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174章 小栓子

第一七四章 小栓子

灵儿带着王家荣和王家平去了济众堂后堂,先去看了小栓子,小栓子还在昏迷中,据说快醒了,最晚明晚就醒。本小说手机移动端首发地址:身体应无大碍,不过烧了那么久,以后脑子可能不怎么好使,具体到何种程度,要等他醒来才知道,至于发烧治好后能说话,更是无稽之谈!

之后他们又去看了老娘,老娘身体还好,就是成天唉声叹气的,嘀咕世事无常、小栓子好可怜什么的。见王家荣和王家平前来,她又是一阵长吁短叹一番,让原本满腹疑问的二人始终没好意思开口。

灵儿看出他们还有些狐疑,既然不相信我们娘俩,就让他们自己去外面打听。于是灵儿找个理由止住悲春伤秋的老娘,送他们离开,并约好明日卯时在城门口碰头,一起坐车回去。

灵儿早早整理好东西,准备好好睡一觉,明日还要早起了,不过半夜她睡得正香时,房门却被敲得啪啪作响,小药童在外面喊道:“杨奶奶,灵儿姑娘,快起来,小栓子醒了!”

迷迷糊糊的灵儿一下子坐了起来,老娘也急慌慌的爬起来穿衣服。二人跟着小药童往小栓子院子赶,到院门口时正好遇上匆匆赶来的一群衙役,丁捕头点点头,便率先大步进了院子,然后径直进到小栓子房间,两个衙役留在门口,挡住了想进去的灵儿母女。

灵儿踮起脚伸长脖子往里张望片刻,对那两个衙役道:“叔叔,我们是小栓子的邻居,让我们进去看看吧!”

“现在不行,等我们头儿问完话再去!”

无奈灵儿母女只能在外等待。片刻后里面突然传来啊啊的叫声,还有瓷器摔坏的声音,两个衙役往里张望,灵儿母女也赶紧凑过去,那啊啊的叫声分明是小栓子的!

对了,小栓子虽是哑巴,却不是完全不能发声。比如现在这样低沉沙哑的啊啊声通常是在他情绪急剧变化时才能发出的。

那叫声持续了好一会儿。并在屋里窜来窜去,窗户上的影子也跟着追来追去,好一阵过后。里面总算安静下来了。老娘紧紧握住灵儿的手,焦急道:“灵儿,他们…他们不会对小栓子怎样吧?”

“不会的,放心吧。娘!”

她们又等了会儿,丁诚从屋里出来。灵儿母女赶紧迎上去,“诚子叔叔,怎样了?”

丁诚道:“丫头,大少爷叫你进去!”

“哦。s173言情小说吧好!”灵儿跟着走了几步,老娘拉住她:“官爷,我…我能不能也去啊?”

丁诚为难道:“大娘。那孩子情绪不稳,方才还咬了石子一口。万一他再伤你的话……”

“娘,我一个人进去就好了,您在这儿等会儿吧,我一会儿就出来!”

灵儿跟着丁诚进到屋子,见屋里乱的一塌糊涂,丁捕头几个大男人立在屋里,丁实手上还在流血!灵儿环顾一周,根本没见小栓子的影子,她试着问:“丁叔叔,小栓子了?”

丁捕头下巴指指床的方向,可**空空如也,仔细看,有截儿白布从床底露出来。丁诚道:“这小子看着体弱,发起狂来我们几个人都拉不住,这不,现在钻床底去了!”

灵儿想了想道:“丁叔叔,我...跟小栓子他们家是邻居,虽然很少一起玩,但天天都能看见,他肯定认识我,我来试试看能不能把他叫出来,行吗?”

“去吧!叫你来就是这意思!”

灵儿走到床边,慢慢趴下,灰暗的床底下,一个瘦长的身影紧贴着里墙瑟瑟发抖。灵儿放柔声音轻唤:“小栓子!小栓子……”

如此唤了不下白次,里面的身影总算动了动,灵儿赶紧道:“小栓子,我是傻妞儿啊,你们家背后杨家那个傻妞儿啊,你回头看看我……”

这句话又重复了数次,小栓子总算缓缓转头看向这边,如此循序渐进的引诱,灵儿爬得腰酸背痛,至少花了一个时辰才把小栓子慢慢诱向床边。

眼看他就要从床底下出来,早就等得不耐烦的几个衙役就要过来一把把他拽出来,灵儿赶紧制止道:“别动!要是吓到了他,他怕是要在床底缩一辈子了!”

丁捕头把那几个衙役招了回去,灵儿再接再厉,好不容易握住了小栓子的手,慢慢的把他牵出来。可他一看到丁捕头几人,吓得立马又要往床底下缩!

灵儿赶紧拉住他,一边安抚一边喊道:“丁叔叔,他怕生人,你们先出去,出去啊!”

那衙役不耐烦道:“头儿,别浪费时间了,拿条绳子直接绑回去得了!”

丁捕头手扶下巴想了想,挥手道:“走,出去!”

等丁捕头等人出去,灵儿花了些功夫才让小栓子安静下来。丁诚在外面喊道:“丫头,问他出事那天的事!”

灵儿应了一声,试探着道:“小栓子,想不想见你奶奶?”

小栓子茫然的望着灵儿,眼神呆滞涣散的样子似乎在神游天外!灵儿皱起眉头,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他眼珠动都不动一下,直到灵儿一边摇晃一边叫他名字好一阵他才有所反应。可问他问题他又神游天外,也不知他是没听懂还是不想回答或者什么都不知道?而丁捕头他们一进来他又吓得直往灵儿身后缩,也不知是何缘由?

丁捕头见这边得不到线索,外面又有人来报请他们回县衙,他稍稍犹豫,吩咐药童看好小栓子,便匆匆离开了。

等丁捕头走后,老娘进来,温柔的喊小栓子,小栓子并不抗拒,药童进来他也没多大反应,可庄大夫一来,他就吓得到处乱窜,一碰他他就一边啊啊大叫一边张牙舞爪的撕咬对方!

灵儿想了想,请庄大夫又找了几个人来,结果发现小栓子一见身材高大的成年男人就会失控,对中年妇人也相当反抗,但对老人和孩童却并无太多反映,只是发呆!

一验证这个发现,庄大夫就派人去县衙请了丁捕头过来,他们很快就回来了,再次做了试验,果然如此!丁捕头手扶下巴道:“看来犯案的不只有男人还有女人,那男人必定是身材高大之人,女人应是面相凶恶之中年妇人……”

可惜不管换多少个人去跟小栓子说话,小栓子都毫无反应,只有灵儿跟他说话时,他偶尔会点儿动作。这样一折腾,不知不觉天就亮了,小栓子也疲累的睡着了!

灵儿想起昨晚跟王家荣他们约好今早卯时在城门口会合,便将丁捕头拉到一旁低声问:“丁叔叔,我们出来好几天,要先回去一趟,小栓子醒来,反正也问不出什么来,我们可不可以把他带回去啊?”

丁捕头毫不犹豫道:“现在还不行!”

“为什么?丁叔叔,您也看到了,他不仅是哑巴,还有些呆傻,留在这儿也没用啊!”

“这案子现在毫无头绪,唯一有点儿线索的就是这孩子了!就算又聋又哑又呆傻,从他的行为习惯总能找到些蛛丝马迹!我们须得再观察一段时间!”

“一段时间?那是多久啊?”

“不知道,如果现在就破案,你们现在就能领走他!”

这不是白说吗?灵儿无奈,丁捕头道:“不过那老太太的尸体你们可以运回去安葬!这天气太热,尸体存不了几天,已经开始发臭了!你要运走的话现在就去买口棺材吧,不运的话可能最迟明天官府就会处理了!”

灵儿皱眉想了想:“丁叔叔,您稍等会儿,我去问问我娘!”

“行,你们商量商量,要运的话直接去县衙,我有事先走了!”

灵儿谢过,回去跟老娘一说,老娘立刻站起来道:“走走,咱们快去买棺材吧!”

二人一阵忙活,总算把面目全非的费奶奶装进棺材,找了牛车、请了道士,一起上路回家,他们到城门口时已经辰时过了,意外的是王家荣和王家平还在那儿等着。

二人见到棺材惊了一下,不过什么都没说,默默的接过灵儿递上的白布带上,跳上牛车,一行人缓缓出了城门,往王家村方向去。

几人到山口镇时已近午时,王家平跳下车道:“你们慢慢来,我先走近路回去报丧,让大家准备准备!”

等灵儿几人到达村口时,那里已经站满了人,从村口开始到费奶奶家院子一路都挂了白帆白布,也有妇人一路哭着跟着棺材走。

等棺材被安置在费奶奶家正堂后,灵儿叹口气出来,一抬头见门外老娘被一群妇人团团围住。看老娘急得满头大汗四下解释的样子,灵儿皱眉想了想,一股怒气油然而升,她深吸一口气,不动声色的走过去。

“杨大娘,你可别瞒我们,费大娘走的那天晚上跟我说过,她的地契已经给你了,你说实话,那地契是不是已经过户到你自己头上了?”

“杨大娘,你也太不厚道了吧?你家那么多钱,干嘛还算计咱们的钱啊?”

“就是,当初要不是老村长救你,你们能有今天吗?现在却反咬一口,真是……”

老娘急得满头大汉,转来转去的解释:“我现在真没地契,那地契被官府收了,真的啊,你们相信我啊!”

“谁信啊!官府那什么捕头不早就被你家傻妞儿买通了吗?”

灵儿从人缝儿间钻进去:“各位大娘婶婶,费奶奶尸骨未寒,你们想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