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178章 帮忙

第一七八章帮忙

灵儿吓得一哆嗦,回头见一中年男人正笑呵呵的望着自己,灵儿抱紧包袱缩缩胳膊,警惕道:“干什么?”

中年人笑道:“不好意思,小兄弟,能否借一步说话?”

灵儿皱眉,将这人上下打量一番,此人面相倒不像坏人,衣着像是商人,商人跑这地方来干什么?中年人见灵儿这表情,笑呵呵的解释道:“小兄弟莫怕,我不是坏人,只是想请你帮个忙而已,借一步说话如何?”

灵儿四下看看,排队的队伍还挺长,一时半会儿轮不到自己,这里到处是官兵,相信这人也不敢把自己怎样,于是她一脸狐疑的跟着中年人走到旁边。

中年人一边留意大门方向,一边小声说:“小兄弟,其实我家原本就是这山上的猎户,官兵一来封了山,山上的日子不好过,我就下山来做生意。”

山上的人?听他口音确实是这里的人,“那你找我干什么?”

“是这样的,我家几户邻居托我帮他们带些盐粮回去,可是官兵查得严,我一个人盐粮带多了可能会有麻烦,我看小兄弟你空着手,所以想请你帮个忙,当然进山后必定会有酬谢。”

灵儿闻言有些意外,官兵连盐粮这些必需品都要盘查吗?那让山上那些樵夫猎户怎么活啊?也不知此人的话是否值得相信?他莫不是带了什么违禁品想找替罪羊吧?

灵儿正犹豫,中年人道:“小兄弟放心,就一袋粮食,再加一小袋盐,绝没有其他东西。小兄弟不信可以马上拆开来看。”中年人指指旁边地上堆着的几个麻袋,后面又有位老者带了个年轻人过来准备扛着麻袋。

老者打量灵儿一番,几步上来低声对中年人道:“怎么找个小个子?你看他弱不禁风的样子,扛得动吗?”

中年人对老者打个眼色,回头笑呵呵的问灵儿,“小兄弟,只要你肯帮忙。我们可以直接带你进山。无需在官兵那里额外登记,进山后还有酬劳,你看如何?”

灵儿犹豫片刻。听说他可以带自己进山而不登记便有些动心,毕竟自己是女儿身却着男装,待会儿进山门的时候多半要搜身,要是被发现了不好解释。关键是这地方离自己家太近了,她不能随便惹事。

也罢。既然这人是山里人,进去后要是可信的话就请他帮忙找梁家村的人,若有不对马上跑回来,这里这么多官兵。料他们也不敢使坏,于是灵儿便点头答应了。

于是,灵儿遵照中年人的意思。扛上一袋粮食,手里拎起包袱和盐袋儿跟着老者排队。老者见灵儿个子瘦小,扛着一百斤的麻袋脸不红气不喘颇有些意外,他狐疑的看向中年人,中年人笑笑,对他摇摇头。

他们这一行一共七个人,一人扛一麻袋,中年人又用板车拉了四麻袋,跟着老者慢慢往前挪动。待轮到他们时,老者立刻笑呵呵的迎上去,颇为熟稔的跟官兵说话,同时从袖子里掏出一袋银钱递过去。

收钱的官兵拿着钱袋掂了掂,目光将这一行人扫了几圈,板着脸道:“小老头儿,你们几天前才运过粮食进山,怎么又来了?”

老者赶紧赔笑道:“哎呀,不好意思啊官爷,过几天小老儿家女儿就要出嫁了,亲朋好友都要来,不多备点儿粮食怕到时怠慢了客人,还请官爷通融通融。”

“女儿?你还有没出嫁的女儿?呵,小老头儿,你好福气啊!”

老者略微脸红,不好意思道:“多谢官爷吉言。”

“好吧,去登个记,你们、快走吧!”

老者赶紧谢过,匆匆跑过去跟书记官说道几句,灵儿几人便顺利的进了山门。待走进树林拐过几道弯儿,中年人停下,让大家把粮食放下,然后每人发了五十个铜板。

其他人问也不问,领了钱便各自散去,好似对此已经稀松平常了一般。灵儿原本也没打算多管闲事,也故作欢喜的领了铜钱离开,没走几步,听闻老者低声叹道:“唉,这下好了,有了这批粮食,咱们这一两个月都不用再看那姓梁的脸色了。”

姓梁的?灵儿脚下一停,回头见那二人将粮食堆上板车后便站在原地,好似在等什么人?灵儿眼珠一转,返回去笑嘻嘻道:“老板,要帮忙吗?”

二人有些意外,老者狐疑的上下打量灵儿,见他身板儿单薄,一套打补丁的麻布衣裳套在他身上空空荡荡,不过他方才扛麻袋的样子却让人意外,心里暗想这年轻人莫非是官府派来的奸细?他立刻板起脸道:

“不用了,酬劳已经给了,你该干什么干什么去吧。”

中年人暗地拉一下老者袖子,笑眯眯道:“小兄弟不像山里人,也不像常年做粗活儿的人,不知此次进山所谓何事?”

中年人的目光落在灵儿手上,灵儿扫一眼,糟了,只记得换装,把脖子涂黄些,却忘了自己这双细皮嫩肉的手,难怪他一眼就能看出来,如此原本准备好的说辞肯定不能让他们信服。

灵儿眼珠一转,不好意思道:“大叔,其实不瞒您说,我进山是来寻人的,见山门官兵凶悍又贪婪,不想徒增是非,所以特地去镇上买了这身粗布衣裳。”

“寻人?”中年人与老者脸色一变,中年人道:“小兄弟,这苍茫山已经封了五年,山里能搬的都搬走了,你还来寻什么人?”

灵儿陪着笑道:“大叔,你们不就没搬吗?”

二人脸色更不好看,老者目光微闪,眼底竟有一丝杀意。灵儿心里咯噔一下,糟了,莫非这二人身份有异?她赶紧告辞开溜。

“站住!”中年人叫住她:“小兄弟,这苍茫山中之人没几个我不认识,看在你之前帮忙的份儿上,说说看,你要寻个什么人?姓甚名谁?家住何处?”

中年人说话间已经闪到她身前拦住去路,后面又有脸色不善的老者。

这时,侧面山路上似有人语,灵儿大喜,庆幸逃过一劫。来者一行十来人片刻功夫就快到近前,中年人和老者见之大喜,中年人笑呵呵的迎上去:“大当家的,您来了!”

本想趁机溜走的灵儿瞥一眼那几个人,脚下顿时走不动路,她诧异的望着那个大当家,那——那不是五年前劫持颜家的孙大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