“你跟你娘来找他们就是为办过户的事儿?”

“对啊,我们把地契都带来了!”

“给我看看!”

“在我娘那里!对了,石子叔叔,费奶奶去了,我们那地契怎么过户啊?”

“那老太太明显是被杀,一时半会儿怕是过不了户了!”

“啊?为什么?”

“老太太死因还没查清楚,要不是认识你们,丫头,你们一家都有杀人夺财的嫌疑!”

“叔叔,您可别吓我,您看我这样子,怎么可能杀人嘛!”

“呵呵,按正常程序来办确实如此,不过放心好了,此事与你们无关,只要去县衙录个口供,你和你娘就可以回家了!”

“那地契……”

“地契也要交到县衙,等案子结了自然会把它还给它的主人!”

灵儿哭丧着脸:“我们就是那地契的主人啊!诚子叔叔、石子叔叔,咱们是老相识了,能不能……”

“不能!小丫头,若是其他小事倒也罢了。这是命案,丝毫不能马虎!好了,就这样!庄大夫,那孩子就麻烦你照看了,任何人不得带走他!小丫头,你去县衙录个口供吧,对了。别忘了把那份儿地契带上!”

二人说完。拱手道别后匆匆离去。灵儿沮丧的站在原地,自己担心什么就来什么,一百两银子打了水漂儿。这两天也白忙活了!

庄大夫拍拍她肩膀道:“臭丫头,你就知足吧!屋里这孩子失了亲人,还差点儿丢了性命,你不过丢一百两银子而已!”

灵儿想想。还真是!银子丢了可以再赚,性命丢了就什么都没了!小栓子一个小哑巴。唯一能照顾他的奶奶都没了,以后的日子怎么过啊!唉,可怜的孩子!

灵儿抬头道:“庄大夫,我可不可以看看小栓子?”

庄大夫手扶下巴想了想:“可以是可以。不过……你看了过后那五瓶药……”

“休想,看一眼就要五十两银子?你太抠门儿了!我这就找丁捕头去!”

“哎!臭丫头,站住!你给我站住!”庄大夫拉住作势要跑开的灵儿。:“好了好了,算我服了你了。药照样给你还不行吗?”

灵儿大喜:“那现在就拿来!”

庄大夫百般不乐意,却又无可奈何,回屋一边翻药箱一边嘀嘀咕咕念叨:“真是的,你这臭丫头,上辈子跟我有仇不成……”

灵儿收好药瓶,过去看小栓子,那孩子已经退烧了,身上也换洗干净了,不过眼角的泪痕却依然清晰可见!唉,可怜的孩子,他还不知道自己已经失去了这世上唯一的亲人,以后的日子该怎么过啊?

灵儿突然想起那十几亩田地的地契,如果有那些田地,兴许这孩子还能安安稳稳的过下去!庄大夫说得对,人家失去的亲人,自己失去的不过是一百两银子!如果地契实在拿不到的话……就算了吧,就当做好事,救济小栓子好了!

想通了的灵儿轻轻吐口气,心情一下子轻松了许多,她想了想,掏出十两银子递给庄大夫,庄大夫大惊:“怎么,臭丫头,你突然良心发现了?”

灵儿啐他一口:“你才没良心了!这个是付小栓子的医药费的,麻烦庄大夫多多照应!”

庄大夫哈哈一笑,顺手收了银子:“好啊,不过我要告诉你一件事,臭丫头,就算你不给银子,大少爷吩咐的事情谁也不敢怠慢!嘿嘿,后悔了吧?想要银子吧?”

灵儿白他一眼:“我才没你那么小气,该给的就给,反正这是给小栓子的,你要是敢私吞,生儿子没屁眼儿!哼,我回去了!”

灵儿昂首挺胸走出屋子,庄大夫怔愣良久,总算反应过来,冲着门口大喊:“死丫头,臭丫头,你也忒歹毒了吧?回来,你给我回来!”

灵儿在济众堂里待了三天,每天都去看小栓子,然后去街面上打听消息,那桩命案早已闹得沸沸扬扬,人们不明所以,各种流言莫名四起,官府每天出动大批官差在城里四处搜查,也一直没有结果。

唯一的好消息就是贾家那群人已经彻底销声匿迹了,兴许是被满街的官差逼回去的,反正现在街上的孩子特别多,灵儿出门也不用提心吊胆了!

这天下午,灵儿继续在街上打转,看来费奶奶那案子一时出不了结果,老娘的病已经好得差不多了,她打算买些东西,明日一早就和老娘一起回家去。

灵儿正蹲在地摊边看头花,这朵比比那朵试试,突然身后一个声音:“灵儿?灵儿?”

灵儿回头,看到来人愣了一下,对方兴奋道:“哎呀,果然是杨家的灵儿!”

灵儿赶紧站起来:“家平叔好、家荣叔好,你们怎么来了?”

王家平道:“唉,我们是来找费大娘和小栓子的!”

“啊?为什么?哦,你们是来看他们的吧?”

王家荣和王家平对望一眼,王家平有些为难道:“呵呵,也算吧!不过……算了,不说这个!灵儿。你娘了?你们出来这些天,怎么还不回去?你爹和月儿都很关心你们,对了,你们不是也来找费大娘和小栓子吗?找到人没?”

灵儿干笑两声,四下看看:“叔叔,要不我们去那边茶馆喝口茶,坐下慢慢说?”

几人来到茶馆。灵儿想要包厢。那二人怕贵,坚决不同意,于是只在窗边找了个位置。他们一坐下。王家平就着急道:“灵儿,怎样啊?找到人没?”

灵儿看看他,为难道:“找是找到了,只是……”

“找到了?那就好、那就好啊!唉。费大娘跟我们家一向不错,小栓子生病。她来借钱,娘子把我们家的钱全借出去了,连陪嫁的银簪子都给了!五六两银子了,要是找不到……”

王家平停下来。不好意思的挠挠脑袋,想了想,又问:“灵儿。小栓子怎样了?治好了吧?能说话了吧?”

灵儿皱起眉头,沉默片刻。低下头,王家平和王家荣对望一眼,王家荣道:“怎么了,灵儿,出事了?你娘了?”

“我娘病了,在医馆了!”

“啊?病了?在哪个医馆?我们一起去看看!”

“不用不用,没什么事儿,就是长途劳累,喝了药已经好得差不多了!”

双方沉默片刻,灵儿想了想,“家荣叔、家平叔,现在不是农忙吗?你们专程来找费奶奶和小栓子啊?”

二人对望一眼,犹豫片刻,王家荣道:“唉!灵儿,我们也不瞒你,反正你回村子也会知道!其实是老村长让我们来的,也不是,是……是大家伙儿去找老村长,说费大娘借了不少钱,进城这么多天也没个消息,担心她别……别出什么事,所以……”

灵儿脑子一转,立刻明白他们的意思,表面看着是村里人好心,说白了不就是怕费奶奶借钱不还,跑了呗!

真是好笑,费奶奶在王家村生活了几十年,她的家、她的田地都在那里,她能上哪儿去?就算她带钱跑了,房子和田地还在,那些抵债足够了,这群人真够小心眼儿的,他们要是知道费奶奶已经没了,不知会怎么想?

“对了,灵儿,听说……费大娘已经…把田地卖给你们家了,地契也在你们那儿,是不是真的?”灵儿抬头,王家平不好意思的干笑两声,灵儿皱眉,这才是村里人不安的原因吧?她轻叹一声:“家荣叔、家平叔,你们进城时有没有听说城里出了个大案子!”

“大案子?你是说一连死了四五个人那个?听说那一家子全死了,都是被人活活掐死的!”

“对,一位老太太,一对夫妻,还有一对儿女!”

“唉,好惨啊!一家全死了,也不知这家人跟什么人有仇,居然下此狠手,连老人小孩儿都不放过!”

“不是一家人!”

“什么?”

“我说死的那位老太太就是费奶奶!”

二人惊讶的张大嘴呆愣半晌,王家平吞吞口水:“灵儿,你方才说什么?再说一遍!”

“我说被杀的那位老太太就是费奶奶!”

二人还是一脸的不相信:“灵儿啊,这事儿可开不得玩笑!”

“家荣叔、家平叔,我没有开玩笑,这是我和我娘亲眼见的,小栓子当时可能是烧得太厉害,凶手以为他活不成了没有下手,这才留了小栓子一命!他现在就在济众堂,已经退烧了,不过还没醒!也不知他知不知道他奶奶的事情!”

二人呆坐良久,灵儿看看天色,敲敲桌子道:“家荣叔、家平叔,你们今天不回去吧?”

二人反应过来,对望一眼,“我们……我们还是先去看看小栓子再说!”

灵儿站起来:“好,我带你们去!”

“等等,灵儿,那地契……”

灵儿心下好笑,“官差说费奶奶死因不明,地契被收了去,这案子没了结前,那地契会一直压在官府!家平叔,费奶奶虽然把地卖给了我们,但现在这状况,我们家也不好意思收她的田地,就算想收,官府也不会给我们过户的!你放心好了!”

“我…我不是这个意思!”

“呵呵,没关系,走吧,我带你们去看小栓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