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179章 贼窝

第一七九章 贼窝

ps:咦,居然有粉红票票,那就多发一章吧,多谢“扫描穿越很无聊”小盆友啦!

大当家的跟着中年人过来看粮食,看到微张着嘴诧异的看着自己的灵儿,他皱起眉头,转头询问的看向中年人,中年人在他耳边嘀咕几句,大当家的脸色有变,“哦?奸细?”

灵儿一个激灵清醒过来,赶紧摇头摆手:“不是不是,大当家的,我……我进山来寻人的,不是奸细。

“寻人?你寻何人?”

灵儿想也不想,冲口而出:“梁大明,他家就在老虎岭附近,大当家的,您要忙的话我就先走了!”

“站住!”大当家的沉声一喝,他身后十来个汉子呼啦啦就围上来架起灵儿,灵儿暗呼糟糕,想起这群人当年对付颜家人的手段,她就后背发凉。

大当家的腆着肚子踱着步子走过来,盯着灵儿瞧了半晌,若有所思道:“这小子——我好像在哪儿见过?”

灵儿闻言心中一喜,他居然没认出来,太好了,赶紧讨好道:“没有啊,大当家的,小的家在蒼平县城,难得出门一趟,怎会认识大当家的您了?您说是不是?”

大当家的咧嘴笑笑:“你说你认识梁大明?他是你什么人?”

“他……他是我爹的熟人,几年前常托我爹帮他们买粮食卖药材什么的。”

大当家的半信半疑,中年人狐疑的盯着灵儿,然后低声道:“大当家的,梁家村名贵药材多,听说封山前他们从来不种粮。s173言情小说吧都是卖了药材去买粮食,这小子的话倒有几分可信。”

大当家的略微点头,又问灵儿:“你找他何事?”

“我爹在药铺干活儿,以前若有客人需要什么珍贵药材,只要出得起价,就通知梁大叔他们去交易,我们顺便得点儿跑路钱。

去年有位富商出高价欲寻一支千年人参。我爹托人给梁大叔传了好多次话都没回应。富商老爷那边又催得急,所以我爹让我亲自来一趟,看梁大叔这边到底有没有。即便没有我们也好给人家一个准信儿。”

“千年人参!那得值多少钱啊!没想到梁家村还有这种好东西,嘿,那老东西……”架着灵儿的几个汉子面露垂涎之色。

中年人瞪那几人一眼,将大当家的拉到一边。嘀咕了好一会儿,再回来。中年人又恢复了初见时和气生财的商人样儿,他让汉子们放开灵儿,笑眯眯道:

“小兄弟,算你运气好。遇上了我们,我们知道梁大明在哪儿,你先跟我们先回村儿。我派人去请梁大明,如何?”

若让灵儿说。当然不怎样,但眼下这情形,不是自己说了能算的,她只得乖乖的跟这群人走,如果真能找到梁大明,那是最好不过。

老者在前引路,灵儿跟着中年人走在大当家之后,汉子们扛着粮食在后。这中年人姓李,排行老三,汉子们叫他三当家,灵儿则叫他李三叔;大当家的姓孙,是这群山贼的头领,确实就是当年的孙大厨,看他面相基本没变,就是头发白了些,肚子大了些。

灵儿一边走一边留意观察,原本以为他们将去的地方会是极其隐秘的山洞土匪窝之类,走了约莫一刻钟山路,三当家停下来回头道:“你们把粮食给各家各户送去,完事了就各自回家吧。”

然后他们转过一块大石头,眼前豁然出现一长串农家小院儿,这些院子依山而建,顺着蜿蜒的青石板路一路向前延伸,直往对面山洼里去。

嗅到生人气味的土狗纷纷跑出院子冲着他们汪汪直叫,引来家中的老弱妇孺出门观望,孩子们见了来人,纷纷争前恐后的跑过来围着孙大厨和李三讨要礼物,妇人们则笑呵呵的去迎后面扛粮食的汉子们。一切看起来都那么和谐美妙,哪里有半分贼窝的影子?

“林嫂子,这位小兄弟是我们从山下带来的,这几天就暂住在你家了,劳烦好生照顾。”李三当家对迎面过来的一个五大三粗的中年妇人道。

妇人打量灵儿一番,笑呵呵道:“哟,还是个俊俏小生勒!三当家,这是你新收的手下?给我做女婿吧!”

李三当家笑眯了眼:“这个还得看小兄弟自个儿愿不愿意?”

妇人闻言眼前一亮,几步过来拉着灵儿前后左右细看,还时不时看看手摸摸腰,甚至往灵儿屁股上掐了一把。灵儿惊呼着跳起来,妇人双手环胸摇头道:“可惜太瘦了、个子也不够,还是个娘娘腔,啧啧,这身板儿配我家那女儿,怕是一轮都挨不过,怎么生崽子?”

众人闻言哈哈大笑,后面扛粮食的汉子过来,其中一人喊道:“林大娘,那小子细皮嫩肉的有什么好,你看我这身板儿,保准让你女儿欲仙欲死,三天三夜下不了床。”

“死小子,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看老娘不撕烂你的嘴!”林大娘果然挽起袖子冲了上去,小伙子却不怕,一边躲躲藏藏一边拿她女儿打趣,众人更是哈哈大笑,好似这早已稀松平常了一般。

灵儿暗地打个激灵,这群人果然不同凡响,连床弟之事都能拿来开玩笑。

灵儿跟着林大嫂沿着石板路往前走了好长一段,在拐进山洼的口子上停下,指着路边的小院儿道:“到了,小子,进去吧!”

屋里一个高个儿壮实的年轻姑娘出来:“娘,这是谁啊?”

林大娘一改之前的嘻嘻哈哈,板着脸道:“三当家带回来的,这几天你好生看着他,别让他四处乱跑。”

灵儿心中一颤,这语气不对啊,她还没细想,那年轻女子几步过来,一把拎起灵儿扔进柴房,然后啪一声关上房门,还听那姑娘抱怨:“三当家怎么越来越不靠谱儿了,什么人都往村里带。”

“你知道什么?做好你自个儿的事就好了。”

年轻姑娘撇撇嘴,又撒娇道:“娘啊,山下那群狗贼什么时候走啊?咱们都被困五年了,日子一天比一天难过,你看,我都半个月没吃肉了,都饿瘦了!”

“谁知道了,兴许——等北方边城扛不住了就能调走吧?”

“那得等多久啊?年年都这么说,年年都不走,害得咱们都不能下山打猎了。”

“唉,也是啊,要不是封山前当家的大干了一票,咱们这群人全都得饿死,世道不好啊!”林大娘摇头晃脑的进了屋。()